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孤城美人烬
听书 - 孤城美人烬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章 缺月挂疏桐

予盼 / 2020-07-31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明初吸吸鼻子,摇晃他的胳膊。

“我···没有名字。”他垂下眼脸,昨日种种早已死去。

“那我送你个名字可好?”明初的眼里凝起笑意。

少年抬头,迷惘又欣喜的目光。八年前,他成了一个没有名姓的人;八年后,面前这个小女孩将赠予他新的名字。

这是否意味他可以告别过去的一切了呢?他弯着唇角,点头。

明初开门,他跟上去为她披上衣服。空气里的湿气氤氲,院墙下的枯草上有露水滴落,一颗梧桐树屹立在院子西南处,叶子抖落在寒风中。

弯弯的月亮斜斜地挂在梧桐树上,地上犹如铺了一层寒霜。

明初托腮踱步:“娘亲生前最爱苏子瞻的一句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

他仔细听着,心中久违的有点紧张。

明初拍拍手掌:“今夜这景,梧叶潇潇,明月朗朗。不若就唤月梧可好?”

“月梧,月梧,我的名字。”他反复咀嚼这两个字,真好听。

他弯起唇角,那笑容直达眼底,苍白的脸上也出现了红晕。本就俊秀的容貌更添柔美,仿若清风入袖,明月入怀,令人一时沉醉。

“你是月梧,我是明初。我们会永永远远的在一起。”明初勾起他的小拇指。

“拉了钩就谁都不能变了哦。”

月梧把这个晚上永远的记在了心里,记在了月梧这两个字里。

而明初永远的记住了月梧的歌谣,记住了他们的誓言。

入冬后难得的暖和日子,阳光透过绿纱窗照进屋子,空中细小的微尘在光下明晰。有一束光在明初的脸上停留不去。

“热!”床上的明初踢开被子,嘤咛一声醒来。

她揉着眼睛穿好鞋子,日光倾泻一室,明初歪着头笑:“是个大晴天啊。”

拿着扫帚的月梧走到纱窗前,他眼睛弯弯,:“小姐醒了。”今日他已换上普通的家丁衣服。

明初打着哈欠走出屋子。她笑吟吟地跑过来:“昨晚睡得可好?哎呀,嬷嬷叫我去洗漱了。”

月梧抿唇轻笑,昨晚他一夜未睡。今日晨光微熹时,已经守在了明初屋外。

当太阳出现在群山之上,天边朝霞是微醺的橙色,继而如火般的红一点点渲染,大片灿烂朝霞迸发出来。

红日徐徐升起了,光芒与温暖落在他的周身,心也暖了起来。

他让自己沉浸在这静好无忧的时间里。从前的日子充斥着算计、杀戮。无法逃离,沉入深渊。他眸色一黯,把视线转向窗户。

明初正睡得香甜,时而咕哝几句听不清的话,时而笑得开心,也不知梦到了什么。看着她笑,他也不由莞尔。

明初去洗漱,多福“喵呜”一声,跳到台阶上晒太阳。月梧在院子里随处走走,院墙下的兰花在寒风里纷纷枯萎;瓦檐下挂着几根还未消融的冰柱,在阳光下闪耀。

忽听得敲门声。“嘎吱。”月梧打开大门,

总管李常向月梧微微点头示意,带着几个抱着箱子的家丁鱼贯而入。

李常不过三十岁,年龄尚轻但为人老成,是姜王爷的心腹。

房里的明初听到动静跑出来。李常已经吩咐家丁放下箱子。

“五小姐,我是王府的总管李常。这三个箱子里分别放着衣裳、首饰脂粉、还有字画。都是送给您的。请五小姐收下。”李常稍微弯着身子,面色沉稳。

明初一时摸不着头脑,突然送来这么多东西是什么意思?

她已经习惯了被人忽视的生活。嬷嬷忙从后面推了她一下:“快点道谢啊。”

明初这才回过神来:“多谢李总管。”

李常颔首道:“还有一件事,王爷说元夕后五小姐您也要去府中私塾读书。”

等李常他们走了后,明初围着箱子转啊转,时不时踢上一脚。

嬷嬷一一打开箱子,她粗糙的手摸着那些明初从未拥有过的衣裙首饰,欣慰的说:“五小姐,王爷他终于重视你了。”

“唉!”明初托腮坐在梧桐树下,并不像嬷嬷那样开心。

月梧打量着箱子里的衣裙,心里想着明初穿着的样子,她小小的叹息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小姐为何叹气?”

明初摆弄自己的手指,闷闷不乐。

她又叹一口气:“上次闯入乾一阁,犹记得爹爹对我说‘她和我娘的事不该迁怒于我’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突然……不过爹爹和娘亲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呢。

明初垂着头,声音低沉。“娘亲去世后,王府中,除了嬷嬷,没有人在意我,也没有人喜欢我。我还经常被姜贞远欺负,其实这样的的日子我也慢慢习惯了。”

月梧蹲到明初面前,认真道:“月梧最喜欢的就是小姐了,小姐是这世上最好的姑娘。”

明初倏忽抬起头,一片梧叶静静飘落。月梧的眼眸温柔似水,她在那样的温柔里找到了心安。

黄昏时分,姜王爷正在书房处理公事,他伏于案前,花梨大理石大案上累着各种兵书,并数十方宝砚,各色笔筒。

王妃的贴身丫鬟绿裳求见。

她施施然行礼:“夫人请您尽快来玉蘅阁赴元宵夜宴。”

“嗯,我这就过去。”他那常年严肃的脸难得出现了笑容。往年边关动乱,羯胡屡屡侵犯,战火不断,将士们时刻不能松懈。即使元宵佳节也不过寄回一纸家书。

直到去年,泱朝精锐之师三次主动出击,深入敌后七百里,分个瓦解羯胡部落,边关暂得安宁,他才能回到京城与家人团聚,只留大儿贞宁守在边关。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