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周王侯
听书 - 大周王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四五九章 一鸣惊人

大苹果 / 2020-05-30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2020元旦快乐,祝各位新年行大运,心想万事成。)

郭旭自始至终都处于懵逼状态。本来吃了麻沸散之后脑子便有些迷糊,突然间四周又一片震耳欲聋的轰鸣声,然后被大批兵马赶着车马一路狂奔,马车在山野见颠簸的他浑身骨头都要散了,头在车厢里乱撞,撞了好多的包。直到车马停下来的时候,郭旭全身没有半点气力,整个人瘫倒在车厢里,脑嗡嗡作响,像一只被人打中了头的癞皮狗。

周围是一片喝令之声和战马的响鼻之声,盔甲兵刃叮当作响,不久后杂沓的脚步声传来,哗啦一声厚重的车窗黑帘被拉开,一道刺目的阳光照在了郭旭的脸上。郭旭的瞳孔收缩成一条线,眼睛暂时处于失明状态。一片混沌中,只看到阳光下一个黑色的头影在金黄的阳光下晃动。然后,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传入耳中。

“郭旭,还认识我么?”

郭旭眯着眼使劲的适应着光线,面前的面孔慢慢的变得清晰,那人浓眉大眼高鼻薄唇,额头上还挂着几滴汗珠。郭旭的脑子一时有些转不过来,只觉得这个人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突然间,他大张着嘴巴,指着那人的脸叫道:“你……你你你……你是林……”

林觉哈哈大笑道:“你总算还认得我。郭旭,没想到到吧,你落到我林觉的手里了。”

郭旭心中既惊又喜,快速的理了一下思绪,终于明白了之前的大混乱是林觉带人将自己从女真人的手里给救了出来。自己总算是脱离了女真人的魔掌了。但是,同时他心中也开始打鼓,林觉,那可是自己的死对头,背叛的朝廷的伏牛山叛军,自己还曾率领兵马攻打过他。自己刚离狼窝又入虎口,未必是什么好事。

郭旭脑子飞快,大笑叫道:“果真是林觉,是你救了朕?好,这可太好了。朕就知道你们是忠臣。朕早已醒悟过来了。你们才是我大周的忠良,吕中天这老贼野心勃勃,残害忠良,连朕他也不放过。他要把朕送给女真人,他自己要窃我大周的江山社稷。这老贼欺世盗名,欺骗了朕。朕好后悔啊,当初不该那么对待你们。林觉,你放心,你今日救了朕,朕会记住你护驾之功。回头朕让你当宰相,当枢密使,朕什么都听你的。朕会重重的赏赐你。”

郭旭在一瞬间便明白自己必须要拉拢林觉,要跟他搞好关系。所以他语无伦次的说个没完。

林觉叉腰笑呵呵的看着他说话,待他说完之后,方才淡淡笑道:“郭旭,你搞错了,我可不是来救你的,我只是不想你死在女真人手里罢了。我跟你之间的旧账你难道全忘了么?你我可是有血海深仇的。你好好的回忆回忆,好好想想过去的事情。你或许健忘,但我可不健忘。”

郭旭呆呆的张着嘴巴发愣,正要再说话时,哗啦一声车窗被拉上,车内陷入一片黑暗之中。车厢外,林觉的声音响起:“有敌人追来么?”

“禀报大人,女真人并没有追赶过来。”有人高声回答道。

林觉的声音再道:“受伤的兄弟们上药裹伤,咱们得在天黑前回大军营地。此处不可久留。”

数十人齐声应答,接下来便是一片忙碌嘈杂之声,不久后车辆启动,颠婆如飞。郭旭脸色煞白的紧紧抓住车厢里的扶手,心中乱做一团,不知自己将迎接怎样的命运。

……

汴梁城中,吕中天的府邸后厅中灯火通明。吕中天面色阴沉的坐在太师椅上,紧闭着嘴唇,花白的眉头拧成一股疙瘩。吕中天的相貌英俊,年轻时便是京城有名的美男子,即便到了老年,依旧相貌清俊,气度非凡。但此刻在灯光下的吕中天的这张脸却扭曲的可怕之极。

今日在城头目睹了落雁军骑兵在眼皮底下掳走郭旭的情形之后,吕中天的心情便变得极其糟糕。千算万算,就没算到林觉这厮居然在这时候出来,坏了他的大事。在吕中天的算计中,伏牛山那群叛军是不敢在出现在京城战场上的,他们在此刻最为明智的作法便是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这是吕中天猜测的唯一对郭昆和林觉有利的行为。毕竟郭昆和林觉拥有的实力不足以和朝廷兵马相抗衡,否则他们也不至于龟缩在伏牛山中数年,早就应该出来兴风作浪了。若不是大周这两年多来的精力不断的被牵扯在北边的女真人和辽人身上,做了许多不该做的错误决策,被郭旭的任性折腾的无暇南顾的话,吕中天早就会腾出手来解决落雁军了。落雁军的实力不强,他们应该很乐意见到女真人和朝廷兵马死磕,然后浑水摸鱼。

正是出于这种判断,吕中天放松了对于伏牛山叛军的监控,谁能想到,他们竟然在这节骨眼上出手,掳走了郭旭。郭旭的死活固然不重要,但是落雁军此刻掳走皇上,却几乎要坏了吕中天的大事。郭旭未能送到女真人手里,女真人是否愿意遵守之前的协议且不说。吕中天更加担心的是,林觉他们会拿郭旭的身份做文章。行所谓的挟天子以令诸侯之事。

郭旭此去必是会将自己的所为都说出来的,林觉他们必然也是要将此事公之于众的。倘若落雁军宣布拥戴郭旭,揭露自己的野心。则他们反而成了大周正统。到时候自己的处境反而尴尬。除了京城之外,各地州府都不在自己的实控之中,倘若各地官府因为郭旭而倒戈,自己怕是要身败名裂。

“诸位都说说吧,眼下咱们该怎么办?落雁叛军突然来了这么一手,咱们该如何应对?”吕中天沉声开口道。

众人紧皱眉头思索着,气氛颇为尴尬。

“爹爹,叫儿子说,管他三七二十一,爹爹你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干脆登基当皇帝便是。管他什么郭旭郭昆林觉什么的,咱们手头有几十万兵马。他落雁军算个屁!只要女真人不打我们,爹爹你当玉皇大帝他们也干瞪眼。皇上被林觉他们掳走了拉倒,反正咱们交到女真人手里了,那是他们自己没本事弄丢了。他们的自己去抢回来才是,跟咱们有什么干系?犯不着大伙儿愁眉苦脸的。”吕天赐尖着嗓门大声说道,他今晚准备去醉春楼厮混的,人都约好了,现在却被叫来这里商讨这等无聊之事,他早就想离开了,所以颇不耐烦。

众人无语的看着这个纨绔的家伙,心中均想:吕相也不知道是做了什么孽,他自己是人中之龙,生个儿子却跟个傻子一样,只知道吃喝玩乐乱说话,根本没有半点城府和本事。这种时候称帝?疯了不成?只过皇帝瘾么?怕是立刻便招致天下人的反对,民心尽失,形同反叛了。

“衙内公子不可乱说话,此刻决不能轻举妄动。皇上被叛军劫走,此事非同小可。若是他们拿皇上的身份做文章,挟天子以令诸侯。局面会很棘手。这时候若处置不当,反而贸然称帝的话,必遭到天下人的反对。恐不可收拾。”柳振邦忙开口道。

“谁敢反对便杀了谁,怕什么?放屁怕砸脚后跟,你们就是想得太多。”吕天赐叫道。

“住口!再胡说八道,便掌嘴。”吕中天忍无可忍,厉声喝道。

吕天赐翻翻白眼,不敢再多言。其实他还有几句话没说出口。他想说:爹爹你要是怕人家说闲话,儿子倒是可以代替您登基当皇帝,儿子可不怕他们说东道西的。

“其实……衙内公子所言也是不无道理的。”陈玢缓缓开口道。

吕中天皱眉道:“陈玢,你怎么也说这种话?”

陈玢拱手道:“吕相且听卑职分析一番。皇上被落雁军掳走之事,看似有些棘手,其实在卑职看来也没什么。我们所担心的无非便是林觉他们利用皇上的身份做文章罢了。但细细想来,这种可能性恐怕并不存在。林觉反出朝廷的原因,便是因为跟皇上不睦。卑职记得当初皇上还曾拉拢过林觉,在绝境之时林觉尚且不愿跟皇上合作,更何况是现在?更别说方敦孺之死,林伯年的死,乃至绿舞公主的母亲容妃之死的仇怨。还有,当初皇上率军攻打伏牛山,差点端了叛军的老窝,杀了不少林觉身边之人。林觉肯放过皇上么?那林觉睚眦必报,我看他未必肯放过皇上。退一万步而言,即便林觉肯借皇上的身份号令天下,那郭昆呢?郭昆可是为了皇位才造反的,皇上依旧是皇上,他算什么?就算林觉肯,郭昆是一定不肯的。依卑职看来,皇上被落雁军掳去,怕是九死一生,很难活命。”

众人纷纷点头表示同意,吕中天也抚须微微点头。确实,当初自己和郭旭跟林觉之间确实势如水火。逼得林觉几乎走投无路。那晚郭旭血洗皇宫篡位之后,全城禁军围杀林觉等人,在那种情况下林觉都没有投降合作的意思,现如今他怎么可能妥协?那林觉是个有仇必报之人,他叛出京城之后,皇城司查出了一些以前案件的线索。方敦孺死后,那林觉拟定了一个死亡名单,将相关官员暗杀了多名。自己和郭旭也名列榜单之上,这说明他对自己和郭旭是何等的仇恨。现在郭旭落在他的手里,怕是真的难逃一死。他若真是为了利益肯妥协的人,当初便有各种机会妥协合作,也不至于逃到山里当土匪了。这说明林觉跟他那个死鬼老师一样,一身臭硬的骨头,倔强桀骜难以驯服。

郭昆怕是也不肯留着郭旭的命,因为郭旭一死,郭昆便是最大周皇位最有资格的继承之人了。若留着郭旭,他岂非处境尴尬?除非是为了大局他肯妥协,但显然这也不太可能。他当初骑兵攻打皇宫的目的便是乘浑水摸鱼想夺皇位的,这种时候他怎么可能反而会谦让?

“陈玢所言倒也有几分道理。老夫关心则乱,倒是没有你们考虑的周全呢。现在看来,皇上被落雁军劫走,怕是凶多吉少呢。”吕中天沉声道。

“吕相,皇上若是死在落雁叛军手里,那便跟吕相没有什么关系了。现在的问题是,女真人那里如何交代。我觉得,现在咱们首要之务便是要跟女真人联手剿灭落雁军。落雁军这次跑出来其实是自取灭亡。女真人被他们在眼皮底下抢了人,必是脸上无光。吕相可派人去跟女真人商议合作剿灭落雁军之策,女真人必乐意为之。大不了再给女真人些甜头,再给他们些地盘便是。让女真人替我们剿灭落雁军,何乐而不为?咱们也不用出多大力,关键时刻在旁协助一番便是。比如拦住落雁军的退路,不让他们逃回山里。他们既然出来了,便别想回去了。剿灭了落雁军,将来反而少了心腹之患。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看似皇上被劫是坏事,却能变成好事呢。”陈玢侃侃说道。

吕中天脸上露出笑意来,点头赞许道:“没想到啊,陈玢你竟有如此头脑,你是宰相之才啊,怎地却一直在军中厮混。看来我是用错你了。你得进政事堂当宰相才是。”

陈玢笑着拱手道:“不敢不敢,卑职可没这个本事,若能为吕相出谋划策排忧解难,那已经是卑职的荣幸了。一番个人之见,也许不妥,让吕相见笑了。”

吕中天摆手道:“并无不妥,你说的很有道理,但不知完颜阿古大的态度如何。谁愿意替老夫去女真大营一行呢?”

……

清晨时分,空气清冷。完颜阿古大走出大帐,脸色阴沉,昨晚这一夜他睡的并不好,自然是因为昨日之事。

昨日在数十万大军的眼皮底下被人劫走了大周皇帝郭旭的事情让他火冒三丈。那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一千骑兵在自己营前纵横来去视若无物一般抢走了大周的皇帝,且连大将胡鲁都被他们给杀了,怎不让完颜阿古大怒不可遏。

雅鲁不花向他禀报对方如何凶横的时候,他把雅鲁不花骂了个狗血淋头,差点抽出狼牙棒锤烂他的狗头。一千骑兵而已,能强到哪里去?雅鲁不花这蠢货明显是跟胡鲁最近有些嫌隙,定是不肯救他,任他死在敌人的手里。

然而,当胡鲁的尸体被抬进大帐的时候,当完颜阿古大看到胡鲁胸腹之间被轰的稀烂,连甲胄都碎裂成片片的惨像时,整个人都震惊了。雅鲁不花没有撒谎,那确实是一只携带者凶狠火器的骑兵。早就听说大周已经有了一种霸道的火器出现,但完颜阿古大因为没有亲眼见到过,只是根据情报得知,所以并无直观的感受,也不完全了解其威力。他认为,那也许是有夸大的成分。但此刻,他知道那并非是夸大其词。

军医当着完颜阿古大的面,从胡鲁稀烂的胸腹之中挖出了百来颗小铁弹。那些火器正是发射出这种小铁蛋击穿甲胄进入血肉之中,造成巨大的伤害。

完颜阿古大的后脊梁都有些发麻,他在想,这种东西一旦成规模装备兵马的话,还如何能与之敌对?自己的骑兵若是跟装备有火器的骑兵交手,岂非照面便被尽数轰杀。难怪雅鲁不花没敢去救人,他定然也被吓坏了。就算是自己当时在场,怕也只能选择放弃救援胡鲁。

在查看了被拖回营中的大量的阵亡骑兵的尸首以及大量伤兵的伤势之后,完颜阿古大陷入了沉默之中。这只突然冒出来的骑兵的身份未知,但一定不是大周朝廷的兵马。大周朝廷如果拥有这么强的火器,他们又怎至于到现在这个地步?完颜阿古大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有人将战场上捡到的一杆淡黄色的大旗送到完颜阿古大的面前,完颜阿古大看到了那大旗中间用黑丝线绣着的一只展翅高飞大雁时,才忽然打了个激灵,醒悟了过来。

“落雁军?难道是林觉的落雁军么?”完颜阿古心中惊讶不已。

一年前,林觉被自己强留在军营之中的时候,他曾跟自己谈论过合作之事。林觉说他在伏牛山有一支兵马名为落雁军。当时林觉还开玩笑说,他落雁军的落雁旗跟女真大军的雄鹰旗有些相类,都是飞翔在云端的大鸟。只不过一个是猛禽,一个是纯善的鸟儿罢了。当时他说这话的时候其实是为了和自己套近乎,想要脱身。完颜阿古大完全明白这一点,所以也并没有往心里去。但此刻想来,林觉说的也许都是真的。倘若今日来的真的是林觉的兵马,那可真是自己瞎了眼了。当初自己一念之仁,放了林觉离开。现在,这小子成了自己的敌人了。自己进攻大周时压根也没有将落雁军算计在内,但现在看来,自己是太轻视落雁军了。

完颜阿古大心中有一个想法,那便是能否跟林觉有所接洽,毕竟他是自己的妹夫,明月还为他生了个儿子。以前觉得林觉没什么价值,但现在倘若能招揽他来帮自己,那自己的女真大军当真是天下无敌了。也不至于连一座汴梁城都攻不下,还要想别的办法妥协。而且林觉拥有的这种火器太凶横,若只有这一千骑兵拥有火器还好说,倘若落雁军全军都装备了这种火器,那岂非根本无法跟他交战了。所以,收罗为己用,将这种火器变成女真大军拥有之物,才是完颜阿古大最想要的结果。

不过,完颜阿古大心里也明白,这个林觉恐怕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他明知自己大军前来,如果他真有投靠之意,他早就来了。今日他以这种方式,甚至可以说是以一种羞辱自己炫耀火器的方式出现在自己面前,便摆明了他的态度。他是要跟自己为敌了。

完颜阿古大忽然想起了妹妹完颜明月在自己出征之前跟自己说的话。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