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孤城美人烬
听书 - 孤城美人烬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十一章 归期还难归

予盼 / 2020-07-31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杜仲直接踏上归途,现在留在江洲,有害无益,而且算算日子婚期还有两日,必须回去了。

他没有按原路返回,而是特意选了一条路面崎岖、路途更遥远的路。他一向心思缜密,唯恐路上又生变故,已经通知大理寺派人来接应。

陈诗诗坐在轿中,掩面而泣。她从来没想过会是这样的结果。官人的案子被平反,儿子又得入狱。

林贺带着枷锁,面目消沉地跟在轿子后面。

杜仲直接绕过江州司审,将林贺带去大理寺。

经过一条狭窄的山道时,路旁突然冲出一群拿着利剑的蒙面人,他们以包围之势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一个似乎是头领的人跳出来,恶声恶气地说道:“兄弟们好几日没开过荤了,想活命的,把钱留下。”

陈诗诗探头出来,惊呼一声。

杜仲眼风扫过,笑得轻蔑,“就凭你们?”

杜仲的人齐刷刷抽出剑护在轿子前,杜仲上前一步,眼神洞若观火,“阁下要的不是钱,而是我杜仲的命吧。”

蒙面人眼中射出阴冷的光,他做了个手势,后面的人纷纷拔剑冲向杜仲他们。

两方一场恶斗,杜仲武功高强,最擅使剑。可以一挡十。

奈何对方人多势众,他又要保护轿子中的陈诗诗和林贺,不免分身乏术。

王成成挥着剑高呼:“大人,他们人太多,顶不住了。”眼看杜仲的人皆有负伤,处于劣势。

“顶不住也得死顶!”杜仲大喊。

他移到轿子前,警告陈诗诗:“不要出来!”接着一个飞身跃起,杀退了包围着他的四五个人。

忽然余光看到王成成身后剑光一闪,他大喝:“小心!”说话间将长剑猛力一掷,两剑相碰,王成成安全了。

谁料一把长剑突地从侧面刺来,杜仲堪堪避开,一缕发丝被割断。

蒙面人纷纷绕过杜仲,直接向陈诗诗和林贺下手。林贺虽不孱弱,现下枷锁在身,不能抗敌,只能左闪右避。

杜仲被四个人困在轿子前,一人从后面靠近,长剑劈开轿子。陈诗诗尖叫一声,缩在角落瑟瑟发抖。

“大人,接剑!”

杜仲接剑,一招一式凌厉如风。他出剑快而准,不过几个回合,那几个人都已负伤。

蒙面人举剑,欲刺向陈诗诗。林贺大喊:“娘!”

杜仲飞奔过去,来不及挡开剑了。他护住陈诗诗,自己的左胸却被刺伤,顷刻间,血流如注。

陈诗诗惊恐地睁大了眼睛。

杜仲反手杀了那个蒙面人。他想站起来,却突然感到一阵眩晕,低头看见伤口处流下了黑色的血。

眼前的景物逐渐在模糊,杜仲的嘴角溢出鲜血,他仿佛看见王成成向他冲过来。

“小心,剑上有毒。”他吃力地说道,眼前一黑,失去知觉。

明初最近很是烦恼,皆因为那个陈商陆,三天两头地跑来找她。

“哎呀,小姐,那位公子又来找你了。”云喜呵呵笑着。话音刚落,陈商陆就摇着扇子,迈着八字步进来了。

明初正抱着多福,坐在秋千上看书。她翻了个白眼道:“有何贵干哪?”

陈商陆笑,“姜王府最近忙着办喜事,好不热闹,我来看看,顺便与你切磋切磋···感情。”

“切磋···感情?你的书怕是武术老师教的吧?”

“哈哈,初儿说话真是有趣的紧哪。”陈商陆摇着扇子大笑。

明初不耐烦与他说话,“可我觉着你真是无趣的紧。我还要看书,你能不能不要杵在这里打扰我?”

“啧,看书好啊。大家闺秀就该看书。”陈商陆笑嘻嘻地拿过明初的书,多福威胁性地低低叫了一声。

“喂,你还给我。”

“别那么小气嘛,又不是不还你了。”陈商陆翻书,“是《诗经》啊,这个我六岁就学完了,你现在还在学啊?”

“你不要太过分了!”明初咬牙切齿。

陈商陆摆手,“失言失言。你刚刚是在看《葛生》吧?”

明初没好气地道:“我才读到《鸡鸣》。”

“这首写得才好呢,听我给你读,角枕粲兮,锦衾兰兮···”他突然失了声。

明初奇怪地瞅他一眼,“怎么不读了。”

陈商陆勉强笑笑,“不读了,这首不好。”

隐隐约约心里像笼罩了层乌云,暮春三月,他的心却有些发凉。怎么偏巧读了这首,这首最孤独、最伤心的诗。

明初抢过书,“你怎么奇奇怪怪的?”

听见开门声,明初推开陈商陆跑过去,一脸笑意“一定是月梧回来了哦。”

陈商陆惊奇地看着明初,她怎么突然笑得这么开心?

月梧进门,看到门前的明初,他弯着唇角,“月梧回来了。”

明初拉着他的胳膊,娇嗔着,“爹爹让你做什么事啊,我都两天没见到你了嘛。”

陈商陆上前,“不知这位是?”

“他是我的月梧。”明初道。

月梧行礼道:“小人见过陈大公子,小人是小姐的侍卫。”

为让明初开心,爹爹前不久,将月梧的身份从仆人提升为侍从。就是有一点,以后月梧也要受他调遣。明初勉勉强强地答应了。

原来是个侍卫啊。

陈商陆打量着月梧,然而他身上自有一种清淡的雍然气度,又带了温文尔雅的闲适。

从他的行动上,陈商陆肯定,这个人的武功虽达不到最上承,但绝对高出自己许多。

姜王府真是卧虎藏龙啊,他感叹。他看着明初的视线落在月梧身上,脸上的笑意很浓,他有点不是滋味。

陈商陆匆匆告辞。

多福跳进月梧的怀里,拱拱脑袋又睡着了。

“它就喜欢钻月梧怀里。”云喜戳多福的肚子。

“因为月梧的怀抱很温暖啊。我若是只猫,我也要月梧抱。”

“小姐,羞羞脸哦。”云喜笑她。

明初作势要打她,“你这死丫头,敢嘲笑你主子我!”云喜笑呵呵地跑了,“云喜去帮嬷嬷做饭啦。”

明初嘟嘴,“月梧啊,爹爹到底找你做什么呢?”

“也没什么,就是一些跑腿的小事。”

“时间过得可真快,还有两天大姐就要成亲了。”明初捧着脸。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