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废材修仙锦鲤多
听书 - 废材修仙锦鲤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350章 哪里不对改哪里

糖舒舒 / 2020-12-2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旦旦一路将文运带回了小竹林内,文运都还没有回过神来。

旦旦正大光明,目不转睛地欣赏文运多变的表情,脸现痴迷。

文运在外人面前,一直是温婉的、什么都不会的笨拙小女人模样。

在他面前,却从不掩饰真性情。旦旦一直知道,文运如那八色并蒂莲的花瓣颜色一样,有多色多面。

她是个温柔如水的邻家大姐姐,会在人伤心失意时轻声安慰;又是个活泼好动的小女孩,看见喜欢的东西,会蹦跶跳上去,露出喜悦的光;还是个鬼灵精怪的小黄雀,下好了坑,专门等着螳螂捕到蝉后,再请君入瓮。

旦旦很庆幸,文运把他纳为了自己人行列,在他面前无所保留。

越是了解文运,越是被她的各种深深吸引。

旦旦小心翼翼隐藏着自己的心思,周围的三人,都没有发现他心里深处的光。

他不想只当她的弟弟与徒弟,只是这两个身份,他不满足。

弟弟,文运有几个,徒弟,文运有更多个。

他要变成文运心目中那个独一无二。

文东篱以前就是他心里的一根刺,从文运三人口中提起时,总能将他的心刺得心血直流。

伤口越来越深的时候,竟然有人说,他就是文东篱,那根刺就是他自己!

旦旦的身体,比脑袋反应更快,立马行动,直接应了下来。

狂喜占据,全身心通畅。

是他以前魔怔了,只想到不让文东篱出现,却从没有想过,将文东篱取而代之,取代“文东篱”成为文东篱。

以后,他就是文东篱!

只要他的名字,载入了御林宗的弟子簿里,只要他将来的成就再高,只要他成为御林宗内无人敢置喙的存在,御林宗内,除了他再不可能有文东篱。

手颤抖着拿出那块蓝色的身份玉牌,旦旦呼出一口气,正要输入灵力之时,手背上压上了一双瓷白的手。

手指纤长,在他骨节分明的手上,分外好看。

那五指与手背接触之处,传来的热度,灼热得烫人。

想要甩开却万分不舍。

旦旦的手镇定不抖了,心却跳动得厉害。

砰砰砰!

耳中只有心脏的跳动声,再也闻不见其它。

红霞从无人看到的耳后根,一路蔓延到脖子下,直至被衣领遮住,不能窥视。

他睫毛轻颤,按捺下反手压过那双洁白小手的冲动,薄唇微启。

“姐姐,怎么了?”声音嘶哑。

“灵气不能输,你不是文东篱,你不能叫东篱,你怎么能叫东篱呢?”

酸涩之意在旦旦胸中蓄起,那双黑棕色瞳仁,颜色愈深,已趋近深黑。

“我为什么不能叫东篱呢?姐姐不是说,东篱是你未来的徒弟吗?我不也是姐姐的徒弟,姐姐只有我一个徒弟不好吗?”

旦旦嘴角扬起,明明是微笑的表情,却透着伤心。

“这不一样,文东篱与你不同,文东篱他……”

“他与我有何不同!”声音变得大声,蕴起他自己都不能控制的怒意。

旦旦反手捏住文运的双手,用力之紧,手背上涌现狰狞青筋。

“旦旦!”文运惊讶地看着旦旦的怒容。

眉毛角上挑,不怒自威,只是简单的一个表情,却让人心中发颤。

她认识的旦旦,一直是含笑而立在她身旁,她说什么都会轻声附和的乖巧徒弟。

如此模样的旦旦,她还是第一次看到。

以至于双手被捏红了,文运都没有发觉。

感受到了文运的吃惊与慌乱,旦旦压下眉间的怒气,嘴角一扯,笑容浮现。

风雪骤停,春花绽放。

那一室的暴风雪,似乎只是幻影。

只是一个简单的表情转换,就能让人由严冬到达暖春。

“姐姐。”暗哑的声音,极力控制住心中的燥意,话语温柔而不失坚定。

“文东篱为什么不能是我呢?这不就是一个名字吗?安在谁身上不行?我道号东篱,那文东篱就是我,我就是文东篱。”

“可是,他根本不长你这样子啊。”文运嗫喏道,被旦旦第一次的强硬惊到了。

“姐姐见过文东篱?不是说是未来的徒弟么?”未来的徒弟,又是如何知道模样。

旦旦苦笑一声,酸意更甚。

姐姐是没有见过文东篱,但是她却幻想出了一个文东篱。

文东篱何德何能,还能让姐姐朝思暮想,甚至连相貌都给他安排上了,还安排得那么出类拔萃。

旦旦曾从文玄那里见过一个美男子画像,在他再三地追问下,文玄才吞吞吐吐透露,那幅画像画的就是文东篱。

文运臆想中的文东篱。

画像中的人,清俊雅洁,与他是完全两种类型的长相。

他这才知道,文运心目中的徒弟,一直念叨着想要收取的徒弟,是何种风华。

文东篱倚在竹屋门前,回眸凝望,双眸淡然,世间无人或物,能入他眼。

清瘦如松,清翟如菊。

至此,那幅画像之人,就成了旦旦整天努力的目标。

他每天锻炼,修形,想往画中的文东篱形象靠拢。

体型倒是修了个十成像,奈何这气质,却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文东篱那般的皎皎如月。

他本是傲烈之日,耀世炫目,再如何收敛光华,余温尤灼。

那刚俊的脸,一望生威。

他若时常笑着还好,能淡化些脸庞的线条,显得柔和。

想要做到文运臆想中,那不笑不怒,却淡雅如月的文东篱模样,旦旦是万万不行的。

小黑豆评价他,不笑之颜,让人有跪下膜拜的冲动。而文运心目中的文东篱,是让人心生敬慕之情。

膜拜与敬慕,虽然都是带着远观而不可近玩焉的尊敬,但是两者所表达的感情,却是天差地别。

他尽力了。

再如何努力改变,也不能变成姐姐心目中想要的那个徒弟。

既然不能变成姐姐心目中的那个文东篱,那就让文东篱变成他。

让文运除了他,别无选择。

“姐姐怎么不说话了?莫非姐姐真见过文东篱?”

旦旦下定决心,声音越发柔和。

文运吞吞吐吐,“这……”见自然是见过,只不过不是在现在。

“没有见过的话,姐姐又怎么知道文东篱长得如何?既然不知道,那我就是文东篱又有什么关系?”

“……”文运被旦旦说得哑口无言。

旦旦叹了口气,看着被他握得有些通红的手,心内自责,他竟然一时冲动,控制不住自己伤害了她。

他抿着嘴,轻揉着那双莹白手上的红块。

“姐姐,我就是文东篱,也是你徒弟,你也不用天南地北再去寻找他,省了许多事。姐姐说说你卜算出来的这个徒弟,除了名字外,可还有其它信息?”

哪里不对,他改哪里!

只不过是姐姐卜算出来的未来徒弟,一切都是未知,或许是文运卜算错误,文东篱此人根本不存在。

旦旦一厢情愿地认为文东篱是文运卜算的结果,任旦旦再聪明,也从没有想过,文运本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文运小嘴嗫嚅着,不知道该怎么说。

旦旦轻声询问,循循善诱:“姐姐可卜算出,他什么时候拜入你的门下?”

文运迟疑着摇摇头。

微雨收文东篱为徒的日子,也没有史书记载呀,她上哪去知晓,又不是她真卜算出来的。

旦旦嘴角勾起,“那姐姐可卜算出他的年龄几何?”

文运继续摇头。

师尊的具体年纪,她也不清楚。活了一万五千多年的人了,谁还在意那几百岁零头。

嘴角提起的弧度越高,旦旦的心情,显而易见的变好。

“所以姐姐,你除了知道他叫做文东篱外,其他的都不清楚。”

文运被旦旦反问得陷入沉思中。

许多事情,文东篱不说,她也没问。仔细想来,她竟然真的对师尊一无所知。

文运忸怩,突然脑中一亮,展眉道:“谁说我不知道他其它事情的,我还知道他是冰灵根!”

“哦,冰~灵~根~”笑容终于扩张到整个嘴角,张扬而带着发自内心的笑意。

文运一时看呆了。

“姐姐你瞧,文东篱,冰灵根!”旦旦抓着文运的手指,指向自己。

发自内心的笑容,耀目。

“微雨真君,且容小弟自我介绍一番,鄙人冰灵根,道号东篱,从姐姓文,请多指教。”

“哈~”笑音从旦旦嘴里逸出,他情不自禁的欢喜。

他现在已经完全肯定,文运卜算出来的徒弟文东篱,就是他自己。

所有的事情,都是为他量身定做。

是他陷入了惯性思考,一直以为文运所说的徒弟,是在他之后。从没有想过,他也是文运的徒弟啊。

这个认知,让旦旦感受到了从没有过的快乐。

“哈哈,姐姐,我就是文东篱,我是你命中注定的徒弟。”

我是你命中注定的徒弟!

文运醍醐灌顶,心神激荡。

这句话,与她询问师尊为何会收她这种五灵根废材为徒之时,师尊回给她的答案只相差了一个字。

你是我命中注定的徒弟!

你或我,都是命中注定。她的名字,也由此而来。

正如旦旦所言,他为何不能是文东篱呢?她都已经成了微雨。

以种种表现来看,旦旦与文东篱是极为相符的,唯一不同的,也就是这个截然不同的外貌。

正是因为外貌的天差地别,旦旦即使与文东篱再相像,文运也始终没有将旦旦与文东篱联系起来。

如果旦旦是文东篱,那他的外貌到底是为何变成了后面那般模样。

那么俊美的容颜,竟然是旦旦以后虚幻出来的?

文运神色变幻莫测,纠结又挣扎,天平在是与否之间来回晃荡挣扎。

旦旦紧了紧手。姐姐还是对他这个徒弟不满意吗?

心内不忍,终于是不忍看到文运皱眉纠结的模样。

旦旦将一粒丹药,含进口中,身上泛起一道柔光。

文运惊讶地捂住了嘴。

光芒中的人,那清淡的眉眼,隽美的容颜,不是文东篱是谁!

“你……师尊……”

“文东篱”幽幽地觑了文运一眼,左手背在身后,右手五指虚拢,自然提于腹前,嘴唇微抿,“这是师尊幻想中的文东篱模样吧?如今我就是这模样了,师尊可还满意,可认可?”

神态语调,音容相貌,皆与印象中的人一模一样。

文运激动得说不出话来,连连点头,双眸光芒点点。

她确定了,旦旦就是文东篱,她的师尊早已经拜入她的门下。

她应该早就意识到这一点的,旦旦的相貌虽然与文东篱不同,这声音可是有七八层相似。

她怎么能因相貌而局限了自己。

排除了一切可能性,上下的即使再不可思议,也是真相。

“你可真是……”文运有些心疼地抚上旦旦的脸,记忆中的容颜,让她怀念至今。

“你吃了幻形珠吗?这又是何必。”文运神思恍惚。旦旦变成文东篱这样,难道是因为她?因为她一直死心塌地地认为长成这个相貌的才是文东篱本人吗?

“姐姐不是喜欢这种模样吗?一直念叨,那我就变成姐姐喜欢的模样。”

“是喜欢。”文运含泪点头又摇头,“旦旦的模样姐姐也喜欢,都好看。”

她念叨只是以为两个人不同罢了,哪知都是他。

“所以姐姐更喜欢我原本的模样?”旦旦双眼放光。

在师尊的脸上看到这种惊喜的表情,还是头一次。

文运不自觉顺应地点头。

旦旦眉眼皆弯,身上光点滢滢,霎时又恢复了旦旦原本的刀削脸庞。

“你吃的不是幻形珠?”

幻形珠变幻的容颜,永久不可逆,想要再次变幻容颜,就需要服食另一颗幻形珠。

“傻姐姐,我这是易容丹。还是姐姐刚才说的是骗我的假话?姐姐并不喜欢我这模样?那我再吃易容丹,变回去。只要姐姐喜欢那模样,我可以一辈子都用它。”

文运赶紧压下旦旦的手,摇头。“我不是这意思,你这样子就很好。”

“好,我都听姐姐的。”旦旦翘起嘴角,声音却满含委屈。

低头的文运,并没有看到,还满心愧疚。因为她的错误认知与坚持,差点让旦旦对自身的外貌产生了怀疑。

可真是罪过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