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周王侯
听书 - 大周王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四四五章 欺骗

大苹果 / 2020-05-30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感谢:书友56872834,神奇的金甲虫的慷慨打赏。)

袁振乾退出皇宫之时,已经是二更时分。清冷的夜风吹在他灼热的脸上,让他发热的大脑稍微冷静了一些。他细细的想了一番在崇政殿中皇上对自己说的话,确认自己并没有因为一时冲动而仓促做出决定,依旧认为眼下是个极好的机会,这才心中放了心。

不过,袁振乾是个精细之人,他认为一切还是万无一失才好。原本他决定立刻出城回大军营地,但最终他还是拨转马头前往吕中天的府邸。他要谈谈吕中天的口风,从中或许能得到些蛛丝马迹,或许能够帮助自己做出更加明智的判断。

吕中天没有睡,他其实正在等袁振乾。当有人通报袁振乾前来拜访的时候,吕中天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笑意。

吕中天宽大的书房里,袁振乾见到了坐在桌案之后拿着一本书正在烛火下看书的吕中天。袁振乾恭恭敬敬的上前行礼。

“下官袁振乾见过吕相。”

吕中天抬起头来,脸上露出笑容来,放下书本指着椅子道:“袁大人请坐,老夫正等着你呢。老夫知道你今晚必来。”

袁振乾忙道谢,落座后笑道:“吕相神机妙算,原来早就算准了我会来。”

吕中天道:“那也不是什么神机妙算,以袁大人这样忧心国事的官员,现如今局面如此,怎会不来跟老夫说说心里话。老夫所以便等着你来跟老夫交心呢。”

袁振乾呵呵而笑,忙道:“吕相才是为国操劳忧心劳碌之人,下官虽然也心焦,但下官能力有限,听从吕相的指挥,跑跑腿还是可以的。”

吕中天捋须笑道:“你也忒自谦了。袁大人,自谦到了极致便显得虚假了,我们之间不必说假话,有什么话直说便可,不必遮遮掩掩。”

袁振乾点头道:“吕相一向是快言快语之人,下官明白了。”

吕中天微笑着不说话,只看着袁振乾笑而不语。书房里突然安静了下来。袁振乾忙道:“吕相怎么了?下官脸上有污物么?”

吕中天摇头道:“没有,老夫在等你说话呢。”

袁振乾道:“说什么?”

吕中天笑容消退,淡淡道:“皇上将袁大人单独留下来谈话了是么?但不知说的是什么话。”

袁振乾哦了一声,忙道:“哦,原来是这件事。其实……也没说什么,皇上留下我陪他饮酒。闲聊了几句,也没说什么值得说的,无非便是问问太原的战事以及对眼前敌情的看法罢了。我们只是随便聊了几句而已。”

吕中天的眼底之中闪过了一道厉芒,只一闪,便消匿无踪,眉眼中重新充满了笑意。

“原来如此,皇上很操心啊。确实,皇上也挺不容易的,自登基之后,我大周便内乱外患不断。以皇上的年纪和阅历,要经历这么多的事情,着实不易。老臣也劝过皇上,不要过多的操劳。然而,皇上心中忧虑,自然是不肯听的。说的多了,反倒生出许多是非来。哎,老夫其实也心累的很。”吕中天叹息说道。

袁振乾不露声色,装作无意一般的问道:“吕相关心皇上,怎会生出什么是非?”

吕中天摆手道:“别提了,正所谓树大招风,老夫现在成了许多人眼中的眼中钉肉中刺,什么样的脏水都往老夫身上泼,什么样的恶意的揣度都往老夫身上说。老夫真是心力交瘁,左右不是人。”

袁振乾沉声道:“吕相何必在意小人言语,吕相胸怀广大,只当没听到便是。”

吕中天苦笑道:“老夫自然是不屑于理会这些言论,但老夫担心的是天下人被他们蛊惑,皇上也被妖言所惑啊。这些人的言论之恶毒你是不知道。老夫也不避讳告诉你,有人说老夫勾结辽人出卖大周,说老夫为了独揽大权,设计害死了杨俊。说老夫有野心,想当皇帝,想杀皇上取而代之。你说,这样的言论何其恶毒?这是要置老夫于死地啊。想老夫勤勤恳恳为大周国事操劳,多年来不敢说有功劳,起码也有苦劳吧。说老夫通敌害死杨俊?杨枢密使之死是因为他兵败析津府之罪。皇上当时恼怒不已,当即便要治他的罪,老夫却竭力阻拦,要皇上不要以一场战事的败绩便杀了忠良之臣。但皇上他不听啊。老臣苦劝也无办法,皇上一定要如此,老夫也不能在盛怒之下忤逆龙威。皇上本来答应要缓一缓再说的,谁能想到他在殿上便用香炉砸晕了杨枢密,当着群臣的面做出这等冲动的事情来?杨枢密使其实自己也是知道自己的大罪的,他在死之前是那个上奏了忏悔书的。但这一切都被人说成是老夫在背地里的指使,让老夫平白无故遭到如此大的污蔑,你说,老夫能受得了么?”

袁振乾沉吟不语,吕中天的版本跟林觉所说的版本不同,他暂时难以判断。孰是孰非也很难判断。既然如此,便暂不评论的好。

“他们说,老夫独揽军政大权,想篡位夺权,这种言论摆明了是要让皇上对老夫起疑心,造成我君臣不和的。杨俊死后,皇上主动要老夫担任枢密使,老夫当时是坚决推辞的。我大周自古便没有宰相掌兵,权力集于一人之身的作法,这是不合祖制的。但皇上说,非常之时,要有非常的担当,执意要老夫暂时接任。老夫想想也是道理,毕竟内忧外患之时,老夫不能辜负皇上的信任,要起到中流砥柱的作用。所以便不畏言语接任此职。老夫的枢密使只是暂代,老夫跟皇上也约定好了,一旦有合适的人选,老夫便将让贤。可即便如此,还是被别有用心之人乘机诋毁,让老夫蒙受不白之冤。老夫难道还要争权么?老夫做了快二十年的宰相,早已做的够了,难道还需要去争权?老夫便是不争,权力也攥在老夫手里。更可笑的是说老夫有夺位之心,这些人真是丧心病狂,稍有意识的人都明白,老夫根本用不着这么做。当今太后是老夫的女儿,当今皇上是老夫的外孙,这都是一家人。老夫篡郭旭的位置,跟篡夺自己有什么区别?老夫都古稀之年了,能活几日?当了皇帝又能活多久?何必要去冒天下之大不韪?”

“还有人说,老夫事事做主,让皇上便成了摆设。这话便更加的没有脑子了。当前这种情形下,老夫为了能尽快解决朝廷面临的危险所以才会事事为之。老夫总比皇上多吃几年饭,处事情更有经验吧?这时候事不关己,什么都不管,这才非臣子之所为。老夫挺身而出,劳累操劳,反倒要受人诋毁?这可太让人心寒了。”

袁振乾静静的听着这些话,忽然开始觉得吕中天其实也很不容易。国难当头,他这个当宰相的一定是备受煎熬。难道这时候他往后退,让皇上在前面顶着不成?若事事操劳反而被人误会的话,那可真是让人心寒。

袁振乾心里升起了重重迷雾来,他有些搞不明白,是郭旭口中说的话是真,还是此刻吕中天的话是真的。双方似乎说的都各有道理,让人困惑难解。

“袁大人,今日朝堂之上,皇上要任命你为枢密使的提议,老夫在这里表明一下态度。老夫认为袁大人是绝对能胜任此职的,袁大人也是老夫一直都认为的担任枢密使的最佳的人选。老夫今晚在宴席是也是同意了的。但是说句心里话,老夫是有顾虑的。”

袁振乾忙道:“吕相再也休提,下官绝无此意,下官也无此才能。”

吕中天摇头道:“你也不用自谦,你当然胜任此职。老夫其实担心的不是你的能力,而是眼下这种局面。让你面对眼前如此的局面,老夫自然可以一身轻松,但对你而言却是不公平的。因为你既要面对严峻的作战局面,又要理顺所属官员的关系,着实很难。事情也不必讳言,禁军几名指挥使对你可没有老夫对你这么信任,你若不能让他们心服口服,甚至连他们都未必能调动的了,更别谈拒外敌的大事了。老夫正是因为有此担心,今日殿上才有些犹豫。”

袁振乾躬身道:“吕相所言极是,所以下官并无此心,吕相不用纠结此事。”

吕中天摇头道:“事已至此,我若不将枢密使之职让给你,倒是教人坐实了对老夫的谣言了,又要说老夫贪恋权力,不肯让贤了。所以,老夫这枢密使的职位是一定会卸任交到你手上的,老夫也已经想好了。不过,为了更好的让众人对你心服口服,你必须有所作为才是,老夫也才能放心的将领军职权交到你手上。老夫已经为你想好了怎么做,你愿意听老夫的建议么?”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