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周王侯
听书 - 大周王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四九八章 诡计

大苹果 / 2020-05-30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孙大勇没有说话,只静静的站在那里警惕的注视着周围。

林觉转过头来微笑道:“孙兄弟,看你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是否觉得眼前的困局我们难以突破?是不是为此担心?”

孙大勇忙拱手道:“大勇从不怀疑大帅能率领我们摆脱困局,这一点我和兄弟们都坚信。这不是拍马屁,这是真心话。只是,目前的局面确实有些难熬。打又不能打,困在山上粮草物资消耗的很快,眼看就要消耗殆尽了。着实让人担忧。”

林觉点头道:“粮草物资还可坚持几日?”

孙大勇道:“最多七日。粮草物资倒也罢了,现在山上缺水严重,几口新挖的井三四天便快干涸了,每日渗出的水根本不够,不得不将泥浆水舀出来沉淀泥沙之后才能勉强饮用。就这样也很快便要断了。适才杨秀大人来跟我说了,他想尽了办法在这山岗上找水,但是实在是没办法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林觉皱眉道:“他怎么不亲自来禀报我?”

孙大勇道:“他自觉惭愧之极,不肯跟大帅说这些烦心之事。他说,大帅让他负责军中后勤之事,他却没能让大帅省心,他很自责。眼下他正亲自带人准备在北边枯水潭边再挖几口井呢。希望能出水。但恐怕机会渺茫。昨日到今日,他已经在山岗南北几处地点打了两三口井,都没有出水。杨秀大人都要绝望了。”

林觉微微点头道:“怪难为他的,咱们不能去汴河边取水,大军用水量巨大,确实难为他了。这可不怪他,我们的策略便是坚守于此,缺水是意料之中的困难。”

孙大勇道:“可是没水的话,人马可撑不过两三天,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林觉抬头看了看天,沉声道:“今日是三月十一是么?”

孙大勇不明其意,不过却也记得日子,点头道:“是。”

林觉点点头道:“一会儿你去找杨秀,告诉他不用担心水的问题,自会解决的。唔……你只告诉他一句‘清明时节雨纷纷’便可。他便什么都明白了。”

孙大勇念了一遍‘清明时节雨纷纷’,苦笑道:“大帅这是打什么哑谜呢?卑职倒是满头雾水呢,卑职也想知道为何念一句诗便可解决饮水之事。是咒语么?”

林觉呵呵笑道:“咒语?兄弟说笑了。是这样,后日三月十三是清明节,清明时节雨纷纷这句诗可不是瞎写的,每年清明时节十之八九都是要下雨的,这已经是节令常识了。我估摸着今年清明的雨水会丰盛些,因为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下雨了。杨秀只需做好接雨水储存的准备,雨很快就要来了。咱们大军也很快不缺水喝了。”

孙大勇恍然大悟,心中虽然有些疑惑,林大帅怎敢肯定清明节必然下雨。但回想一番,似乎自己有记忆过去的清明节气都是在淅沥春雨和阴沉天气中度过的。这倒是有些离奇。孙大勇何曾去考虑这种天时的细节,仔细想一想,更是对林觉佩服无地。林大帅居然连天时也都如此的精通,当真是诸葛在世了。孙大勇当然不明白,清明时节正是冷暖气流交汇稠密之时,极易引起雨水降临。清明时节虽不一定肯定会下雨,但根据常识判断也在十之八九。况且林觉身上这数年间受了伤的地方已经开始酸痛,这是气压变低之象,每逢天气变化,气压变低,伤口处都会隐隐酸痛,也算是一种征兆。所以林觉才断定清明前后天气必是要变的。倒也不是什么诸葛转世,而是常识加上认真的推测得出的结论。

“原来如此,那可太好了。天若落雨,便不愁缺水了。我一会便去告诉杨大人,我不说缘由,只念这句诗,看他能不能明白。哈哈哈。”孙大勇哈哈笑道。

林觉微笑道:“他一定会明白的,他是读书人,对于时令节气可是没少钻研。”

孙大勇点头称是,忽然问道:“大帅,卑职心中有些疑问,不知该不该问。”

林觉笑道:“问便是,看你们憋得辛苦的样子,梁七适才也探头探脑的想问话,你应该也是如此。我想你们想问的无非便是关于我让冰儿突围送信的事情吧。”

孙大勇连连点头道:“正是,正是。大帅让白冰夫人送信出去跟马大人和落雁谷联络,这一点卑职还是能理解的。毕竟我们被困于此,得想办法取得外援。我猜您定是要马大人去找那孙万春率领的西北军残部,争取让他们效忠新朝廷。如果能成,咱们便多了六七万兵马的助力。再加上落雁谷的三万兵马,可集结起近十万大军前来解围。是也不是?”

林觉微微点头道:“孙兄弟还是聪明的很,我确实是让马斌去和西北军残部当面接洽,我相信孙万春会效忠新皇的。但是,我却不是要他们来救我们。就算孙万春愿意归顺新朝,他们也绝对来不及赶到这里援救我们了。”

孙大勇皱眉沉吟道:“是啊,这一来一回,起码得十天半个月的时间。等他们前来,我们早已弹尽粮绝,坚持不到他们赶到救援了,那便毫无意义了,反而会遭遇危险。然则,大帅,我们

到底以何种策略突围?大帅,不是卑职对您没有信心,我只是想心中有个底。不然,心里总觉得不踏实。”

林觉微笑道:“罢了,你去叫梁七马青山沈昙他们来我大帐中,我跟你们好好的说道说道。”

孙大勇忙躬身答应,转身离去之时,忽然又回转头来轻声道:“大帅,真的要叫沈副帅也来么?”

林觉看着孙大勇道:“大勇兄弟,沈副帅是我们的兄弟,莫要忘了这一点。兄弟之间,很多事无需太计较。”

孙大勇躬身一礼,点头道:“卑职明白了。”

……

大帐灯火之下,林觉将自己傍晚时分写信让信鸽送出去的都告知了众人。林觉没有告诉任何人便做了这件事,信鸽也是他亲手从揽胜塔顶放飞的,所以众将根本不知情。闻听此事,众将都惊讶不已。因为落雁军众将早已知道了女真大军的一些手段,他们会用海东青截获情报的手段林觉早已跟他们说过了,大帅这么做,难道是忘了这风险么?众人心中顿时疑问重重。

“大帅,这信怕是送不出去吧,完颜阿古大豢养的十几只海东青天天在天空盘旋,昨日我们几个还在一起说呢,难怪大帅要派白冰夫人亲自冒险突围出去,怕便是因为担心信件被对方所劫。怎地大帅还真的写了信让信鸽送出去?那不是摆明了要被他们截获么?这可怎么才好?完颜阿古大应该已经完全知道了大帅的想法了。”梁七首先忍不住大声说道。

“梁兄弟,你可够实在的。大帅定是故意为之的,这还看不出来么?那信上的内容应该是欺骗他们的假消息。蒙骗完颜阿古大上当的。否则大帅为何还要让白姑娘冒险出去联络?白姑娘才是真正送消息和命令出去的呢。”卢义难得有了嘲笑梁七的机会,立刻开口笑话道。

梁七一拍额头道:“哎呀,是哦,大帅怎么会这么疏忽?那信中定是诓骗他们的假消息。嘿嘿,原来大帅是故意让他们截获这封信的,就是要诓骗他们。是我梁七想得简单了。对不住,对不住。但不知大帅在信上写了些什么?诓骗了他们些什么?说出来教兄弟们也都开心开心啊。”

梁七这么一说,众人都纷纷笑道:“是啊,是啊。大帅写了些什么诓骗他们的话?是不是有设计了什么让他们上当的陷阱让他们往里钻呢?我等也想知道。”

林觉微笑道:“诸位兄弟很想知道是么?我这里有那封信的草稿,你们拿去一看便知。”

林觉将那封信的几张草稿递给了马青山,马青山接过去站起身来高声诵读起来。只读了一小段,原本座上等着听笑话和诓骗之言的众将便惊愕的张大了嘴巴,一个个表情变得尴尬起来。当马青山读完了这封信,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了。

“林兄弟,你这是……把什么都告诉了他们啊。除了几处是诓骗之外,关于我落雁谷的重要性,我们最怕的弱点之处都写在信上了啊。这……这不是暴露了我们最大的弱点么?虽然你隐瞒了留守山中的兵马的数量,说只有一万人。但即便隐瞒了其余两万人的实力,如果他们决意进攻的话,怕是也难以抵挡啊。你这是没想清楚失误了,还是另有目的呢?”沈昙皱眉摇头开口道。

林觉不答,只看着众人笑而不语。

梁七皱眉道:“大帅当不会是失误,应该是故意为之。可是这确实暴露了我们的弱点啊。”

马青山思索片刻,沉声道:“大帅写这封信应该是很清楚他们会截获此信,然则对方得知我们的弱点之后,便会发兵攻我落雁谷……是了……是了……然则他们一旦调兵离去,我们便可乘机突围。这是调虎离山之计啊。”

众人闻听马青山之言,顿时醒悟过来。梁七跳起来道:“原来如此,原来是引诱他们调兵离开。几天前他们已经走了几万,若妄想攻我落雁谷,岂非又要调走起码数万兵马。然则我们便可以跟他们有一搏之力了。妙计啊,妙计啊。好个调虎离山之计。”

众人齐声叫好,却听沈昙皱眉道:“好是好,若能使之中计,可让围困敌军数量减少,利于我大军最后一搏突围。然而,对方未必便会中计吧。林兄弟不是说过,当初女真人豢养海东青截获情报的事情是从完颜阿古大口中得知的么?既如此,完颜阿古大还怎会上当?摆明对方是有所图谋的,他应该也会想明白这一点吧。”

沈昙的话瞬间让大帐中沉默了下来,众人仔细一想,可不是如此么?在完颜阿古大的眼中,对方明知自己有截获情报的能力,却还以信鸽的方式来传递信件,这摆明是有诈的。这种情形下,完颜阿古大怎么可能会上当。也就是说,林大帅的计划其实是白费功夫,对方根本不会上当。

见众人都沉默了下来,一副惋惜的样子,林觉呵呵笑道:“沈大哥,诸位兄弟,你们看事情也太看表面了,你们根本不懂完颜阿古大其人。或者说,你们不懂完颜阿古大这一类人的心思。完颜阿古大是个野心家,他雄心勃勃,意图占有整个天下,成为包括辽国和大周的辽阔土

地,亿万生灵的主人。这种人的性格,除了自大自负之外,还是多疑多思的。你若以常人度之,便大错特错了。我和他接触过一段时间,虽然说了解不深,但我坚信他便是那种自负自大,却又多疑之人。这种人,一件最为正常的事情到了他的眼中会变得不同寻常。他会多想一层,多思一层,因为每一件事他都想确认最终的真相,都不会简单的认同表面上所呈现的结果。”

众将领有一大半挠着头不明白林觉在说什么。马青山沈昙等几人却若有所思,似乎有所启发。

林觉继续道:“这种人的这种性格是把双刃剑,一方面这让他们拥有比常人更加深邃的思考,会洞悉许多事情的真相,不为表面现象所迷惑。然而,有时候,这种多疑多思又把他们自己带入了死胡同之中。我这么说你们可能不太明白,我给你们说个故事吧。”

林觉缓缓起身来,负手踱步,口中轻声说道:“话说汉末三国时期有个曹操,你们当都有所耳闻吧。这曹丞相可谓是雄才大略之人,但性格上却多疑多思。赤壁之战他败于孙刘联军之手,不得已仓皇逃走。行至某处,有一条大道和一条小道可供选择。当时大道上宽阔平坦,而且并无异样,小道上却在远处有狼烟四起,颇似有伏兵之态。正常人在这种情形之下会做怎样的选择?当然是从大道上快马逃离了。然而那曹操却是个多疑之人,他认为这一定是对方的诡计。小道之上狼烟四起,一定是想让他选择大道,则大道上一定有伏兵。所以他偏偏选择了小道逃走。而蜀国军师诸葛亮早就了解了他这种多疑刚愎自负的性格,知道他一定会选择小道逃走,所以偏偏就在小道上设下伏兵。若非领军之将受曹操昔日之恩心软放走了曹操,曹操当日便死在那里了。这便是华容道的故事。”

众将领到此时那里还不明白林觉的意思,林觉以曹操过华容道为例,其实便是拿眼前之事作为类比。林大帅的那封信看似破绽百出,看似对方根本不会相信,不会中计。但是如果完颜阿古大和那曹操一样是个钻牛角尖的多疑之人,自以为聪明,所以自负自傲多疑多思之人,则他反而会如曹操偏偏选择狼烟小道一样的选择相信林觉信上的内容。这就叫做将计就计,虚者实之。

“虽然拿曹操和完颜阿古大相类比有些不太妥当,但这两人在性格上确有相类之处。完颜阿古大之所以能脱颖而出,便是因为他比其他女真人更有脑子,更会思考。他也更有心机和城府,更懂得去思索事情背后的真相。我说过,这是把双刃剑,在眼前这件事上,我便要利用他的这种性格,给他来个反转之计。他一定会上当,而且他的性格,一旦认定了之后便谁也无法说服他,因为他认为他从智慧上碾压了我,完胜了我林某人,这是证明他比我高明的最好的机会,可以让他一雪心中的愤懑,因为他被我们打击的很难受了。他的手下恐怕都已经怀疑他的能力了,这是他可以宣泄自证的机会。他认定了,便不会改变主意。”林觉缓缓踱步,笃定的说道。

众将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他们其实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肯定完颜阿古大会不会如林觉所说的那样反而会中了这破绽百出之计。但他们却已经窥见了一个勾心斗角斗智斗勇的过程。一个计谋的谋划可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过程,那需要对人性的了解,对敌人心理和性格的掌握,并且要根据其性格来设计谋略,让对手进入圈套之中,反而以为自己躲避开了圈套。这其中高明玄妙之处,言语难以形容。其中滋味,只能个人自己品味了。

众人看向林觉的眼光都满是异样。他们中有人心想:其实林大人应该也是和完颜阿古大他们是一类人吧。只有相类之人才会有相类的想法,也才能洞悉对方性格中的弱点。或者说,林大帅比完颜阿古大的智慧更加的高明些,他能够冷静的洞悉性格中的弱点,通过反思加以利用。而完颜阿古大怕是做不到这一点。

“大帅思虑高明啊,青山心服口服。我相信那完颜阿古大一定会中计的。虽然我不了解完颜阿古大到底是怎样的人,但我相信大帅的智慧,我坚信此计必成。”马青山高声说道。

梁七等也叫道:“我们也一样,我们信大帅的智谋谋略,那完颜阿古大定会中计。”

林觉微笑点头,心想,若不成功,我费这么多周折作甚?对完颜阿古大这种人,他喜欢争强好胜,喜欢自负高明,这个计策便是为他量身定做的。这要是不成功,那自己可要怀疑自己的智商了,怀疑自己钻了牛角尖了。

“可是,林大帅,诸位兄弟,我不得不泼个凉水。就算此计成功,完颜阿古大反而相信了信中之言,对我们又有什么好处呢?他或许会抽调兵马去攻伏牛山,但那对我们突围又有多少帮助呢?就算他们抽调了五万八万兵马离去,围困我们的敌军还是我们的两倍,我们未必便能突围成功。而且这反而将伏牛山落雁谷陷入险地。如果我们突围不成,伏牛山又被攻陷,岂非反而弄巧成拙,毁了整个局面么?大帅你难道没考虑过这些么?”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