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鹤鸣山记
听书 - 鹤鸣山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十六章:她不见了(三)

福猫儿 / 2020-07-23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还是我来说吧”!

村长带着几名猎人,缓缓的出现在了楚璇玑的背后,而后又长叹一声道,“这故事说来,就有些悲凉……”

楚璇玑与玲珑互看了一眼,顿感此事有些蹊跷,这村长定是有所隐瞒,而后便点了点头,示意村长继续说下去。

村长仰望着天空,负手而立,开口间,往事便随风而来……

“岭南庄”人口百十人,其中有“六成”是依靠打猎为生,其中有这么一家姓“穆”的猎户,户主名叫“穆川”,其祖上曾出走出过一位修仙之士。

奈何机缘不够,未能证得天道,飞升成仙,但却为后人遗留下了一张,名为“断阳”的“鹿角长弓”,弓长三尺三寸,

弓臂取自蛮荒之中的一株“万年紫叶青竹”,两侧贴有“妖鹿奔雷的头角”弓弦则是由一条“百年恶蛟”的肌腱制作而成。

可穿金石!可诛妖魔!可飞箭千里,威力极大,但也只有穆家血脉,才能拉得开这拥有神威之力的“鹿角长弓”。

但承蒙祖上洪福,穆家一直都靠着这把“断阳”神弓,获得了几代世人的尊崇,但到了穆川这一辈,却惨遇了家道中落,最后不得卖掉了城里的房子,又移居回了青峰岭。

随着时间推移,这把弓的灵力渐失,威力也大打折扣,但余威尚存,依然诛杀了不少为祸村庄的妖邪。

穆川作为这个村庄的英雄,自然就少不那“怀春少女”的明表暗示,很快就情定了终身。

女子姓“江”字“从灵”,从灵姑娘虽不说是“国色天香”,但也生得是“楚楚动人”。

两人在四目相对的一刹那,仿佛天地间陷入了虚无,只留下了眼前之人。

两人成婚后育有一子,取名为“穆闻”,小儿生性顽劣,常常闹得村子里是“鸡飞狗跳”,但也胆识过人,八九岁就敢独自进山玩耍。

山岭之中生活着一群“青岩鬼妖”,它们天性温和,但智商不太高,成年鬼妖的智力,也就与人类七八岁的孩子相同。

虽然它们天生就拥有一副,令万物都敬畏的面孔,但鬼妖同样也拥有着,与凶恶外型不相符的善良,它们经常会主动去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也被世人誉为“山神的孩子”

但鬼妖的善良,也只建立在互不侵犯的条件之上……

话说有一日,穆川的儿子,“穆闻”与往常一样,和几名小伙伴,在山岭之中,互相追逐打闹着,忽然,就与一群同样奔跑着的“青岩鬼妖”碰了一个“照面儿”。

双方都是一愣,便又都匆忙的躲了起来,藏在草丛里的穆闻,用双手轻拨开一条缝隙偷偷观望着石块儿的方向。

而躲在一块儿巨石后的“鬼妖”们,也正用两只爪子扶着石边,小心翼翼的探望着草丛。

这时的“穆闻”却很镇定,“嗨,没事儿,我听我爹爹说过,青岩鬼妖不害人的,”他一边小声安慰着同伴,一边又探头探脑的望着外面。

“不害人?那你怎么不敢出去?”这时一名同伴带着哭腔质疑道,

“我,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青岩鬼啊!毕竟我也只是听说,我又没见过。”

“那怎么办?就这么一直耗着?”这时又有一名同伴抛出了一个问题。

穆闻有些烦躁不安道,“问我?我哪儿知道去,”

“要不是你,我们也不可能,跑到这么深的地方来!”

“就是,就是,你说这里很安全,我们才过来的,现在这事儿又怎么说?”

见同伴都把责任推到了自己头上,穆闻有些生气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了?当初,可是你们“死皮白咧”的非要我带你们进山玩儿的啊!现在又说这个?

这时有个稍年长些的孩子说道,“行啦,行啦,都别抱怨了,还是想办法先离开吧,看看它们走了没?

“切”,穆闻有些不屑的白了那几人一眼,就又转头向外望去,这一看不要紧,只见他全身毛发如遭雷击般的,全都一根根的竖了起来,而后大喊大叫的转身就跑远了。

身后的同伴也都被他那一声尖叫,吓的“魂飞魄散”,也都哭喊着,跟着一起飞一般的逃窜而去。

而那只凑上前的鬼妖,站起了身形,迷茫的望着那群带着尖叫而逃的人,转身就又向着巨石旁的那几名,缩手缩脚的鬼妖咧了咧嘴。

“太不仗义了!”这时,一个孩子心有余悸的,抖了抖那被自己尿湿的裤子说道。

随后就得到了其他同伴的附和,“就是,就是,还说自己胆子大,这第一个跑的就是他!”

这时那跑在最前面的穆闻,正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听此这番话后,一口气都差点儿没倒上来。

随后便涨红了脸,“行,行,行啊,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敢不敢报复它们去?!”

“切”,要去你自己去吧,我们可不想再被你坑上一把。

眼见自己的威望就要一落千丈,穆闻此刻也是心急如焚,随后便急忙辩解道,“我可没做好心理准备,

别说是只妖怪了,就算是一个人,他突然出现,你也能被吓一跳的。

而后又带着嘲讽的语气说道,“怎么?怕了?就知道你们不敢,”

本来说这句话也是为了想挽回自己的颜面,但出生牛犊不怕虎,

更何况他们又都是猎人的后代,穆闻的一席话终于点燃了他们血液里的那份不屈的血性。

于是,众人相约明天带上装备,去一雪前耻。

转天午后,一群孩子带弹弓,铁锹,兽夹,还有弓箭,雄赳赳,气昂昂的就走进了深山,但这一去,可就再也没有回来。

穆川与全村的村民,高举着火把,漫山遍野的寻找着,呼喊着,找了整整一夜,就在众人身心疲惫的打算离开时,

有人发现了地面上的一滩血迹,众人追寻着血迹向前走,不一会儿,就又看到前方的泥土地里,斜插着几支羽箭。

没走多远,就又发现了几个,一米多深的坑洞,周围“血迹斑斑,”一片凌乱,

众人见闻皆大惊失色,又都慌忙的抽出兵刃四散开来,这时有人示意大家都不要出声,只听一声声微弱的求救声断断续续的传了过来。

众人面面相觑,随后就又小心翼翼的四处搜寻了起来,很快,便有人在一处草丛间,发现了一个浑身是血的孩子。

将那孩子救起后,人群中就有人哀叹道,“恐怕其他的孩子,也都是凶多吉少了。”

此时有人一边抚摸着地上的痕迹,一边惊讶的说道,“这……这好像是青岩鬼留下来的痕迹!”

“难道说?是青岩鬼杀了那些孩子?可这没道理啊?”

紧接着又有人说道,“从这地上的痕迹来看,除了孩子们的,就是青岩鬼妖的,至于发生了什么,等这孩子醒过来了再问吧。”

此时有人拍了拍穆川的肩膀,“从灵姑娘此时又有了身孕,如若将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她,恐怕会出事的呀。

穆川沉默了一会儿转头对着众人面露坚定的说道,“各位,小儿现在生死不明,我绝不能就这么回去,就算,就算他真的遇害了,我也要见到尸体才行。

而后又恳求道,“家妻灵儿,还望各位多照顾一二。”

穆川也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江从灵没过多久,在临产下了一个“怪物”后也撒手人寰了。

楚璇玑听闻并没有什么反应,而是淡淡的询问道,“这么说,这个怪物就是那穆川的小儿子?”

而后又疑惑道,“那你们为什么还要除掉他?就因为他太吵了?”

而此刻的玲珑姑娘却有些伤感道,“真可怜,临终前,连心爱之人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就这么孤零零的走了。

楚璇玑看了一眼玲珑又接着问道“而它所说的“她走了”又是什么意思?

村长苦笑一声解释道,“起初我们都以为,这孩子是得了什么怪病,可越来越发现,这就是一只青岩鬼妖!,

“后来我去问过一位游方的道人,他说这是“鬼妖的诅咒”只有在它们临死前才能发动的一个“转生咒”。

这个“诅咒”能有一定的几率可让它们重生,但基本都是化了其形,散了其神。

而除掉它,也是有因,原因不仅是它爱上了一个人类,而是它接下来所做的事情。

自从知晓了它不属于人类后,村民们就决定把它丢进山岭。

几年后的一天,一位小姑娘在采蘑菇时,遇到了这只鬼妖,但总有小孩子不怕这些东西,小姑娘生性彪悍异常,愣是尖叫着,把这鬼妖痛打了一顿后才扬长而去。

本来事情就该这么结束了,但是第二天,那小姑娘又来了,依旧是一边哼着小调,一边采择蘑菇,好巧不巧的,两人就又遇上了。

但这次姑娘却没选择动手,而是招手道,“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真可怜,一个人在这里,应该很孤独吧?

而那只鬼妖却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只是偏着头呆呆的站在原地,姑娘见此便笑了笑,又继续低着头采着蘑菇。

临走时,姑娘见它还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由得捂着嘴大笑了起来,而后便从挎包里掏出了一个苹果,“喂”!给你,要不要?

之见那鬼妖犹豫着抬了下手,紧接着又缩了回去,并向后退了几步。

姑娘见此便有些生气道,“切,不吃拉倒,我又没给你下毒”!说着自己狠狠的咬了一大口手里的苹果,“哼”的一声转头就要走。

那只鬼妖被她这举动吓了一跳,转头就仓惶而逃,姑娘回过头愣了一下,便哈哈大笑起来,“有趣,有趣,”嘴里的苹果碎渣却掉了一地。。。

而时间久了,鬼妖也渐渐地和这位姑娘熟络了起来。

“你没有朋友啊?我也没有呢,你说咱俩是不是同病相怜?”

姑娘望着身旁那只抱着一堆苹果的鬼妖,絮絮不止道,

鬼妖歪了歪头,就又将怀里的苹果往上提了提。

“我不爱吃苹果,别摘这么多了,看,这都还没熟。”

但随着年龄增长,姑娘的心理就起了一些变化,不知从何时起,这位女汉子一样的姑娘,开始变得温柔了起来,原因就是,她有了一位心仪的人,爱情的力量无异是威力巨大的。

渐渐的上山的次数也开始减少了,而每次上山,与鬼妖谈论最多的,也都是再说一个陌生的男子。

鬼妖似乎有些懂,似乎又有一些不懂,可能它对于姑娘来说,就只是一个“特殊”的朋友,而姑娘对于鬼妖来讲,她就是它的整个世界。

鬼妖有些烦躁,它可能也明白,没有哪一个姑娘会爱上一只丑陋的妖怪,但它又害怕会失去这个唯一的陪伴。

楚璇玑恍然道,“所以,它杀了人”?

“是的”村长一脸的无奈道,“它杀了人,姑娘也很害怕,所以求助到了我们,不过姑娘家里人已经偷偷的把她,嫁给了县衙老爷的公子,“诸文德”

“但又怕它总有一天会知道,可不能再让它伤了无辜性命”。

玲珑姑娘此刻又哀叹道,“真是可怜……”

“可怜?那个被杀害的男人才叫可怜吧?!”楚璇玑撇了一眼玲珑,便打断道。

“哼”!玲珑白了楚璇玑一眼,便转过身独自抹泪去了,

“既然如此,那就好办了,那我现在就为民除害吧!”

楚璇玑说完,眼中雷霆一闪,长剑便向下猛刺而去,但随即就又停住了,随后摇了摇头道,“就让它,再见那姑娘最后一面吧”

村长听闻一愣道,“仙人大善”!

在得知了姑娘如今的住处后,

楚璇玑身形一晃,便来到了一座府邸之中,抬手就敲开了房门,但里面的人开门后便高声道,“哎”!怎么是你!怎么进来的!

楚璇玑也是一愣,仔细观瞧,发现此人居然就是在闹市街上,调侃自己的其中一个。

紧接着,又从里面走出来一位姑娘,

楚璇玑看了看那姑娘,又瞧了瞧那男子,摇了摇头憋嘴道,“真是可惜了,姑娘怎么会和这种人在一起?”

“哎”!说话注意点儿啊!我怎么了?总比你这个江湖骗子要好吧?

“再者说了,也不瞧瞧这是哪里”!

楚璇玑不屑的憋嘴道,“一个小小衙门,能奈我何?”

那男子听闻便大怒道,“想造反啊!来人!给我将他羁押入狱!”

“行啦”,别喊了,这里哪有人?

那“诸文德”大惊失色的环顾着四周惶恐道,“这是哪里?!”

鬼妖,抬起头,惊喜异常的怪叫起来,随后又慌张失措的捡起了那只苹果,满眼欣喜的高高举起,蹦蹦跳跳的向着姑娘跑去。

姑娘身旁的“诸文德”随后大惊道,“干!这是什么鬼东西!”快!快!都愣着干嘛!杀了它!杀了它啊!

但在场的却没有一个人搭理他,姑娘满眼含泪,轻轻拿起了那只苹果,

“别吃啊!别吃啊!”楚璇玑随后慌忙大惊道,

但姑娘还是咬了一口,

“呃……”楚璇玑有些难受,随后又不忍道,“算了,”

那“诸文德”见此,便恶狠狠的骂道,“呸!真不嫌恶心!你到底和这丑八怪什么关系!不说实话,小心我明天就派人将你全家都给抓起来!

楚璇玑不屑的摇头道,“我看你印堂发黑,恐怕活不久了,还是自己小心点吧,”

“诸文德”此刻已失去了理智,遂大骂道,“干”!找死是不是”!说着便向楚璇玑扑了过来,但楚璇玑一闪身,那诸文德就掉下了山坡……

“唉~”早提醒过你了,不听话,不听话啊,

“这下怎么办?”虽然楚璇玑不害怕,但几位村民却有些担心了,衙内死在了这里,恐怕村子里说会不清楚。

楚璇玑此刻皱了皱眉头,一把抓过了那只鬼妖,眉心瞬间又亮起了一个紫色的印记,而后猛的一掌击在了鬼妖头顶。

随后又从鬼妖头顶处,抓出一道黄芒,向着山坡下一跃而下。

不一会儿,就又带着满面茫然无措的衙内“诸文德”,回到了山坡,“行啦,好好过日子吧,”

说完就拉起玲珑姑娘,丢下满脸疑惑的众人,便向着天际飞驰而去。

此时,地面上慢慢的浮现出了两道灰色人影,冷冷的望着飞走的楚璇玑说道,“这家伙居然又在这里搞这些名堂”,真当“地府”是摆设吗?竟敢随意移魂乱道。

“要不要告知“地藏王大人”?

“哼”他现在已有了仙体,魂魄还残留有“天道规则之力”,就算将他击杀,也无法拉入“地府”,可惜他如今只在天道之中轮回,

“算他跑的快,不然就让他再轮回一次!”

说完,两人望着那游荡不定的亡魂,冷笑了一声,便从袖口抖出一条锁链,口喝道,“诸文德”!时辰已到!上路吧!随后锁链如灵蛇一般应声而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