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周王侯
听书 - 大周王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二六五章 浴血

大苹果 / 2020-05-30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漫天遍野的辽国骑兵的出现,像是在韩刚等四千余死里逃生的大周骑兵们头上齐齐浇了一盆冰水,他们的心紧缩着,变得冰冷而绝望。这完完全全是个死局,从踏入那埋伏圈开始,一切都已经不可逆转。今日,没有幸运儿,没有幸存者,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没有人会有意外。

号角声中,漫山遍野的辽军骑兵开始朝官道靠拢,收缩包围圈。前方官道拐弯处尘土飞扬,刀光闪烁,一只辽国骑兵已然出现在前方的官道上,他们正策马飞驰,大声的呼喝着朝韩刚等人冲来。他们埋伏于官道上,所以来的最快,冲的最猛。四周山野里的辽国骑兵主要是防止韩刚的人马从山野逃走,完成最后一击的主力还是这些官道上的骑兵。那是分成三队的三万名辽国精锐骑兵,足以对付任何从伏击圈中逃出来的大周兵马了。

双方相聚只有数里之遥,很快便要冲到近前。韩刚勒马矗立着,不知道该做怎样的应对。退是退不会去的,退回伏击圈也还是死路一条。逃是逃不掉的,山野之间全是辽国骑兵。大周骑兵可没有辽国骑兵的本事,可以策马在山野沟壑之间纵横驰骋。一旦离开官道,便将寸步难行。离开马匹步行逃跑也是不现实的,对方会将所有人都搜出来,一个也逃不掉。

“韩将军,左右是个死,莫若跟他们拼了。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死怕什么,马革裹尸乃是我们当兵之人的最后归宿,宁愿杀敌而死,却不能给大周丢脸,给儿女子孙丢脸。”身旁一名年轻将领沉声开口道。

韩刚转头看向他,微微点头道:“你叫什么名字?我见你有些面熟的很。”

那年轻将领拱手道:“卑职马青山,安肃军骑兵第一营队正,跟随韩大人四年了。四年前韩大人接见过卑职的。”

韩刚皱眉想了想,忽然指着马青山道:“哦哦,你就是那个放弃春闱大考,跑来边镇投笔从戎的马青山不是么?当初这件事可是轰动一时呢。对对对,本将军当时确实接见过你。”

马青山点头道:“正是小人。大人记性真好。小人当时还被人笑话。韩大人后来还替我说公道话,惩罚了几名讥讽我的人呢。”

韩刚点头微笑,四年前有个读书举子放弃春闱来参军,轰动一时。有人嘲笑他不识时务,这年头读书可比参军好一万倍。还有人讥讽他是明知自己考不中所以故意制造噱头。韩刚得知此事后惩办了几名嘴巴臭的官员,还接见了这个举子。本有意让他在身边当个写写书信整理文案的亲随,但是这个马青山当场拒绝,说他是来参军杀敌的,倘若要做这些事,他何必来参军,继续读书便是。韩刚不好勉强,便也随他去。

眼前这个马青山已然面色黝黑,身子健壮,和寻常的骑兵将士无异了。记得当初他参军的时候还是一副弱不禁风的瘦弱模样。看来这四年时间,对马青山而言是翻天覆地的四年。

在这种时

候,马青山一介书生出身之人能说出这种话来,让周围众人心生愧疚。

“说的对,跟他们拼了。杀一个是一个。不能让辽狗看清了咱们。”

“对,韩将军,下令吧。今日誓死一战,不负大好头颅。”

众将领纷纷大声说道。

韩刚心中感动不已,同时也愧疚不已。此刻的局面,他是有责任的。在得到警报的情形下,自己过于相信杨俊的判断,以至于没有能够谨慎应对。这个责任是无可推卸的。韩刚之前想死的心都有了,不是因为眼前的局面所迫,而是因为觉得实在对不住身边的弟兄,觉得自己实在太蠢了。

“诸位兄弟,你们都是好样的,我韩刚何德何能,今生能有你们这般生死与共的好兄弟。韩刚无能,让你们陷入如此境地,心中实在愧疚难当。”韩刚叹息说道。

“韩大人,不要这样,这不是你的错。就算有,也不能全归咎于你。有什么事,大伙儿一起扛着便是。大不了便是个死,咱们死都不惧,还惧什么?”马青山大声道。

“正是,将军不必自责,敌军已在里许之外了,咱们不能耽搁了。”众将士纷纷叫道。

韩刚收拾心情,缓缓举起长刀,高声喝道:“好,众将士听令,准备冲锋。教辽人知道我们大周骑兵不是好欺负的。今日我们或许活不成了,本人只有一句话告诉诸位,今生得你们这班兄弟,韩某死而无憾。一会儿先去黄泉的兄弟在路上等一等,不要走得太急,奈何桥前咱们再见一面,互相记住长相,来生,咱们还做兄弟。”

众将士目中含泪,高声吼道:“对,来生还做兄弟!”

韩刚张开大口,露出森森白牙,额头青筋暴起,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

“杀!”

“杀!”众将士流泪大吼,战刀高举,策马冲出。四千余骑兵一往无前,迎着前方滚滚而来的辽军铁骑冲了出去。

双方骑兵在极短的时间里边冲撞到了一起。这绝非是规模最大的骑兵对战,但其惨烈程度绝对不亚于任何异常大型的骑兵对战。双方拥挤在只有六七丈宽的官道上,就像是两列火车迎头相撞。在碰撞交手的那一刻,似乎连大地都颤抖了一下。

鲜血飞溅在空中,刀剑闪耀的寒光刺人耳目。残肢断臂,飞起旋转的尚未瞑目的头颅。马蹄下被践踏的血肉,长刀刺中对方身体深入之时和甲胄摩擦的刺耳声响。血肉的腥臭味道,临死前屎尿失禁发出的恶臭……

等等的一切,都在这短兵相接的一瞬间发生。眼中所见,耳中所闻,鼻子里嗅到的气味都在一瞬间交织在一起,组成了这眼前如地狱般的一幕。

一般辽军骑兵作战的原则并非是近身作战,因为他们并不占据兵器和盔甲的优势。他们会凭借高超的骑术,精准的骑射技术和对方在肉搏之前展开游击战。他们的轻骑快马可以迅速摆脱对手的纠

缠,用强劲的长弓远距离射杀他们的骑兵对手。他们的长弓力道强劲,可穿透这世上最好的甲胄。但同时,他们也有他们的劣势,便是粗糙单薄的甲胄,并不算锋利的兵刃以及马上格斗技术的落后。正因为如此,辽军骑兵一般不会选择和对手正面血拼。

但今日,他们却直接发动了肉搏进攻。一方面,在辽人看来,这四千漏网之鱼已经成了丧家之犬,他们哪里还有斗志。骑兵大军一冲,便立刻将他们冲散瓦解。另一方面也是地形所限。官道之上哪有腾挪空间。难道面对这四千残兵败将,还要让开官道,去往两侧的沟壑荆棘遍布的极为危险的地形上去腾挪放箭?那不是笑话么。鉴于此,这一次辽骑选择了直接冲杀过来,因为他们都认为,对方根本不值一提,根本不是对手。

然而,他们万万没料到,这四千残兵败将居然强悍如斯,居然没有如他们想象的那般崩溃。双方一交手,辽骑便立刻感受到了这一点。大周这四千骑兵居然是一种搏命的作派,他们的眼珠子都是红的,不管不顾只将兵刃朝己方兵马身上招呼,完全不顾对方的兵刃也冲着自己砍杀而来。他们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拼着自己死伤也要让对手中招。而要命的是,他们身上的甲胄精良,尽管满是血污,但并不妨碍它们的防护功效。双方互砍,辽骑兵显然手上更重,而大周骑兵因为有甲胄保护可能只受轻伤或者根本没受伤。交战面上,一名大周士兵连杀数名辽骑兵,最后才被砍杀在马下的情形到处可见。

本来一万骑兵的辽骑兵冲锋而来,无论从气势还是兵马人数上都是碾压态势。然而,在短暂的相持之后,大周骑兵反而开始往前推进。就像是一柄锋利的长刀一般,硬生生破开周围的滞碍,刀锋带着血肉残渣,将辽兵看似坚实的防线捅了个鲜血淋漓。当一个人无畏生死的时候,便会爆发出极为强大的力量。当一只兵马无畏生死的时候,同样也会让他的对手胆寒。

辽骑虽然人数众多,但他们竟然有了败退的迹象。大周骑兵完全不顾生死。他们以命换命,甚至一条命可以换数条命的打法,让凶悍的辽国骑兵也有些招架不住了。

战事进行了一炷香时间,双方死伤人数直线上升。特别是当大周骑兵穿入辽骑内部时,双方形成了一道狭长的凹形的交战面,交战的兵马更多,死伤也随之更大。

在某一个临界点的时候,辽国骑兵终于承受不住心理上的压力,他们开始往后方败退。这时候,大周骑兵只剩下了两千人,而辽骑兵尚余六千人。双方的战损比维持在一比二的状态。辽骑兵倘若能坚持住的话,他们最终还是可以靠人数获胜的那一方。但是他们却坚持不住了。当一只兵马的死伤人数达到三成,那其实已经到了临界点。大周骑兵死伤超过五成却没有崩溃,那是因为他们没有选择。但是辽兵可不一样,他们有后路,有后续增援兵马,所以他们绝不肯继续耗下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