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周王侯
听书 - 大周王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八七六章 受挫

大苹果 / 2020-05-30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二合一)

三更时分,郭昆和魏大奎赵有吉等人抵达了大火燃起之处。虽然那一堆大火早在一个时辰前便已经熄灭了,但是剧烈燃烧了两个时辰的大火将左近方圆数十步之内的地面烤的滚烫。两侧的树叶和青草都被烤成了焦炭一般。人只要一拐过弯道,直面那余烬通红的大火堆时,便立刻感觉到身入蒸笼之中炙烤一般。

不过,此时已经对于视线无碍,双方隔着上百步的距离高声对话。

“是林觉么?”郭昆大声叫道。

“大舅哥,是我们。哈哈哈,我一猜便知是大舅哥领着骑兵到了。大舅哥,辛苦辛苦啊。”林觉的声音从烟尘萦绕的对面驰道上传来。

“惭愧,惭愧,早知该听你的建议的。我倒是不辛苦,这一次倘若不是你,我怕是要铸下大错了。”郭昆叫道。

“不说了,不说了,人非圣贤,岂能无错?这些事回头咱们再说。我想知道的事,教匪可全部歼灭了?我还担心你们不敢进攻呢。”林觉大声笑道。

“岂能让你的心思白费了?你烧了这么一大堆火,不就是想要我进攻么?如你所愿,教匪尽数歼灭。哈哈哈。”郭昆大笑道。

“哈哈哈,恭喜大舅哥了,这可是天大的功劳。尚未进军教匪反叛的京北五县,便已经将教匪尽数歼灭。这才出兵短短几日,便已经建功报捷了。之后便可轻松横扫五县了。恭喜恭喜呀。”林觉也大声笑道。

郭昆愣了愣,这才突然意识到,原来今日这场战斗的胜利居然是五县教匪之事的结束。因为这两三万教匪正是五县集结而来,全部将他们歼灭之后,五县可横扫而过,一举收复了。平息五县叛乱的任务竟然在今晚便已经奠定了完全的胜局。郭昆心中一阵狂喜涌了上来。

“哈哈哈,你不说,我还没意识到这一点。确实是一举奠定胜局了,这是大伙儿的功劳,特别是你们守城兵马的功劳。回头我会和晋王殿下写报捷奏折,详述你们守城之功。特别是你和三百骑兵兄弟的勇猛无畏,做出了震惊天下的壮举。此战必将天下扬名,朝廷也必大加褒奖。哈哈哈。”郭昆大声笑道。

林觉大笑点头,他身后站着的一百多名骑兵也笑的很开心。这几天跟做梦似的,完成了一件件不可思议之事。一场大功劳从天而降,这全凭林大人谋划之功。倘若没有林大人领头,给众人做出决定来,指导行事方略,是万万没有这样的结果的。众人对林觉钦佩的五体投地,站在林觉身旁的白冰也是一脸崇敬的看着自己的夫君,悄悄将小手伸进林觉的手掌里攥着。

林觉高声道:“多谢夸奖,得大舅哥夸奖可不容易呢。对了,孟祥抓到了没有?”

郭昆愕然道:“孟祥?孟祥是谁?”

一旁的赵有吉忙低声将前情跟郭昆快速的说了一遍。郭昆惊愕发呆,忽然大笑道:“这个孟祥居然是桃花岛上的海匪么?这可真是离奇了。难不成青教这帮人居然是咱们的老熟人?”

林觉哈哈笑道:“大舅哥居然现在才知道么?没错,正是当年桃花岛上的一群海匪在蛊惑生事。这青教的教主,自称圣公的便是当年逃走的海匪海东青。这孟祥是当年他座下的八大金刚之首。我也是见到了孟祥才知道此事,简直让我大吃一惊,这帮家伙还真是能搞事。”

郭昆哈哈大笑道:“简直让人难以置信,这天下也太小了。这帮海匪居然还活着,还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当真不可思议。孟祥可还没抓到。可能是不肯投降,钻进博浪沙深处了。待我回头问问俘虏,看看他们知不知道其下落。”

林觉大声道:“这个人不能跑了,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他跑了,后患无穷。这一次咱们不能像当年一样放他们跑了,这一次除恶务尽,否则这伙人指不定又要弄出什么名堂来。”

郭昆点头叫道:“我知道了。我会全力搜查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体。林觉,这地面滚烫,恐怕要到明天早上你才能过来。我看你们就地歇息,明日我们相聚详谈。我这边也要安排一下,兄弟们都累得够呛,我已然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了,今晚可好好的睡一觉了。”

林觉笑道:“你好歹也送些水和食物给我们,我们可是又饥又渴,饿着肚子可睡不着觉。”

郭昆伸手击额,笑道:“瞧我,可糊涂了。来人,赶紧的。”

士兵们将干粮水囊包裹起来,远远的投掷过中间最炙烤的余烬之地,林觉等人终于喝到了干净的水,吃到了几天以来像样的一顿饭。吃饱喝足,众人就倒在路上,放松心神,呼呼大睡过去。

次日清晨,天光大亮的时候,林觉等人被一阵怪异的臭味和滋啦啦的嘈杂之声惊醒。爬起身来看时,只见几十名士兵正从驰道旁的泥沼水坑中用木桶装水,在驰道上浇水。地面依旧滚烫,水洒在路上顿时发出滋滋的声响,散发出泥沼的恶臭。正是这气味和声音惊醒了众人。

林觉甚是无语,皱眉叫道:“这是在做什么?”

那帮士兵叫道:“林大人,露面依旧滚烫难行,都虞候叫我们接您过来,说是找到了匪首的尸首。可是这路走不了,我们便想浇点水让路面冷却下来。”

林觉摆手叫道:“你们这办法可不成。干什么不砍些树枝铺在上面。这地面只是烫,却也不会起火了。”

士兵们连骂自己愚蠢,弄的臭气熏天的,而且水浇在路上根本就没有多大作用,蒸发之后,地面依旧滚烫难以落脚。还是林大人的主意靠谱。当下众人立刻砍伐了数十根杂树,铺了几十步长的路,林觉这才和众人踩着树干一跳一跳的跑了过来。

经过中间的路段的时候,林觉发现周围地面都烧成了青灰色,甚至上了一层光滑的釉质。黏土沙道都快被烧成琉璃状了,可见昨天那一堆杂树燃烧的威力之大。这段驰道怕已经成了整条驰道中最为坚固的一段了。从此后水冲不垮,车马压不坏,可保万世不毁了。

后世有考古者挖掘出博浪沙这段路基,提出这是古博浪城城墙遗址之说,一时为众人所认可。却不知这不过是林觉为了阻挡青教教匪的退路而放了一把火的结果。可见,有些事的真相除非亲身经历,否则推测和揣度甚至是专家学者的话都是不可全信的。(PS:这段是瞎扯,不必当真。)

林觉等人在士兵们的簇拥下赶到了郭昆等人所在的驰道拐弯处,郭昆等人正站在驰道旁对着下边的泥沼里指指点点,见林觉到来,郭昆赵有吉魏大奎等人忙迎上前来。

“哈哈哈,妹夫,昨晚睡得可好么?我可是被蚊子咬的满身是包,一晚上没怎么睡着。”郭昆哈哈笑道。

林觉笑着拱手道:“你该和我一样,睡在那热烘烘的路上的。大火将左近蚊虫都给熏跑了,我昨晚睡得不知道多香呢。”

郭昆一拍大腿道:“哎呀。怎么不早说?这可失算了。”

林觉大笑,魏大奎和赵有吉以及几名将领在旁躬身行礼。这帮人看林觉的眼神都是充满的崇拜,魏大奎更是丝毫也不掩饰。

“林大人呐,林大人呐,我可真是服了。我还没见过像林大人这么厉害的人。林大人文能中状元,武能退万敌,魏大奎此生还没对谁服气过,但这一次,我是真的佩服的五体投地了。请林大人受我一拜。”魏大奎长鞠到地,恭恭敬敬的给林觉行了个大礼。

林觉呵呵笑道:“魏都头可莫要如此,我可当不起。这一次是我们相互配合的结果,可不是我一人之功。不仅是我,我身后的这群骑兵兄弟才是真正该被佩服的。魏都头,这一次必须给他们全部报军功嘉奖,我可是答应了他们的。”

魏大奎尚未回答,郭昆呵呵笑道:“这还用说?这些事回头再详说,你先来瞧瞧这是谁?”

郭昆拉着林觉在众人的簇拥下来到驰道旁,指着下方泥沼中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道:“你瞧,那是谁?”

林觉定睛看去,顿时恶心的要吐出来。身旁的白冰只看了一眼便扭头走开,再也不敢看第二眼。但见那泥沼之中僵卧着一具尸体,黑乎乎的身上全是臭泥,他的嘴巴张的老大,眼睛也睁的老大,嘴巴和眼睛上大群的苍蝇爬来爬去,恶心之极。细看之下,林觉更是发现那尸首裸露在外的胳膊和半边脸颊上爬满了蚊子,正自吸血吸的痛快。

“这是……”林觉皱眉骇然问道。

“孟祥,你说的那个家伙,就是他。昨晚我回去询问了那些俘虏的教匪,他们告诉我孟祥摔下了泥沼之中。今天一早,手下兄弟便依着他们的指点找到了这里。这家伙昨晚摔下来的时候没死,一夜就这么躺在泥沼里,看起来似乎是被蚊虫叮咬死了。瞧他脸颊和胳膊,都凹陷下去了,必是被吸空了血肉。这里的蚊子可真是毒的很,都是这些长脚花蚊子,个头大的能当菜吃。这一夜过来,还不得吸干了血肉么?”郭昆指点着孟祥的尸体道。

林觉心中发寒,这种死法可是最凄惨的一种死法了。陷在泥沼之中,被蚊虫叮咬至死,这相当于遭受严刑折磨而死。据林觉知道,有一种刑罚便是虫噬之刑。对于罪大恶极之人,在他身上割出伤口,洒上糖水,将人绑在蚂蚁蚊虫密集的树林里,一夜过来,血肉尽空,比之凌迟也不遑多让。孟祥这家伙居然是这么个死法,倒也是天理昭然。

“将他弄出来清洗干净吧,这人是匪首之一,可以运往京城向朝廷禀报。哎,可惜了。”林觉皱眉道。

“可惜?你还为他可惜?”郭昆翻着白眼道。

林觉道:“我不是为他可惜,我是可惜没能活捉他。如能活捉他,便可以问他一些事情了。他是青教高级头目,他口中必知道青教的秘密的,我很想问问他一些我疑惑不解的事情。”

“那是什么事?你看来对这青教还挺有兴趣的。这些家伙就该抓到便宰了,还容他活着么?”郭昆道。

林觉道:“我是想知道,青教如何在短短时间里边能发展如此壮大的,而且青教居然有了大量的武器和装备,起初还听说他们花钱收买人心。那可是需要大量的金银财物的。我不知道海东青如何会有这么多的钱粮。当初他可是被我们像狗一样撵出了桃花岛的。我怀疑有人资助他这么干。这些内情,孟祥一定知道。”

郭昆微微点头,这确实有些蹊跷。目前所知的是,青教发迹是靠大洒金银钱粮收买人心。这些钱不是小数目,从何而来是个疑问。还有这些装备兵刃,虽然不多,但都非民间土造的工艺,必然是从某处渠道得知。这些事都值得深究。孟祥不死,或许真的问出些内情来。

“人都死了,那也没法子。我看我们赶紧打扫战场,撤兵回城休整,过几日收复五县才是正经。”郭昆道。

林觉点头道:“说的是。还有几十名骑兵兄弟困在博浪沙泥沼之中,需要救出来。那些逃进博浪沙的教匪很可能跟他们遭遇,所以需要抓紧搜索。事不宜迟,立刻进行吧。”

……

就在阳武县大战结束,郭昆林觉等人剿灭孟祥所率来犯教匪之时,东南方向九百余里之外的应天府城下,惨烈的攻城战已经进行到了第三天。

三天前。淮王郭旭率五万禁军和大量攻城器械辎重粮草浩浩荡荡开赴京东西路。在兵不血刃的拿下了襄邑和宁陵之后,兵临应天府城下。

从一开始,淮王郭旭的目标便是应天府。应天府是京东西路最大的城池,辖数近百万人口之众,乃大周城池之中排名前五的大州府。拿下应天府不但可以大大缓解眼前教匪叛乱的局面,而且可以稳定民心,立竿见影的让朝廷看见平叛的效果。况且,应天府地处京东西路南部,攻占应天府之后,可有效阻止教匪南下,蔓延至淮南东路一带。

故而,无论是郭旭本人,还是郭旭身边所跟随的由吕中天亲自为他挑选的谋士们都达成了高度的共识,那便是一举拿下应天府,打个漂亮的攻城战。

对于攻下应天府的作战行动,众人还是信心满满的。所有人都将教匪视作乌合之众,认为他们不堪一击。率领着五万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禁军大军前来,更携带者大批攻城器械,这一战没有一丁点输掉的可能。甚至于,对于整个平叛行动,在很多人心目中都认为,这是白送给郭旭的一场大功劳。因为无论从兵马的素质装备以及物资的保障上,朝廷官兵都没有任何失败的理由。

三天前的清晨时分,攻城作战正式打响。以三百架投石车的轰击为开端,在投石车的掩护下,上万禁军用大车运载了大量的土石沙包,硬生生的将应天府宽达五丈有余的护城河填出了十几条通道,便于大军攻城。

这之后,五十余部云霄车满载着近五千名禁军攻向城下。云霄车是大周军中特有的新型攻城利器。是一种高达三丈八,装有十八只巨大轮子的庞然大物。呈长方形的的云霄车内部是一层层的平台,以阶梯相连接。当这样的攻城车抵近城墙时,顶部放下的吊桥可以搭在城墙上,而内部藏匿的士兵可以从梯子爬到顶部,直接沿着吊桥冲到城墙上。这种车辆每部可藏匿兵士百人,一旦靠到城墙边上,不仅是这百人可以迅速登城作战,也相当于架设了一道连接城下城上的通道。这本是大周最新型的攻城武器,原本属于极其机密的攻城重器,此刻却首先被郭旭带来了五十余架。那也是禁军所拥有的全部数量。

除此之外,上万禁军扛着数百架云梯冲锋在云梯之侧,另有五架巨型冲车驶向应天府西城门,准备砸碎城门。再加上五千弓箭手朝城头射箭压制,新型攻城手段和传统的攻城手段相结合,形成了新旧结合,远近结合的立体的攻城手段。

除了一万预备队之外,郭旭动用了三万多禁军。他的目标很明确,便是一鼓作气攻破应天府,拿下这座城池。绝不拖泥带水。

然而,事实却狠狠的打了郭旭一个耳光。他以为能够顺利攻下的应天府之战遭遇了教匪们凶猛的抵抗。在圣公海东青的亲自督战中,城头防守的两万护教军和数万教匪勇猛无比,口中喊着圣公至大的口号,手段层出不穷。

近六千名装备了弓箭的护教军居高临下射箭,在禁军尚未抵达城墙之前便造成了巨大的杀伤。数千禁军在冲锋的路上便被射杀。面对云霄攻城车的攻城,守方也没有让对手占到便宜。在云霄车抵近城墙时,城头的教匪掷出了火油瓶投入了云霄攻城车庞大的上方出口。二十余架云霄攻城车便是这样被焚毁在城墙附近的位置。熊熊烈火夺去了禁军的性命的同时,也烧毁了极为宝贵的云霄车。

城头上的护教军死死的钳制住城墙,不让官兵有半点登上城池的机会。而且他们明显做了精心的准备,城头物资充裕,弓箭手数量众多,加之城墙上安装的几十架原本是大周军队所有的床弩,都有效的成为了阻止官兵进攻的利器。

第一场攻城战持续了一个多时辰,终于以教匪击退官兵的进攻而告终。在大量的伤亡和对形势的眼中的估计不足的情形下,郭旭不得不下令停止进攻,另谋良策。

这之后的三天时间里,郭旭发动了九次攻城,无一次得手。最有可能的一次是两天前夜晚的那次进攻,一度城墙的一部分已经被拿下,但对方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群教匪,硬是和攻城官兵展开了肉搏战,最终凭借绝对的人数优势鸡腿了城头官兵,重新夺回了城墙的控制权。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