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周王侯
听书 - 大周王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六八九章 倾诉

大苹果 / 2020-05-30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高慕青咬着下唇,心中有些后悔。自己确实有些失态,但那还不是郎君招惹的?那些话可不能乱说,否则会寒了兄弟们的心。

想到这里,高慕青起身离席,走到一人面前行礼道:“穆兄弟,今日我终于明白当初的决定是错误的,请原谅我当初没有发兵救援你桃源大寨,以至于……穆老寨主和你桃源大寨蒙难。慕青愧疚难当。”

林觉这才发现,原来穆不平也列席于此。他是桃源大寨被破后逃到落雁谷大寨寻求庇护的,他此刻头脸上裹着满是血污的纱布,应该是首部受伤了,难怪之前自己没认出他来。

穆不平忙起身还礼道:“大寨主千万不可如此,这都是秦东河那老贼造的孽,跟高大寨主无干。你们能收留我们,我们已经很感激了。秦东河点名要你将我交给他,大寨主不也没有这么做么?大寨主,我桃源大寨众人从未怪责过贵寨。方军师,那时情形有些复杂,不可一概而论之。”

林觉拱手道:“穆大哥为人宽宏,令人敬佩。你放心,我落雁谷大寨必将为你父和桃源大寨众兄弟报仇。”

穆不平闻言躬身长鞠到地,沉道:“穆不平在此先谢过军师。我桃源大寨已然没了,若落雁谷大寨能替我报了此仇,穆不平在此立誓,永远效忠落雁谷大寨,鞍前马后,绝无二心。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林觉呵呵笑道:“却不用发誓,我落雁谷众兄弟都是意气相投之人,你愿来,便是兄弟。。”

梁七等人纷纷道:“就是这句话。来了便是兄弟,无需赌咒发誓。”

穆不平连连点头,爽朗大笑。

梁七对林觉道:“军师,听您的话外之意,莫非是已经有退敌妙计?跟我们说一说,我们也安心些。”

林觉摆了摆手重新落座,众人也纷纷归座,尽皆看着林觉,期待他的回答。林觉却道:“你还没回答完毕我的问题。兄弟们目前的情绪如何?”

梁七道:“现在唯一的难题便是连轴作战兄弟们都很疲倦。兄弟们的咱们人手也少,狗贼秦东河没日没夜的进攻,兄弟们迷瞪一会儿便要杀敌,好好睡一觉的时间都没有。我们这些人,还有大寨主,都已经半个多月没睡一个饱觉了。现在我站着都能睡着了。”

林觉扫视一圈,确实每个人都眼睛红红的,人瘦毛长,极为憔悴,想必是连日苦战的结果。秦东河的手下多,他可以轮番进攻,怕正是要搅的落雁谷众人不得安生。

林觉点点头,再问道:“工事箭塔是否完好?”

梁七看了一眼高慕青,高慕青轻声道:“第一第二道工事已经被他们攻破,工事箭塔均被夷为平地。现在我们拒守的是半山腰的第三道工事。西峰那边情势更为紧急,第三道防线也被突破了几段,梁兄弟三天前带人去增援,虽然打退了他们,保住了西峰。但梁兄弟肋下也中了一箭,差点丢了性命。”

林觉吸了口凉气,果真是形势紧迫了。秦东河他们是铁了心要攻破山寨,东西两峰的工事共有三道,第一道和第二道工事其实都是极为坚固的,第三道工事反而差些。秦东河的兵马竟然突破摧毁了前两道工事,足见日前攻势之猛烈,战事之激烈。

梁七摆手笑道:“我没事,倘若不是我这盔甲下边破了,那一箭根本就没事。狗.娘养的还算给面子,若是这一箭射了我的命.根子,那可糟糕了,我梁家还没后呢。”

众人轰然大笑起来,四寨主卢义叫道:“那你还不抓紧跟五寨主生个儿子,忙里偷闲也得忙活忙活,不然指不定会糟糕了,哈哈哈。”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秦春草红着脸啐道:“一帮混蛋,狗嘴吐不出象牙来。”

林觉和高慕青也笑了起来。笑声停歇,林觉点头道:“我都明白了,该问的也都问的差不多了。夜深了,我看今日就到这里吧,大伙儿都去睡一会儿。明日咱们再详聊。”

梁七愕然道:“军师,你还没说如何退敌呢。这便去睡了?”

林觉笑道:“太晚了,各位兄弟如此劳累,我原不该此时召集你们说话的。倘若再聊下去,岂非要聊到天亮不成?”

梁七叫道:“无妨无妨,便天亮又怎样?军师继续说便是。”

秦春草瞪着梁七道:“你也好意思,军师远道而来,该去早早歇息才是。”

梁七叫道:“军师适才不是说他不累么?”

秦春草狠狠瞪了他一眼,又用眼睛瞟了瞟高慕青,给了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梁七这才突然醒悟过来。大寨主和军师可是久别重逢,不知道有多少话要说,不好拉着军师说一夜话。那也太不合时宜了。

“好好好,你说的对,咱们散了吧,明日让军师再说退敌之策。反正军师回山了,难道还能跑了不成?散了散了。”梁七打着哈哈起身道。

众人也纷纷站起身来,拱手向林觉和高慕青行礼,不久后纷纷散去。

……

山寨之中恢复了平静,夜风吹过,山中林涛如海,更增山中之夜的寂静。山下,不时有喊杀声划破夜空,那是小股敌军在东西峰下方的工事处骚扰。箭支嗖嗖射去,却又很快无声无息。

大寨东侧,大寨主高慕青的闺房之中,一灯如豆,光线昏暗。这是高慕青房里近十余天来第一次亮起的灯光。高慕青已经十多天没在夜晚来卧房安睡了。她一直在下方的工事壕沟之中据守,困了便眯着眼在地上迷瞪一会,但有敌袭,她便第一个冲出去厮杀。死在她手里的敌军已经不计其数。

此时此刻,她也没有安睡,她正静静的坐在灯下垂头不语。她的对面,林觉坐在一张椅子上,正静静的看着她。

“慕青!”林觉轻声呼唤道。

高慕青身子一动,却没有抬起头来。

“你在生我的气么?我向你道歉,我适才的话……太没给你情面了。”林觉轻声道。

高慕青低着头,肩膀微微耸动,似乎在哭泣。

林觉轻叹一声,起身走到高慕青身边,轻抚她的肩背道:“你若觉得委屈了,便骂我就是。我适才确实不该当着众兄弟的面那么说话,这对你威信有损。你生气也是应该的。”

高慕青呜呜哭泣起来,摇头道:“我不是生你的气,我是生我自己的气,我不配当这个大寨主,我没听你的话,没按照你说的去做。我以为那是为山寨好,为兄弟们好,可实际上却害了山寨害了兄弟们。我……我愧疚难当。我不怪你。”

林觉伸手托起她的脸,那张脸上泪水滂沱,充满了悔恨和委屈。发髻边缘处,一道结疤的伤口延伸到了秀发之中,那是高慕青拼杀时留下的伤痕。林觉看到了这道伤痕,心中升起巨大的歉意和怜爱,他一把将高慕青搂在怀里,亲吻着那她脸上的泪水和那道伤痕。

“对不起,慕青,你受苦了,我不该那么说你,但你要明白,我今日其实是有深意的。慕青,你若觉得心中不忿,打我骂我都成。”林觉在高慕青耳边轻声道。

高慕青伸手紧紧搂住林觉,哭的更厉害了。

林觉找到她的红唇,细细亲吻,不断的安慰。高慕青温柔的回应着,满腔的委屈都在这热吻之中烟消云散。唇分后,林觉抱起高慕青的身子坐在膝盖上。高慕青面色绯红,紧紧的贴在林觉的怀里,口中轻轻诉说着别后相思之情。

“夫君,你知道我多么想念你么?每天我只要一闭眼,便在梦里见到你。每天,我去顶峰往东眺望山谷,就希望你能突然的出现。说实话,我真的不愿当这个大寨主了。我只想和你一起离开这里,过最普通的日子。我厌倦了这种生活了,我真的累了。”高慕青轻声叹息道。

林觉紧紧的搂住她温热的身子,哑声道:“我知道,我也很思念你。你倘若真的不想当这个大寨主,我便带你走。大不了易容改面,只要不被人认出来,便也无妨。”

高慕青喜道:“真的么?你当真愿意带我离开?”

林觉伸出手指,轻轻抚摸她柔软如花瓣般的唇角,点头道:“当然,我怎么会骗你。你是我的妻子,我有责任让你快活。我不希望你过得不开心的。”

高慕青激动不已,勾住林觉的头颈送上热辣的一吻。但不很快,她又轻轻离开林觉的嘴唇,皱起眉头来。

“哎,罢了,我也只是说说罢了。我走了,山寨的兄弟们该怎么办?我不能不管他们。特别是现在的情形下,我岂能离开山寨?他们都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我岂能为了自己一己之私便不管他们。倘若我离开了,山寨必成一盘散沙。”

林觉沉吟不语,高慕青的话并不夸张。高慕青虽然并不是个当大寨主的料,特别是于谋略大局上有所欠缺。但是,她却是整个落雁谷大寨中的那个凝聚人心的纽带。寨主众头目绝大多数都是龟山岛旧部,他们只会接受一个人的统率,那便是老寨主之女高慕青。这年头,大到朝廷社稷,小到一家一族,都重视血统。山寨也是如此。秦老寨主的女儿当大寨主那叫顺理成章,其他人当寨主,便会有人不服了。很可能导致反目成仇四分五裂的结果。

“而且,我也不能跟你去,你现在在朝中为官。我的身份倘若被人识破,岂非会带给你大麻烦。我也不愿意改头换面戴着面具不能以真面目示人的生活。我高慕青没做亏心事,干什么要藏头换面的做人?”高慕青沉声道。

林觉微笑道:“慕青,你想的太多了。”

高慕青歪着头看着林觉道:“难道我说的不对么?我能这么一走了之么?”

林觉静静的看着她的美目,半晌后轻声道:“慕青,你要问我心中的真实想法么?我可以告诉你。我和你一样,也想过安宁幸福的生活,也不想沾惹这世间的风风雨雨之事。可是,人生于世间,本就有许多为难之事。本就有许多责任要担当。就像我对林家,对身边的人

负有责任。而你之前对龟山岛,现在对落雁谷众人负有责任。每个人都不轻松,都有无奈。我知道这很辛苦,但也许,这便是人活着的意义吧。世间之事怎会有全然完美之处,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观离合。看明白了,便会少些纠结和挣扎。你我之间虽然聚少离多,但我们的心是在一起的,我相信,你我总有能长相厮守的时候。”

高慕青默默的看着林觉,微微的点了点头。

“我这么说绝非是不愿带你离开山寨的意思,只要你想,我会立刻带着你离开这里,只要你能放得下自己心中的牵绊。我希望你明白我的意思,我不愿你离开此处之后,又会后悔自己的决定。”林觉继续道。

高慕青嫣然一笑,点头道:“我明白夫君的意思,夫君说的对,人生的意义便在于担负责任,为了身边兄弟尽一份责任。于我而言,如果不能让山寨繁荣兴旺,众兄弟和寨中百姓能安居乐业,那便是我没有尽到职责。即便离开这里后,我也定会后悔自己的决定。所以,我决定了,我不能走。除非山寨一切都上了正道,我的离去已经没有什么影响的时候,我才能离开这里。”

林觉呵呵笑道:“你说的没错。山寨可以没有任何人,但不能没有你。起码目前如此。至于你我之间,其实也不必长期分离。你想我了,大可去京城找我。住上几个月后再回山寨,也自无妨。”

高慕青喜道:“真的么?那我以后可会随时出现在你身边,但愿不要吓到了你。”

“我欢喜还来不及呢,怎会吓到了。”林觉笑道。

高慕青搂着林觉的脖子温存了一会,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仰头问道:“你适才说,你今天当众对我发火是有深意的,那是什么意思?跟我说说。”

林觉搂着她的身子移了移,让高慕青在自己怀里躺的更舒服些,轻声笑道:“慕青,我知道你很辛苦,你其实已经尽力了。但你既担当此任,便需肩负你的职责。你是大寨主,你的决定影响颇大,山寨上下唯你马首是瞻,你的决定干系到山寨的态度和许多人的生死,所以你无法推脱这份责任。我今日当着众人的面说出那些话来,并非是要给你难堪,而是要替兄弟们说出心中的话罢了。”

“此话怎讲?”高慕青讶异道。

“你想一想,局面到了今日这般危机时刻,寨主兄弟心中难道没有怨言么?只是他们碍于情面不肯说出来罢了。一来你是大寨主,他们要照顾你的颜面。二来,他们也不忍指责你。但是死了这么多兄弟,局面险恶如此,总不能装作没事人一般。这种埋怨的情绪憋在心里,那是绝对不利于大寨的团结的。所以,今日我所说的话便是替他们说出来罢了。俗话说得好:说破无毒。真要说开了,便消了心中块垒。由我来说出这些话最合适不过,总比他们憋不住说出来的要好。真要是到了他们忍不住指责你的时候,那才叫威望尽失颜面扫地。所以,你要明白,实际上我是在保护你。我说出他们想说的话,他们的情绪也得到了发泄,这是间接缓解矛盾的手段,你可明白?”林觉轻声道。

高慕青讶异的看着林觉,半晌缓缓点头道:“原来你是这样的用意。你想的这么多,我错怪你了。”

林觉笑道:“你也没错怪我,我其实在路上就想来数落你一顿的,你不听我的话,我气的牙痒痒的,恨不得来打你一顿。你说你为什么就不听我的呢?”

高慕青娇嗔道:“我知道错了,夫君真想打我,便打我一顿就是。我保证不还手。夫君想怎么打我呢?”

林觉一笑,伸手在她臀上拍了两下道:“打两下屁股,此事便算过去了。”

高慕青脸色绯红,在林觉的怀里扭动身子,娇嗔不已。林觉心中一动,看着高慕青红艳艳的面容,不觉蠢蠢欲动。但终于还是克制住自己的想法,轻声道:“我抱你上床好不好?”

高慕青呼吸有些急促,腻声道:“你……你想……想要做什么?”

林觉笑道:“天都快亮了,还能做什么?我看你太累了,你便好好的睡一觉。”

高慕青红着脸道:“你不想……不想……”

林觉道:“你太累了,我不忍心。他们说你都十几天没好好睡觉了,抓紧时间睡一会,我陪着你。”

高慕青柔声道:“那你抱着我睡,我不想上床去,只想……躺在你怀里,很舒服。”

林觉笑道:“好,那便就这么睡。你闭上眼睛。”

高慕青果真听话的闭上眼睛。林觉俯身看着她清丽的面容,细细的端详。忽然间,高慕青睁开眼来,似有慌张之色,当看到林觉的面容在眼前时,立刻神色和缓,抱紧了林觉的腰身,将头拱了拱,拱进林觉的怀里去,又闭上了眼睛。

只片刻时间,高慕青便鼻息咻咻,沉沉睡去。林觉轻叹一声,一口气吹熄了桌上的烛火,搂紧高慕青也慢慢闭上了眼睛。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