•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明玉照我堂
听书 - 明玉照我堂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六章 明代最佳射手登场

无敌美少年 / 2020-06-29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蒙古草原上

也先邀来众将,瓦剌王子伯颜、脱脱不花和公主梅朵也在场。

也先说道“大家都说太子的箭法很好,我瓦剌最擅骑射,不如今天咱们做个比试,看是你皮娇肉贵的皇家子嗣的箭法好,还是我这靠游牧骑射称霸的蒙古儿郎们的箭法好?”

也先想着灭灭这个大明乳臭未干的储君的威风。

明玉心里知道太子的射箭水准,可是不知道殿下的臂力是否完全恢复,悄悄地问了一句:“殿下,药劲儿都散了吗?”

佑堂不语。

也先:“谁先把天上的飞鸟射下来,就算谁赢。”

佑堂:“晚辈不才,怕入不了可汗的眼,就不要献丑了。”

脱脱不花:“听闻这大同之战,大明的太子英武不凡、所向披靡。今日一见,也不过是个不敢较量的缩头乌龟啊。”

明玉上前:“你说谁呢?你别猖狂,我来和你比。”

佑堂拉住明玉。

也先笑笑:“自家人试试身手,太子不要再推让。这个小姑娘倒有些气魄,让她也一起。要是输了,我看你也不用回去了,就留在这大漠吧。”

于是开始了射箭比赛,瓦剌的最优射手和王子们齐上阵,还有佑堂和明玉。

每人的箭上都绑好了名字,一起射天上飞翔的大鸟。

明玉笃定的看着佑堂:“殿下,放心,我来应付他们。”

佑堂括弧一笑,没有回应。

也先一声号令,抬头望天,浩瀚的天空上飞着一排大鸟。

众精装骑士策马飞奔,临开弓之际,方撒手,则战马在草原上驰骋。开弓不可太早,早则身手摇动;亦不可太迟,迟则心眼俱慌.不迟不早,酌匀气力,稳住马上坐姿。开弓之势,头必撑起,股莫离鞍。右肋与腰脊用力往前一推,前手要高.指在分松,对镫之间:不慢、不慌、不高、不低、不重、不轻。各位射手从容自由,皆都不是庶凡骑射!若未搭箭扣先加鞭,既发矢後,再加鞭连弩齐发。拉弓射击,“嗖嗖嗖”箭雨齐发,只见几只鸟儿先后被射了下来。

而此时佑堂立马原地不动,似乎此事与他并无多大干系。

就要分出伯仲之时,听得一声战马长鸣,一骑马疾风般由精装骑士簇拥而出,提缰勒马,马人立而起,一双后蹄乱点,半空里转过马头来,马上人仍稳如泰山,神态从容,四蹄一落地,屹立路中——锦衣白装,跨马当风,长发飞扬宛如风幡,只见这手握着长弓的少年已经松开了手,美艳绝世,飒爽无双,看得在场蒙古兵卫眼睛直勾勾。

竟然有人射中了一只大雕,瓦剌士兵上前一看,此箭正是朱佑堂的弓箭。

公主情不自禁的叹道:“太子的箭法真是名不虚传!父汗,您看,殿下射下一只飞雕。”

明玉看着脱脱不花,趾高气扬地说道:“不知道刚才谁口出狂言,说我们是缩头乌龟。”

脱脱不花有些尴尬,羞愧难当,不服气地说道“哼,侥幸。”

伯颜盯着佑堂,仔细打量这个大明的太子。

明玉看着佑堂,心里既是欢喜,也是骄傲。

夜晚,也先设宴款待太子,伯颜、脱脱不花、梅朵和众将都在。佑堂和明玉坐在席间,两个人的大明服饰装扮,再加上两个人的俊美外形,在大殿上熠熠发光,格外抢眼。

也先命舞者表演了蒙古的舞蹈,女人婀娜多姿的舞姿,男人雄壮有力的体魄,这男人和女人的舞蹈确实彰显了蒙古游牧名族豪放的特点。

梅朵对也先说:“父汗,早有耳闻大明的太子殿下会抚琴,不如今晚让大家有耳福欣赏一番。”

佑堂:“可汗,我的琴技不圣,登不上大雅之堂。还是算了吧。”

也先:“我真不知道男人抚琴是个什么样子,还请太子殿下让本汗开开眼界啊。”

梅朵开心地说道:“父汗,那女儿这就去拿我的古琴。”说着就跑出了大殿。

也先对着明玉说:“小姑娘,今天看你是有些功夫的,不如太子抚琴,你来舞剑,可好?”

佑堂刚想劝诫明玉不要答应,谁知明玉早已起身抱拳回道:“禀可汗,我可以舞一段刀术。”

说完看向佑堂,可迎来的是佑堂的不满和生气的目光。

佑堂有些不安了,感觉事情不妙。

梅朵把古琴递给佑堂:“殿下,请——”

佑堂:“好!有劳公主了。”佑堂接过古琴。

梅朵与佑堂答话后神情更加羞赮,简直不敢抬头看佑堂,脸上红晕如着色般,浑不似当初落落大方的模样。

明玉看在眼里,心头咯噔一下,豁然明白。

大殿中央

佑堂抚琴行云流水,飘逸如风,彰显翩翩君子当如玉,飘飘如仙临风波。

而他身旁,明玉在琴声中身如蛟龙刀如光,两个人的表演琴瑟相和、顾盼生姿,让观看的人淋漓尽致、瞠目结舌。

佑堂不经意间一撇,他也从未见过女子舞刀,而眼前的明玉,剑眉英挺间仿佛又星辰闪烁,身姿飒爽又飘逸妖娆,尽展侠女风范英气十足。

佑堂看明玉的眼神有了丝丝改变。

表演完之后,众人不约而同鼓掌叫彩,都连连称赞没有看够。

此时也先说道:“我看殿下身旁的这个小丫鬟着实有趣得很,不如殿下此番就把她送与本汗可好?”

明玉一听,着实知道自己这爱表现的性子惹了祸,这可如何是好。

佑堂一看,他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赶紧要上前游说搪塞过去,还没等他开口,也先又发问:

“正好,我的梅朵公主也倾心与太子殿下,我可把梅朵许配给太子殿下,两门喜事,我瓦剌与大明的关系可是亲上加亲啊。”

明玉定不住性子了,说道:“不可!”

也先“哼——有何不可?你个区区丫鬟,做我蒙古大漠的妾室,不比你做伺候人的下人好。”

明玉还要争辩,佑堂拦住,上前抱拳行礼说道:“可汗莫气,此女并不是孤的丫鬟,而是边城守将张来瞻之女,此次只身犯险,生死未卜,所以以孤的丫鬟掩盖身份,请可汗见谅。”

也先“噢———,是辽阳王的千金。怪不得如此不同其他女子,那本汗更是喜爱了。本可汗和他辽阳王这些年也没少打仗,也算老相识了,这如果成了一门亲事,也是一段佳话啊。哈哈哈哈————”

佑堂一看事情并没有在他的掌控中发展,只好接着辩道“可汗,还没有听孤说完,这女子本已是父皇许配给我为太子妃,只是边防战事吃紧,所以还未入宫行礼。还请可汗知晓。”

这一说,可炸了锅,这公主梅朵一听,接着就哭闹了起来“父汗,你看呀——”

这也先也不好意思再霸道下去了,本来一个糟老头子看上人家小姑娘都有些不知羞耻了,还是人家上上宾太子未来的太子妃。

只好连连说:“哎,殿下不早说,竟闹如此笑话。来来来,继续喝酒,喝酒。”

僵局解开了,明玉在一旁却心生欢喜。

心中思绪“太子妃,太子妃,倒是没想过,可这太子妃三个字却真真实实是从朱佑堂的嘴里说出来的。”

明玉是开心不已啊,可另一个人儿伤心透顶,那就是公主梅朵啊。她痴痴地看着佑堂,眼神一转,狠狠地落在明玉身上。

宴席结束,佑堂和明玉两个人回到住处,佑堂叫明玉来自己房间,明玉甚是开心,一进门,佑堂把门一关,明玉误会太子要对她表露心意。

问道:“殿下,对我可有什么话要说?”

没想到佑堂当头一棒斥责道:“张将军,你这莽撞爱逞能爱表现的性子能不能改一改。今日在草原上比试箭法,我本想阻止你,我们就已经很露风头了。今晚我们又是抚琴,又是舞刀,怎不会引起也先的注意。我们现在身在大漠,随时都有丧命于此的危险,我的计划都被你搅乱了。”

和明玉自己想的天壤之别,她冒着生命危险跟随他来,真的是一眼视他为意中人,解他危难,护他周全,还想为他挡了也先那一剑。在这里的种种表现也尽是想引起他的注意和爱慕,却遭到他一脸的嫌弃和责怪。

“是是是,我爱表现,爱逞能,我根本就不应该搅这浑水跑到这大漠来。碍了你这个大殿下的眼,就算我不来,就算我不逞能,那瓦剌公主也一样会看上你,你看她看你的那眼神吧,你正好可以做你大漠的驸马,抱的美人归。”说完明玉夺门而出。

佑堂站在那里,觉得平时事事稳重的他,刚刚确实也有些失礼。

因为他明白也先这个人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他对大明的侵犯之心不会就此罢休,他是否能安然回到京城,也不是定数。

况且他还担心另外一件事,就是宫中怕是万贵妃已经开始行动了,趁此机会要置他于死地,另立新储。

所以他也失了分寸,刚刚说话有些过分。

佑堂的担心绝不是多余的,万贵妃确实遣人来到也先处,已经授意也先趁此机会除掉太子,太子答应他的条件她万贵妃同样会应诺他。

正值今晚也先还瞅上了美娇娘,没想到这美娇娘还是他太子的太子妃,更是对太子起了杀心。

皇宫中

于肃忠已把事情的经过都禀明了皇上,宪宗万分焦急,派出了锦衣卫去打探太子和众人的消息。

捉急的宪宗在宫殿里来回徘徊——

万贵妃在旁,不敢插话。

锦衣卫长官都指挥使许亨进殿,跪拜:“参加陛下。”

宪宗:“有太子的消息了吗?”

许指挥使:“回避下,暂时还没有。”

宪宗:“那兴献王等人的消息有了吗?”

许指挥使:“兴献王回过消息,还在找寻太子殿下,至今也是未果。”

宪宗:“还不赶快去找。找不到,提头来见朕。”

许指挥使:“是”

万贵妃:“陛下,您千万不要着急。太子做事一向谨慎,他会有法子脱险的,不会有事的。”

宪宗:“希望如贵妃所言哪。在朕的儿子里,堂儿是最被朕看重的,他成为了人质,朕怎么能不着急呀。”

怀恩匆匆进殿:“启禀陛下”

宪宗:“快说”

怀恩:“有百姓主动送来消息称太子已在蒙古大漠瓦剌处。”

宪宗:“怀恩,传朕的旨意,速调集锦衣卫精锐和东厂所有厂卫,全力找寻太子下落。给朕找到人,毫发无损的带回来。”

“是”怀恩说完健步如飞地匆匆出殿,着急去部署。

怀恩,是从小伺候在周太后身边的人,之后周太后把他派给了宪宗做了贴身太监,为的是防着万贵妃,保住太子。怀恩也不负重托,宪宗宠信奸佞,常常听万安和万贵妃蛊惑,误伤好人,甚至有时会波及牵累太子。怀恩屡次冒死救了被诬陷的朝官,也为太子逢凶化吉。怀恩正是东厂掌印太监,于是派出所有东厂与锦衣卫精锐营救太子。

万贵妃寝宫

万贵妃:“汪直,你早先派去的西厂厂卫,还有哥哥那里的所有暗士都到瓦剌了吗?我们一定要赶在东厂前面阻杀了朱佑堂。千万不能让他活着回来。”

汪直:“是,娘娘。那皇上这边,我们要不要游说改立太子?”

万贵妃:“我试探过,这个节骨眼陛下是不会答应的。朱佑堂在陛下心目中的位置,是其他皇子不能比的。”

汪直:“娘娘,我们可以私通锦衣卫指挥使许亨,先斩后奏,禀明皇上太子已在瓦剌身陨,抓紧时间另立歧惠王为储。”

万贵妃:“这倒是个主意。免得怀恩那个老东西先我们一步救到太子。还有,到瓦剌的暗探让他们催也先快点动手。”

~~~~

锦衣卫都指挥使许亨来到万贵妃寝宫

许亨:“不知娘娘唤末将前来,所谓何事?”

万贵妃背对着身子:“上皇在位的时候,扩充了锦衣卫的势力,使你们成为了皇帝身边的护卫、影卫,摇身一变成为只忠于皇帝的手和眼。

那个时候,本宫就在想,你们锦衣卫,可谓是手握极权,是什么让你们如此忠心耿耿。本宫向来不相信绝对的事情,所以对你们素来的忠心,一直感到疑惑,一定是有什么办法,能够让陛下,紧紧地把你们攥在手心里。

我私下试探过陛下,也暗中查找了许久,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哪。许指挥使,只需要这么小小的一瓶毒药。这瓶毒药呢,你们锦衣卫需要按月记服,如若不然,就会暴毙而死。

这对我来说就简单多了,我只要耍那么------小小的一点手段,就可以把这瓶药的掌控权,紧紧地攥在手里,这样一来,许指挥使,你手下那成千的锦衣卫同知、佥事、正千户、副千户、百户还有镇抚,是不是就要听命于本宫了呢?”

万贵妃转身,手里拿着解药:“许指挥使,这个月,这瓶药的发放,是不是已经迟了五天?想必,你们锦衣卫,都已经开始觉得恐慌了吧?”

许亨惊愕地倒退了一步。

万贵妃:“其实这事很简单,只要你们乖乖听命于本宫,本宫自然会让你们服用到最后的。可如若不然,就算今儿个夜里,你们上千的锦衣卫,全部暴毙而死,本宫也不觉得可惜。”

许亨下跪抱拳行礼:“臣许亨,愿率所有锦衣卫,任凭万贵妃吩咐。”

万贵妃:“抬起头来。”

万贵妃把解药扔与许亨,说道:“算你识相。退下吧。”

许亨离开。

万贵妃对着烛光,露出狡黠的笑容:“陛下,你最心爱的儿子,就让他留在大漠吧。”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