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孤城美人烬
听书 - 孤城美人烬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十章 旧事一梦过

予盼 / 2020-07-31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映雪馆内

明柔和姜王妃正在喝茶,绿裳快步走进来,“夫人,奴婢方才看见吾玄首领和五小姐、三公子还有李总管一起去了王爷的书房。”

王妃怔了一瞬,随即释然地笑了。“该来的总会来,绿裳你下去吧。”

“娘亲,您的话是什么意思?”明柔困惑。

“明柔啊,如今你也长大了。这件事啊,闷在娘心里许多年了,今天就一吐为快吧。”

明柔点头,一双凤眼真挚而显得有些急切。她是个急性子,偏偏娘是个慢吞吞的人。

“你以为明初的娘亲真的只是一名歌姬吗?”

“啊?”

王妃喝了口茶,“事情要从很久以前说起了。记得那还是前朝成宣年间,你爹爹当时还不是王爷,他只是一名小将。我们两家父辈一向交好。”

“成宣五年,你爹爹上门提亲,那年他不过二十岁,只知道带兵打仗,一点儿也不懂儿女情长、风花雪月。当时我也才过了及笄之年。婚后一年我生下贞宁,王爷开心坏了,甚至特意留在家里陪了我几天。”

“他是个寡言的人,可当他陪在我身边时,我会觉得无比的安心。王爷忙于戍边,很少有空闲功夫回家,可他每次回家都不忘带上许多新奇的玩意儿,来逗我开心。”

明柔撑着脸仔细听,神情欣喜。

姜王妃温柔地笑着,“当他在院里练剑时,我喜欢带着贞宁坐在一旁。剑挑起许多的落花,纷纷扬扬的飘落,贞宁总乐得咯咯笑。我想,那就是我最开心的时光了吧。”

她垂眸,眼神黯淡,“成宣七年,你和远儿出生了,王爷也升了官职,他越来越忙,忙着打仗,忙着戍边。再后来,就是两年后。”

明柔一挑眉毛,催促道:“两年后怎么了?娘你快说呀,哎呀,真急人。”

她看向窗外,窗外翠绿的杨柳枝随风招展。她目光悠长、寂寥,仿佛看着眼前,又仿佛看着过去。

姜王爷捧着画轴,细细端详着画中女子,那女子一袭红裙,美得张扬艳丽。书房里坐了许多人,急躁者有之,疑惑者有之。

“过去的恩恩怨怨,我不想对任何人提起。”姜王爷收起画轴,“不过既然今天你们来了,那我只好重提旧事了。”

吾玄的神色已非常不耐烦,明初咬着嘴唇站在嬷嬷身边,月梧在门外等候,姜贞远伸长脖子一脸好奇。李常侍候在门旁。

“成宣七年,那年我二十二岁,因立战功被封为将军。当时边关没有大的战争,偶尔有小部落来抢掠。月人势力正强,羯胡臣服。月人大首领吾卓是个非常讲义气的人,他骁勇善战又爱民如子,不愿战火再起,我们常打交道,我十分敬佩他。”

吾玄皱眉打断他,“得了得了,你说重点行不行?”

“有一天晚上,一小队羯人来抢夺东西。许多城外百姓被杀,我调兵作战,一直追逐他们至草原深处,因天黑我们迷了路,黑暗中,突然出现了很多双绿眼睛。”

“我知道这是遇上了凶狠的草原狼,它们凶悍无比,咬死了我们许多人,转眼就只剩我一个还在抵抗,眼看那头狼马上咬到我的脖子。这个时候,我看见了她。”姜王爷唇角漾出温柔的笑,记忆定格在那个晚上。

她穿着红色的裙子,身上的铃铛响得悦耳,暗香袭来,她的眼睛那么清澈,那么美丽。

她只轻唤了声,那头狼竟然放开了自己。她没有留恋地走了,群狼跟在她身后亦步亦趋。

月亮高悬,红衣少女踩着月光离去。他踉跄离开,听见了一阵飘渺的歌声,那歌声从此每夜都飘入他的梦。

霎那悸动,一生铭记。可笑他从来自诩大丈夫怎能儿女情长。

“是丹若,是丹若救了你!”吾卓惊呼。

“嗯。”姜王爷又笑笑,明初感觉那笑是从心里蔓延开的。

“后来我打听到了她就是吾卓的女儿,月人的小公主,也是草原的圣女。从那以后,没事的时候,我就趴在城墙上,有时候看见她与她的哥哥们策马扬鞭,大笑着奔腾而去。就那样不知不觉地看着,她都走很久了我还在看。”姜王爷怀念地笑。

“每个夜晚,我都会去留心听她的歌声,如果起风了,风会带来草原的歌声。”

姜王爷含笑,他想起和吾卓谈事情时,有意说起丹若,吾卓很是得意,他开玩笑说愿意把女儿嫁给他,即使知道是假的,他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

姜贞远不可置信地摇摇头,内心思忖,“没想到啊,爹居然还是个多情种。”

明初几乎要沉醉在爹爹的讲述中了,她完全能感受到爹爹的心情。月梧看着明初的侧脸,粲然一笑,小姐的娘亲该是和她一样美吧。

姜王爷的笑一点点收起,他停顿了会,继续说,“成宣九年秋,两方照常进行茶马互市,这次吾卓亲自带队来,我很开心又见到他。若能想到后面发生的事情,我情愿永远不见他。”

“后来,是不是羯人勾结了赵孟良杀死了他。”吾玄大声嚷嚷。

姜王爷苦笑,“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是我亲手杀了吾卓。”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我去参加了宴席,宴席过半,一群士兵冲了进来,杀死了那些毫无防备的月人。我大声叫他们住手,可是赵孟良说这是皇上的命令,违者立刻斩杀。”

姜王爷的眼神暗淡了,“赵孟良是边关最高官员,我不能违抗他,眼看吾卓已经被砍成重伤,我站在门口,握着剑一动不动,吾卓满身是血,他已经是强弩之末。我看着他,他捂着伤口趴在地上。我没想到他会向我冲过来,就那样直直地刺在我的剑上。”

吾玄的神色悲痛。

“那个叫做也怢的羯人从屋后走出,他看着吾卓,说自己已经预谋已久。等到他们都走了吾卓扯住我的袖口,他从身上拿出一件已经被血染红的裙子,他说这是他给丹若的生辰礼物,广袖合欢裙。请我务必带给丹若。”

明初攥了攥手,广袖合欢裙?她皱起了眉头。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