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周王侯
听书 - 大周王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六七九章 终脱樊笼

大苹果 / 2020-05-30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林觉心中高兴,他本已经做好了离京调任外县县令的准备,没想到突然间峰回路转,居然有了如此的转机。开封府虽然属于地方官,但是却就在京城,那便也无需拖家带口离开京城了。而且这提刑官之职并非虚职,那是握有实实在在的权力的职务。提点刑狱司衙门级别甚高,大周只在‘路’一级设立此衙,人称‘宪台’。此衙可不仅仅是查勘疑难案件这一职责,其权力包括监督管理所辖州府的司法审判事务,审核案件卷宗,检查刑狱,复核地方上审结案件,并且还肩负有举劾在刑狱方面失职官员的权力。

一般而言,大周各府州县的长官是有案件的审理之权的,地方上知府知县有断案之权,但是很多案件因为案情复杂,需要专门的机构来接手,这便是提点刑狱司的事情了。个州县在审案过程中的纰漏以及案件具结之后的案情事实,提点刑狱司也有查阅审核之权。更别说对于州县官员在审案之中的冤假错案贪腐行为具有弹劾之权了。可以这么说,在刑狱之事上,提刑官可是地方官的上官。

林觉怎么也没想到,峰回路转之后,自己居然得到了这个官职。这可完全出乎意料之外。暂代便暂代,权力职责也没有半点的影响。自己终于在入仕近一年之后,得到了一个像样的官职。相较于条例司检校文字这种文职属官,林觉当然更喜欢自己当家做主。

有趣的是,这个职务居然是容妃娘娘帮自己争取的,这可是完全没想到的一点。原以为可以依靠的方敦孺甚至梁王府最终都没能给自己依靠。倒是半路上杀出来了个容妃娘娘成为自己的贵人,这可真是意外之喜。林觉对这位容妃娘娘的好感度也就此大增。

“圣上考虑周祥,微臣心服口服。微臣叩谢圣上隆恩,叩谢容妃娘娘隆恩。”林觉叩首道。

郭冲摆摆手道:“罢了,你好好做事,朕便开心了。此次任命必有人要反对的,朕希望你能做出些功绩来,给朕脸上增光,让朕告诉他们朕的决定是正确的。”

林觉躬声应诺。

容贵妃也笑道:“林大人前途无量,好好的做事,为朝廷为皇上分忧。林大人是状元郎,各方面都要为天下士子读书人做个表率。还有你和方大人的事情,其实你也该去尽力挽回。毕竟被逐出师门,于你声名有损,也授人以柄。你莫忘了,你也是皇亲之身,更要注意风评好恶,免得人家说嘴。师徒之间,夫妻之间,都要和睦安详,不要给人说闲话。”

林觉听懂了容贵妃的弦外之音,她的意思是,自己要对绿舞好一些,这恐怕是容贵妃真正想说的话。

“林觉谨遵贵妃娘娘训导,不敢或忘。”林觉大声道。

郭冲笑眯眯的看着容贵妃道:“爱妃说话越发的得体了,朕身边有爱妃这样贤德之人,真是朕的福气。”

容贵妃嗔道:“还不是都跟皇上学的,这叫近朱者赤。皇上圣明,我们这些在皇上身边的人自然也就贤德了。”

郭冲哈哈大笑,转头对林觉道:“林觉,你可以去了,一会儿朕命人拟旨任命,发公文给翰林学士院和开封府衙门。明日你便去开封府就任便是。”

林觉叩首道:“臣遵旨。”

郭冲摆摆手,转头跟容贵妃说话,却忽然发现林觉还跪在地上没动。

“你怎么不去?还有事么?”郭冲皱眉问道。

“启禀圣上,臣有一个额外的请求,还请皇上恩准。”林觉叩首道。

“什么请求?”郭冲皱眉道。

“臣所在公房,有一位杨秀杨大人,此人才学广博,通古博今,是个难得的人才。他是锦绣二十五年春闱一甲第九名的进士,在崇政殿公房之中已经呆了十年了。臣斗胆请皇上恩准,这一次也让杨大人一起去提刑司任职。必可助我一臂之力。”林觉沉声道。

郭冲皱眉道:“这杨秀真有你说的这么好?”

林觉道:“臣以性命担保。”

郭冲道:“那为何在那公房中熬了十年未见升迁?朕也从没听说此人。”

容贵妃在旁低声道:“锦绣二十五年,那是先皇在位。皇上怎知道此人?他那时候便进了那里没挪窝了。倘若真有才能,答应了林大人便是,这也可让人知道圣天子在位,天下才能之士不会被埋没。再说,林大人去开封府就任,又不认识开封府的官员,他又这么年轻,免不了指使不了别人。带个帮手有商有量,对他做事也是有好处的。”

郭冲沉吟点头道:“爱妃所言极是,一个好汉三个帮,却也是这个道理。罢了,朕好人做到底。林觉,应了你便是。希望你可不要欺骗朕,那杨秀当真有本事,便着他去当你的副手。倘若不成,朕要对你问责。”

……

林觉心情愉悦的回到公房之中,他万万没想到今日的召见竟然有如此的转机。虽然林觉自认为自己并不贪恋权势,但经过在京城的一年煎熬之后,却已经明白地位和权势的重要性。

这个时代,权势地位几乎等同于一切。没有这些,你便只能辛苦受气,想干的事一件也干不成。掌握了权力,便拥有了自主权,权力越大,地位越高,你便越是不必看人脸色,仰人鼻息。

这个道理虽然粗俗,但在大周这个俗世之中却是颠破不灭的真理。至于那些高人隐士们,自然是对此不屑蔑视。但是林觉不是那些超脱于尘俗之人,他是个红尘之中的俗人,所以他跟所有在红尘中打滚的人一样,钻营谋利,为自己争夺更多的资源。林觉从没觉得这么干有什么不对,特别是在目前这种情形下,自己正需要这个机会。

说实话,提刑官虽然是个重要的官职,但作为开封府的提刑官,会有诸多的掣肘。因为处在京畿之地,朝廷各大顶级衙门都在这里。审刑院,御史台,刑部,这些司法机构哪一个不在开封府提点刑狱司之上?又哪一个不是和提刑司的职能相重叠?所以,开封府的提点刑狱司必是难为的,职权也一定会被压缩的很小。但即便如此,这个职位也是天上掉下来的一个大馅饼,让林觉欣喜不已。起码可以摆脱目前这个死气沉沉的官职,也在被方敦孺逐出师门之后前景黯淡的仕途上看见了一条道路。

与此同时,林觉对绿舞和容妃娘娘之间的关系更加的好奇了。虽然理智告诉自己,或许不该探究其中的秘密。但心中另一个声音却一直在告诉林觉,怂恿林觉去查明这背后的真相。

林觉心中愉悦的回到公房之中,焦虑担心的杨秀在公房门前踱步张望,见到林觉缓步走来,杨秀忙快步迎接上来,急促问道:“林兄,没有出什么事吧。”

林觉见他慌张关心的模样,心中有些感激。但却也顽心忽起,想逗逗杨秀。

“杨兄,出大事了,出了天大的事情了。我恐怕……哎!”林觉哭丧着脸长叹着。

“啊?皇上责骂你了?责罚你了吗?”杨秀惊愕问道。

林觉长叹皱眉道:“哎,一言难尽,总之……总之……出了大事了,而且……还连累了杨兄你。”

江大人和胡大人二位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他们显然听到了林觉的话。江大人咂嘴道:“瞧,我说什么来着?闹出事情来了吧?惊动了皇上。那这处罚可不轻了。杨秀啊杨秀,我们早告诉了你,林觉他就是个扫把星,谁惹上谁倒霉。你还对他情深义重称兄道弟的。现在可好,他倒了霉却连累到你了。”

胡大人也笼着袖子一边咂嘴一边摇头。

杨秀哪有功夫跟他们多嘴,只连忙问林觉道:“林兄?到底皇上怎么说的?你受了何等责罚?罢官了还是罚俸了?”

林觉苦着脸道:“连累了杨兄,杨兄难道不怪我么?”

杨秀叹道:“有什么好怪你的?我是自己愿意跟你站在一起的,又不是你逼我的。到底是怎么了?你告诉我啊,我都快急死了。”

林觉叹道:“哎,杨兄,从明天开始,你我便不能来这里了。我们……哎!”

江大人在旁道:“得!这是被革职了。定是被贬为庶民了。哎,功名白考了,什么都没了。”

杨秀脸色有些发白,咽了口吐沫道:“真的是这样么?”

林觉哭丧着脸不说话,杨秀当林觉是默认,叹道:“哎,没想到会这样。罢了,事已至此,那也没什么好说的。林兄不要自责,我本也在这里呆的腻了,原本舍不下这功名,下不了这决心离开。这一次就当是你替我做了决定。既然如此,我回老家种方田养鸡鸭去便是。林兄不要自责,这跟你无关。倒是林兄满腹才学,却落得如此,让人甚为不甘。”

林觉看着杨秀道:“杨兄当真一点也不怪我?”

杨秀苦笑道:“当真如此,有什么好怪的?”

林觉伸手握住杨秀的手,感激道:“杨兄对我可真是宽容,换做谁,怕是此刻都要骂的我狗血淋头了。杨兄,你是真朋友。”

杨秀笑道:“能和林兄成为真朋友,这一切都值了。”

江大人和胡大人在一旁鼓着眼看着,江大人忍不住道:“你们真是怪人,官都丢了,还在这里互相吹捧。哎,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一时之气不忍,徒惹如此大祸。”

林觉转头看着江大人笑道:“江大人便是最能忍,所以你们在这里当了几十年的缩头乌龟。”

江大人嗔目道:“你这小子,怎敢骂人?缩头乌龟怎么了?就算是缩头乌龟,我和胡大人也是官身。你被革职了,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样的话?当真混账。”

林觉笑道:“谁说我被革职了?”

江大人眨眼楞道:“这不是你刚刚才说的么?怎地又不认了?”

林觉哈哈大笑起来道:“我只说出大事了,可没说被革职了。从头到尾都是你们自己的猜测罢了。”

江大人胡大人眨巴着眼发愣,杨秀也有些发蒙,咂嘴道:“林兄,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林觉揽住杨秀的肩膀大笑道:“杨兄,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杨秀苦笑道:“林兄,别折磨我了。这样,你先跟我说坏消息。好消息我留着后面听。”

林觉点头笑道:“好,这坏消息是:你恐怕真的不能再来这里任职了,你要跟这处公房告别了。”

杨秀咂嘴道:“那还不是被革职了?那么好消息是什么?”

林觉静静微笑道:“好消息是,从明日起,你便要跟我一起去开封府提点刑狱司衙门去任职了。我暂代提刑官之职,你任判官一职,为我副手。你我二人终于能离开这死水一般的地方。有正经事可做了。”

“什么?此话……当真?”杨秀瞪着眼睛叫道,他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话。

江胡两位大人也张着嘴巴呆呆的看着林觉,惊的目瞪口呆。

“当然是真的,这事儿我还敢乱说么?圣上金口应承,估摸着傍晚圣旨便到,你和我一起调任开封府任职。恭喜杨兄了。我也终于兑现了当初对你的承诺,将你从这死气沉沉之地拉出去了。”林觉正色道。

杨秀双手颤抖着看着林觉,双目之中竟然盈出泪来。这泪水很快便滂沱起来,杨秀先是呜咽,然后竟然蹲在地上大声的嚎啕痛哭起来。林觉叹了口气,轻抚其脊背,也不劝解。他理解杨秀的心情。每一个通过科举奋斗上来的人,都希望有一个锦绣前程。杨秀科举高中一甲第九名进士,这当中付出了多少艰苦辛劳,本以为一朝中举,便可青云直上。谁料想,只因为一篇策论便得罪了权臣,一直压在这泥潭般的公房之中,一辈子也无法翻身。这种落差和委屈,心中的痛苦和愤怒可想而知。终于今日能脱离此处,心情激动是可想而知的。

江大人呆愣半晌,在旁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问道:“林……大人,这事儿是真的?”

林觉笑道:“江大人,我虽爱开玩笑,但这个玩笑却也不敢开。我之前可没说谎,我说出了大事了,连累了杨大人也不能在这里任职了,我可没乱说。可真是要连累他要不能在这里呆着了,因为他要跟我去开封府提点刑狱司当判官了。”

江大人嗔目无语的时候,杨秀却破涕为笑了起来。林觉确实没骗人,只是他故意误导众人而已。

胡大人结结巴巴的道:“林……林大人,适才我们说的话都是玩笑之语,林大人可莫要放在心上。”

江大人醒悟过来,也忙道:“是啊,是啊,适才都是玩笑之语,林大人莫要见怪。我早说了嘛,林大人乃状元之身,满腹锦绣,。才高八斗,将来必是有大成就的。朝廷也一定会重用的。瞧瞧,我的眼光没错吧。恭喜二位大人,贺喜二位大人。”

林觉和杨秀对视了一眼,都哈哈大笑了起来。这江大人就是个变色龙,适才将自己贬的一文不值,现在却又马屁拍的山响。这样的人在官场中应该如鱼得水才是,却不知怎么被弄到这个公房中几十年无法翻身。

江大人被林觉和杨秀笑的挺不好意思的,不过他并不在意,此刻不是面子问题,而是要赶紧拉拉关系,没准可以得些好处。

“林大人,您要去开封府当提刑官了,这可是连升两级啊。杨大人必是你向皇上举荐的吧,否则他怎么也能去当判官了?林大人,咱们好歹也是同僚,平日里老朽和老.胡对你也算是……不错吧。您可否也替我们活动活动。我们也去你手下当个办事的,也比在这里呆着等死的好。咱们在一处为官,相互也熟络,也好配合做事不是么?”

林觉呵呵笑道:“江大人,我是个扫帚星,沾了我的人都要倒霉的,你不怕倒霉么?”

江大人脸色通红,羞愧不已。刚刚才说的话,便被林觉还回来了,自然尴尬不已。

“两位老大人,过几年你们便要致仕了,又何必出去辛苦?我看这里挺适合你们的。提点刑狱司是个很费脑筋,很繁忙的衙门,两位大人恐难适应了。与其如此,还不如在这里安安稳稳的待着。起码无功无过。你们觉得我说的对不对?”林觉笑道。

江大人想了想,却也觉得有道理。不久便要致仕了,领一份退休银子回家养老了,还多想什么?这一辈子怕是没什么高升的余地了,年岁也不允许。真要是去了外边的衙门做事,一想到繁忙的公务和众多的事情,倒也头皮发麻。最怕的是事情做错了,反要受到责罚,那可就得不偿失了。本来心里起了点念头,被林觉这么一说,顿时冷了下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