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明玉照我堂
听书 - 明玉照我堂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章 前朝后宫遭妒忌 为救孩童沦人质

无敌美少年 / 2020-06-29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皇宫中,明宪宗正和万贵妃吃着茶点,宪宗一脸郁郁寡欢。

万贵妃安慰道:“陛下,这是怎么了?一脸愁容,这眉头都紧促在一起了。

三个皇子都亲自出征了,可彰显我大明的气势和魄力。

太子和元儿就不必说了,听前线说这俞儿也崭露头角,表现卓越呢。陛下,觉得呢?”

皇上心不在焉的答非所问:“吃吧,吃吧。”

万贵妃:“陛下,有心事啊”

皇上:“今日的战报至今也未到,心里一直不踏实啊。不知道这个战报何时才能过来。”

万贵妃:“陛下不必急于一时,这两日连日下雨,道路受阻那也是正常,没准儿今儿个就有捷报了呢”

正说着,汪直快步入殿中:“启禀陛下,好消息,好消息呀。”

皇上:“快讲!”

汪直:“前线传来捷报,太子已于昨日击溃叛贼也先,收复古北口和大同了。”

皇上:“消息属实?”

汪直:“千真万确。”

万贵妃起身行礼:“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皇上捶胸顿足,喜极而泣:“太好了,太好了。

朕总算是没有辜负列为先帝,把瓦剌贼人驱逐出我中原,还我大明百姓宁日,堂儿当是头功!

来来来来,爱妃,让我们共同庆贺一下。来来———”

万贵妃和汪直对视了一眼,面露不悦和不甘。

瓦剌也先部

也先大怒:“为什么!?为什么!?你说,这是为什么!?

老子还没算计过一个乳臭未干、胡子还没有长全的毛头小子。

他爷爷当年被我父汗打得落花流水,在土木堡之战成了我瓦剌人质、葬家之犬。

我蒙古铁骑就差最后一步把这大明的江山夺回来。

我父汗到死都叮嘱我一定要完成他所遗愿。

老天就是这么不公,让一个孩子来和我对垒,他怎么配和我同日而语!”

瓦剌众将都跪地:“可汗神威。”

“老天你不公啊,这江山本就是我蒙古儿郎的,却被那朱家人抢了去。

老天,你不公啊,凭什么他姓朱的就多得你的偏爱。

害的我蒙古同袍在这荒凉大漠里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如今就连这失掉的城池也要还给他们。

我要他死,我要他死,要他明朝没有了储君,我就要他朱佑堂的命。”也先怒眉瞪眼,面红耳赤,大发雷霆,吓得众将不敢言语。

“传令下去,埋伏在城中的勇士准备好,伺机杀死太子。

如有可能,我要活的,活捉他,定要把他千刀万剐,挫骨扒皮,祭奠我瓦剌儿郎的英魂!”

次日,大军浩浩荡荡进驻大同。

策马走在最前面的便是太子朱佑堂,两侧为兴献王朱佑元和岐惠王朱佑俞,之后为于肃忠将军、李景龙将军、明玉和东阳等众将领。

明玉身临此境,胸中豪气顿生。城楼下万千将士,此番征战金戈铁马,浴血沙场,虽万死而不退缩,千古以来,总有无数这般的热血男儿、铁骨脊梁,宁折不曲,宁死不悔,以一已血汗,拯万民于水火,可慨可佩。

忽听战马长嘶,一骑由城门风驰电掣而出,掌旗官长呼:“升帅旗——”

遥望处,佑堂纵身下马,他身被银色明光甲,绛紫披风,头顶金絚鉾上插以白羽,抚剑凛眉,沉步顿挫,踏上帅座,立于那迎风招展的帅旗之下。顿时六军举戟高呼,声浪排山倒海,震彻九天。

佑堂左手按剑柄,右手朝下用力一挥,声浪霍然而止。

一道青紫剑光中天划过,佑堂腰间青霜剑出鞘,剑指长空,凛声正气,一字一顿。

“也先逆贼,背负圣恩,占我城池,辱我百姓,恶声载道,莫可而止。今蒙圣谕,奉旨讨贼,二十万众,北出京城。誓师于兹,天降祥瑞,庇佑大明,必可指麾楚汉,不复安宁,誓不回返。”

百姓夹道欢迎,齐齐跪拜,大声称颂:“太子真乃我华夷之主。”

一个孩童拿着花送到佑堂身边:“殿下殿下,你是大英雄,送你一朵大红花。”佑堂接过红花,把孩子扶起。

正当全军将士和百姓齐声喊“好啊”的时候,城上有暗士弓箭手瞄准佑堂射出一箭,说时迟那时快,佑堂反应机敏,随机抱起孩子一转身挡在身后,提起他的宝剑挡飞此箭。

“殿下,小心。”

“皇兄——”

众将都在担心佑堂,百姓四处慌逃,顿时一阵混乱。

这时百姓中有隐藏的很多瓦剌暗士,趁机抽出弯刀刺向佑堂,佑堂反应机敏,与暗士们展开搏斗厮杀。

众将领也与其他瓦剌暗士厮杀,正在两方打得如火如荼之时,

一暗士顺势抓住了那个献花的孩童,弯刀明晃晃的架在孩子的脖颈上,吼道:“住手,谁敢上前。再不住手,我这就要了他的命。”

众将领仍在拼力擒拿刺客,佑堂近侍谢迁大声呵斥道:“竟敢谋害当朝太子,诛杀无论。”

听人群中一母亲跪地求救:“求求太子殿下,救救我的孩子”

太子拦住众将,伸手一摆:“都住手,你们要的是孤,直接抓孤就是了,不要伤了这孩子,放了他。”

于肃忠:“贤弟,不可。”

佑元:“皇兄,你不能。”

众将:“殿下————”

挟持孩子的暗士:“早就听闻明朝当今太子体恤民情,怜爱百姓,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一个普通百姓的孩子,你舍得拿你的命换吗?”

谢迁着急得喊道:“殿下,您千金之躯,万万不可。”

佑堂:“这天下哪个孩子不是父母的心头挚爱。蒙古挑起战争杀掠,让多少无辜百姓遭受生灵涂炭、颠沛流离。

正因为我是大明朝的太子,才不能视百姓于不顾。当年我太祖皇帝之所以揭竿起义成就大明,就是因为元朝腐败,厌诈百姓,民不聊生。

如今我带兵杀进古北口大同,就是还我边境王土一个太平。”

众将领和百姓听了,都纷纷感激落泪。

佑堂缓缓走进那个孩子,暗士迅速拉过佑堂,抛开孩子。孩子哭着喊:“殿下哥哥————”

劫持太子的暗士喊道:“儿郎们,可汗有令,活捉太子朱佑堂,定要把他千刀万剐,挫骨扒皮。我等回去复命必有重赏!”

众人齐齐下跪拜叩:“太子真乃为华夷之主。”

于肃忠:“贤弟——,你让我如何向皇上复命!”

佑堂:“大哥,不必自责,护好佑元和佑俞。”

明玉眼中泪花翻滚,下马偷偷跟在暗士们后面跟进。

大军在城中焦急的想办法,于肃忠思考良久,叫来朱佑元和谢迁来一同商量。

“此事不能兴师动众去追,我担心朝中万安后宫万贵妃汪直作梗,私通瓦剌暗杀了殿下,另立太子。

我思前想后,拜托兴献王和谢将军暗地沿着刺客的足迹,一定要救出殿下。

我速回朝禀明皇上,让陛下定夺。”肃忠殷切得看着两个人,抱拳行礼。

佑元:“于将军,严重了。我就算豁出性命也要救出皇兄。”

谢迁:“末将自小和殿下一同长大,他从未把我当下人看待,却视为手足兄弟。于将军即便不说,在下也会肝脑涂地救出殿下。”

正说着,李景龙将军和李东阳走进屋里,李景龙:“于将军,太子大义,今日之举我等佩服之至。

我军副将张明玉趁乱不知踪影,以我对大小姐的了解,她应该是偷偷尾随刺客们去营救殿下。

我此前来,是派犬子李东阳和众将军一起去搭救殿下。”

于肃忠:“那太好了,我们正商量营救策略。”大家开始商谈,每个人都心急如焚————

三人整装出发————

朱佑俞已把前方太子被劫之事告知皇宫中的万贵妃。

万贵妃与汪直商量:“太子被劫持,天哪,这真是老天在帮我吗?”万贵妃一阵狂笑。

汪直:“正好,这次让他自生自灭,省得我们自己动手了。”

万贵妃:“不不不不,这么关键的时候,我们怎么能什么都不做呢,得帮帮他才是啊。”

汪直:“那贵妃的意思是——”

万贵妃:“皇室怎能一日没有太子,佑俞,身为亲王,在这么关键的时刻,怎么也得帮帮他的皇兄啊,好好照看皇室和军中事务才是。”

汪直:“贵妃所言极是。”

万贵妃:“朱佑堂,做得好,做得妙啊!”

也先大殿中

佑堂被沦为人质,贼军担心他武功高强逃跑,给他服用了软筋散,使他不能施展拳脚。大军把他押解到蒙古的大漠草原。

明玉紧跟着佑堂,佑堂看见明玉一怔。悄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明玉回答:“我不放心殿下”

佑堂:“你来了对我,反而是麻烦,我自有办法脱险。”

明玉调皮地说:“我也自有办法,仙人自有妙招。”

贼军将领正要给明玉服药时,明玉机智得辩到:“哎哎,我就不用了,我是殿下的丫鬟,不会武功,也不懂兵法,我就是随军来伺候殿下的。

你们给我吃了这个,反而是浪费,这药是有药效时辰的,可要金贵着用。”

佑堂看了一眼明玉,领会他的聪慧。明玉保住了自己,好见机行事。

佑堂和明玉被带到也先的大殿,明玉知道就凭他们两个怎么可能逃出瓦剌的地盘,应该是九死一生了,心里着实有些担心。

佑堂他明白,在这人烟稀少的大漠里,他没有军队,没有武器,没有武功,但他要让眼前的这个一代枭雄心甘情愿地与自己和谈,并且能顺利得脱困回到大明。

他要实现这个不可能的任务,要征服也先这个雄才大略的征服者,而他唯一的武器就是他的智慧。

大殿上,也先高高在上,瓦剌部的众臣在大殿下,还有瓦剌的王子伯颜帖木儿、脱脱不花和公主梅朵拉姆。

也先发火了:“朱佑堂,你这个黄毛小儿。能耐不小啊,攻下我这么多城池。”

佑堂镇定自若:“可汗,瓦剌无由挑起事端攻打我大明,造成天下战火纷飞,黎民百姓妻离子散,怎对得起天地苍生和芸芸众生”

也先:“无由挑起事端?我问你,大明为何削我马价?为何卖给我们的布匹都是劣等货?为何我们派出的使者往多不归?为何要连年降低我们的封赏?”

问完之后,也先杀气腾腾地拔出利剑,指向佑堂,等待着他的回答。

明玉虽一惊,但还是本能的上前一步挡在佑堂前面。

佑堂并不慌乱,伸手把明玉拉在自己身后,稳住自己的情绪,上前一步,表现得神态自若,脑海中已经思索着一个得体的答复。

在过去的童年和少年时代,很多人为了保住他而死去,他年纪轻轻经历过无数的危机和困难,但他都挺过来了,眼前的这个难关应该也不例外。

片刻之间,佑堂已胸有成竹。

佑堂嘴角括弧一笑,对也先说道:“可汗不要生气,其实我们并没有降低马的价格啊。可汗送马过来,马价逐年上升,我们买不起却又不忍心拒绝可汗,只好略微降低价格,只是微损之,可汗想想,现在的马价比最初的时候已经高了很多啊;

至于布匹被剪坏之事,我大明深表遗憾,陛下也已经严厉查处了相关官员,失败诛矣,这并不是大明皇帝的本意,这就像您送来的马匹不也有不好的吗?这自然也不是您的安排。”

也先连忙答道:“当然,当然,我可以保证,这绝对不是我的意思。”

佑堂无故加之而不怒、猝然临之而不惧,镇定自若得继续说到:

“还有,我大明没有扣留过您的使者,您派来的使者有三四千人,这么多人,难免有些人作奸犯科,犯了朝廷律法,这些我们都能理解,而可汗您执政公正,必定会追究他们,这些人担心归恐得罪,故自亡耳。

但并不是我们扣留他们,反而岁赐我们也没有减,我们减去的只不过是虚报的人数,已被核实的人都没有降过的。”

“您看,大明是否有亏待过瓦剌,蒙古内部瓦剌与鞑靼小王子多年征战,我大明频频都会助瓦剌夺胜。这些,可汗都还记得?”

也先被问得瞠目结舌,暂时尚无反应。

在战场上,自己往往是胜利者和征服者,但这一次,他被这个目前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郎彻底折服了,他在战场上赢了他,现在又被他的言语和智慧所征服。

而他眼前的这个人,朱佑堂,却不是一个普通人,他是大明帝国的储君,未来的统治者。这让也先着实背脊发凉。

佑堂乘胜追击,接着侃侃而谈:

“可汗派兵攻打我大明,瓦剌也损失惨重,不如把我送回大明,我回朝定会禀明父皇,恢复两国贸易往来,使两国百姓都得以太平盛世,唯有这样,对两国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而可汗的此举,也会名垂青史,万事传颂。”

也先被佑堂彻底说服了,他被佑堂描述的美好前景所打动。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