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周王侯
听书 - 大周王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七七七章 蛇蝎之心

大苹果 / 2020-05-30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二合一)

另外一个让林觉疑惑的点是:倘若太子怀疑陆非明和容妃有奸情,甚至都生了孩子,即便抱着家丑不外扬的想法不会大肆宣扬此事,但对待容妃的态度一定是极为冷淡的。而事实上,容妃之后的地位并没有降低,也没有失宠。郭冲登基之后还封了她皇贵妃的封号,这可是极为荣宠之事。就算看在太后的面子上,郭冲也不太可能忍下这种耻辱。易地而处,那个人能做到这般豁达?这明显是不合人情和逻辑的。

容贵妃将此事故意引到太子身上,在林觉看来,显然是为了隐瞒什么。

“容妃娘娘,据你看,此事是谁人所为?听上去莫非是太子所为么?”林觉沉声问道。

卫幼容眼神闪烁,擦着泪道:“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是谁?也许……也许是他吧,除了他,我想不出什么人会这么做了。陆非明与人无争,也无仇家,谁会想要杀他?我实在想不明白。”

林觉皱眉轻声道:“容妃娘娘,你想听我的想法么?我倒是认为别有玄机。”

卫幼容有些慌乱的道:“你知道些什么?”

林觉摇头道:“只是猜测罢了。娘娘要听么?”

卫幼容无可无不可的道:“你想说便说就是了。你也不知内情,却也不能胡乱猜测。朝廷查了三年也没查出凶手是谁,你又怎能猜测出来?”

林觉看着容妃的样子,心中更加的笃定此事有蹊跷。以卫幼容和陆非明之间的感情,陆非明死亡的真相她应该很想知道才是。然而她的表现却似乎是不愿意听林觉多提此事,想含混带过去。这更增加林觉的疑心。

“事关绿舞爹爹的死因,我不能不多想想此事。我觉得太子不太可能杀陆非明。倘若太子到了动手杀人的地步,岂不是说他已经知道了全部的内情。然则娘娘又怎得安生?而且太子动手的话,必是雷霆之怒,铲草除根。陆夫人带着绿舞和两个更小的孩儿,又怎能逃出京城?”林觉沉声说道。

卫幼容惊慌起来,叫道:“我怎知道?你问我我问谁去?我说了,我也只是猜测。只能怀疑是他所为。至于你说的这些疑点,我怎知道为什么?”

林觉沉声道:“容妃娘娘何必激动,我只是提出我的怀疑罢了,可不是要娘娘解释。在我看来,陆侍郎之死……恐怕是自杀。”

“什么?”绿舞惊讶的叫了起来。

“自杀么?这个……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是不是。你是如何想的?”容妃娘娘也有些惊讶,但这惊讶里带着一些庆幸。

“您想啊,陆侍郎对娘娘情深义重,娘娘深陷危机之中,去找陆侍郎想办法。可是又想不出好的办法来。陆侍郎为了救娘娘于危机之中,恐怕只有一个办法,那便是断了太子查出真相的可能。如果太子找到他,逼着他说出真相来,他恐怕要遭受折磨,很难抗过去。只有一死,一了百了,这个秘密便也永远的埋在心里了。太子虽然怀疑,但是无从对证,便也只能作罢。娘娘便得以保全了。”林觉捏着下巴道。

容妃和绿舞都默然无语。

林觉续道:“以陆侍郎对容妃娘娘的痴情,他可以为娘娘冒掉包孩儿的巨大风险,为娘娘献出生命也在情理之中。他以他的死保护娘娘的周全。娘娘觉得,这是不是很合理?”

容妃皱眉道:“我……我不知道,或许……你说的有道理。陆非明确实有可能这么做,他对我……确实是真心实意的。如果真是自杀的话,我也不能完全不信。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的良心将会大大的不安了。他待我如此,来生……来生我必报答他。”

林觉笑了起来,轻声道:“娘娘认可我这个猜测了?”

容妃咂嘴道:“我不太信,但是你分析的有道理,我了解陆非明,他确实会做出这样的事来的,也许真的是如此也未可知……”

“娘娘还真是能够顺杆子说话。那我问娘娘,倘若是自杀的话,陆侍郎为何身中十几刀惨死在街上呢?陆府的大火又是怎么回事?他大可不必想连自己的妻子儿女都烧死吧?娘娘口中的所谓合理又从何而来呢?”林觉冷笑道。

“这……”容妃娘娘愕然无语,半晌后怒道:“是你说他自杀的,我又没说他是自杀,你倒来问我作甚?我说了,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你逼着我作甚?”

林觉冷笑道:“我不过是试探娘娘罢了。谁知娘娘便立刻顺着我的话说了,娘娘似乎对陆侍郎的死因并不感兴趣。或者说,娘娘给我的感觉是在隐瞒什么。容妃娘娘,今日之事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你又何必隐瞒什么。还不如全部说出来,那些秘密憋在心里不难受么?说出来吧。我和绿舞不会传出去的,我们只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而已。”

容妃怒斥道:“本宫隐瞒什么?本宫都告诉你们所有的情形了,本宫无所隐瞒。你不信我也没法子。我该说的已经都说了。”

林觉伸手指天,轻声道:“容妃娘娘,举头三尺有神明。陆侍郎在天之灵看着你呢。你这么多年晚上睡得安心么?你自己做了什么难道不知道么?”

容妃惊慌的抬头看了一眼,眼中满是恐惧。忽然间醒悟过来,斥道:“林觉,你胡言乱语什么?你怎敢如此对我?我是贵妃娘娘,你今日之举已经够诛灭九族了。”

林觉冷笑道:“诛灭九族?连你的女儿一起杀了么?你可真够狠心的。不过我信你做的出来,因为你的心确实够狠。你连对你情深义重的陆侍郎都能下狠手杀了他,你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你说……什么?”容贵妃整个人僵在椅子上,双目瞪着林觉。目光中满是惊讶和恼羞成怒。

“公子……你说……什么?你适才说……是她杀了……我爹爹?”绿舞呆呆的仰头看着林觉,脑子里嗡嗡作响。公子的话简直要把她吓傻了,吓懵了。

“绿舞,我的乖女儿,莫听他胡说八道。他疯了,这个人胡言乱语,你莫信他。”容妃娘娘叫道。

“我倒是希望我是胡说八道,可是,我说的恰恰是实情。你不肯说,我替你说。”林觉叹息着低声道。

容妃呆呆的看着林觉,她觉得这个林觉简直是个妖怪,自己埋藏在心底里的秘密,无人知晓,他又怎么会知道?他是如何知道的?

林觉开始轻轻的叙述起来,容妃一句话也没听进去,她的思绪回到了禅光寺后院禅房的那个午后,她和陆非明见面的那个下午。

……

禅房之中很是幽静,陆非明的笑容和多年以前一样的温暖俊美。容妃和他对坐在那里,就像是当年两人两情相悦时常常对坐在一起的样子。只是心情早已完全不同。

容妃告诉陆非明,事情快要败露了,求陆非明想个办法。陆非明的笑容消失了。他皱着眉头,沉默的坐在那里,想个垂暮的老人。

“你帮我想想办法,陆郎。我实在想不出办法了,太子不久后恐怕便要去找你询问,到时候一切都完了。孩子生的太像你,梅妃她们也在暗地里找线索,事情很快就要败露了。陆郎,你帮帮我,救救我。”容妃对着陆非明说出这些话来。

陆非明道:“幼容,我不知道该怎么帮你,这一次我真的一点法子都没有了。但有法子,我自然会帮你。”

“有,有办法。陆郎,办法是有的,就怕你不肯答应。我来找你,便是已经想好了办法了。就怕你不肯。”

“什么办法,你说。但我能做到,我一定会去做,我一定会帮你。”

“陆郎,太子会去找你,逼你说出真相,那时他便会将我碎尸万段。所以,你不能说,千万不能说。”

“你放心,我怎么会说出来,说出来那不是既害了你,也害了我么?我不会说的。”

“不,你会说的,你不知道太子的手段。他逼供的手段无人能熬得过。再刚强的人也逃不过他的手段。他会将你的牙一颗颗的拔下来,将你的手指一节节的用铁锤敲碎。他会用小刀一片片的割开你的肉。你受不住的,我了解你,你绝对受不住的。”

“……那我该如何是好?我确实熬不住这些,我该怎么办?你告诉我。”

“陆郎,事情到了这一步,只有死人才不会开口。你愿意为我去死么?你死了,他便永远都问不出什么了。我想来想去,只有这个法子了。”

“……幼容,你的心真狠,你居然要我去死。你忍心要了我的命么?我真是没想到……你居然会要我去死。”

“陆郎,不是我狠心,我是为了大局着想。为了你的儿子,为了我的女儿,为了我和我卫家,为了你的妻儿子女。本来我可以一死了之,可是我死了,郭昊没了娘,将受尽别人的欺凌,将来也未必能保住性命。我只要在,便没人敢欺负他。所以我不能死,那么死的便只能是你了。你不为我,可不可以为了你的儿子去死呢?事情败露,他和我都要被碎尸万段。你想想,是不是这么个理?”

“……”

“陆郎,我知道这很难,可是你告诉我,现在还有其他的办法么?你放心,这一世我欠你的,我来生结草衔环报答你。我发誓,你的妻儿我会命人好好的照应。我不会让她们受苦的。我倘若还有半点法子,我怎么会来求你?陆郎,你若觉得我亏欠你,我的身子你现在可以要,也了了你的遗憾。我们今日便做一日夫妻,遂了你当年之愿。好不好?”

“……”

“陆郎,你说句话啊,你不要这样。你告诉我,你到底怎么想的。你不愿救我了么?不愿救你的儿子么?你害怕了么?”

“……幼容,我该走了。很抱歉,我不能答应你。我确实为你疯癫痴狂,我愿意为你做一切事情。可是这一次我不能帮你了。不是我怕死,人固有一死,我根本不怕死。倘若我怕,当初我也不会答应你,为你办这件大逆不道的事情。可是,我现在不能死。因为,我想明白了,你对我而言,就像是做过的一场美梦,我为了这场梦迷失了许久,失去了太多。你知道么?我的夫人为我又生了一儿一女。加上你的青萍,我有三个儿女了。我坐在后园里,看着他们在花丛中跑来跑去,看着他们笑闹的样子,我便知道,我是多么的幸福。还有我的夫人阿秀,我娶了她,她为我生了三个孩儿,我将她的儿子送给了别人,她都没有怪我。她只一心一意的照顾我,为我操劳。她对青萍也视若己出。她从没有怪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不可理喻的事情。你知道我心中对她的歉疚么?我现在的性命不是我自己的,也不是为你而活,我是为了阿秀,为了我的三个孩儿。我死了,孩子们就没爹爹了,阿秀就没夫君了。我的家便没了,将来阿秀和孩儿们便要流落街头,就要寄人篱下。你说你照顾她们,你怎么照顾?你为了避嫌根本就不会去见她们。所以……幼容,这一次,我不能帮你了。不过我答应你,我过几日便辞官离开京城,走的越远越好,去偏僻的山野去生活。太子便找不到我了,也就不会有危险了。”

“……陆郎,你……”

“幼容,我得走了。阿秀今天生辰,我答应她陪她吃长寿面的。孩子们也等着我回去,我得走了。过几日,我便离开京城,你放心,我再也不会出现在京城,再不会有任何的麻烦。你珍重吧,”

“陆郎!”

“幼容,对不住了,我该走了。”

……

“容妃娘娘,容妃娘娘。”

林觉的话语声将卫幼容从那个午后拉回了现实。她打了个激灵,有些迷惘的看着林觉道:“怎么?”

林觉皱眉看着她,自己说了这么多的话,看起来她似乎一句也没听见、

“容妃娘娘,根据适才我的分析,你承不承认是你杀了陆侍郎?”林觉冷声道。

卫幼容沉默片刻,轻叹一口气道:“罢了,我告诉你们真相便是。事到如今,我隐瞒此事也没多大意思。你们一个是我的女儿,一个是我的女婿,是我在世上至亲之人,我不想骗你们。索性全部告诉你们。”

林觉轻声道:“娘娘说吧,我们洗耳恭听。”

卫幼容看了一眼眉头紧皱的绿舞,眼中闪过一丝怜爱之色,又转头看了看正盯着自己瞧的林觉,嘴角露出一丝苦笑,轻叹一声,静静开口说道。

“是本宫杀了陆非明。林觉,你很聪明,居然猜到了。”

“什么?你……你为什么要杀我爹爹?他那么爱你,为你做了那么多,你竟然杀了他。为什么?这是为什么?”绿舞惊叫道。

卫幼容叹息道:“绿舞,你不懂,我只能杀了他。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别无选择。太子很快便会去找他询问,太子的手段他是招架不住的,他会说出全部的真相来。为了保守秘密,他必须死。那天在禅光寺后院禅房之中,我找他来商议应对之策,我问他愿不愿意为我死一次,他拒绝了。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拒绝了我。以前他从未拒绝过我。他说他有他的生活,他有妻子儿女,他要为他们而活,他不能在为我而活了。他还是那么书生气,那么的天真。他说他要带着妻儿远离京城,隐居山野。那样太子便找不到他了。呵呵,这天下是大周的天下啊,太子想找到一个人,便是掘地三尺也会找出来。他以为能躲得过去。他真是天真又幼稚。我以前就喜欢他这样子的,说来真是好笑。”

林觉皱眉道:“然则你便杀了他灭口,你的心确实够狠毒。毕竟他是你喜欢的人啊,他也是全心全意待你的人。这世上这么为你着想的,恐怕只有他了。”

卫幼容脸上肌肉抽动,忽然神色变得狰狞起来,沉声道:“他变心了,他说他再也不会为我做什么了。他说他现在最看重的便是他的妻儿,而我已经不再是他活着的动力了。他已经不是那个全心全意待我的人了。他怎么敢这么做?他怎么敢背叛我?他不能这样,他是我卫幼容喜欢的人,他只能为我而活,为我做一切事情。我要他生,他便生,我要他死,他便即刻为我而死。他居然拒绝了我,他居然当着我的面说他爱的夫人,说跟我再无瓜葛了。他……是他先背叛了我。我不能忍受……绝对不能!”

林觉和绿舞都吃惊的看着激动的语无伦次的卫幼容。忽然间,林觉有些懂了卫幼容内心中的想法。自己还是低估了卫幼容和陆非明之间的关系。之前自己就觉得这是一段不平等的感情,卫幼容自然是占据主动的,而陆非明则是处于弱势。但也仅此而已。然而现在,林觉忽然明白了,这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是一种近乎变态的虐恋的关系。卫幼容岂止是占据主动而已,她对陆非明似乎是一种情感上的奴役。她像个女王一般高高在上,陆非明无条件的接受着她的命令,为她做任何事情。卫幼容需要陆非明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她不能允许陆非明有丝毫的反抗。

陆非明对卫幼容必然是倾心相爱的,只是这种爱的表达方式完全处于一种不平等的待遇之中,变态而疯狂。或者说,那不是爱,那是畸恋。这也能解释,为何两人无缘成为夫妻之后,陆非明依旧被卫幼容所控制,甚至为她去做掉包婴儿这种天下大不韪之事。

卫幼容对陆非明的感情是否是爱?林觉觉得那只是一种霸占。她将陆非明当成自己的奴隶,可以予取予夺。如果说这当中有爱的成分,这种爱也是一种疯狂。从卫幼容提出的要求便可看的出来,她是何等的自私和不可理喻,她甚至提出了要陆非明为她去死,在她看来,陆非明就应该为自己而死。

然而陆非明觉醒了,他已经醒悟了。他或许明白了自己该珍惜什么,该保护的是谁。所以他拒绝了。倘非如此,他或许真的肯为卫幼容去死。可是他终究还是觉醒了。卫幼容对陆非明下手,一则是为了保护自己,但更重要的一点,恐怕还是将陆非明的行为视为对她的背叛。她无法忍受陆非明居然不再受自己奴役,所以她要惩罚陆非明。

林觉想着这些事情,身上出了一层的冷汗。人生阅历不够的人或许会认为这世上根本没有这样的关系存在。但林觉知道,一定是有的,而且是合理的。不用拿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来搪塞,这本就是人性。人性之复杂,之善变,之难以捉摸,乃是这世上最难以理解之事。人要是疯狂起来,真的什么事都能干的出来。

“然则……你便杀了他?”林觉哑声道。

“是,我杀了他。我暗地里找了人埋伏在他府邸左近,那天晚上他赴宴回家的路上,被我的人杀了。杀人的不是我身边的人,也不是太子府的人,更不是我卫家的人。是我花重金请的江湖人物。他们杀人拿钱,远遁江湖,他们不知道背后的人是我,我也从不认识他们。所以朝廷才三年查不出真相来。”卫幼容轻声说道。

“你的心肠简直毒如蛇蝎一般,你好狠的心。爹爹,就这么被你杀了。你将来必……必没有好报。爹爹真是死不瞑目啊。”绿舞眼泪滚滚,咬牙愤怒的叫道。她这一辈子还从未这般发怒,也从未这般恶毒的骂人过,可是今天,她愤怒的几乎要晕倒了。

“绿舞,我是你娘啊,你怎么能这么说我?陆非明他不是你爹爹,我和他之间清清白白。你的爹爹是当今的皇上啊。你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这般咒骂我么?”卫幼容哀声道。

“你不是我娘,我没有这么狠毒的娘。我爹爹就是陆侍郎,我不是什么其他人的女儿。你死了这条心吧。”绿舞哭着叫道。

绿舞真的伤心透顶。若说之前的倔强是因为突然得知自己是容妃之女而感到震惊和抗拒的话,那么此刻,却是为有这般绝情狠毒的母亲而感到痛苦了。她居然杀了爹爹,她便是自己的杀父仇人。绿舞已经不知如何是好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