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明玉照我堂
听书 - 明玉照我堂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五章 软筋散作祟 明玉照顾佑堂

无敌美少年 / 2020-06-29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也先非但没有杀了太子,反而待他为上上宾,送回客房休息。

回去的路上

明玉:“殿下,你真聪明。今天和也先的辩论中,殿下神勇无比,讲得他们一群人,如坠云里雾里,针锋相对却不失体统,还给他们留足了面子,可以给您个美誉叫——明代第一辩手。”

佑堂没有回应,嘴角括弧笑了一下,继续往前走。

明玉是个话捞子:“殿下,您是怎么做到那么胸有成竹?当时您和那个孩子交换的时候,我偷偷得跟上你们,您还吃了软筋散,我当时就觉得我们两个的命就这样交代了。没想到我们不仅没丢掉性命,还成了上上宾。末将真是佩服,佩服。我就想说,您是怎么做到的呢?殿下,殿下,等等我,能告诉我吗?看在我只身犯险,跟随您的份上。殿下,殿下,你说嘛,说说看嘛。”

佑堂一脸嫌弃的表情,明显是嫌她的话多,只好说道:

“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明玉没有听懂,她最烦这些之乎者也的文绉绉的词。继续问:“什么意思?”

佑堂不理会她,明玉继续追问。

明玉:“殿下”

“殿下”

“太子殿下”

明玉只顾低头说话,紧紧追着佑堂,那想佑堂一个转身,她正好撞个满怀。

明玉一个踉跄:“哎呦,我的妈呀。转身也不说一声。”

明玉抬头一看佑堂不悦神色,紧接着变脸迎笑道:“殿下,您没事吧?您没有被我撞坏吧?”

佑堂:“除了莽撞之外,不知张将军是否知晓,你还是个跟屁虫、闯祸精啊?”

明玉:“啊——?此话怎讲呢?”

佑堂不想再多说话,转身就走。

明玉紧跟上,拦住了佑堂:“殿下殿下殿下”

“我怎么就莽撞了?怎么就跟屁虫和闯祸精了?还有,殿下刚才说的那句什么彰什么争,到底是什么意思?”

佑堂被她一连串的追问整烦了,嫌弃地一闭眼说道:“能不能不要再说话了?”

明玉还是不罢休:“殿下,您还不了解末将。末将有一个毛病,就是这好奇心,一旦被激发了,我要是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这浑身就不对劲儿啊。就目前而言,那好歹末将也是殿下唯一的助手。那万一之后一直心绪不宁,影响了殿下的大计,这就不太好了。是不是?殿下。”

佑堂无奈地摇摇头,俯身低头靠近明玉,贴近她说道:“小心,好奇心害死你这只小夜猫。”说完又大步的往前走去。

明玉还是紧跟着:“殿下怎么知道末将是属猫的?”

这软筋散药劲儿已消多半,现下佑堂唯有手臂没有力气,于是对明玉说道:“开门”

明玉伸手开门:“好嘞”

两人进屋

明玉:“殿下,我怎么莽撞了?”

佑堂:“今日在大殿,你挺身挡剑,着实危险。我自有分寸,今后不许这样。”

明玉:“再危险也不能让殿下受伤啊。”

佑堂:“我现在施展不了武功,张将军,可以把我的火铳拿着,以做防身之用。”

明玉:“火铳——,殿下还有火铳?太好了。听说这物件只有神机营有,我向爹爹要过,都没成。在哪?”

佑堂:“在我腰间口袋中”

“哦”明玉一边回应一边去摸佑堂的腰腹,她身子微微前倾,乌黑的发丝柔滑飘逸,软软的摩蹭在他颈下,纤足轻点,盈盈印上他的下腮。

夜风吹过,秀发拂动,玉容带笑,清秀雅淡的香气扑鼻,明玉不自知,在腰间乱摸一通。

佑堂一怔,一时防不胜防,一阵恍惚,气息急促“别乱摸!”

“我———我错了”她蓦地绯红双颊,低着头、闭着眼更是一通乱摸……

佑堂:“往哪儿摸呢?!”

明玉:“找到了,我找到了!”手忙脚乱的明玉掏出火铳,不小心把佑堂身上的一把匕首碰落在地,“哐当”一声,很清脆,很刺耳。

“殿下,这匕首是镀金的吗?好精致。”

佑堂有些许不高兴,呵斥道:“别碰它。”

明玉:“不就是一把镀了金的匕首吗?至于吗?”

“出去。”

明玉一看佑堂反应这么大,把匕首放到桌上,退出了房间,低着头把房门关了。

门的一边,佑堂看着桌上的匕首凝视。

门的另一边,明玉,心想“什么了不起,一把匕首发这么大的火?是不是一天没吃东西了,饿得?”

明玉手里摩挲着火铳,感觉得到了一个大宝贝,大摇大摆潇洒地去了灶房。

没多久,明玉端着一托盘,上面是热腾腾的牛肉面和茶点,来到佑堂房间。

明玉:“殿下,可歇息了?”

明玉:“殿下,你手无力,今天也没吃什么东西。我进厨房给您做了一碗牛肉面,还有茶水。殿下,您要不要吃点喝点啊?如果您需要的话,要不末将给您送进来?”

没有回音。

明玉:“您真的不饿啊。这个牛肉面闻起来挺香的。殿下,茶水您要吗?哇,好香啊,这个牛肉面。您渴不渴?要不要喝点茶啊?”

没有回音。

明玉:“殿下,您身子乏了吗?要不末将给您打盆水擦把脸去。您不想擦脸也没关系,要不我给您打点水烫烫脚吧。在这个大漠里,空气太干燥,烫脚的话对身体有好处的,还是说您想嗑点瓜子?那末将去给您准备?殿下,您总要吃点什么?殿下,您说话呀!殿下,您还在生气?末将以后绝不再碰您的那把刀。”

佑堂:“进来吧。”

明玉坐在佑堂身旁。

明玉:“殿下,现在手不方便,我来喂您吧。”

佑堂:“不用,放桌上吧,等着药效都散尽,我自己吃。”

明玉:“殿下,这面要趁热吃,不然放久了就都坨了。来,我喂殿下。”

佑堂看着面,垂着眼,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他长得那么秀气,垂着眼睛沉默的时候,看上去竟然有几分柔弱,让人忍不住想要保护他。

明玉夹起一块牛肉,小心翼翼,先在嘴边吹吹,再夹到佑堂嘴里。

佑堂抬起头,清澈的双眼像两块黑水晶,他没有拒绝,真的吃了这块牛肉。

明玉见没有挨凶,又挑起了几束面条,放在嘴边吹吹,夹到佑堂嘴边。佑堂吃下面条,嘴角还留有面条的汤汁,明玉用手为他轻轻擦拭,甚是温柔仔细。

明玉:“殿下,面好吃吗?如果好吃,那殿下就多吃些。”

佑堂目不转睛地看着明玉,半晌没有开口回答。明玉被他看得有点儿忐忑起来,原本响亮有力的声音也不由自主地低了下来:“殿下,您在睹面思人?”

佑堂不语~~~

明玉接着又问:“殿下,是不是您的心上人也为您做过这牛肉面?也这样喂过您?她肯定要比我做得好吃。”

“心上人?呵——确实是我心尖上的人。”佑堂眼神一动,意味深长地回应了这句。然后突然眼神荡漾着柔情,那双眼睛似乎隐藏了太多故事,衬得他的面容更加好看,让人眼前一亮。

明玉瞪大眼睛,盯着佑堂继续道来。

佑堂:“她陪我几载,我念她一生,这份缱倦只能藏在心中。”

明玉些许失落:“不知是哪家姑娘,这般有福气,能得到殿下的垂爱?就凭殿下这身份,这长相,这才华,还需要把此情藏在心中?”

佑堂:“情?此情并非是男女之情,而是血浓于水、无法斩断的血脉亲情。小的时候,娘亲经常会给我做牛肉面吃。娘亲走的时候,元儿还是襁褓里的婴儿,连娘都不会叫。”

明玉恍然大悟:原来殿下说的心上人竟是他的娘亲。

&&&&&&

佑堂的回忆————

淑妃坐在幼年佑堂的身旁,正在喂他吃亲手做的牛肉面。

淑妃:“堂儿,面好吃吗?”

佑堂:“娘,好吃。”

淑妃:“那堂儿就多吃些。”

御马监张敏:“娘娘,可向皇上去禀明实情,兴许能保下性命。”

淑妃;“万贵妃,不会放过我的。她会毫不犹豫地杀死所有与她为敌的人。在这座皇宫中,没有任何人可以保护我的安全,即使我即将是太子的母亲。而堂儿的父亲,他~也无能为力。”

张敏:“这一天迟早要来。”

淑妃:“是我们连累了张公公。是堂儿亏欠您的,可惜,等他继承大统,却无法回报您。”

张敏:“娘娘,严重了。自那日给陛下梳头,告诉他殿下的存在,我就知道我选的是条不归路。但我不后悔,殿下是这么多皇子中唯一幸存下来的孩子,他本就不凡,您看,他的眼睛如同通晓世事一般,倒像是早就与我相识,如今只作为久别重逢,这孩子陪着我们走过最艰难的时节。”

淑妃:“我在战争中永别了自己所有的亲人,被俘获进宫。本以为这一生在孤苦中苟延残喘。直到堂儿的出生,改变了我的生命轨迹。六年的含辛茹苦,九死一生,我和我的两个儿子最终能熬到出头的一天。我的儿啊,就要入驻东宫,成为万人瞩目的太子,皇位正向我儿招手,但是为娘也要去该去的地方了。”

张敏:“老奴忠心护主,死得其所,只是心疼以后不能陪着殿下了。”

淑妃:“张公公虽只是御马监,却做出了无数名臣将相也未必能够做到的事情。

面对这龌龊后宫死亡的威胁,公公选择了良知和大义。堂儿,来,给张公公行礼。”

幼小的佑堂并不清楚这两个对他最为亲近的人说的是什么,他听从母亲的话,上前对张敏行大礼——

张敏马上托住佑堂,回拜叩头:“当日张敏舍生取义,来日定会换来大明的复兴荣耀,张敏不枉此生。”

淑妃纪氏看着自己的孩子,佑堂和佑元,这个她在世上唯一的亲人,最后一次亲手为他们穿上了衣服,最后一次紧紧地将他们拥入怀中,哭泣着向他们告别:“堂儿,你当上太子后,娘亲也活不了多久了。

你去到东宫,做一个好太子,将来做一个好皇帝,一定要护好你弟弟。今后一切千万小心,母亲再也不能陪伴你了。”

不出所料,淑妃和张敏都死了,短短一个月间,朱佑堂就失去了他最为亲近的两个人。

与此同时,死亡的阴影也正悄悄地笼罩着这个孩子。

对于后宫的万贵妃来说,这个孩子是个极为危险的人物,他会夺走皇上的宠爱,于是另一场谋杀的阴谋即将实施——

贵妃的寝宫

万贵妃对佑堂仔细打量着,拿出了很多好吃的点心,和颜悦色地对朱佑堂说:“堂儿,吃点吧。”

朱佑堂看了看身边的司礼监怀恩,公公没有任何表情和语言。这个只有六岁的孩童聪慧的领会了一切。于是收住了口水,说出了违心的答案:

“谢谢母妃,堂儿已经吃饱了。”

万贵妃还是不罢休,又端过汤,定是要佑堂喝下。

佑堂千般拒绝,一旁的万贵妃却仍在不停地催促着。佑堂低下头开始思索如何应对,憋了半天憋得脸通红,把汤打翻,终于蹦出了一句惊世骇俗的话:“这汤有毒!我不喝!”

万贵妃目瞪口呆,看着一脸无辜和义正言辞的朱佑堂,几乎当场晕倒在地。

“你这小子,现在的胆子就这么大,将来如若成了帝王,还不得吃了我。”

这阴谋被佑堂这一搞成了阳谋,这下万贵妃彻底没戏唱了,那汤里到底有没有毒也不重要了,从此太子殿下的威名在宫里传遍了。

因为太子的出生,彻底洗刷了皇上不育的恶名,皇上的母亲周太后尤其喜爱佑堂,为了保住佑堂,周太后把佑堂接进了太后的仁寿宫。

周太后义正言辞的说道:“想当年,正统土木之变,景泰金刀疑案,刀光剑影,你来我往,哀家都挺住了,她万贵妃搞得这些鬼名堂,只能算是和风细雨的小场面。堂儿在我这,我看谁敢动他一个手指头。”

&&&&&&回忆结束

佑堂:“长大成人的我,曾发动无数人去寻找娘亲的家世和亲人。广西各级官员从布政使到县令,甚至包括当年曾经出征广西的韩雍手下的将领们,挖地三尺,历时近十年,最终也只是找到几个想借机发财的骗子。无奈,我唯有在当地树立祠堂,缅怀对母亲的哀思。”

明玉一边贴心地喂着佑堂,一边悉心地听他倾诉。

“殿下的娘亲是广西人?广西,离京城最远了,殿下竟然是南北方人的结合,怪不得殿下如此聪明绝伦。”

佑堂这才回过神来,心里想:自己今晚怎么说了这么多,是那碗牛肉面勾起了自己的回忆。

于是说道“孤失态了,让将军见笑了。”

明玉:“没有,我喜欢听你给我讲这些。”

佑堂:“现在将军与刚才判若两人。”

明玉:“殿下也与刚才判若两人。”

佑堂:“你的话少了。”

明玉:“殿下的话多了。”

佑堂回转头不语。

明玉:“来,殿下,吃了这最后一口面。”

两人相视而不语。

窗外,月光如水,花似焚香,微风徐来,草原依旧沉静安详。月色下,明玉这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在这透彻的月光下映射着淡淡的妆容,她的心绪,如歌如梦,曼妙缠绵,亦奔放亦含蓄。

她欢喜的是:他对她打开了一扇门……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