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周王侯
听书 - 大周王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零七八章 泄露

大苹果 / 2020-05-30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谢:moshaocong、神奇的金甲虫两位的赏。)

钱德禄一愣,皱眉道:“病了?病的严重?要不要我替你请宫中太医来瞧瞧?”

林觉咂嘴道:“那也不是,只是身子不适。无需劳师动众。”

钱德禄道:“那不就得了,小小的不适算什么?这可是见皇上的大事。必须得去,不能不去。”

林觉心中更加的怀疑,沉声道:“换个人不成么?非得她去?”

钱德禄看着林觉轻声道:“林大人,非要跟我磨蹭是么?你爱去不去。咱家反正已经尽责,你不去是你的事。咱家不跟你啰嗦了,我可要走了。”

钱德禄一挥手,带着两名小内侍抬脚便走。林觉忙拦住道:“去便是,公公何必发怒呢?公公最近似乎心情不好呢。罢了,我便去叫人去,公公宽坐稍候,耽搁不了多久时间。”

钱德禄翻着白眼道:“快些个,只能是你那个侍妾绿舞陪同,其他人都不成。别搞砸了,我倒要挨皇上的骂。”

林觉连连点头,赔笑拱手。让人上茶请钱德禄坐下等候,当下匆匆往后宅而来。

林觉已经初步判断这不是一次简单的召见,光是让绿舞去和郭冲见面这件事便已经颇为让人担心。更何况从钱德禄的态度来看,他坚持要绿舞进宫,这更让人生疑。林觉隐隐觉察到有些不妙,但是此刻他却并没有太好的解决办法。林觉并不想将此事想的太过复杂,但他却不得不在心里做好最坏的准备。林觉认为,倘若只是面貌相似的话,郭冲怕也只是心里疑惑,毕竟相貌相似的人多的很,但怕就怕绿舞身世之事有什么风言风语传入了郭冲耳朵里,那么今晚的召见怕不是陪同用膳那么简单了。

林觉迅速做出了初步的决定,无论如何,即便是郭冲出言询问,倘若拿不出具体的证据来,那是死活也不能承认的。总之,要熬过今晚,再作打算。最好是自己多心了,也许这只是一次普通的召见而已。

绿舞得知要陪同林觉去进宫的时候也慌张了起来,特别是林觉跟她说了有可能是皇上故意为之,似乎要验证她身份的可能时,绿舞更是慌得手足无措。林觉低声安慰她,要她镇定下来,告诉她一切有自己,不必太紧张担心,否则反而容易被怀疑。自己不发话,她便绝不要承认任何关于身世的问话,装糊涂一问三不知便可。

绿舞提出要不化个妆将面貌改变一些,临时应付一下,免得生出枝节。林觉想了想却摇头否决了。这不是掩饰的问题。倘若郭冲当真冲着此事而来,必是事前听到了什么消息的。那么这种化妆掩饰反而是欲盖弥彰。倘若郭冲并无他意,绿舞只需全程低头稍作掩饰便可。皇上也不会主动去看自己一名侧室的面貌,更不会细究其和容妃是

否有相似之处。说白了,皇上若是有心,你便是戴个面具也无用,他一样会让你露出真面目来。若是无意,你便是毫无掩饰,他也会熟视无睹。

绿舞无奈,只得换了装束跟着林觉一起进宫。林觉抽空去跟小郡主简单的说了此事,小郡主也甚是担忧,但也无可奈何。绿舞和林觉来到前厅之中时,钱德禄已经等得很着急了。对着林觉一顿发火,但奇怪的是,对绿舞倒是一副恭敬的样子,居然上前躬身行了礼,言语也很恭敬。要知道,绿舞的身份不过是林觉的小妾罢了,钱德禄可是皇上的贴身内侍总管,地位不啻天差万别,如此谦恭,却是为何?

林觉心里有些发凉,他宁愿相信钱德禄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才如此。但他又不得不去想,是否是钱德禄已经知道了绿舞是公主的身份,才会这般的谦恭有礼?倘若如此,那今晚可是有大麻烦了。

一路上,林觉都在思索对策,但很无奈,他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任何的办法去应付这种局面。尽管自己计谋多端,此刻竟然想不出一条可用。

众人直入宫门,沿着高大宫殿之中的通道往大内皇宫深处行去。暮色已深,皇宫之中已经点起了星星点点的灯火。但那些无人居住的巨大宫殿却宛如黑漆漆庞然大物一般蹲在黯淡的天光之中,像猛兽一般欲择人而噬。春寒阴森,不时有风吹过,让人感觉寒意沁体,冷入骨髓之中。

“钱公公,咱们这是去哪儿?不是要去延和殿么?”林觉忽然发现路径有异,停步问道。

钱德禄转身笑道:“林大人,皇上不在延和宫用膳,皇上今晚在荣秀宫用膳。林大人面子大,今晚容妃娘娘也侍奉皇上的晚膳呢。”

林觉脑子里嗡然一声,一刹那间什么都明白了。倘若皇上要自己带着绿舞去荣秀宫,那只能说明一件事,皇上是要当面要将绿舞和容妃娘娘做个比较。也就是说要当面对质,显然是皇上故意为之。皇上应该已经知道了些什么了。

“这……臣乃外臣,这不好吧。”林觉忙道。

“林大人,你忒也多虑了,这是皇上的旨意,难道还会怪你不成?走吧。这怕是已经迟了。皇上该等急了。”钱德禄沉声道。

林觉皱眉道:“钱公公,请转告皇上,臣忽然想起有一件加急公务要办,需的赶紧去办,以免耽误大事。皇上恩典,臣感激不尽,但公务为先,却是不能去侍奉皇上了。皇上若是怪罪下来,臣担着便是。我们得走了。”

林觉拉起了绿舞的衣袖转身便要走。钱德禄轻叹道:“林大人,这又是何苦呢?这里是皇宫,你能出的去么?”

林觉皱眉不语。钱德禄走过来,轻声在林觉耳边道:“林大人,还是去见皇上吧。躲是躲不过去的。罢了,咱家跟你平日交情不错

,便冒险跟你交个底。今日之事你只能去见皇上,而且是不能抵赖的。因为证据已然确凿了。有一位已故礼部侍郎陆大人的遗孀陈氏夫人被人从杭州府给找到了,她已经交代了全部事情。今日有几位大人联袂前来上奏此事,相关口供和证据已经到了皇上手里。皇上不久前来荣秀宫中质问容妃娘娘,容妃娘娘抵赖不过已然是招认了。所以,这一切抵赖已无意义。可千万莫要抵赖,以免让皇上加重对你的猜疑。这件事你本已经是知情不报,千万莫要再雪上加霜了。咱家能帮你的也只能是这些话了。”

林觉和绿舞都呆立原地,脑子里嗡嗡作响。绿舞整个人都麻木了,身子都无法动弹了,只一个劲的发抖。一双眼睛求助般的看着林觉,满是惊恐和无助。林觉自然也被惊的目瞪口呆,他还是竭力的分析着钱德禄的话,希望能找到钱德禄话语中的漏洞。因为从潜意识里,他觉得钱德禄是在诈自己。因为他总觉得钱德禄是旁人安插在皇上身边的眼线,所以他不肯相信钱德禄的话。然而,他却发现,钱德禄的话并无漏洞。从他的话中可知道,整件事的脉络他一清二楚。连绿舞的养父礼部侍郎陆非明的事都能说出来,可见钱德禄不是信口开河,他真的知晓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了。

“钱公公……你是说,我的娘亲陈氏还活着么?被找到了?”绿舞忽然想起了钱德禄话语中的关键点,惊讶问道。

“绿舞姑娘……不不……奴婢该死,奴婢该称呼你为公主殿下才是。你是皇上的亲生女儿,你是公主啊。奴婢不敢胡说八道,那陈氏确实已经被找到了,她就在杭州,隐姓埋名十多年,但还是被人找到了。她招供了全部事实。公主殿下,奴婢不能再多嘴了,皇上说了,此事我若多嘴半句,便砍了我这狗头,奴婢已然是冒死提醒了。你们,还是快随我来吧。”钱德禄躬着身子低声道。

至此,什么都不用说了。林觉既惊恐又无奈。正所谓世上没有永远能保守的秘密,这件事终于还是被查出来了。有人终于翻出了这笔旧账,现在一切都已经无法隐瞒了。现在躲避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正如钱德禄所言,搞不好会惹祸上身。好在这件事对绿舞而言并无危险,绿舞的身份公开,她便是郭冲的女儿,尊贵的大周公主。郭冲不会对她怎样。但对其他人而言,或许便是一场灾难的开端。容妃以及所涉之人,甚至是自己,都恐怕难逃一劫了。

林觉最担心的是容妃会说出梁王府怂恿之事,那么梁王府便也要完蛋了。

“公子,我们……该怎么办?”绿舞抖着嗓子问呆呆而立的林觉道。

林觉叹息一声,轻声道:“走吧,咱们去见皇上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一天终究要面对的。见了皇上再说吧。”

.com。妙书屋.com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