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周王侯
听书 - 大周王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零三四章 求援

大苹果 / 2020-05-30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谢:zp暧昧幸福、压星河两位的慷慨打赏。谢:小花斑猫咪、神奇的金甲虫、阳光的雷少等兄弟的票。月初了,有票的投一下。)

事情的发酵速度极快。事情出来的当天,在京官员便纷纷上折子撇清关系要求严惩严方二人,到次日傍晚,京畿周边的各州府官员的奏折也如雪片般的飞到了郭冲的御书案上。按照这个趋势,数日内全大周各地的官员的奏折也都将抵达京城。

在已经送达的这些奏折中,绝大多数也都是要求严惩严正肃和方敦孺大逆不道之言的,只有极少数是为两人求情的。即便是求情,也没人敢认同严方二人的‘三不足’言论,只是希望朝廷能够考虑两位大人之前的努力,给予从轻发落。

也不知是郭冲露了口风,还是郭冲身边的人透露了一些消息。朝廷中又发起了重议青教之乱的根源的议论。以吕中天为首的众官员联名上奏,请求郭冲收回罪己诏。说天下人都知道皇上的罪己诏是爱护严正肃和方敦孺的仁爱之举,是替他二人受过。这本是仁义之举,可严正肃和方敦孺辜负皇恩,大逆不道,实不必为他们受过,损害圣上清誉。故而请求收回罪己诏,将真相公之于众。

此举显然是进一步将言论之罪落实到真真切切的祸国殃民之罪上,同时也彻底的否定变法之事。

这还罢了,来自于条例司内部,变法派内部的各种揭发批判的奏折也纷纷冒了出来。吕中天将这些奏折也统统的汇总,送到郭冲手中。

而郭冲的态度也正在起着急遽的变化。林觉见严正肃和方敦孺的次日进宫回禀郭冲时语焉不详,并没有禀明严正肃和方敦孺愿意道歉认罪。只说什么‘两位大人内心痛苦,颇有悔意,感念皇上之恩,不知何以为报。两位大人需要冷静一下,思索自己之过,后续臣将继续去见他们,让他们彻底悔过。’。林觉的这些话在郭冲听来便是没有完成使命的托辞。这个时候了,他们还不肯道歉,这让郭冲心中怒火中烧。

之前郭冲确实没有严惩严方两人之心,但在内外各种因素的推波助澜之下,郭冲的心正在变得刚硬。就算他们再有功劳,自己再不忍严惩他们,面对他们诋毁社稷基础,大逆不道的言论,却丝毫不想悔改的表现,郭冲也不得不决定要严惩两人。变法固然重要,仁义固然重要,但这一切跟郭氏皇族的统治的合法性,跟自己天之子的不容置疑性比起来,都是微不足道的。有人在这上面大放厥词,那是决不能轻饶的。

腊月十四日,郭冲下旨,正式成立专案组。以枢密院所属刑部和大理寺,以及新任御史中丞刘胜率领的御史台组成三堂会审机构,对此案进行审理。这新任的御史中丞刘胜三年前还是扬州知府。当初杭州三城争霸花魁大赛时,他和江宁知府沈放两人同吴春来便沆瀣一气。虽然三城争霸赛失利了,但在吴春来的运作下,两人分别调入京城在枢密院两房任主事官。方敦孺被罢御史中丞官之后,吕中天很快便推举了刘胜暂代御史中丞之职。

形势的快速恶劣变化让林觉有些措手不及。因为林觉确实没有想出能够解救两位大人的办法。虽然这两天时间他每天都进宫见郭冲,希望能说服郭冲能轻恕严方二人,但郭冲的表现已经越来越不耐烦了。

郭冲甚至跟林觉说:“林爱卿,关于这件事你也尽力了,便不要再掺和此事了。朕不希望你因为此事被别人弹劾到朕这里。朕知道你有情有义,但在这种大事上,朕希望你要明白,这不是私人情感所能左右之事,倘若你为私人情感所左右,那朕会非常的失望。”

这话已经说得很明显了,你要是再插手这件事,朕便不跟你客气了,朕是给你面子的,你不要给脸不要脸。

林觉明白这话中之意,他不能再去求郭冲了。林觉决定试一试绿舞那天晚上的建议,去走一走容妃的路子。虽然林觉觉得这条路十之八九也是不通的,但到了这种时候,总是要试一试的。

腊月十四午后时分,林觉决定和绿舞进宫。为了掩人耳目,林觉和小郡主带着儿子林战以进宫拜见太后,送给太后瞧瞧她的外孙的名义进宫,太后不久前曾经发出过这样的邀请。而绿舞则以小郡主随行丫鬟的名义跟随进宫。

进宫之后,小郡主带着林战去拜见太后,林觉和绿舞则前往荣秀宫拜见容妃娘娘。正在午睡的容妃得知绿舞来见,高兴的了不得。忙起身来到暖阁内见绿舞。

“绿舞,你可算来了,娘派人去叫你进宫多次,你都没有来。可是生了娘的气了么?”容妃激动的上前便要拉绿舞的手。口中也自称娘亲起来。

绿舞以行礼的方式巧妙的避免了容妃的身体接触,轻声道:“绿舞见过容妃娘娘。”

容妃叹了口气失望道:“你还是连娘都不肯喊一句。你为何这么待我?娘真的很想你。你是生气在江宁府娘的匆匆而别么?娘也没法子啊,有人盯上了娘,娘不想让他们知道娘的行踪,发现你和我的关系,娘也是为了保护你啊。”

绿舞皱眉道:“容妃娘娘是为了自保罢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容妃皱眉道:“看看,果然是生气了。娘向你道歉,是我的不对好么?我不该把你们丢在江宁的。娘错了好么?”

绿舞不说话,林觉在旁笑道:“容妃娘娘,绿舞既来见你,便是消气了。否则怎肯来见你?”

容妃一愣,旋即笑着点头道:“对呀,我的儿这是已经原谅我了。来来,快坐下说话。屋子里还暖和么?要不要命人加个火盆?”

容妃殷勤招呼两人坐下,火盆什么的倒是不用加了,小小暖阁之内的角落里已经摆了三盆,再多加火盆,怕是要中毒了。

容妃的一双凤眼只盯着绿舞看,突然皱眉道:“咦,我儿怎么好像瘦了不少?怎么?生病了么?”

绿舞皱眉不答,林觉轻声开口道:“容妃娘娘,绿舞何止是瘦了,差点丢了性命呢。”

容妃惊愕瞪大眼睛叫道:“什么?怎么回事?快告诉我。”

林觉随即将绿舞和林虎回京途中被淮王绑架的事情详详细细的叙述了一遍。容妃惊的目瞪口呆,呆呆的坐在那里发愣。

“容妃娘娘,据我分析,娘娘和绿舞的关系已经引起了他们的怀疑,他们绑架绿舞的动机便是要从绿舞口中问出和娘娘之间的事情。绿舞咬紧牙关没有透露半个字。他们将绿舞羁押在王府近一个月,那一个月的煎熬之下,绿舞能不瘦么?能活着回来已经是万幸的事情了。”林觉沉声道。

容妃从软榻旁走到绿舞身边,眼圈红红的叫道:“我的儿,他们怎么折磨你的?你没有受伤吧。”

绿舞缓缓摇头,没有说话。容妃咬着银牙怒道:“郭旭这个混账东西,胆子也太大了,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来,实在是可恶之极。本宫绝对饶不了他。”

林觉沉声道:“娘娘息怒,绿舞并无大碍,郭旭没敢对绿舞如何。但倘若我营救不及时,便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了。郭旭是想挖出绿舞和娘娘的关系,这样便可将往日之事一并挖出来,从而达到打击娘娘和太后的目的。其根本目的还是为了太子之位的争夺。太后和娘娘都是站在晋王一边的,他一定是担心太后会左右皇上在立太子之事上的态度,所以才深挖此事。娘娘行事也不谨慎,这年余来,您和绿舞见面过于频繁,举止太过亲密,便是傻子也看出有些问题,这便是他们去南方盯梢娘娘和绿舞的原因。这段时间之所以绿舞没进宫来看您,那是我担心他们还会盯着这件事。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容妃点头道:“你做的对,你做的对。确实不能让他们抓到把柄。话说,你是怎么救出绿舞的?郭旭干了这样的事情,难道他肯放人?”

林觉面色平静道:“很简单,我绑了吕天赐,逼着他们放了绿舞的。”

“啊?”容妃再次惊愕,呆呆道:“你……你……居然绑了吕天赐?前几日闹得沸沸扬扬的吕天赐被绑架的事情是你干的?”

林觉点头道:“正是,他们不肯放人,我便只能逼着他们放人,只能出此下策。这件事他们也知道是我干的,只是苦于没证据。我现在可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了。不过没什么,为了保护绿舞,不光是吕天赐,便是郭旭本人我也不会在乎。必要时我会带人强闯他的王爷府抢人,这件事本在我的计划之内。好在吕天赐上钩了,倒也省的闹的天翻地覆。”

绿舞眼眸颤动,用一种极为崇拜和感激的眼神看着林觉。她知道,公子说的不是假话。公子为了自己真的会这么干。吕天赐他都敢绑架,这已经说明了一切。

容妃呆呆的看着林觉,她本就是个胆大的女子,但她现在才发现,比自己大胆的大有人在。郭旭如此,这个林觉也是胆大包天,居然也敢做出这般不顾一切的疯狂之事来。

容妃咬着红唇微微点头,平复了一下心情沉声道:“林觉,绿舞在你身边,本宫可以放心了。本宫感谢你为绿舞做的一切。这件事本宫一点也不知晓,本宫确实有些大意。照你这么说,郭旭和吕中天已经怀疑我和绿舞的关系了,他们背地里一定在查勘此事,纸包不住火,我担心他们迟早会查出来此事的。”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