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周王侯
听书 - 大周王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八五六章 冷酷无情

大苹果 / 2020-05-30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二合一)

大片的箭雨浇灌之下,死亡之花绽放在城下的地面上。大批的人群被清空,一茬茬的如割草一般的倒下。城头上的守军射箭的动作不停,他们根本无需瞄准,也无需官长下令,因为城下全是一群活靶子,闭上眼射一箭都能射中人。大量的杀伤让城上的众人都有些看不过去了。

“可怜,可悲!”赵有吉皱着眉头表情痛苦的给出了评价。

林觉冷声道:“也可恨。倘若让他们冲入城中,他们会成为一头头的恶狼。”

“你说的没错,我并非是妇人之仁,只是不懂他们为何会被青教蛊惑送死。”赵有吉道。

林觉沉声道:“我无法回答你,我只能说,他们其实都是蝼蚁,他们的命运并不掌握在自己手里。他们如此,是因为他们只能如此。”

赵有吉长叹连声,不置可否。林觉却已经冲向城墙南侧,哪里已经有数十架云梯搭上了墙头。

在如此凶猛的箭雨的狙击之下,依旧有教众冲到了城墙下。毕竟他们的人太多。虽然被杀伤了一批,吓得后退了一批,但守城的兵马毕竟只有一千多人,无法面面俱到。大部分弓弩也都在城门楼两侧的城墙上布置,城墙南北处却是无法照顾到的。所以,依旧有数千教匪冲到了两侧的城墙下,开始试图攀援城墙。

然而,他们虽躲过了箭支的浇灌,却无法躲避城头上为他们准备的大量的守城之物。没有装备弓箭的几百名衙役捕快和阳武县的团练兵马就驻守在这里。一声令下,他们将石块滚木如雨点般的砸下去。下方的教众一片惨叫之声,大石块和沉重的原木将他们砸的筋断骨折。这是最为原始的守城的方式,但在此刻却是最为有效和最有震慑力的。两侧聚集的教众如炸了锅一般的散开。到此时,终于有不少人意识到自己这是在送死。

当战场上的死伤超出了教众们之前的预期时,乌合之众们第一时间想的便是逃跑。毫无军纪可言的教众那里见过这种阵仗,很快便有人开始抱头后撤。只要有人带了头,大溃逃便不可避免。大批的教众掉头飞奔而逃,让这一次攻城戛然而止。

这一次进攻尚不足半个时辰,便以教众们丢下一千多具尸首,伤三千多人而告终。可谓是虎头蛇尾,毫无建树。城头守军一个没死,只伤了十几个。那还不是为敌所伤,而是搬石头和滚木时不小心砸了手脚所导致的。

后方,孟祥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心中的惊恐难以形容。他原本的计划是,当这群炮灰冲上去吸引第一波的守城火力之后,他便率着四千名主力随后攻上去。利用对方喘息的机会攻上城墙。但是,当他看到对方凶悍的防守力量,漫天花雨一般凶猛的弓箭狙击,忙而不乱的有层次的防守时。他便知道,怕是事情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了。

从城头射下的弩箭的密集程度来看,这绝非是只有数百人的阳武县本地的团练和衙役捕快们在城头的防守。这绝对是有正轨的朝廷兵马已经抵达了阳武县中。阳武县本地的散兵游勇最多有些弓箭和梭镖而已,那城头射下的可是连弩和强弓射出的弩箭箭支。况且,那林觉就在城头上,他不是京城的官么?出现在这里足以说明是有京城兵马抵达了阳武县了。也就是说,狡猾的对手并没有完全上当,封丘那里确实吸引了禁军大部队,但他们依旧分了部分兵马来到阳武守城。

孟祥心里充满了挫败感,他叫停了攻城作战,下令原地扎营休整,他要弄清楚原委,想一想该怎么办。

惊魂未定的教众们点起篝火,面色苍白的围在篝火旁呆呆无语。经历了之前的那一战,所有人都像是被抽干了精力一般,脑子里一片混沌。他们当中有很多人已经动摇了,这些人是经受不住这一切的。

起事之时,他们面对的是普通的百姓和一些地方上的衙役团练等人,加之人多势众,根本没有遭遇像样的抵抗。所以在他们心里都认为,只要大伙儿一起往前冲,稀里糊涂便赢了。可是不久前,当身边的人惨叫着倒下,被箭支射的像个豪猪一般,被滚木礌石砸扁了脑袋,被劲箭穿透身体的惨状历历在目时,他们才真正意识到他们来到了什么地方,正在面对着什么,正卷入了怎样可怕的事情之中。

篝火旁,有教众从麻木之中惊醒过来,开始抱头哭泣。有的人则开始盘算怎样逃走,因为很显然,还是要攻城的。而攻城便意味着送死。

“圣公没有保佑我们,我们根本没有神功护体,根本不能刀枪不入。我们就是活靶子。我大哥二哥都被箭射死了,就在我旁边。他们死前口中可是喊着‘圣公至大神功护体’的。不是说喊了这话,便会保护要害部位么?即便箭支射来也只是射中手脚,不会射中要害。可他们一个被射中脖子,一个被射穿了胸口。骗人的,都是骗人的,根本没有什么神功护体,我们都被他们骗了。”一名教众忽然从篝火旁跳起身来,大声的叫嚷了起来。

众人呆呆的看着他,很多人脸上既迷茫却又有些恍然。

“他说的好像是对的,我们好像都被骗了。我们是来送死的啊。什么圣公啊?适才城头上那人不是说了,我们的圣公原来是海匪海东青啊,就是那个十几年前杀人不眨眼的恶匪海东青。孟首教不也没有辩驳么?他们都是海匪啊,说自己是什么圣公?什么云霄圣殿?怕都是骗我们的。我们跟着土匪在造反啊。”有人从迷雾之中惊醒了过来,大声附和道。

“是啊,我们都做了些什么啊?

我们跟着土匪在造反,我们不也是土匪么?我们还杀了乡亲百姓,他们怎么会是邪魔外道啊?他们平日里没做什么坏事啊。这是怎么回事啊?我们自己好像才是恶魔吧。”有人喃喃说道。

“小声点,你们说这些话,那是对圣公的不敬,那是背叛圣教之举。被孟首教他们听到了,那可了不得。别说了,快别说了。”有人胆战心惊的提醒道。

“怕什么?我们不干了啊,我们回家去。我儿子才三岁,我死了他们也完了。我怎么丢下妻儿跑这里来造反了?我疯了不成?我得走,咱们都得走。不然咱们都得死在这里。一会儿肯定还要攻城,我们都得死在这里。我不想死,什么七十二处子,哪有那么多处子?都死了,还享受什么?都是骗人的。”一名青年教众猛地起身来,将手中的一柄钢叉往地上一扔,大声说道。

“对啊,我们走,我们不入青教了,我们退出青教就是了。回家了,我们回家了。再不跟着他们打打杀杀了。日子虽然过得苦一点,但是起码不会死在这里啊。我跟你走。不干了。”不少人纷纷起身附和道。

这些百姓的愚昧和悲哀之处就在这里,他们到此刻还以为抽身而退便可以解决一切。他们完全没有明白事情到底有多严重。他们简单大脑只凭一时冲动做事,根本没有任何常识和考虑。正因如此,他们才会因为一些小恩小惠而被青教蛊惑,才会加入青教杀人放火。此刻面临死亡之时,他们却又认为可以一走了之,甩的干干净净。

这群人的喧闹惊动了周围更多的人,很多人跟着叫嚷了起来,纷纷丢下棍棒刀叉,脱下身上的黑袍准备离开。但有很多人觉得不妥,他们虽然意动,但他们心里却还明白这事儿并没有那么简单。况且,他们已经看见了孟首教正带着一群人快步走来,他们打着手势要制止这些还在鸹噪之人,却已经来不及了。

“怎么回事?”孟祥带着百余名膀大腰圆的护卫快步而来,对着百余名正鸹噪的教众冷声喝道。

所有人都闭上了嘴,面对孟祥那张阴沉的脸和双目中冒出的凶光,他们感觉到了危险。

“孟首座,兄弟们有些事不明白。想请教孟首教。”开头那名年轻教众壮着胆子开口道。

“你叫什么名字?”孟祥问道。

“我叫王小柱。从滑县分舵来的。”王小柱道。

“好,王兄弟请问。”孟祥负手道。

王小柱点头道:“我想问问孟首教,咱们青教圣公到底有没有法力?能不能让兄弟们有神功护体?刚才死了那么多人,圣公到底有没有给兄弟们施法?还有,之前城上有人说,圣公和孟首教原来是海匪。说圣公是海东青。不是说圣公是圣殿下凡的圣人么?怎么会是海东青?这一些都是真的么?咱们这么跟朝廷作对,真的是为了救赎世人么?”

孟祥微笑看着王小柱,伸手拍了拍王小柱的肩膀道:“王兄弟啊,你想的太多了。你是被适才攻城的情形吓到了么?我青教兄弟姐妹根本不用怕死,因为我们是不会死的。我们死了是上圣殿,得极乐,永存于世。那是功德。神功护体自然是有的,可是那是最虔诚的教众才会得到神功护体的加持。你生出疑惑之心,便是对圣教的不虔诚,神功便也对你无用。每个人都要自省,到底是不是对圣教有十成十的忠心,对圣公有十成十的虔诚和尊崇。倘若自己不诚,怎能怪神功不灵?你王兄弟连敌人的话都相信,还来质疑圣公和本护教的身份来历,从这一点来看,你便是十足的不诚。该反省的是你自己啊。”

周围很多人都纷纷点头,原来神功护体需要十足的虔诚和忠心方能加持。扪心自问,自己确实没做到这一点。对圣教和圣公和很多事情都产生过一些怀疑。这也许便是导致神功护体无效的原因吧。

“孟首教,我觉得您这话有些不对。咱们为了圣教出生入死,跟朝廷官兵作战,就算没能十足的虔诚,圣公又怎能让我们就这么死了?死了那么多人,您看到没有?圣公和孟首教难道不该做些什么吗?都是咱们青教的兄弟啊。孟首教,我觉得您没说实话。”王小柱大声道。

孟祥点头道:“王兄弟,死了这么多兄弟,你的心情我理解。你害怕,我也能理解。但我之前说了,就算为了圣教而死,那也是功德。咱们的兄弟虽死犹生,他们都会被接引入云霄……”

“少来,我可不信。什么云霄圣殿七十二处子?都死了,什么都没了,还享受什么?我家里还有三岁幼子,还有年迈老母,我得活着尽孝。”王小柱打断道。

孟祥神色变冷,笑的有些勉强道:“那么王兄弟的意思是要怎样?”

“我要回家,我不想攻城了。”王小柱道。

“回家?”孟祥微笑道:“你是青教一员,受教规约束,这时候你怎好说回家便回家?”

“那我便退教,不入这劳什子青教了。这总成了吧?”王小柱大声道。

四下里一片安静,所有人都惊愕的看着眼前这一切,他们替王小柱捏了一把汗。王小柱胆子太大了,虽然这种念头曾经很多次在心头滚动,可是谁敢说出来?王小柱今日居然当着孟首教的面说出来了,这小子有种,可是这小子怕也是疯了。

“你要退教?”孟祥脸上的笑容开始变冷。

“我……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想回家了。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

“罢了,你也不用说了。王兄弟,既然如此,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

,你想退教,我也不勉强。我圣教以救赎万民为己任,加入自愿,退出自由,我们绝不会勉强别人的。强扭的瓜不甜嘛。我准你退教回家了。”孟祥打断道。

“什么?”周围的教众都惊呆了,孟首教居然准了王小柱退教回家?这怎么可能?连王小柱本人都张着嘴巴,呆呆的愣在原地。

孟祥第三次拍了拍王小柱的肩膀,转身对周围教众沉声道:“各位兄弟,你们加入青教这个大家庭,是为了能得救赎,脱离苦海。我青教也一直敞开大门接受你们进来,为你们遮风挡雨。但圣公说过,合则共谋大事,不合则各奔东西。强求是不成的。所以,本人准许你们退教离开。还有谁和王兄弟一样的想法的,你们可以站出来,交出武器,脱下黑袍,然后你们便可以走了。从此与青教无赦。”

众人呆呆无语,竟然有这等好事?简直难以相信。很多人心中都觉得这不可能,似乎隐隐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但终究有智商低下的百姓信以为真了。有人真的站了出来,而且还不止一个。陆陆续续竟然有上百人站了出来,各自陈述着自己必须离开的理由。

孟祥表情温和,微笑听着他们说理由,似乎感同身受。

“还有没有了?”孟祥扫视周围,连问了三遍。又有些站了出来,有些人动了动,却被身旁的人拉住。

“看来绝大多数的兄弟还是对我青教忠诚的,这一百多兄弟想退出青教,那也由得你们。你们可以脱下袍子,丢下武器离开了。回到你们的家人身边去吧。”孟祥笑着对王小柱等人道。

王小柱一咬牙,迅速的开始拔下身上的黑袍,丢在地上。身旁那一百多人也闷着头一言不发开始脱下袍子,堆在地上。

“孟首教,我们走了。实在抱歉。”王小柱拱手道。

“不用说抱歉。王兄弟,该说抱歉的是我。”孟祥笑道:“是我没能让你们明白圣教的神圣和伟大,是我没能让你们明白一件事,那便是……我圣教是不容亵渎,不容背叛的。你们此刻的行为,便是对圣教的背叛。你们都要受惩罚的啊。我很痛心,我很难过,但是,教义不可违,教规不可懈,所以该说抱歉的是我啊。王兄弟,各位兄弟,对不住你们了。”

王小柱等人愣愣的瞪大眼睛,他们看到孟祥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一张脸变得峥嵘可怖起来。

“将这些叛教的叛徒统统处决,那个王小柱绑上木柱,挫骨扬灰。”孟祥轻轻一挥手,身子退后。身后百余名亲随大喝着猛冲上前,早已出鞘的刀剑切瓜砍菜,只片刻间,一百多名意图退教的教众横尸当场。只剩下王小柱一人惊骇的站在那里。

“烧死他。”孟祥喝道。

几名亲随将毫无反抗能力的王小柱手脚抓住,绑在了一根木柱上,然后横起来放在了熊熊燃烧的篝火上方。王小柱痛的大声叫骂道:“孟首教,你说话不算话,你骗了我们。”

孟祥冷笑道:“那又如何?你以为青教是你想进便进,想出便出的?有好处你就进来,有危险你便要退出?你想的倒美。烧死了你,我会飞鸽传书至滑县分舵,你全家上下都要连坐。你不是要照顾你的父母妻儿么?我送你们全家在阴间团聚,你好好的照顾他们吧。”

“啊!你们这群骗子,你们都是骗人的,我们都被你们骗了。”王小柱被火焰烧的身上起了一层层的水泡,一层层的血肉滴在篝火上,噼里啪啦作响。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焦臭味道。

“好好的烤他一个时辰,不要叫他就死。”孟祥冷笑道。

王小柱很快便说不了话了,因为他的头脸已经着火,身上的皮肉也被烤焦。整个人已经成了一根黑乎乎的焦炭。但他却一时并没有死。这种烤法,起码要一炷香时间才会死。世间最为歹毒的酷刑也莫过如此。

所有的教众都吓得魂飞魄散,那些之前打算退出的人开始庆幸自己没有冲动。否则自己现在已经是倒在地下的一具尸体了。

孟祥冷笑着扫视周围,大声喝道:“你们都给我听好了,谁在此刻开小差,便是同样的下场。你们当初拿我青教的钱粮的时候,怎么不知拒绝?有好处的时候你们便信教,要拼命的时候你们便想着保命,这世上哪有这样的好事?退教便是叛教,叛教便得死,而且全家都要被杀。所以,你们都想清楚,是你一个人死,还是你和你全家都得死。老实告诉你们,你们想活命,便给我拿下阳武县城。拿不下阳武县城,你们都要死在这里。你们怕是还不明白,你们根本就没有退路。你们谁手上没有沾人命?谁没有杀人放火?你们还想着能全身而退?那是做梦。朝廷会饶了你们?只要加入了青教,你们便是朝廷眼中的逆贼,现在除了跟着圣公,你们无处可去。只有一条路走到黑。只有蠢材才会现在还认为尚有退路,后路也是死路,前路还有一线生机,都给我想清楚。现在,谁想不开的,老子可以成全他,送他上路。想清楚的了,给我好好的喘口气,半个时辰后,咱们还要攻城。一直攻到拿下阳武县城,否则你们便都得给我去送死,都明白没有?”

孟祥彻底撕开了温情脉脉的蛊惑那一套,什么兄弟姐妹,什么互敬互爱,全是放狗屁。他便是要打消一切希望,将这些教徒变成行尸走肉,只管往前冲,绝不给他们退路。有时候希望不是一件好事,特别是在战场上。战场上的希望是教人送死,战场的绝望才是战斗力,孟祥要的是战斗力,所以他要让所有人绝望。让他们没有丝毫的退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com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