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周王侯
听书 - 大周王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一三五章 喋血黎明(五)

大苹果 / 2020-05-30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马副使,今日怎么来到宜秋门找兄弟了?自从马副使调入步军司之后,咱们已经有两年未曾见面了吧。听说马副使当上了侍卫步军司的副指挥使,真是官运亨通啊。兄弟本想去道贺一番,但又怕有拍马屁之嫌,故而没有去道贺。还请马副使原谅则个!”

冯源倒是会说话,见面之后便开始为自己几年来不跟马斌照面的事做出解释了。马斌当年对他有恩,马斌升官,他不去道贺其实是说不过去的。见了马斌多少感觉有些心虚。

马斌摆手笑道:“这算什么?我可不在意这些。但其实,我对兄弟们的疏远却还是有些不高兴的。当年我在皇城司当副使,跟你们一般兄弟笑笑闹闹多么开心。后来大伙儿各自东西,我去了侍卫步军司任职,老兄弟们也各有去处。我是既高兴又有些伤心的。高兴的是,我皇城司开枝散叶,众兄弟四面八方生根发芽,各有建树,都升官发财。这是好事。伤心的是,众兄弟之间的联系却少了许多。想当初咱们一起喝酒一起办差的开心日子算是从此不再了。不过,这样也好,总得混出个人样来不是么?不能一辈子在皇城司混着,那也没出息不是么?”

冯源点头赞道:“马副使还是如当初那般为兄弟们着想。兄弟惭愧之极。今晚马副使来见兄弟,却不知是所为何事而来?马副使身居要职,军务繁忙,怎么会突然来见兄弟?”

马斌笑道:“怎么?不能来看看你么?听闻你进了侍卫马军司,还当上了校尉。这不,我顺道前来,向你道贺。”

马斌说着话,伸手在怀中摸索。身旁的林觉探手入怀,掏出一叠银票来递给马斌,沉声道:“大人,东西在这里。”

马斌一愣,不由得佩服林觉的急智。他只是做做样子罢了,林觉却立刻掏出银票来将计就计。冯源收了银票,那么便好办事了。

看着马斌递过来的一叠银票,冯源忙摆手道:“岂敢岂敢,你升官时兄弟都没去道贺,怎敢收你的贺礼?”

马斌瞠目道:“嫌少吗?不就……一千两……银子么?这算什么?”

马斌瞟了一眼银票面额和数目,心中有些肉疼。林觉出手还真大方,十张银票都是一百两面额,足足一千两纹银。这贺礼也太重了些。当然对于买通这城门的路径而言,倒是划算的。

冯源口中拒绝,但这一千两银子的诱惑着实不小。借着马斌的话头便接了过去,口中连声道:“如此……却之不恭,那兄弟便笑纳了。哎,这可怎么是好?居然要马副使破费。没说的,改日兄弟做东,咱们兄弟好好乐呵乐呵。”

马斌呵呵笑道:“好的很,我也正有此意。”

冯源将银票踹在怀里,笑道:“马副使适才说有事找兄弟帮忙。但不知是什么事情。只要兄弟能帮到的,必是一句话的事儿。”

得了银两之后,冯源的态度大大不同。主动的开始询问起马斌来此的目的了。这便是银子的力量。拿人银子,自然是要主动一些的。

马斌笑道:“也没什么大事。只是得知兄弟在宜秋门当值,有件事想请你通融通融。是这样的,我有个富贵人家的朋友,就住在内城里。你也应该有所耳闻了,内城里闹腾的厉害,乱七八糟的。我这位朋友比较惜命胆小,生恐遭遇祸事。所以全家老小收拾了行装,想连夜出城去乡下庄园避祸。他求到我这里,我也不想闹出太大的动静来,便带着他们一家老小从宜秋门出城。一打听方知道原来是冯兄弟在这里镇守城门,所以便来请兄弟行个方便,让我这位朋友一家从此处出内城。”

冯源闻言愣了愣,皱眉道:“马副使,杨枢密使下了严令,所有城门口皆禁止出入。任何人等都不得随意进出。否则将严惩不贷。你应该也接到这命令了吧。怎地还冒险带人出城?杨枢密这个人可不好惹,知悉此事,怕是要军法处置呢。”

马斌笑道:“是啊。杨大人的命令我自然是知道的,本来今晚我是在西水门当值的,只是临时有他务。否则我也不会来找冯兄弟了。我知道这事儿有些风险,否则也不至于来跟兄弟商议。以冯兄弟和我的关系,我想这还不是一句话的事么?”

冯源皱眉摇头道:“马副使,不是兄弟驳您的面子。这事儿怕是不好办。这件事被知道了是要掉脑袋的。不但兄弟我不敢通融,我也劝马副使莫要这么做。今日下的是严令,杨俊那个人可不好说话,你那位朋友好好的呆在家里便是,内城几十万百姓都没有出城的,单单他怕的什么?”

马斌脸上笑容缓缓消失,沉声道:“冯兄弟,是不是银子少了?我再给些银子,你堵住手下兄弟们的嘴巴便是了。一件小事而已,用的着这么担心么?”

冯源忙摆手道:“这不是银子的事儿,原来这一千两银子不是什么贺礼,而是买路银子。那这银子我可不敢收了。银子马副使拿回去,咱们兄弟之间明人不说暗话,这件事我着实办不了。”

冯源肃容说道,伸手入怀将那十张银票拿出来递还了过来。

马斌脸色变得阴沉之极,沉声道:“冯老六,你这是不给我面子是么?我马斌对你可不薄。你也不想想,你能有今日,当初是谁替你消灾免祸?五年前,你还在皇城司的时候,那次办差之际,酒后失德,奸杀了东城一名妇人,被人认出形貌来告上开封府。当时是谁在老子面前跪求通融。我凭着被头儿的责骂,替你上下打点,替你安抚妇人的亲眷,最后人家才同意赔偿银两不再追究,你才得以脱身。否则,杀人偿命,你秋后便要被砍了脑袋。怎么说,我马斌也救了你一命,你如今的一切,虽说是你自己有些长进,但若不是我当初捞你,你早已坟头长满茅草了。现在我来求你这么一件小事,你却跟我推三阻四的装孙子。冯老六,你可真是翻脸不认人呢。”

冯源面红耳赤,这件事正是他人生中的一道污点,那一年他去办差,酒后起了色心,将一名妇人奸杀。酒醒之后毁之莫及。眼看就没活路的时候,是当时还是皇城司指挥副使的马斌带着一帮兄弟们出面为他上下说情,走关系通融。最后虽然冯源倾家荡产花光了殷实的家财,但却也保住了性命,平息了此事。

这件事对冯源影响很大,很长时间里他都在摆脱这件事对他的影响,这也是他后来想方设法进入侍卫马军司当禁军的原因,便是要离开原来的圈子,避免被人提及此事。而和马斌等人断了联系,甚至马斌升官他都不去道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不想再面对马斌等人,因为很容易便勾起自己那桩丑事来。

这之后,冯源安分守己,行事谨慎小心,反而落得个不错的口碑。近两年来连得提拔,也成了马军司中一名排的上号的人物。否则这守城门的责任也轮不到他了。

但此刻,马斌毫不留情的将这件事说了出来,斥责他忘恩负义,教他愧疚之余不免也恼火的很。今时不同往日,他已经是侍卫马军司的一名守门校尉官,也算是中级将领,有头有脸。马斌虽然官阶比自己高出数级,但侍卫步军司本就是三大衙门中最次的那个,也不是自己的上司了,他还拿这件事来数落自己,让冯源颇有些恼羞成怒。

“马副使,当年的恩情我冯源铭记于心,每念及此,皆感激不已。但马副使这是要拿那件事来要挟我么?这守城之令是杨枢密下达的,不是兄弟我不肯帮忙,这件事是要掉脑袋的。马副使难道不顾兄弟的死活?马副使,一码归一码,以前的事冯源自然感念于心,但眼下这是公务,冯源不敢徇私。还请马副使包涵则个。银子你拿去。请马副使一行下城自便。”冯源冷声说道。

马斌瞪着冯源,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道:“常听说这世上有忘恩负义之人,今日算是见到了。用的着你便是叫你爷爷都成,用不着你,便是撵你滚蛋。世上怎有你这种人?我当初若不是觉得你平日还是个不错的人,又怎会去替你消罪。你奸杀妇人禽兽不如,我救你一命自己都觉得愧对他人,毁了名誉。可换来是你这等嘴脸。罢了,是我马斌识人不明。”

冯源冷声道:“多说无益,请马副使速速下城离开。”

马斌大笑道:“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你不仁,我不义。救了你的命,我一样可以拿回来。狗日的,给脸不要脸。”

马斌话音落下,突然发难。纵身上前伸手去那冯源的衣领。冯源早有戒备,身子后闪避开,口中喝道:“干什么?莫非要造反不成。我怀疑杨枢密封锁城门就是为了防备你们。”

马斌骂道:“狗日的,你猜对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