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周王侯
听书 - 大周王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三七一章 分道扬镳

大苹果 / 2020-05-30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林觉之所以协助马青山和韩刚攻下涿州和析津府的原因固然是为了从事实上破坏大周和辽人的和议。另一方面,其实也是让韩刚和马青山没有退路。因为林觉知道,朝廷绝对不会因为攻下了析津府和涿州而欣喜,相反,在目前的局面下,他们会更加的愤怒。好不容易达成的协议被破坏了,朝廷必然追究责任。那郭旭和吕中天想要的只是妥协的和平而已。他们只会拼命的向辽人解释道歉,而绝不会因为韩刚的举动而欣喜鼓舞。韩刚太天真,同时也太耿直,太想做事。对自己落雁军也成见太深。他和自己对朝廷的判断完全相反。自己是要逼着他没有退路的举动,他反而当成了一种转机。

“韩将军,虽然你我交情不深,但以我对你的了解,我知道你是想做一番事情的。而且你也并无劣迹。我查访过你的事迹,你任安肃军指挥使的数年时间里正直廉洁,为当地做了不少好事情。而且你为了对付辽人的铁骑,还训练出了钩镰枪阵,为大周各军所推广,可谓是颇有建树和想法的官员。正因为如此,我才会来这里帮你一把。本人不敢说我的到来起到了多大的作用,但我敢说,没有我的谋划,你们或许能攻下涿州,但却绝对无法站在这析津府城头。这是我林某人的自信。你可以认为我是自吹自擂之言,我并不会跟你辩论这些,因为我来帮你是为了救你,因为你值得我来救你。因为你是大周为数不多的值得我来救的人,我不能让你们不明不白的死去。”

林觉注视着韩刚的双目缓缓说道,眼神诚恳真挚。确实,玄衣卫查过韩刚的底子,此人贫寒出身,跟随杨俊在西夏建功,之后驻守保州。此人在当地口碑良好,为百姓做了不少好事。并且发明处了九转钩镰连环阵这种对付辽人骑兵的战法,为大周军中所推广,确实是个有想法的将领。虽然有时候行事有些鲁莽,缺少了些深思熟虑,行事有些冒进。但总体而言,此人是个将才,也是个没有污点之人。所以林觉并不希望放弃韩刚,还是想劝说他回心转意。

“多谢林大人的器重。韩刚不敢自夸,但自问此生所为对得起天地良心。”韩刚沉声道。

林觉点头道:“韩大人,我说这样的话绝非是奉承你,也绝非是为了让你加入我落雁军而说出的违心之言。事实上,我落雁军中人才济济,倒也没到了缺了谁便无法做大事的地步。我必须要真心的提醒你一句,你不要太天真了。朝廷不会因为你攻下析津府便改变态度的,你倘若这么想,你便大错特错了。你会栽在此事上面的。”

韩刚看着林觉,缓缓抱拳拱手道:“林大人,韩某对你充满感激钦佩之心。韩某相信你的这番话出自肺腑。然而韩某这次还是愿意坚持自己的看法。我也知道林大人并非出于私心才和朝廷作对,我也知道林大人是想大破大立重建大周的,马青山之前跟我已经说得很透彻了,我知道那都是你林大人叫他跟我说的。你或许可以说服马大人,可我韩刚和林大人的看法不同。林大人想要将大周这座破宅子一把火烧了,但我韩刚的想法却不是如此。韩某深受朝廷恩惠,受杨大人栽培,才从一个贫寒少年有了今日。韩某不能愧对皇恩,愧对提携之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我的想法便是完成杨大人未尽北征事业,为朝廷贡献最大的力量,回报朝廷和杨大人的恩惠。再说了,身为大周之臣,大厦将倾,人人都逃走,何来中流砥柱?这样的事韩某是做不出来的。所以,恕韩某不能如大人所愿了。你是我韩刚的救命恩人,于私,我感激不尽。但于公,韩刚不能苟同你的想法。我不能因私废公。还望林大人海涵。”

林觉皱眉看着韩刚,他已经不知道用怎样的言辞去说服这个人了。韩刚的想法已经进入了一个死胡同,他似乎根本不愿回头,只自顾一条道走到黑。自己的劝说反而成了驱使他死命奔向胡同死角里的鞭子,让他更加的义无反顾。遇到这种情况,林觉也感无力。

马青山试图再劝劝韩刚,拱手道:“韩大人,你再好好的想想,不要轻易下决断好么?林大人的话是很有道理的。你不要往歪处想。”

韩刚瞪着马青山道:“青山兄弟,我最后再叫你一声兄弟。如果你愿意跟着我韩某人一起为朝廷大事出力,你今后还是我的兄弟,你我携手做些事情。倘若你再劝我加入落雁军,你便不是我的兄弟了。你已经瞒着我做了些事情,这些我可以不追究,但你再得不到我的信任了。”

马青山愕然无语,看向林觉叹息。林觉微笑道:“马兄弟,你永远叫不醒装睡的人,你我已然尽力了。韩将军想怎样便怎样吧,除非你马将军也跟他想的一样。”

马青山苦笑道:“我是不会相信朝廷的,我早说过,我马青山决定加入落雁军,开辟新局面,绝不会在为这个要倒下的腐朽的大厦而卖命。我相信林大人会带着我们重建大周的。”

林觉呵呵笑道:“就说嘛,马兄弟这般有智慧之人,自然不会那么糊涂,当看出局面的关窍之处。”

韩刚冷笑着看着林觉和马青山两人说话,在他心中,将林觉和马青山这番对话已经当做是作戏给他看了,根本没有半点触动。

林觉转向韩刚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再多劝韩将军了。我们今晚便率军离开析津府。马兄弟自然跟我走。我希望韩将军不要阻拦愿意加入落雁军的兄弟,不要干涉他们的选择。我们顺其自然,尊重将士们的选择,谁也不要去影响他们。你看如何?”

韩刚点头道:“当然,道不同不相为谋,但毕竟是并肩作战的兄弟,也不至于反目成仇。他们愿意跟着你们走,我自也不会阻拦。人各有志,不能强求。”

林觉拱手道:“韩将军果然还是率直之人,那便是了。稍后我们公布此事,任将士们自行抉择。哎,我心中其实很矛盾,有很多话想要说,但是我知道韩将军一定听不进去。但我最后还想给韩将军一个忠告,万不可轻信朝廷,万万保有戒心,一旦觉察不对,便要立刻做出决断。我落雁军的大门随时向你敞开,只要你想来,随时我们都会接受你。”

韩刚呵呵而笑道:“那便多谢了。”

林觉听他言语中毫无真意,知道他是敷衍而已,但也不必再多言了。韩刚也不想久留,不久后团团拱手,也自告辞离开。

韩刚离开后,马斌梁七等人一顿好骂。马斌低声道:“林兄弟,此人如此不识抬举,干脆咱们动手拿了他,夺了指挥权便是。”

马青山脸色微变。林觉摆手道:“决计不可,韩将军是友非敌,我们岂能这么做?再者我落雁军是仁义之师,岂能做这样的事情。这么做,会让人诟病,会让将士们寒心。”

马斌咂嘴道:“好吧,当我没说,我也只是气话,这事儿确实不能做。”

马青山脸色恢复平静,从此刻起,他对林觉终于百分之百的心悦诚服了。如果林觉要是决定那么做的话,他马青山会第一个不同意。他和韩刚虽然做出了不同的选择,但他绝不可能对同意对韩刚动手,那是毫无道义的举动。林大人显然也是这么想的,这让马青山更加坚定了自己的选择。

“只可惜……韩将军之后怕是有麻烦了。”林觉叹息道。

孙大勇问道:“大人认为这韩刚接下来会怎么做?”

林觉缓缓道:“他应该会上奏朝廷,借此契机要朝廷再一次北征。”

“蠢不可及,朝廷怎么会答应他?这人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孙大勇嗤之以鼻。

林觉摇头道:“不,朝廷一定会答应他。”

“什么?朝廷会答应他?那是为何?”众人愕然问道。

“因为他手中还会有不少兵马,朝廷一定不想跟他火拼。朝廷会答应他,骗他相信,然后杀了他,拿他的首级去献给辽人,求得辽人的谅解。”林觉沉声道。

众人惊愕无言,马青山惊愕道:“林大人既然知道会是这个结果,怎么不告诉他?”

林觉苦笑道:“马兄弟以为他会信么?我还不够苦口婆心么?你越是劝他,他越是怀疑我是想拉他入伙。正所谓良言难劝该死鬼,我却是无能为力了。他能否醒悟过来,只能看他自己了。各位,我们也该准备离开了。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我猜很快就有兵马赶来了。”

“大人是说,辽人会反攻?”孙大勇道。

林觉冷笑道:“要是辽人,那倒好了。恐怕这回来的不是辽人,而是大周的兵马呢。时间紧迫,抓紧准备。马大人去召集愿意跟我们走的人,我们得抓紧离开。”

沉浸在胜利喜悦之中的将士们忽然被浇了一瓢冷水,领军的两位将军忽然宣布要分道扬镳了。一个要留在析津府,一个要投奔落雁军,众将士不得不做出抉择。事实证明,韩刚在军中的威望远比马青山要大的多,又或许是很多人觉得落雁军是朝廷叛军,跟着落雁军未必会有好下场,而韩刚将军是要回归朝廷的,这也合乎很多的人的心意。所以,大部分人选择了跟对韩刚留下。近两万六千人之中,只有五千多人选择跟随马青山投奔落雁军。

对这个结果,林觉并不意外。马青山毕竟在大周军中资历不高,他的崛起也不过是几个月的事情,手下并无真正的心腹将官支持,在士兵之中威望也不高。和韩刚相比,他的威望显然不够。事实上能够有五千多人愿意跟随马青山投奔落雁军,这已经出乎林觉的意料了。林觉原本以为有个一两千人便已经很不错了,事实证明马青山这几个月来还是得到了不少人的认可的。愿意跟着马青山的基本上都是因为马青山的才能和见识,相信他的选择不会错。

看起来林觉此行收获不大,如果能将这两万多人全部纳入落雁军的编制之中的话,落雁军的实力将大增,将会达到近九万人的规模。那已经是一只能够干大事,打大仗的军队了。可惜好事多磨,韩刚的固执让林觉的愿望落了空。

不过,林觉并没有太失望。虽然看起来主要的目的都没有达成,但辽人和大周之间的和议已经遭受了打击,即便大周朝廷会卑躬屈膝的进行解释,但怕是双方之间的信任再也不能完全的修复了。只要能牵制住辽人的精力南顾,让他们不能心无旁骛的对女真人围剿,对大局便有好处。

更不用说这次连下两城,歼灭了辽人兵马四万多人,给了辽人当头一击。而且此战的意义远不止于此,此次攻下析津府和涿州的战斗会在大周军中产生作用,北征失败之后大周军队士气低落,畏辽如虎。这一战之后,他们会恢复信心,这对于将来抵抗辽人的进攻是有潜在的好处的。这些东西虽然不是实实在在的能看得见的东西,但却是极为重要的影响战斗力的因素,是不能忽视的。

但是此行也不能算是圆满,特别是未能说服韩刚这件事,林觉心中颇为遗憾。而韩刚如果坚持己见的话,怕是下场不会好,他手下这两万多人马怕也落不到好下场,这是林觉不愿意看到的。然而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韩刚既然做出了这样的选择,自然要承受接下来所带来的后果。

林觉深知抉择的重要性,特别是在这种关乎命运的抉择上,一个错误的选择会毁了一切,会抱憾终身。林觉能做的只能是为韩刚的错误选择而感到遗憾。他也决不能做出如马斌等人建议的强行拿下韩刚夺取整支兵马的领导权的手段。那绝对不是好的办法,那也不是林觉行事的方式。那么做只会激化矛盾,甚至有可能会引发忠于韩刚的大部分将领和兵马的哗变,闹得不可收拾。

总而言之,此次北上有得有失。救了马青山等人的性命,一定程度上毁了大周和辽国的和议,给了辽人当头一击。还得了马青山和五千多兵马,收获也自不小。林觉本就是个乐观之人,他知道事情永远不可能都是一帆风顺,人生中本就充满遗憾,自己要做的便是直面它,不退缩,找到相对的完美的解决之道便可。

……

夕阳西下。在深秋的傍晚,阳光已经没有太多的热度。傍晚的秋风已然甚为寒冷,寒鸦归巢,四野暮色渐起之时,景色颇为凄清萧瑟。

就在这样的时候,林觉等人率数千兵马从析津府西城门开拔离开。韩刚亲自送到了西城门外,在城外护城河边和林觉等人拱手作别。

“林大人,我本想留你们在城中过夜,明日再走。但又怕你们多心。你我交往虽然不深,但韩某知道你林大人是个谦谦君子,也是个极有能力极有本事的人。林大人可说是我韩刚的救命恩人,我韩刚不是忘恩负义之人,自然心中是铭记感怀的。只是,韩某不能违背自己的心意去做违心之事,所以才没能答应你。这一点,林大人应该会理解并且原谅我的吧。”韩刚凝视林觉,轻声说道。

林觉微笑点头道:“韩将军不必解释,我理解你的难处。人这一辈子最难的便是违背内心做事,虽然我很想让韩将军加入我落雁军,但违背韩将军内心的事情,强迫你的意志的事情,我是不做的。正所谓志同道合方可共谋大事。志不同,道不同,也就无法共谋大事了。这些你不必放在心上。虽然此刻我不宜对韩将军之后的行动指指点点,但我还是想给韩将军一个忠告,那便是,朝廷不可信,韩将军一定要长个心眼。”

韩刚微笑点头道:“多谢大人理解。韩某自有自己的行事方式,不过还是多谢大人的忠告。林大人,马将军,诸位落雁军的将军,希望你们一路顺风,将来若有机缘,我们再见。”

众人齐齐拱手还礼,林觉笑道:“韩将军珍重,后会有期。我们走。”

说罢,林觉拨转马头,在战马的嘶鸣声中扬鞭而去。众人也纷纷拨转马头扬鞭策马,紧紧跟在林觉身后飞驰而去。

马青山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策马上前一步试图最后一次劝说:“韩大人,你还是三思……”

韩刚打断他的话拱手笑道:“马将军,天色不早了,咱们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马青山长叹一声,哑声道:“韩大人多珍重。”

说罢,一咬牙,拉缰转身,策马扬鞭而去。韩刚坐在马上保持着拱手的姿势,看着林觉和马青山等人渐行渐远,脸上露出落寞的表情来。

夕阳如血,秋风萧索。天空变得肃穆高远,一行南下的大雁排成人字缓缓飞过天际,那应该是今年最后一批南归的大雁。

冬天就要来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