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汉阙
听书 - 汉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513章 我的前半生

七月新番 / 2020-06-29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听闻苏武逝世,任弘悲伤归悲伤,但心里是有所预料的,毕竟年过八十的老人了,又犟着非要去北海斋祀,皇帝也只好依着他,又令安北都护赵汉儿亲自护送,但苏武还在回到五原塞的时候与世长辞。

任弘压抑着心里的难过,朝北方一拜,问传诏的使者:“忠节侯出殡时,定了什么谥号?”

“敢告于将军,天子亲赐谥号曰‘正’!”

清白守洁曰正,图国忘死曰正,靖恭其位曰正,守道不移曰正,确实很符合苏武的一生,只可惜没加个文……苏武道德虽高,但论功劳终究没法和霍去病、霍光这些加双谥的大佬相比,这是没办法的事。

大夫三月而葬,使者光飞奔到合浦郡徐闻县就花了两个月,任弘估计是赶不上了苏武葬礼了,但还是立刻准备启程北返。

已经是侯府老人的游熊猫问道:“将军还要去南海郡看赵广汉么?”

京兆尹赵广汉的事说来话长,这里面涉及到酷吏与儒吏的斗争,也有个人恩怨和他自己犯蠢,而最终导致他受贬的原因,是赵广汉想借魏相随身婢女有过失,自缢而死之事,拿下提倡全面推行春秋决狱的太常魏相。

赵广汉亲自带着吏卒直闯太常府,召令魏相夫人跪在庭下听取她的对辞,带走了十多个奴婢,讯问他们婢女死亡之事,但在廷尉介入后,最终证明那婢女确实是被鞭笞后自杀,而非他杀。

这下赵神探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却在阴沟里翻船,被魏相反将一军,搞成了赵广汉诬告。

加上赵广汉做京兆尹这么多年得罪了太多人,又被扒出他纵容门客,对门客的仇人刻意加重刑罚等事,魏相的党羽,司直萧望之上奏弹劾:“广汉侮辱大臣,违逆节律伤害风化,是不道之罪。”

数罪并罚,赵广汉丢了官,被廷尉断了个腰斩之刑,而长安吏民听说此事后,以为赵广汉清正廉明,威制豪强,都不希望他死,竟有数万人守东阙而嚎哭,纷纷说:“臣生无益县官,愿代赵京兆死,使牧养小民!”

这下皇帝也有些骑虎难下,还是赵充国出面,提出赵广汉曾随军西征,尽忠职守,向天子请求宽赦,任弘则让赵广汉向百姓自陈其罪,皇帝有了台阶下,这才宽赦了赵广汉的死罪,改为流放岭南。

“陛下还是想让赵广汉死,否则就会流放西域了。”

任弘本来回去时要路过南海郡,顺便看看赵广汉可还能适应岭南炎热潮湿的气候,现在惊闻苏武病逝却不想绕道了,还是直接走苍梧郡经过灵渠北上最快。

“此去苍梧,将军是要骑象还是乘车?”

想到骑大象的经历,任弘就打了个寒颤,又摸了摸自己肚子和大腿上的肉,决定在长安的路上,颠一颠或许能减减肥。

“胡萝卜!”骠骑将军一个呼哨,一匹正在远处蹭几匹岭南母马的紫骝马立刻飞奔过来。

萝卜已经是匹退休在家的老马,也驮不动涨了十公斤的任弘,轮到它了。

“这叫子承母业。”

任弘放好鞍跨了上去,信手驭马而行,心绪却飘到万里之外的北海。他想起与苏武的初见,想到这么多年的同朝共事,苏公这一趟出行无憾了吧?这个归宿于他而言,是否比历史上更好呢?

他甚至想到了更远的事,从苏武想到了自己的生死,毕竟是三十四岁的人了,萝卜也老了。人生已过其半,前半生如此精彩,后半生要怎么过才不愧对“穿越者”这一身份,心里该有个谱了。

“我的归宿,又会如何?”

……

任弘确实赶不上苏武的葬礼了,天安三年六月,忠节正侯已葬,长安恢复了正常生活,权贵们识趣停办的宴飨再度弦歌四起,这其中,在戚里的庆典最为隆重。

这却是许皇后的父亲,许广汉乔迁新宅。

前几年,天子下了一道诏书,主题是”报恩“,援引汉景帝封外戚王氏为侯之事,将照顾他多年的老丈人许广汉封“平恩侯”,而许广汉的两个弟弟许舜、许延寿亦皆为恩泽侯,官至郎将奉车,许家一下子就富贵了起来。

而刘询还找到了他的外祖母王媪一家子,这又是一个感人肺腑的故事,王氏一家鸡犬升天,进了长安,都被封为恩泽侯。

还有最受重用的史氏,史高当初为了向天子报信霍氏阴谋,被大火烧得毁了容,这之后就戴着个金面具,做了执金吾,他的儿子史恭也备受亲用。

朝中谏臣有鉴于霍氏之乱,谏大夫王吉上疏暗暗劝阻,希望刘询多用儒士,少用外戚,顺便削减一下宫室、车服之盛,带头领导的汉节俭。

“今使俗吏得任子弟,率多骄骜,不通古今,无益于民,宜明选求贤,除任子之令;外家及故人,可厚以财,不宜居位。去角抵,减乐府,省尚方,明示天下以俭。”

刘询只纳了王吉一部分提议,取消了给才能平庸的几个外戚的职务,只让他们享富贵,但依然重用史高父子,王吉遂谢病归。

朝中其他人却没有王吉这般不识趣,这不,平恩侯许广汉乔迁,从宰相、御史、将军、中二千石等官员都来恭贺,真是给足了许伯面子,让一直以来自卑于身体残缺的老人家高兴极了。

许广汉倒也不骄傲,亲自来到门口迎客。

丞相丙吉、御史大夫于定国亲携礼物登门,太常魏相也来了,他虽然赞同王吉的建言,却不像别人那般迂阔,魏相一直以为,这功利之臣如桑弘羊、任弘等人,多是聪慧之辈,用蛊惑之言说服天子,做哪些看似对国家有益,实则害民甚深之事。

相对的,清流君子要更聪明才行,不然怎么和他们斗?先前他与京兆尹赵广汉的斗争就是明例子,若如萧望之等人那般迂阔认死理,现在流放岭南的,就应是他魏相了。

“盖宽饶来了。”

有人如此提醒,魏相转过头,却看到一个脸长得如同方棋盘的卿士来到许宅前,本来三三两两在院子里闲聊的群臣立刻就安静下来,连老好人丙吉都只笑吟吟看着此人。

他叫“盖宽饶”,魏郡人,明经郡文学,学儒经出身。但子啊性格上,却是个和赵广汉一般严苛的家伙,他恪守礼仪到了偏执的程度,不管谁人违礼,立刻弹劾。

当初,阳都侯张彭祖从边塞归来回禀燕然山大战情况,因为太着急,过甘泉殿门没有下车,身为谏大夫的盖宽饶知道以后,立即弹劾。

张彭祖是谁?他可是刘询的发小同学,公认的天子大恩人张贺继子,再加上军情紧急,此事被天子轻轻抹过,没有惩罚张彭祖。

这盖宽饶本色依旧不改,差事也做得不错,倒是让刘询颇为欣赏,他就喜欢直臣!遂升为司隶校尉,盖宽饶置大棒于长安外,刺举无所回避,小大辄举,公卿贵戚及郡国吏至长安者,皆恐惧莫敢犯禁,京师一时为清,没有因为赵广汉的流放而败坏。

但长安官场对盖宽饶在畏惧之外,就只剩下嫌恶了,觉得他自诩清高,性格张狂,不管是功利还是清流,都不待见此人,也就同样是狂生的大鸿胪杨恽与盖宽饶有交情。

少府檀长卿偏过头和旁人嘀咕道:“听说大鸿胪杨恽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了许伯之邀,这盖宽饶怎么来了?”

这两位是朝堂里最不受待见的人,杨恽是因为嘴臭,盖宽饶是不近人情。

群臣心里如此想着,竟无一人去与盖宽饶打招呼,也就魏相同他点了点头——先前朝廷议春秋决狱之事,盖宽饶是站魏相一边的,甚至与其好友杨恽在朝堂上吵了一架。

无人搭理,盖宽饶就只能孤零零地站在一角,不群不党。

这时候平恩侯府门口,却传来了一阵热闹的呼唤,与盖宽饶的到来冷场不同,许广汉亲自携其手而入,众人也拥到门口欢迎新来者,少府檀长卿一下子就变了态度,又是作揖又是招呼,空气里充满了快活的笑声——不同于盖宽饶让人感到无趣和尴尬,这一位却总给人带来喜庆。

“龙舒侯未央卫尉到!”

新来的正是皇帝宠臣,已经年过五旬,依然神采奕奕的韩敢当,他声音还是那么洪亮,作为许广汉弟弟许延寿的亲家,韩敢当不是外戚,胜似外戚,当了六七年未央卫尉,皇帝巡游总喜欢带上他,颇为信任。

而韩敢当身旁,还有一位头戴鹖冠的将军,也是近年来连连升迁的新贵郭翁中。

天子特别信任此子,去年,借着陪龚遂平定渤海郡叛乱之功,郭翁中已经受封关内侯,他依然控制着天子最信任的佽飞军,还被刘询亲自点了名,提拔进入中朝,甚至后来者居上,超越了昔日上司孙万万,加了将军之号……

许广汉的家监大声喊出了郭翁中的封号:

“游侠将军到!”

……

PS:明天在路上,很晚才有更新。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