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孤城美人烬
听书 - 孤城美人烬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十二章 今结连理枝

予盼 / 2020-07-31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杜府,红色锦绸垂挂门侧,大红双喜映眼。

门前浩浩荡荡站着迎亲队,已经到了未时,所有人都在焦急地等待。

花轿前的两个脚夫低声耳语:“这都等一个时辰了,怎么还不见新郎官啊。”

另一人瞥一眼前方那挂着红花的高大白马道:“谁知道呀,从来没遇过这种事啊。”

杜自宏站在台阶上,来来回回地踱步。

杜夫人也是一脸焦急,她劝道:“老爷,您别太着急了。我想仲儿一定是有什么事耽搁了。”

杜自宏拂袖,“孽子啊,今日是什么日子岂能儿戏!杜姜两家结亲,皇上也送了祝福。如今这样,让我怎么交代?”

总管上前道:“老爷,已经未时了。”

误吉时不祥。

杜夫人突然喊道,“仲儿!”

“什么?”杜自宏惊喜地看去,一袭黑衫的杜仲正缓步走来,他的身后还跟着姜贞宁。

杜夫人快步迎上前,拉住杜仲的手,急切道:“仲儿啊,怎么现在才回来?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啊?”

杜夫人惊叫:“仲儿,你的手怎么这么凉,你怎么了?”

杜仲笑笑:“娘,我没事。”

杜自宏怒吼,“杵在那儿干什么?快换衣服啊!”

杜仲安抚地拍拍杜夫人的手,杜自宏气愤地将他推进府里。“限你一刻钟换好衣服给我出来!”

“是,爹爹。”杜仲低头应了,丫鬟跟在他身后侍奉。

杜自宏缓了缓脸色,转向姜贞宁,“世侄为何与杜仲在一起啊?”

姜贞宁道:“因迎亲队伍迟迟不到,家父央我前来看看,恰好在路上遇见了杜仲兄。”

“真的吗?”杜自宏狐疑地看着他。

“贞宁不敢说谎。”姜贞宁真诚地笑着。

言语间,杜仲已经换了大红喜袍出来。杜夫人心里慌乱,他觉着杜仲的脸色过于苍白了些,人似乎也恹恹无神。

杜夫人又想询问,杜自宏已经在催促他们了,“吉时快要到了,出发出发还磨蹭什么?”

姜贞宁移步到杜仲后面,悄悄将一小瓶药丸递给了他。

杜仲收袖掩起药丸。

迎亲队终于敲锣打鼓地出发了,杜仲端坐在马上,目光平静,只是不时几声轻咳,无意间显露着他的秘密。

看到姗姗来迟的迎亲队伍,姜府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只有闺房中的明柔突地沮丧起来。

采春和秀儿笑着为她盖上红盖头。

明柔轻阂双眼,凤冠霞披,今日是她姜明柔的大喜之日。

“不过,一点儿也没有欢喜之感啊。”

姜府门前,辞别爹娘。

姜王妃千不舍万不舍,明柔却狠心松开了她的手,既然如此不舍?为何要把她嫁出去,嫁给那个自己不爱的人。

王妃眼角湿润。

姜王爷安慰道:“姜杜两府,离得不远。我们还是可以时常见到柔儿的。”

杜仲下马,拜见了姜王爷和夫人后,伸手搀扶明柔上花轿,明柔理也不理,扶着采春的手踏入花轿。

杜仲不在意地放下手,拜别了姜家二老。

明初站在阶前,看着花轿离开。她转头对月梧轻声道:“方才见大姐穿上嫁衣,真的很美。”

嫁女之家,三夜不熄烛,思相离也。

王妃瞻望花轿,她抹去眼角的泪,“我只希望柔儿能一生幸福。”

何彼秾矣,棠棣之华。

百里红妆,红色锦绸挂满枝头,沿街挤满了欢呼的百姓,他们皆艳羡地看着这两大家族的盛事。

欢声笑语,锣鼓喧天,在繁华宽阔的长平街久久不息。

一套繁冗的礼节结束,直到那声刺耳的送入洞房传来,明柔心顿时一沉,她攥紧了手。

杜仲还在外迎客,明柔静静地坐在床上,她神色木然,放在袖口中的手轻轻动了动。

陪嫁过来的丫鬟采春和秀儿侍候在两旁,采春目光戚戚,她为小姐伤心。

房间里静的可怕,突然涌进了许多人。杜仲被簇拥着进来。

媒婆挤在最前面,她笑出了满脸褶子:“呦,新娘子是不是都等不及了。”

房间里的人多是杜仲小一辈的亲友及好友。他们善意地看着明柔。

采春和秀儿各端一盘果肴,一盘银子。杜仲随意抓了一把扔出去。

房里的人纷纷接住果肴白银。王媒婆眼疾手快,抢到许多银子。

她催促道:“新郎新娘快念撒帐儿呀。”

杜仲移步坐在床上,他侧头看一眼始终安静的明柔,低声道:“念吧。”

明柔早就被他们吵得心烦意乱,只盼这些人快些出去。她点点头,两人同时念道:“今夜吉辰,杜氏儿与姜氏女结亲。伏愿成婚以后,千秋万岁,保守吉昌。”

婉丽的女声与低沉的男声混在一起,煞是好听。

他们满意地离开了房间,原本想闹新娘的一些人看到杜仲便发怵,也不敢提了。

采春和秀儿为两人置好交杯酒后也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杜仲和明柔。

杜仲手捂着胸口,低低吐出一口气,似有难忍之色。他勉强用喜秤挑起明柔的盖头。

大红鸳鸯戏水的盖头下,一张冷若冰霜的脸现在他眼前。明柔身子紧绷,她向后挪去,警惕地瞪着杜仲。

杜仲无奈地笑,“为何怕我?”

杜仲微微靠近明柔,明柔慌张中抽出袖口的匕首,她颤声道:“你别过来,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看着那把轻颤的匕首,杜仲眼眸一暗,心中却感到好笑,就凭这个也想杀他?

明柔目光决然,决然里带着怯意。看着杜仲毫无惧意,甚至有些戏谑的眼神,明柔起了无名火,他是在嘲笑她吗?以为她不敢?

她咬唇,匕首向前推了推,她愤然道:“你别以为我不敢。”

杜仲举起双手,向后退去。他摇头,“我没有这个意思。”

突然,敲门声响起,明柔一惊,匕首“叮当”落在地上,杜仲问:“谁?”

门外的人柔声道:“仲儿,是娘。娘有些不放心你,所以来看看。刚刚那是什么声音?”

杜仲和明柔对视一眼,他飞快地把匕首踢进床底下,正要去开门,却见他身形一趔趄,跌坐在床上,喜袍上缓缓有鲜血渗出。

“你、你流血了。我我还没动手啊!”明柔指着他的胸口惊叫。

“嘘!”杜仲捂住她的嘴。小声道:“你想让所有人知道,你要谋杀亲夫?”

“仲儿,为什么不开门?”杜夫人显然是着急了,杜仲看着门,沉着的神色少有的有了起伏。

明柔拨开他的手,脸唰地红了。她抬眸瞧着杜仲那被血染成暗红的衣服,她知道他受了很严重的伤并且不想让杜夫人知道。

杜夫人说了声:“仲儿,娘进来了。”她推门而入。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