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周王侯
听书 - 大周王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五五六章 底线

大苹果 / 2020-05-30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柳振邦此刻说出的才是吕中天要达到的真正目的,这也是吕中天苦思冥想之后,认为的最好的上策。自家事自家知,如今的汴梁城人心浮动民怨沸腾,城中物资匮乏,兵马士气低落。倘若不是靠着强力恐怖的手段遏制着,怕是早已经一片混乱。别看手下的那些将领信誓旦旦的说什么誓与城池共存亡之类的话,说什么城中百姓百万,守城人手足够之类的话,但其实大伙儿都知道,那是自欺欺人的话语。吕中天正是心里清楚,这汴梁城或许真的没法守,所以才想出了派柳振邦前来谈判的计划。

吕中天不愧是吕中天,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他认为此时此刻的郭昆必然急于要进汴梁城正式登基为帝。他虽在十里长岗宣布登基,但显然不是正式的登基,倒像是仓促之间的自封为帝一般。唯有进了汴梁城,进了皇宫,在崇政殿的宝座上接受群臣的道贺,那才是真正的登基为帝。

汴梁城,那是大周一百五十多年来的都城,那是天下军民心中最为神圣的所在。正因为其地位的重要,所以女真人的首要目标才是这里,他们知道汴梁城在大周军民心目中的地位。郭昆要成为真正的皇帝,他便必须要进入这里,在这里开始他名正言顺的大周皇帝的生涯。

吕中天抓住了这一点,他要以汴梁城这座城池作为他的筹码,以此来换取脱罪和安全。汴梁百万百姓便是他的人质,汴梁的辉煌城池,皇宫殿宇便是他手中的宝贝。他知道,无论柳振邦如何巧舌如簧的为自己洗白,都不可能糊弄林觉和郭昆。唯有筹码是实打实的,你想进汴梁当皇帝,便要接受我的条件,将过去的恩怨一笔勾销,不能治我的罪,还要替我洗白。否则的话,我便一把火烧了汴梁,将大周一百多年的古老而神圣的都城毁个干净。让你这个皇帝在废墟和死人堆里登基。拿汴梁城和汴梁百万百姓的性命来换取自己的安全,吕中天认为,郭昆必然会愿意交换。

“无耻,老贼当真该碎尸万段,居然敢以朕的汴梁城来威胁朕,该死,着实该死。”郭昆怒声喝骂不已。

林觉也被吕中天提出的条件和筹码惊呆了。吕中天居然要绑架汴梁这座城池,用来和落雁军交易。不得不说,这老贼真是豁得出去的一代枭雄人物。这世上有几人能在这种时候还能抓住对方的心理弱点的。汴梁城是大周一百五十多年的都城,这一百五十多年下来,这座城池早已经汇聚了世上最好的东西,早已成为大周的经济政治文化的中心,早已成为了一处象征着大周兴盛衰亡的圣地。这座城池一旦被毁,毁掉的可不是一座城池而已,那会让很多人心目中的圣地被摧毁。

且不说汴梁城中那些雄伟瑰丽的宫殿群宇,街头上那些秀丽精巧的高楼宅邸,各处浸润了几百甚至上千年历史的人文古迹,那些长街窄巷,拱桥石栏等等这些死物,一旦被毁自然是令人惋惜不已。更重要的是,城中还有近百万百姓在其中。如果吕中天当真丧心病狂的对百姓下手以报复落雁军的进攻和不合作的话,那将是人间的一场浩劫。玉石俱焚的结果绝对不是林觉想要的。

虽然郭昆怒声喝骂,但郭昆内心的想法也是如此,他也绝对不希望汴梁城被毁,百姓被杀。对他而言,还有一个更为实际的理由,那便是,他是大周的皇帝,他要在汴梁登基。在历代大周列祖列宗皇帝登基过的地方登基,才有意义。否则,他这个皇帝便永远不能为天下人所全部认同。甚至包括他自己,都觉得若不能在汴梁城中登基为帝,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这个皇帝是个野皇帝,不够名正言顺。

“皇上恕罪,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今日这个局面,谁也不想看到。吕相是真心想结束这场纷争的,他也不想走到这一步。汴梁城中百姓的命运,汴梁城的命运便都掌握在皇上手里,您才是主动的一方,吕相只是不得已而为之。实际上对皇上而言,这是举手之劳的事情。吕相说了,他可以不要任何官职和爵位,只要皇上答应这个条件,皇上登基之后他可以离开京城,告老还乡,从此不再涉政。一切只需皇上一句话便能办到。”柳振邦弓着身子样子很谦卑,但语气却一点也不谦卑。他的话处处是陷阱,现在将皮球踢到了郭昆的脚下,仿佛若是郭昆不答应的话,将来城毁人亡的惨剧便是郭昆的责任了。其用心何其歹毒。

“朕……朕杀了你。朕绝不会同意的。朕不受任何人的威胁。吕中天打错了算盘了,想拿这个条件来威胁朕,朕岂会受他威胁。京城没了,朕可以再建,朕甚至可以去应天府登基。哼。来人,将柳振邦给我推出去砍了。”郭昆难得的强硬了起来,厉声喝道。

柳振邦有些发慌,他没想到郭昆竟然是这种态度,他以为郭昆会犹豫最终接受条件的,却没想到郭昆居然不假思索

的拒绝了。

“皇上……那可是汴梁城,那可是百万百姓的性命。皇上你刚刚成为大周之主,便有百万百姓因此而丧生,天下人会怎么想?这些人都等于死在皇上的手里,你的皇位还能稳固么?迟早有人会拿此事来指责你,煽动明星造你的反。嘿嘿,我柳振邦死了又如何,我本就没打算活着回去。倒是皇上因为一点过去的恩怨而坏了大局,这才是得不偿失呢。”

柳振邦兀自鼓动如簧之舌蛊惑着,他知道这时候他求饶是没用的,只能一条路走到黑,夸大此事对郭昆的不利之处,或可奏效。

郭昆恶狠狠的瞪着柳振邦,不得不说柳振邦的话确实在他心里起了波澜,杀了柳振邦容易的很。但杀了他之后,吕中天倘若当真疯狂到毁了汴梁城,那将如何是好?难道自己登基之初,便要背负一个毁了汴梁城和汴梁百万百姓的骂名么?那是自己绝不愿意看到的。他这个皇帝本来就威望不隆,正需要慢慢的积累威望和声誉,得到天下人的认可。这个时候若是出这种事,岂非成为把柄,成为他人反叛的理由了。当此乱局之中,不知有多少人等着找机会造反,自己怎能将诋毁自己的机会拱手送给他们,让他们找到造反的理由。

郭昆脸色阴郁,神情有些狰狞的等着柳振邦,柳振邦反正死猪不怕开水烫早已经豁出去,反而嬉皮笑脸满不在乎。郭昆脸色越难看,便说明自己的话越是奏效,这正是他希望看到的。

一旁的林觉反而在此时冷静了下来。虽然对吕中天的无底线的筹码震惊不已,但这并不出乎林觉的意外。这种时候吕中天倘若不垂死挣扎的话,那也不是吕中天了。眼看落雁军将攻破汴梁,吕中天极其党羽自然是要全力自救的。所以这种时候什么无底线的事情他都会做出来。同意吕中天的条件是不可能的,吕中天这老贼必须死,怎会容他逍遥。若是按照他的要求去办的话,吕中天不但没有罪过,反倒成了大周的大英雄了,这种交易若是做了的话,那些死在吕贼手中的人,那些战死疆场的兄弟们的亡灵都将不得安息。若是连吕中天都能饶恕,则天下何人不可饶。

但是,虽然不能饶了老贼,却也不必激怒他。攻城即将开始,在此之前,不妨给老贼一些希望,来个缓兵之计。

郭昆沉吟不决的看向林觉,他自己并不能做出决定,虽然他的心里已经有些动摇,但他必须要得到林觉的同意。

林觉沉声开口道:“柳振邦,你以为这种无耻的举动可以威胁到我们么?我们不为难你,你且回去禀报吕中天,他若想遗臭万年,我们也不拦着他。他那汴梁城和汴梁百姓来威胁皇上和我落雁军,那是大大的错了。汴梁城在他手里,汴梁百姓也在他的手里,这就好比他威胁杀了自己的儿女来威胁别人,这简直可笑之极。当然了,我们承认汴梁对我大周而言是极为重要的城池,汴梁百万百姓的性命也是皇上心之所系,但是吕中天若是执意要毁城杀人的话,那也没什么。汴梁城毁了我们可以重建,正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无非是花些钱财功夫罢了。汴梁城的百姓若被吕中天杀了,自然是令人痛心可惋惜的。但真要到了那种情形下,也是无可奈何之事。说句难听的话,汴梁百姓从贼不反,本就有罪。死在吕中天手里,更是咎由自取。我们可一点也不在乎。一将功成万骨枯,新皇登基,本就是浴血拼杀,尸山血海中闯出来的。倘若必须要汴梁百姓去死的话,那也只能让他们去死。明白么?”

郭昆呆呆的看着林觉,林觉平日里可都是将百姓挂在嘴边上的,他成天跟自己说什么‘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什么‘落雁军的使命便是挽救万民于水火之中。’什么‘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之类的话。成天跟自己说,要自己今后必要惠泽万民以民生为重,万不能脱离百姓,不顾百姓的死活,否则自己的皇帝便坐不稳这样的话。现在他居然说出这种话来,简直让人不可思议。这样的话,自己可是说不出口的。也许这才是他的内心之言吧,为达目的可牺牲一切,他也许就是这种刚硬冷血之人吧。

柳振邦呵呵笑道:“林元帅,早听说言辞锋锐,巧舌如簧。今日是真的领教了。不过你的话我可不太相信。新皇登基,岂有血流成河的道理?你说汴梁百姓从贼,死有余辜?信不信我回去将此话告诉汴梁百姓,汴梁百姓怕是一个也不会效忠皇上了。你这是辅佐皇上,还是拆皇上的台呢?你想表达你根本不在乎汴梁城和汴梁百姓是么?那你一刀杀了我便是,吕相知道你杀了我,便自会如你之意毁城杀人的。林元帅,你敢么?”

林觉冷笑道:“柳振邦,向你这么作死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你莫非觉得你对吕中天很重要?我给你个机会向我求饶,否则你必死无疑。我

甚至不用动手。我只需派人告诉吕中天,我们可以答应他的条件,但我们也有个小小的条件交换,便是要你柳振邦的人头。你猜吕中天会不会宰了你?慢说你一个柳振邦,为了活命,十个你的性命也是白饶?你不过是一颗棋子,下棋的人不是你,你若不明白这一点,那可太蠢了。”

柳振邦脸色煞白,身上出了一层汗。自己确实有些得意忘形了。林觉倘若真的要这么做,自己生十个脑袋也不够。吕相是怎样的人,他柳振邦最清楚不过了。这种时候自己是随时可以被牺牲的角色,根本不值一提。

“怎么?不肯求饶?那你可死定了。”林觉冷声道。

柳振邦当机立断,立刻躬身行礼道:“林元帅息怒,在下口不择言,胡言乱语。林元帅大人不记小人过,还请原谅。”

林觉哈哈大笑道:“能屈能伸,这才是小人嘴脸。柳振邦,回去告诉吕中天,虽则我们并不在乎他毁城杀百姓,但若是此时能和平解决,自然也是一桩好事。上天有好生之德,汴梁百姓的性命也是命,自然不能当草芥。汴梁城若要重建也要花费多年时间和大量钱财,麻烦的很。这件事有的商量。但现在我们不能答复他,皇上和我必须要征询将士们和官员们的意见。这样吧,三天时间,三天之后必给他答复。他若等不及的话,要先毁城杀人也由得他。天下人的眼睛雪亮的,他造的孽也算不到我们头上。”

柳振邦看向郭昆,郭昆冷声道:“林元帅的话便是朕的意思,你回去告诉吕中天,这冤有头债有主,他要敢作敢为,不要拿百姓当牺牲品。他若真心效忠,便当献城投降。朕也非气量狭窄之人,也非容不下他。朕这里要和众人商议一下,他也要三思而行之。”

柳振邦躬身拱手道:“臣一定将话传到。臣告辞了。”

郭昆微微点头,柳振邦转过身来向林觉行了一礼,快步出帐而去。不久后马蹄声起,逐渐消失不见。

帐中剩下郭昆和林觉两人,郭昆吁了口气对林觉问道:“妹夫,这件事你说该怎么办?我知道你是缓兵之计,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林觉微笑道:“皇上心里是怎么想的,可否先告诉臣。”

郭昆想了想道:“老贼如此威胁我们,着实可恶。不过这件事我认为倒也不是不能商议。倘若能保全京城和京城百姓,免于一战,倒也是件大好事。京城可不能毁啊,百姓们的命也不是草芥,若我们不考虑这些的话,别人会说朕不仁,会说朕不肯救京城百姓。你说呢?”

林觉心中叹息,郭昆心里果然是动摇了。他想早日进京城,早日成为大周真正的皇帝,不肯节外生枝。心情固然可以理解,但在原则上却差之太远。

“皇上,吕中天这种人岂能与之妥协,这种人可恕,对于天下道义和军民的情感伤害太大。会对不起死去的那些英灵,也同样会让天下人对皇上和我落雁军有异样的观感。惩恶扬善是最基本的的道理,倘若这一点都做不到,将来还怎么教化万民?”林觉轻声说道。

郭昆皱眉道:“林觉,我知道你对吕中天恨之入骨。你老师便是死在他手里,还有许多人也是老贼所害。老贼当初对我们也是逼迫极甚,意图致我们于死地。但是现在是咱们的关键之时,你可否放下一些坚持,先从大局着想呢?且先饶恕了老贼也没什么,朕有的是机会杀他。何必急在此时?”

林觉静静的看着郭昆道:“皇上,有些事是不能做交易的。人若无原则无底线,则会迅速堕落,为世人所唾弃。皇上今日答应饶他不死,今后便不能再动他,否则便是皇上无信。皇上要做无信之人么?我当年发誓要杀了老贼,便跟他绝无妥协的可能。我有我的底线和原则。皇上心里想什么我都清楚,皇上其实是多虑了,我会拿下京城的,皇上也能如愿的。相信我。”

郭昆咂嘴道:“他若真的铤而走险,你当真能置之不理?朕可做不到。”

林觉呵呵笑道:“皇上,莫非你当真以为他敢这么做?那等不到我们动手,城中百姓便将他生吞活剥了。他最多放几把火烧了皇宫大内罢了,他要丧心病狂的杀了城中百姓?他手下的那些人难道都是疯子?他们绝对不会干的。皇上大可放宽心。若皇宫殿宇毁了,将来在建更大更好的便是。”

郭昆歪着头道:“你确定如此?那你何必要让柳振邦给出三天的期限?直接杀了他便是。”

林觉大笑起身道:“三天后我便将攻城,老贼只能活三天了,让他带着希望活三天吧,这是我对他最后的仁慈了。皇上,臣还有许多事要忙,臣告退了。”

林觉躬身行礼而出,帐外阳光明媚,风和日丽。林觉的心情有些沉郁,却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