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锦衣血途
听书 - 锦衣血途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789章 监斩

飞花逐叶 / 2020-06-29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投给我,投给我,连续投给我!)

十月初十,这是个不太好的日子,有一批人甚至有血光之灾。

为什么这样说?因为今天是将蔡世全和石文卓,以及其被连坐的家人斩首的日子。

斩首是由刑部和三法司判决,并经内阁和司礼监照准,最后发给江南按察使衙门执行。

中间经过这么多环节,足以说明上面对这件案子的重视,也足以说明此案性质之恶劣。

密谋刺杀皇帝派出的镇守太监,这直接就可以等同于谋反,所以没有人会为这种事求情。

坐在公堂之内,陈啸庭还在等着时辰,陪着他一起等待的有冯文贵和两名副千户,以及两位百户。

“今日处斩的有多少人?”陈啸庭沉声问道。

具体事情陈啸庭不可能全然知道,听到他这个问题后,千户所的掌刑百户便答道:“回禀大人,蔡家和石家加起来一共二百三十六口!”

陈啸庭知道,这二百三十六口人中,包括了很多无辜的的人,即便这些人没有危害举动,但他们一样会跟家族陪葬。

事实上,这还多亏了陈啸庭放宽了限制,否则死的人只会更多。

按照一般的株连方式,除了这两家人的直系旁系外,一些亲故可能都会受到牵连。

当然,陈啸庭搭救这些人有正经理由,为了安抚江南豪族。

杀这二百三十六人足够起到震慑作用,如果再多的话,反而让这些人多心。

这时,只听冯文贵在一旁道:“大人,时候可能差不多了,您看是不是该动身了?”

今天是有按察使衙门负责处斩,而陈啸庭则要动身去监斩,同样负有此任的还有江南的新任镇守太监。

“那就走吧!”陈啸庭淡然道。

而后他们一行便出了千户所,然后往南城菜市场赶了去,今天他们确实挺忙的。

南城菜市口,这里是专门用来斩首的地方,陈啸庭初到南安时来过一次,当时杀了几个四大家族的管事。

此刻的菜市口,比之以往斩首时围聚的人更多,因为今日要斩的人与众不同。

“今日要斩首的这两位,可是咱南安的大人物,等会儿可得瞧好了,看看这大人物的头是不是要硬一些!”

“硬不硬不知道,我就想知道他们的人血馒头,是不是要比咱这些苦哈哈的更有用!”

“总算是老天有眼,朝廷把这两个王八蛋给收了,老子一家可被他们害惨了!”

在拥挤的人群之中,各式各样的议论都有。

不管他们持有何种态度,此刻这些人都被按察使衙门的兵卒们,挡在了菜市口中间的台子外。

“让开让开……全都让开!”远处传来了兵卒们的呵斥声。

当先三辆马车徐徐而来,从马车所打的旗帜可以分辨出,分别属于按察使衙门、锦衣卫和镇守太监行辕。

而在这三辆马车之后,则远远的跟着两辆囚车,由按察使衙门的兵卒们押解着往断头台赶去。

此刻,断头台周遭的兵卒们,开始往外驱赶围观的百姓,只为了腾出更大的地方用来停驻马车。

马车停下,当先下车的是按察使崔邦道,此刻的他看起来格外严肃,下车后他直接往属于自己的大案走去。

接着则是陈啸庭下车,但他却没立即动身,而是等着第三辆马车上的镇守太监胡扬。

这位新任的镇守太监约莫三十多岁,但给人一种阴鸷之色,一看就是不好惹的角色。

可这种不好惹也分人,比如对上陈啸庭后,胡扬就很客气道:“陈大人请!”

按道理来说,陈啸庭作为锦衣卫指挥佥事,是要比各地的镇守太监高半级,先走也是应该的。

但此刻他却没摆这个谱儿,而是笑道:“胡公公客气了,咱们还是一道走吧,你可是带着皇上旨意来的!”

“那好,在下也就不客气了,请!”

说完这话,陈啸庭便和胡扬一道往台阶上走去,冯文贵等人则只能在下面候着。

事实上,陈啸庭之所以对胡扬客气,很大程度上还是因为这厮和黄庭是一个系人。

说来也奇怪,虽然西厂刘瑾忠在朝中上蹿下跳,威势一时无两,把东厂压得毫无存在感。

但在实质上,对东厂却没有太大影响,虽然存在感弱了些,但各地的差事仍然没有变过。

两相对比起来,东厂仍旧是树大根深,而西厂就跟空中楼台一般。

这些陈啸庭能看得明白,想必刘瑾忠也能感受到,或许这才是刘瑾忠往死里折腾的缘故。

二人来到高台上后,分别坐在了崔邦道左右,此刻人犯也已被押上了断头台。

人群中引起了阵阵骚动,只因为蔡石二人实在太出名了。

今天只监斩这二人,蔡家和石家的其他人,则会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分批次全部斩首。

“验明正身!”崔邦道冷声吩咐道。

很快便有吏员下去查验,随行者还有锦衣卫的校尉和东厂的番子。

没过一会儿,验明正身完毕,崔邦道则将目光扫视在了身旁。

“二位,钦犯身份无误,午时三刻已到了,可以问斩了吧?”崔邦道问话道。

陈啸庭点了点头,而胡扬也无异议,于是崔邦道便拿起了令箭,然后将其扔到了地上。

“开斩!”

围观百姓们沸腾了,而在周遭的商铺的阁楼内,有一些人未免起了兔死狐悲之感。

这些人自然是豪族众人,不管怎么说蔡石二人都曾是他们中的一员,现在却要人头落地了。

他们江南豪族高高在上,却也会像贱民一般被斩首,这让所有人心中都感到刺痛。

此刻,梁继荣发出叹息道:“最近这几年,诸位还是安分些吧,不要把朝廷逼急了!”

“否则……生死难料啊!”

对生死难料这四个字,感受最深的便是谭曾青了,他在锦衣卫的大牢中待过,那种感觉他这辈子都不愿再经历。

“梁老说的是!”张立新在一旁附和道。

这次事件四大家族被着重敲打,所以他们感受都挺深的。

相反,其他豪族们更多觉得憋屈,觉得心里窝着火,而这很可能把他们引上绝路。

这时,人群中爆发出欢呼声,原来蔡石二人已经人头落地。

站在靠前一些的人,从怀里掏出了准备好的馒头,就等着官府的人离开后,他们好上前去蘸血馒头。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