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明玉照我堂
听书 - 明玉照我堂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章 少年俊俏太子 京城少女的梦

无敌美少年 / 2020-06-29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明成化年间,蒙古瓦剌部的领袖也先率领军队大举侵犯明朝边境大同,明朝负责大同的防务总兵仇鸾是一个大草包,他不学无术,什么也不懂,他的总兵官职也是从西厂汪直那里花钱买来的。面对也先的进攻,他仓皇无策,城池活生生交于贼手。

也先尝到甜头,就引兵东去,攻打古北口。古北口的守兵毫无抵御的能力,不堪一击。这样,也先的瓦剌兵士就长驱直入,沿途大肆杀掠。

古北口一失手,北京朝野上下一片震惊。

此时,宪宗听到边防的警报龙颜大怒。

召集群臣商议急集大军及四方应举武生守城,并飞檄召诸藩王和重镇镇兵,派太子朱佑堂、兴献王朱佑元和岐惠王朱佑俞他的三个儿子亲自带兵出征。

身骑高头大马立于队伍之首的是太子,他为皇长子,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

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神情。

只见他身材适中,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犹如雕塑,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

他的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

后面紧跟着是他的两个弟弟,自也是姿表飘逸,容光焕然,眉宇间自有帝王家辉辉气度。

兴献王和他是一母纪氏所生,纪氏在皇子们幼时被万贵妃迫害致死,之后两个孩子由周太后教养。岐惠王是韦氏所生,韦氏死后,被贵妃万氏收养。

未时三刻大军自京城起行,五万人马浩浩荡荡过永兴、崇仁、胜业、道政四坊。

这是北京城市民第一次亲睹太子的风采,虽被层层侍卫护兵所栏,只能遥遥相望,但仍纷纷赞叹不已。

“龙兴凤举”,真是皇家好儿郎,鲜衣怒马美少年。老百姓早就耳闻太子朱佑堂长相俊秀、德才兼备、文武双全,今日京城少女们终有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皇上下旨大同﹑保定﹑延绥﹑河间﹑宣府﹑山西﹑辽阳七镇兵先后至古北口,助朝廷大军与瓦剌兵决一死战。

同一时空的辽阳城中

辽阳王张来瞻曾经与瓦剌交过手,清楚蒙古兵的用兵行迹,营中正在商量对策派何将去支援朝廷。

“爹爹,派女儿去吧!”说话走进屋内的她身着软甲,那外罩内里的披挂衣裳全是红色,没有戴头盔,仿效男子束发盘髻,衬得一张娇艳无伦的脸儿更增妩媚英气。步步走入大营,仿佛霁月风过。

她一步步走近,其实与众人近在咫尺,偏众人都深觉此女子远隔天涯,不敢唐突,其美艳,更是世上绝无仅有。

此女正是辽阳王的掌上明珠张明玉。此女从小在军营中长大,天生丽质,冰雪聪明,活泼开朗,善于投其所好八面玲珑,特招大家喜欢。

“此战非同小可,是皇上亲自下旨,各藩王和重镇前去支援,岂能儿戏。”辽阳王紧蹙眉头说到。

“女儿与那蒙古兵交过手,上次让他们伤了我们多少兵马,不仅抢了我们的铁矿和玉器,还言语侮辱了女儿,此仇不报,明玉不甘!”明玉慌了,担心父亲不会派她出战。

“将军派我和明玉去迎战,也先屡犯我辽阳,此去古北口,离京城太近,若将军亲自带兵前去,朝中有汪直、梁芳、李孜省和万贵妃这类奸佞之人当道,恐对将军不利。不如就按大小姐说的安排。”出谋划策的是随辽阳王南征北战的李景龙将军。

辽阳王沉思片刻,拍案道:“有道理,前朝后宫不得不防。那就李景龙将军为主将,李东阳和张明玉为副将。出兵古北口。”

辽阳军浩浩荡荡向古北口出发。

路上东阳对明玉体贴又加:“明玉,累不累?喝点水吧?”李东阳是李景龙将军的儿子,与明玉青梅竹马,明玉一直是东阳的心仪之人。

可明玉却丝毫没有此意。明玉的贴身丫鬟彩依对明玉说到:“小姐,李公子人长得如此俊俏,武功又了得,小姐怎么就不上上心呢,等让别家小姐给抢跑了去。”

“我要嫁的是我所爱之人,所谓一眼定终生,就是第一眼能让我心弦颤动,如受牵制,不能拒绝之人。”明玉神采飞扬、振振有词的辩到。语出惊世骇俗,才高心自高,便是她这样的女子。

八月的阳光透过浓密的树叶落在山间小溪上,给潺潺流动的溪水镀上了一层斑驳的金色。水边花树烂漫,一阵风吹过,各种颜色的花瓣雪片一样飘落下来,引得水里的鱼儿们甩着尾巴不停地追逐来追逐去。这美景映着明玉娇艳的脸庞,更是动人。

本次征讨,明玉随李将军领自家兵丁两万余人前去与朝廷大军汇合归太子统率,自请为前军中的一队。

张明玉所率兵马原本在前军列于居中之位,这般催马极步前行,不多时便赶超上前,将其他兵马渐渐甩在后面,擅自行军在前也无人阻止。

前行二三个时辰,渐的暮色四合,浓雾迷离,混沌中惟有军中战旗仍然清晰可辩。

却见前方依稀有山头松林稠密,便问周旁人道:“这到了哪里?”连问三声,无人应答。她所率兵丁多是辽东一带人士,对京城一带无人熟悉。

张明玉也非鲁莽之辈,眼见自己与后队军马相距甚远,前方若有伏兵十分危险,便命拿来地图,点燃火把与副将东阳同观地形。分析道:“原来此处名唤秋思冈。此形甚为复杂,若无人带路怕是容易走失。”

明玉细思之下,需要派一队兵马前去探路,此次不同于探路的探子,秋思冈内真有也先伏兵的话,探路兵马人数若太少,伏兵只会按兵不动、请君入瓮,这样的探路毫无作用,看来自己竟要痛下血本!

她策马往身后密麻麻的兵丁们望去,均是由辽阳跟随自己出生入死的铮铮男儿,为了这尺寸之功,她真的忍心让他们往前行么?

“明玉,前面危险,你莫动,我愿领一千兵丁前往探路。”东阳沉声在旁请命。

张明玉瞪他一眼,猛咬下唇:“好,东阳哥要千万小心!”

东阳一笑,神情款款得望着明玉道:“明玉放心,临危而不退,本就是我们辽阳军队之风,更可况是为了你,我决不会贪生怕死,辱没咱辽阳军的威名。”在张明玉点头中,李东阳已点兵丁,头也不回的往秋思冈行进去了。

张明玉策马于坎坡上,两眼凝视着那浓雾中的狭窄官道,身子一动不动。她觉得时间这样难捱,仿佛每一次呼吸都拖了极长功夫。

“大小姐,有,火!火!有火光了……”近旁的一名兵丁低声喊起来。

张明玉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果然,她清清楚楚的看到一束火光燃起,接着,是两束、三束……她露出一丝笑容,回首下令道:“迅速出发,赶至火光所在地!”前进中,才看到火光着实混乱,发现不对。

张明玉一惊,只这瞬息功夫,再看那火光又有变化,四散腾跳变幻,再凝神细听,远处有杀伐之声隐隐传来。她情知有变,正待召回刚刚下官道的后队兵丁,忽听得战鼓轰鸣,嘶杀之声四起。

“快退,快退,我们中埋伏了!”

“有弓弩手,小心啊!———”

她的兵丁嘶喊着,如潮水般向后退来。

张明玉蹙眉,她是不能不退了,她拉起马缰,又一队兵丁朝她所在的方向退回来,她的马仰天嘶鸣往后连退几步,就在那一刹那,马的后蹄蹬塌了坡坎上的松土,她,连同马,一下子便滑了下去。

“啊——”明玉惊叫,心想自己坠马之后定会很惨,不仅受伤,若有伏兵趁机袭击,自己这条命难保,然而惊叫声未息,已稳稳当当落入一人怀中。

被那人轻揽腰肢,因为坠马力量太大,明玉手臂紧紧环住那人的脖颈,两个人踉跄的转了几圈,在旋转中,明玉仰视着那人,只见他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俏异常。

她仿佛看见自己魂魄摇摇曳曳步入重宵琼楼,万物静寂,仙乐若即或离。

“好大的胆子,正中敌军的埋伏。”来人将她放下地,语气中颇有责怪。他身着皮甲,外罩猩红色披风,姿表飘逸,容光焕然,眉宇间自有帝王家辉辉气度眉宇间隐隐凸现的冷峻尊贵之气。

明玉看着他,目光不曾移开,心头既有几分羞涩,又含着几缕若有若无的喜悦。估计还在梦境中没回过神来,手臂还紧紧搂着那人的脖颈,丝毫无松缓。

“看够了吗?”那人冷冷的问道。“太子殿下,您没事吧?”随从谢迁也飞跑紧跟上来。“太子殿下?你是太子?”明玉惊讶但仍没有松手。

来人正是当今太子朱佑堂。“松手”太子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一脸茫然和略微嫌弃的眼神扫了她一眼还是冷冷的说道。

“明玉,你没事吧?我一看有诈,赶紧脱险跑出来救你。让我好生着急!”

是东阳,看着明玉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太子看,东阳顿时生气了,一把把明玉拽了过来。本能的对太子殿下不怀好感。

太子终于脱身,侧首、负手对左右道:“这里的守军不会想到我大明的军队会在半夜里无声无息的渡河而来。一鼓作气,迅速拿下秋思岗。”

“张来瞻、祁生、张辅、井源、王永和的兵马到了没有?”

有人答道:“回太子殿下,除辽阳王张来瞻的兵马还未赶到,其他的几支都已到了。”

朱佑堂道:“那好,先攻下秋思岗,待营帐搭好、于肃忠将军赶到后议事。”骑上战马,回首见张明玉仍站在原地,说道:“你可是张将军的先锋军?”

明玉这才回过神来:“正是,辽阳王是我父亲,这是先锋人马,想夜袭也先,却不料————”

“好,那就有劳将军安抚好属下伤病,扎好自己营帐好生休息。”太子说完便策马扬尘而去。

明玉看着太子的背影,仍目不转睛,恍如还在梦中一般。

明玉隐隐觉得他就是那个自己一眼定终生,不能拒绝之人。

果然不出太子预料,秋思岗的守城部队没有料到明朝大军会以如此之快行军速度到此,且不做修整歇息进行夜袭,等他们发现明朝军旗的时候,整个秋思岗已经被包围了。

太子手下的军队身经百战,训练有素,冲锋时好像神兵天降,又像是猛虎下山,眨眼就攻破了城门。

太子亲自上阵,策马冲入大开的城门,身边全是胜利的欢呼声。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好生吓坏我了,听到厮杀声,我的小心脏啊,就要蹦出来了。”彩依在旁边看着碎碎念。

“明玉,你干嘛呢?哎,看我这里啊。那些敌军本意是放我们过关以麻痹大军,只是天气转凉了,他们长期埋伏在松林中被冻得瑟缩发抖,有一名蒙古兵身体瘦弱抵受不住,昏倒在地出了声响,正好被我听见,这才发生厮杀。我都受伤了,你也不关心。”东阳娓娓道来。

“嗯,幸亏殿下赶到了,不然我大军就真要中了这埋伏。”明玉心不在焉的喃喃自语。

“明玉,明玉!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呀!”东阳晃了晃胳膊在明玉面前。

明玉顿时清醒过来,一脸俏皮得说:“哎呦,忘不了你,是受伤了吗?我看看,哪儿哪儿?我帮你包扎。”

东阳的帐中,明玉来帮他上药。东阳本来伤的都是皮外伤,但是为了让明玉多关心关心他,装得很虚弱。

“伤哪里了?大少爷!”明玉敲敲东阳的头。

“到处都受伤了,这儿,这儿,还有这儿”东阳撒娇的诉着苦,还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明玉,期盼着她对他的关心和照顾。

明玉拿起旁边的药罐,伸手抹了一把,两手搓一搓:“来,我给你上药,把衣服脱了。”

“啊,还脱衣服?明玉,你个姑娘家,怎么也不矜持点儿啊”正说着,就被明玉摁倒在床榻上。

“那——那么多废话,你不是让我给你上药嘛,矜持,本小姐打出生就不知道什么是矜持。”明玉用手在东阳的胳膊、后背、前胸胡乱一顿涂抹,像在画画一般,疼得东阳哇哇乱叫,惨叫声时时从帐篷中传出,全军都要听到了。

太子朱佑堂的帐中

其弟兴献王朱佑元在和哥哥聊天:“皇兄,听说辽阳军领军的是个娇娘子,今天皇兄还上演了一场英雄救美。皇兄,那姑娘怎么样,可入皇兄的眼?”

太子在研究军事布防图,根本没有听到佑元在说什么。

“皇兄,皇兄,你别看了好不好,每天都把自己绷得这么紧张。”佑元用手在哥哥的眼前晃了一晃。

佑樘才被打断“元儿,你说什么?”

“哎呀,皇兄,我说今天那个美艳的女将军,你有没有动心?”

“无聊”佑堂面无表情的抬头瞪了一眼佑元。

继续看着这附近的地形图。

“皇兄,你也要小心着佑俞,他就是万贵妃派来和皇兄争军功的。比文韬武略,比吃苦耐劳,比在军中的威望,他哪一项能掂量出来和皇兄比?本来能离开皇宫,好好的透口气,却偏偏还跟着个游手好闲的岐惠王。”

“元儿,有些事情你心里明白就好,不能说出来的话就不要说。”

“可是我跟大哥也不能说吗?再说了,这大哥心里不也是这么想的吗?”一句大哥,好暖心,两兄弟对视互道心中苦楚和明白。

佑堂微笑得看着弟弟“看来是时候该给府上添一个当家主母,来好好管制管制你了。”

佑元:“我可先说好了,这一般的庸脂俗粉,我是不接受的。这父皇也好,万贵妃也罢,反正都不能凭他们自己的意思,随便塞个人给我。皇兄,我可是听说了,那个万安的女儿,万贵妃的亲侄女万锦绣,可是对你仰慕得很,谁不知道她从小就立志想当太子妃啊。”

佑堂:“万安、万贵妃和我东宫貌合神离,娘亲就是被他们害死的,现在还想伸只手来我的太子府。现在我们这个东宫,时局微妙,也不便去得罪万贵妃。”

佑元:“连找个枕边人都得仰万贵妃鼻息。我们太子府也太过窝囊了。”

佑堂:“既然无法避免,我们就欣然接受吧。难不成这个万贵妃的亲侄女,入了我府之后,我整个太子府的人都姓万了。此事为兄自会处理,现在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一轮弯月高高悬挂在天空中,月光清透明亮,把夜里的白沟河照得亮晶晶的,好像一条蜿蜒的银河。赤诚年少的男孩女孩们啊,即使这天下有残酷的战争、有阴谋、有硝烟、有掠夺、有杀戮,但因为有了你们,便是这天地间最美的风景和希冀。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