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周王侯
听书 - 大周王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七二九章 今非昔比

大苹果 / 2020-05-30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两人出门下楼,大厅之中已经没什么人了,几名护院坐在角落里打瞌睡。李有源也早就不在。一名老鸨子专司送客,此刻正在打瞌睡,见两位下来也懒得起身了,只赔笑敷衍道:“二位大爷玩的可还满意?欢迎下次再来光顾。”

林觉点头打着哈哈,和白冰往门口走。那老鸨子也没相送,闭了眼重新打着瞌睡。林觉和白冰走了几步身子一转,从天井一侧的暗影处消失,片刻后已经出现在楼侧通向后院的夹道之中。

万花楼和群芳阁的面积很大,两座楼宇背靠背占据了一条街区。万花楼门朝南边的中河横街,群芳阁面朝北面的大街。虽然是两家青楼,但其实是二而一的关系。两座青楼的后院连接在一处,楼子相通往来,其实就是一家。

两座楼子共用的一座后院,其实便是两座青楼的后勤基地。这里有好几座厨房,昼夜为两座青楼准备酒菜果品热水等各种所需之物。无论何时,只要楼中有客人,这后院之中便没有停歇安静的时候。

林觉和白冰两人走在通向后院的道路上的时候,便不时的遇到捧着酒壶拎着食盒的杂役丫鬟,那正是往前边楼中送往的东西。不过,这些人林觉和白冰倒也不用躲躲闪闪,他们都是杂役人员,也大抵不管闲事。半夜三更还要干活,早就累得眼皮累赘,哪有精神去看路上这两人是不是楼子里的人。

不久后,林觉和白冰到了后院门口。林觉急着那小艳红说的话,说后院有恶狗看门。但瞅来瞅去,并无什么恶犬,倒是看见两名护院抱着胳膊靠在暗影里闲聊。倘若不是他们不时的走到灯光下东张西望一番,倒还真没发现。

林觉明白了过来,小艳红说的恶犬怕便是这两名楼子里的护院。低声跟白冰商量了几句后,两人决定不惹麻烦,抓紧时间进院子找人为好。于是乎两人穿过花树小径,绕到了一侧围墙下,白冰跃上墙头,帮助林觉爬了上去,两人涌身跳入院子墙根下,倒也安全无事,没有惊动任何人。

但进了院子,两人却有些傻眼。只见这偌大的院子中间,好几排房舍前灯火通明。仆役来来往往,屋子里嘈杂喧闹,锅碗作响,热气蒸腾,正是几处供应青楼消耗的厨房在连夜运转。

除此之外,院子周围角落里散布着许多小屋子,也都亮着灯光人影绰绰的样子。这种情形,可如何去找人?

无论如何,林觉和白冰还是硬着头皮往近处的一座小屋子走去。小艳红说的是后院柴房。既然是柴房,那必是在角落之处,总得碰碰运气。

然而,走过了几座小屋,却都不是柴房,而是院子里做活的仆役的住处。林觉和白冰甚是气馁,又不能正大光明的乱闯,只得在草丛花树间迂回而行,一处处的探视。

行至东首墙根下时,突然间前方一座小屋里传来的人声引起了两人的注意,那似乎是有人在大声的叱骂着什么。两人忙悄悄靠近细听,却是一名妇人在破口大骂。

“起来起来,装死么?大伙

儿都忙的屁股冒烟,你们两个倒好,躺在这里睡大觉。还不起来刷碗去,指望着谁呢?要老身帮你刷碗不成?没干净碗碟,楼子里的酒菜送不上去,上头怪罪下来,害的大伙儿挨骂么?快起来,快起来。”

“张大娘,我妹妹咳嗽的厉害,您莫要扰她,我去刷碗便是。还请张大娘行行好,能不能一会儿熬些姜汤给我妹子喝两口,除了寒气。成么?”一名女子哑声哀求道。

“什么什么?还要老身熬姜汤给她喝?你们还当你们是万花楼群芳阁的花魁呢?那时候你们高高在上,这不如意那不如意的,折腾人可折腾的厉害。有一回你们要吃松花蛋汤,我熬好了送去,就稍微凉了些,便被连汤带碗的扣在老身脸上,那时候你们可可怜过我们么?顾盼盼,给我起来刷碗去,活该你们落得今日地步,那都是报应。莫装死,给我起来,不然的话,我可要动手了。钱东家和李东家可交代了,只要你们不出力,要打要骂可是随我。”妇人大声叫骂道。

林觉和白冰又惊又喜,喜的是应该是找到了顾盼盼和楚湘湘了,惊的是,这两名花魁头牌居然沦落在在厨下刷碗,却不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张大娘行行好,我妹子她实在烧的厉害,咳嗽的厉害,得歇息歇息,不然要出人命的。求求你了。”楚湘湘哀求道。

“姐姐,莫求她,这老东西巴不得折磨我们。咳咳!咳咳!我便是今日死了,也不求她,我还能撑的住,我去……咳咳,我去刷碗去。姐姐,咳咳,你莫求她。”一个极度沙哑的嗓音开口说道。林觉听这声音吓了一跳,曾几何时,顾盼盼的嗓音多么清脆婉转,现在这声音简直像是破钵碎锣那般难听。

“呦呦呦,顾姑娘,还耍你那头牌脾气呢?这时候还不肯低头?倘若不是你非要装贞洁烈女,又怎会到如此地步?嘿嘿,老娘开心的很,叫你以前对我们刻薄,落在老娘手里,叫你不死也脱三层皮。厨下一帮人谁不乐见你受罪?你便是死了,也没人掉一滴泪。既然如此倔强,还不给我起来干活去。”妇人大声奚落着。

顾盼盼喘息道:“放心,我顾盼盼还不至于要你来可怜,我不怕你折磨我,大不了死了便是,休想叫我低头。”

楚湘湘叫道:“妹子,你不要这样,你的身子真的拖不得了,明儿我便去找东家,我什么都依他,我要救你。”

“姐姐,你千万不能这么做,咳咳,你我姐妹虽是风尘中人,但我们却还不至于下贱到那种地步。倘若我们答应了他们,那跟死了有什么区别。姐姐,你万不能去,不然我便一头撞死在你面前。”顾盼盼叫道。

楚湘湘呜呜的痛哭起来。那妇人不耐烦的叫道:“一炷香时间,你们再不来干活,我便拿鞭子来。叫你们知道知道,老娘也是有脾气的,可不止你们以前有脾气。哼!”

哐当!一声响,木门摔上的声音传来,脚步咚咚,一个肥胖的妇人的身影快步离去,边走口中还边污言秽语的乱骂一气。

林觉紧皱眉头,闪身出来,绕到小屋之前。一张破烂的木门摇晃着,里边一盏油灯摇弋着昏暗的光线。木门开合之间,可见里边的乱糟糟的柴草堆中,一床被褥乱糟糟的铺在地上,两个女子正相互依偎在一起,抱头哭泣。

“你进去吧。我看着人。”白冰低声道。

林觉点点头,轻推木门走了进去。木门发出吱呀之声,在静夜之中甚是刺耳。

“都说了我们会去做活的,又来作甚?你想找理由折磨我们尽管来便是,我不怕……”楚湘湘以为是张大娘去而复返,抬头怒斥道,但忽然间话语声戛然而止。她发现一个陌生男子正眼含怜悯的站在门口。

“你是谁?”楚湘湘叫道。

“咳咳!咳咳!”顾盼盼剧烈咳嗽着,也抬头看来。当看到他们的脸时,林觉心里打了个激灵。那是怎样的两张面孔,曾经如花似玉的两位佳人,此刻却像是两个鬼魂一般。面容枯瘦,眼眶深陷,头发枯黄,形如厉鬼一般可怕。

“楚姑娘,顾姑娘,你们怎么落得如此田地了?”林觉轻声说道。

“你是……”楚湘湘疑惑的问道。顾盼盼也惊讶的抬起头来看着林觉。她们都听出了这声音似乎很是熟悉,但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林觉转过身去,再回转过头来时,已经露出了他的真面目。

“林……林公子?”楚湘湘和顾盼盼惊呼出声。

林觉缓步走近,轻声道:“是我,我是林觉。”

楚湘湘和顾盼盼惊愕无言,忽然间,顾盼盼伸手捂住脸,连声叫道:“你走开,你走开,莫要过来,莫要过来。”

林觉惊愕停步,皱眉道:“顾姑娘,你怎么了?我是林觉啊。你不认识我了?”

顾盼盼捂着脸身子颤抖着叫道:“我不认识你,你走开,你快走。”

林觉皱眉不解,楚湘湘缓缓起身,向林觉行礼,轻声道:“林公子莫要见怪,盼盼妹妹是不想让公子看到她现在的样子。妹妹她……容貌已毁。哎,公子怕是没想到,我姐妹居然沦落到今日的地步吧。”

林觉恍然大悟,顾盼盼心高气傲,曾经何等风光,如今落得这般落魄,自不肯以此面目示故人。楚湘湘说她毁了容,那更是不肯见故人了。

“姐姐,叫他走,我们……咳咳咳咳。我们不用别人可怜。咳咳咳,叫他走。”顾盼盼叫道。

林觉叹了口气走上前来,蹲下身子。伸手轻抚顾盼盼的肩头,轻声道:“顾姑娘,你冷静些,冷静些……”

顾盼盼身子颤动,缩着身子要躲开林觉的手。林觉缩回手去,转头向楚湘湘问道:“楚姑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怎么落得如此地步?”

楚湘湘消瘦的脸上异常的平静,只淡淡道:“也没什么好说的,我姐妹命运不济罢了。我们本就是无根之萍,今日遭遇也都是命数使然罢了。倒是林公子你怎么来这里了?你不是在京城么?”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com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