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周王侯
听书 - 大周王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二三四章 相依为命

大苹果 / 2020-05-30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二合一)

林觉迷迷糊糊的睡去,不知过了多久,林觉被冻醒了。睁眼一看,火堆差点熄灭,只剩余烬。但好在怀中完颜明月的身子依旧温热。林觉赶忙将柴火续上,仔细检查她的状况,发现完颜明月的脸色变得红润,呼吸也变得平缓,似乎情况在好转。再检查她身下垫着的衣衫,竟然已经湿透。看起来自己的抢救和一切的措施起到了一定的效果。

林觉立刻取水继续给完颜明月喂水。完颜明月不肯喝,林觉索性又破了一道男女大防,用嘴巴一口一口的渡过去。虽然知道这些做法不妥,但为了救人别无他法。至于事后该怎么办,林觉可考虑不到这么多。

就这样折腾了数次,终于,在林觉第四次醒来之后,他惊喜的发现头顶上黑漆漆的洞口现出了一抹灰白之色。天终于亮了。对于林觉而言,这一夜简直无比的漫长和疲惫。天亮了,这是好事,这意味着慕青白冰孙大勇他们可以正常的搜寻岛屿了。可以想象,昨天这一夜,他们必是彻夜未眠,到处搜索。可千万不要出什么漏子才好。

“嗯!”怀中的完颜明月轻哼出声,身子扭动了起来。

林觉惊喜的低头去看她,只见完颜明月长长的睫毛抖动着,似乎要醒来。

“完颜姑娘,完颜姑娘。”林觉轻声呼喊。

完颜明月扭动着身子,终于慢慢的睁开的眼睛。林觉大喜过望,一时间竟然有一种要哭的感觉。大笑道:“好了,好了,老天保佑,你总算是活过来了。身上感觉怎样?哪里不适?”

完颜明月张了张口,却说不出话来。

林觉连忙拿了水壶给她喂了几口温水,完颜明月喝了水,终于开口轻声道:“我……我……身上一点气力都没有……”

林觉笑道:“那可不?那毒蛇毒性猛烈,你能活过来已经是幸运之极了。身上没气力是正常的。身上可还有其他不适?比如头疼,麻痹什么的。”

完颜明月微微摇头,但忽然间,她的脸色变了。脸上变的通红,伸手试图推开林觉。林觉忙问道:“怎么了?怎么了?不要乱动。”

完颜明月咬牙道:“你这贼子,竟敢……竟敢趁人之危,辱我……辱我清白。我杀了你。”

林觉愕然道:“完颜姑娘,此话从何说起?事急从权,我为了救你性命不得不……做了些有违男女之防的事情,但我没有丝毫轻薄之意。”

完颜明月红着脸咬牙道:“你……你……脱了……我裤子……作甚?”

林觉这才明白,原来完颜明月是发现自己下身空无一物,这才以为自己做了什么。于是忙将自己施救的过程解释了一番,告诉她自己这么做的目的何在。完颜明月的脸色渐渐的缓和了起来。

“……完颜姑娘,我都是闭着眼的,没有乱看一眼。你若不信,我可以对天发誓。我若是有轻薄之心,看了不该看的,便叫我五雷轰顶……”林觉最后道。

完颜明月红着脸阻止道:“罢了罢了,何须发誓,你没有此心便罢了。你也是为了救我。”

林觉忙道:“是啊是啊,我只是想要救活你。”

完颜明月轻叹一声道:“可是……我以后怎么见人?你……你……对我做了这些,我……岂非……什么都被你看穿了。”

林觉举手又发誓道:“今日之事,倘若我林觉说出去半个字去,玷污完颜姑娘的名声,便叫我……”

完颜明月忙道:“又发誓作甚?誓言能随便发么?长生天在上,都记着呢。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只是……只是我清白之身,现在……现在……”

林觉只能闭嘴,救人时不顾一切,但此刻确实尴尬。

完颜明月沉默了片刻,红着脸道:“你……你还不快帮帮我……”

林觉道:“帮什么?”

完颜明月嗔道:“我衣衫不整,我又没气力穿上,你不帮我,难道任由我如此?”

林觉这才醒悟过来,刚要动手却又皱眉道:“完颜姑娘,那我岂非又要……对姑娘无礼了?”

完颜明月红着脸啐道:“你已然无礼了,现在说这些何用?”

林觉叹了口气道:“也罢,我侧着脸便是。”

林觉侧着脸,伸手拿了下裳给完颜明月穿衣,然而侧着脸如何能穿上衣服。两只手动来动去,不时碰到完颜明月温软的肌肤和一些私密部位,反而更加的暧昧。完颜明月脸上红的要滴出血来,想要嗔责,又不好开口。

弄了半天都被穿好衣服,林觉终于忍无可忍,转过头来三下五除二给完颜明月穿上裤子,口中道:“我心无轻薄之念,问心无愧,怕的何来?完颜姑娘要怪便怪我就是,我也没法子。”

完颜明月红着脸不作声,林觉又替她将上身衣衫整理好。完颜明月突然想起自己之前神智还有些清楚的时候,林觉脱了自己的衣服将自己的身子看了个饱的事情。虽然那时候自己神智有些迷糊,但是林觉用嘴巴在自己胸口吸吮的时候,自己还是有知觉的。想到这些,心中不禁连连叹息。眼前这男子可算是将自己的清白玷污了。虽然没有破男女最后的大防,但是又有什么区别?要保清白,恐怕得一刀杀了他才是。但是他救了自己的性命啊。若不是他,自己怕是已经死了。这可如何是好?

林觉替她整理好衣衫,完颜明月想要起身,林觉扶着她站起来只片刻,她便扑倒在林觉怀中。毒性未消,她还是虚弱的很。伤口处也是剧痛。趴在林觉肩膀上不住的喘息。

“你还是歇息歇息,天已经快亮了,我得想办法求救,让他们来救我们。”林觉道。

完颜明月微微点头,林觉扶着她坐在一旁,转身来开始收集洞内散落的湿润的树枝和腐烂的树叶杂物。然后另起一堆火,将这些杂物堆在火上。

“咱们要制造烟雾,烟雾从洞口冒出,便是吸引他们来救的信号。但愿你的人和我的人昨晚没有发生火拼,希望他们能发现烟雾。”林觉解释道。

完颜明月微微点头,心中暗赞林觉聪明,办法多。自从两人被困在这里之后,所有的事情都是林觉做的。包括在不可能的情况下生火煮水,又在不可能的情况下救了自己的命。完颜明月甚至觉得,跟这个男子在一起,似乎情形不是那么可怕,因为总感觉他一定会带着自己脱困,他一定会有办法似的。

烟雾升腾起来,但很快整个洞里都是烟雾,呛得的人受不了。好在林觉早有准备,在靠近洞穴东侧,有裂缝中可听到海潮之声,并有风吹来。林觉知道这一定是通向海边的一处山崖。虽然人无法从裂缝爬出去,但是风可以让这里没有烟雾。

于是抱着完颜明月来到此处,移动火堆在岩石上烧起来。

两人看着烟雾慢慢的升腾起来,弥散在整个洞穴之中。心中均对这烟雾抱着希望。烟柱肯定会从洞口冒出的,希望这一切能被外边的人看见。两人都静默无声,仔细倾听着外边的声音,希望能听到人的呼喊声。

不知过了多久,四下里除了海潮的款款之声和山洞中一些莫名的响动之外,并无丝毫的声响。不但是完颜明月,甚至林觉也有些失望,居然没有任何的作用?这怎么可能?

林觉哪里知道,他用的方法是对的。烟雾确实冒出了地面,但是却不是他想象的那般直冲天际那么显眼。海岛上正刮着大风,烟雾冒出来便被吹散的无影无踪,丝毫也不显眼。除非到了近前,远看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异样来。

洞里,林觉和完颜明月都有些泄气。林觉还好,完颜明月身上余毒未消,身子本就虚弱。此刻心情不好,头有些晕眩,身子有些不适起来。林觉知道,这时候光是喝水怕是不成,得想办法弄些东西吃,补充身体的能量。这对完颜明月有好处。

于是林觉捂住口鼻在洞中搜寻了一番,回来时手中多了几条死蛇。完颜明月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见了蛇大惊失色。即便那是被林觉砍头去尾的死蛇。

林觉只得往旁边去,扒了蛇皮,去了内脏,清洗干净之后,将蛇塞在酒壶里装了水在火上烧煮。林觉忙活的时候,完颜明月在一旁皱着眉头,连眼睛都不想看一眼。

蛇肉炖的烂熟,也有了一些芳香的味道。林觉尝了一块,味道鲜美之极。于是送到完颜明月身前。完颜明月摆手道:“拿走,拿走,我死也不会吃的。”

林觉笑道:“蛇肉大补,你难道不知?你们女真人难道不吃蛇?况且你不想报仇么?它们咬了你,我们便吃了它。一报还一报。”

完颜明月瞪着林觉不说话,林觉笑道:“好吧,其实滋味一般,但是咱们必须吃东西。万一今天等不到救援,我们还得在这里苦熬。我们必须什么都吃,才有气力。否则我们都要死在这里。这洞窟里还有这么多的蛇,我可不想喂了蛇,所以在我死之前,我要吃光这里的蛇。”

林觉说罢,夹了一块蛇肉在嘴巴里咯吱咯吱的狠狠的嚼着,样子着实可笑。完颜明月噗嗤笑出声来,却也知道林觉所言非虚,倘若不吃东西是不成的。她的肚子实际上已经骨碌碌叫唤了。看林觉吃的带劲,完颜明月也咽了咽口水。

林觉看在眼里,夹了一块送到她嘴边柔声道:“想活着出去便吃,不要意气用事。你若饿死在这里,我会吃了你的。”

完颜明月吓了一跳,张口欲斥责,林觉乘机将蛇肉塞进她的嘴巴里,完颜明月呜呜连声,想吐出来却发现这蛇肉的味道没有那么坏,似乎滋味还挺不错,于是下意识的嚼了嚼。

接下来的一幕便完扭转了,两个人你一块我一块将十几段蛇肉吃个干干净净。不仅如此,连壶中的蛇汤都喝了个干干净净。完颜明月吃的嘴巴边上是蛇汤,却也顾不得擦一下了。

这么点东西固然不够填饱肚子,但是肚子里有了东西,两个人精神都好了许多。完颜明月也好受了许多。两个人靠在洞壁上闲聊了几句,不久后便昏昏睡去。待到完颜明月醒来时,她忽然惊觉自己正紧紧的搂着林觉,整个身子钻在林觉的怀里。仰头看时,看到了林觉微笑的面孔。

“我……我……”完颜明月红着脸结结巴巴的道。

“很冷是么?我也冷。不必介意,拿我当被子便是。两个人靠在一起要暖和的多。”林觉道。

完颜明月打消了离开林觉怀抱的念头,因为她舍不得温暖的感觉。

林觉仰着头看着烟雾弥漫的洞口位置,轻声道:“看来他们今天不会来了。我们还得在这里熬一夜。那火堆我得灭了,节省些枝叶明天继续。”

完颜明月轻叹一声,心中发冷。但却不知为何,又似乎有些高兴。到底为什么有高兴的感觉,她也说不出来。

林觉熄灭了潮湿的烟雾堆,待烟雾散去,却在洞中连续升了三小堆火。完颜明月不解其意,瞪着大眼睛好奇的看着。但见林觉拿了弯刀站在火堆旁猫腰等着。不久后洞壁的缝隙中丝丝作响,有毒蛇慢慢游出来。林觉手起刀落,将其斩首。舌头丢到火里烧掉,蛇身盘在手腕上。

完颜明月终于明白了,他居然是在故意引诱毒蛇出来捕杀。看来是又要做蛇羹汤了。完颜明月脸上带笑,心中温暖的很。靠在洞壁上忽然想,这岂不是自己族人过得日子。丈夫在外打猎,女子在家等着丈夫带着猎物归来。倘若林觉是自己的夫君,那岂非正是这般情形?想到这里,忽然面红耳赤,嗔怪自己道:“人家是有妇之夫,我在瞎想什么啊?”

自责一番,又转念想到:“为什么不能想?他看了我的身子,把我身上什么都看光了,难道不要负责任?自己清白被他毁了,要么一刀杀了他,要么嫁给他。这是女真族的规矩。自己便是抓他回去当夫君,他也必须服从。管他有没有夫人,休了不就成了么?”

完颜明月就这么靠在洞壁上胡思乱想了半天,直到林觉提着血淋淋的十几条蛇走来时都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蛇羹汤美味可口,两个人大快朵颐,将蛇肉和蛇汤喝的干干净净。两人同吃一壶汤水,你一口我一口的样子着实暧昧,但是两人竟然已经丝毫不以为意。同在困境中的两个人本该互为死敌,但此刻却想是一对亲密无间的恋人一般了。

吃了蛇肉蛇汤,林觉将在火上烤的滚烫的大氅铺在地上,扶着完颜明月睡下。完颜明月有心想让林觉也睡在大氅上,但嘴巴动了动终究没好意思开口。林觉坐在一旁盯着跳跃的火焰发呆的时候,完颜明月侧卧在地,看着林觉的英俊的侧脸出神。

林觉觉察到他的目光,没有转头,沉声道:“姑娘好好的歇息,养好精神,不用担心有蛇。今晚我会给你守着,蛇若敢出来,正好当明日早上的早饭。”

完颜明月心中感动,轻声道:“你为何要对我这么好?你和你们的皇帝敌对,理应破坏我们的盟约。我被蛇咬的时候,你不救我我便死了。我死了,盟约也就完了。你为什么还要救我呢?”

林觉微笑转头,看着完颜明月火光照耀下的娇艳面庞,轻声道:“我不能见死不救。”

没有复杂的理由,没有任何多余的解释,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而已。

完颜明月心中触动,轻声道:“多谢你了。你救我一命,这份恩情我记着便是。但是……你休想让我打消和你们的皇帝的盟约,我便是为此而来的。”

林觉摇头道:“姑娘多虑了,我并无此念头。我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你们和郭旭的联盟各怀鬼胎,迟早会反目成仇。我根本对这种盟约不看好。”

完颜明月皱眉坐起身来到:“你还是担心我们之后会对你们大周不利么?我都说了,这次盟会是双方各取所取。灭了辽国之后,我们会和大周划分疆界,永结修好的。没有你说的那么阴暗。”

林觉呵呵笑道:“你是把我当傻子,还是你根本没明白你兄长完颜阿古大的用意?你兄长既然只是为了和大周一起灭了辽国这么简单,又为何要求大周将攻城器械制造之法当做盟约的条件?那两个蠢材居然答应了你们。那样的机密之事居然拱手送出,简直可笑。你兄长也是处心积虑。他要这些机密制造的器械的原因其实昭然若揭,这正是为了日后攻击大周准备的。”

完颜明月怒道:“不要血口喷人,我兄长说了,那是为了攻辽人城池方便。”

林觉大笑道:“辽人城池?辽人有几座城池?需要制造大周的重型攻城器械?上京以北,都是草原荒漠。辽人城池不足十座。而且都是不堪一击的城池,压根用不着什么攻城器械。辽人坚城集中在南方,而按照你们的盟约,大周兵马将负责夺取中京南京和西京,以及左近数十座城池。请问。在这种情形下,你们用珍贵的种马换取攻城器械的制造之法有何意义?为何还特地作为盟约的一个条件提出来呢?”

完颜明月皱眉沉思半晌,摇头道:“你也知道了,我们是用五百匹良马作为交换条件的啊。那不也是我女真族的珍贵之物么?”

林觉笑道:“我大周早已征服西夏,西夏马场出产的良马可不比你们的差。而且我大周并不以骑兵攻袭见长,我们善于的是攻守城池之战。攻城和守城的器械才是我们的强项。你若将这两件事对等,我便无话可说了。也许你们女真的良马确实很好,但大周即便有大批良马也不能跟你们北方民族相比,你们打小生于马背之上,呼啸草原荒漠之间,我大周人可不习惯策马骑射,呼啸往来。所以,其实这五百匹种马对大周基本形同鸡肋。更别说这五百匹马要想繁殖出大量马匹且投入军中使用,起码得三五年时间吧。所以,这基本等同于没用。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