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周王侯
听书 - 大周王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六七八章 时来运转

大苹果 / 2020-05-30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是。臣虽急非常期望回归先生门墙,但倘若是要臣放弃原则,臣绝不愿意。有些东西,即便是被逐出门墙,受人唾骂也是要坚持的。”林觉静静道。

郭冲讶异半晌,忽然笑了起来,他转头看着容贵妃,手指指着林觉道:“爱妃,你听到没有?我大周怎么都是这种臣子?一个比一个的执拗。吕中天,杨俊,严正肃,方敦孺,个个都是这副样子。你说是怎么回事?”

容贵妃一直专注的听着郭冲和林觉的对话,闻言嫣然笑道:“是啊,我大周出直臣。林大人师出方敦孺,方敦孺是执拗之人,自然林大人也是了。不然怎么能是师徒呢?”

郭冲点头笑道:“说的也是,方敦孺自己便是执拗之人,他的弟子自然也是执拗的。只是方敦孺没想到自己的学生也会跟自己执拗,这不是反受其害么?呵呵呵。”

容贵妃闻言也掩口吃吃的笑了起来。道:“皇上自己也是个执拗的人,所以臣子们也都执拗,说到头来,还是皇上的原因呢。”

郭冲一愣,笑道:“朕是这样的人么?朕怎么不觉得?”

容贵妃轻笑道:“皇上自己不觉得罢了。这叫上梁不正……不对不对,臣妾说错了。这叫上行下效。瞧臣妾这糊涂的,话都不会说了。”

郭冲呵呵笑了起来道:“幸好这执拗的耿直性子不能算是坏事,否则真如爱妃所言,上梁不正下梁歪了。”

容贵妃嗔道:“臣妾说错话了嘛,皇上何必抓着不放?”

郭冲笑了两声,回到软榻上缓缓坐下,收起笑容正色道:“林觉,朕知道你有些才学,朕也见识过。但这变法大事,以你的资历还没有资格说三道四。方敦孺是本朝大儒,如今为朕所倚重,他和严正肃两人是忠心耿耿为朕办事的。朕希望他们能改变我大周的现状,通过此次变法达到富国强兵的目的。幸而你只是在变法条例上跟他有些见地上的出入,朕也就饶了你,并不追究此事。倘若是你要阻挠变法之事,朕便容不得你了。这一节你要明白。”

林觉沉声道:“皇上明察,微臣对变法持支持态度,否则微臣也不可能进入条例司中任职了。”

郭冲道:“你明白就好。方敦孺对你其实抱有极大期待的,调你入条例司中,他其实是背负着压力的。你是他弟子,方敦孺又是个极为自爱之人,他绝不会允许别人说他任人唯亲。他将你调入条例司时,跟朕也是禀报过的,他说你聪慧睿智,对于变法之事或有裨益。为了新法的成功,他不在乎被人骂任人唯亲。朕听了都很感动。谁料想你竟然跟他唱反调,他自然是不能容忍了。”

林觉默默无语,心中叹息道:老师,你是真的没明白,我不是跟你唱反调,我是在帮你啊。我没法给你更多的理由,因为我的理由没法说出口,我只能尽力的说服你。

“皇上,林大人心里也很难过了,他也不想师徒反目啊。这些事便别说了。林大人也是为了新法好,意见不合也是正常的。自变法开始,朝廷里的吵闹还少么?”容妃轻声道。

郭冲点头道:“你说的对,此事朕也不说了,你师徒间的事情朕也插不上嘴,你两个都是执拗之人,暂时冷静一下也好。林觉,你可知道朕今日召你前来是为了何事么?”

林觉躬身道:“恕臣愚钝,臣不知。”

郭冲沉声道:“你是去年的春闱一甲第一名状元,是我大周士子之中的翘楚。你的文章诗词朕也是见识过得,确实是个人才。本来你在条例司中任职,朕认为你还是有用武之地的。但现在,方敦孺将你逐出了条例司,听说你现在在翰林院任崇政殿说书之职,朕觉得……不太合适。”

林觉心中一喜,原来今日皇上的召见难道竟然要给自己授予新的官职么?这不是天上掉馅饼么?

郭冲继续道:“朕觉得不合适的缘由是,那崇政殿说书的官职是个闲职,没什么作为。本来你和你的老师闹成这样,理应给你些惩戒才是,不该再委你以其他官职,就该让你在那边呆着。但是……朕怕天下士子寒心,说朕不重视科举所取之士。你是状元郎,若不给你机会,别人会说朕的闲话。所以朕想给你一次机会。”

林觉心里蹦蹦乱跳,果然,这是要给自己调动官职了。这个理由找的不错,状元郎靠边站,确实有些说不过。但之前自己授官时,为何郭冲没这么觉得?看来似乎是有人提醒他了,或者是他忽然觉得不妥了。

“微臣谢皇上隆恩。皇上如此替臣下着想,微臣感激涕零。”林觉知道此时此刻,一定要谦恭感激,这时候态度不端正,便是自己掐自己脖子了。这个机会一定要抓住,不能放过。

郭冲摆手道:“你也不要谢朕。朕是为了堵住那些人的嘴巴。真要谢,你谢你面前的贵妃娘娘便是。倘若不是她向朕提起了此事,提醒朕不要寒了天下士子的心,要给你这个状元郎一个机会的话,朕可压根没想让你从你那个公房出来。”

林觉心中惊讶之极,原来是容贵妃的为自己说了话。这可有些奇怪,容贵妃为何要帮自己说话?自己跟她可并无渊源。

林觉突然想起前几日绿舞对自己说的话来。

前段时间绿舞被容贵妃召进宫来几次。因为林觉被逐出师门的消息,林觉一直情绪不佳,之前还病了一场。所以一直以来,绿舞因为公子不开心,情绪也一直低落的很。在宫里跟容贵妃相处时,绿舞的低落情绪被容贵妃所察觉,于是便细心的询问绿舞。

绿舞本就对容贵妃很有好感,心里有事也就将容贵妃当做倾诉的对象。于是便将林觉身上最近发生的事情跟容贵妃都说了。容贵妃当时没有多说什么,只安慰绿舞说,她夫君是大周状元郎,朝廷不会不重用的。

回到家中后,绿舞将这件事告诉林觉的时候,林觉还责怪了绿舞多嘴。这种事情跟容贵妃说实在并无必要。林觉也压根也没放在心上。因为在林觉看来,那不过是女子之间的一些闲话罢了,也不会发生什么。

但现在看来,很有可能是容贵妃因为绿舞说了这件事而真的在皇上面前进言了。那么事情便有些奇怪了,自己跟容贵妃毫无渊源,她为何要帮自己?身为后宫嫔妃,她这么做其实是冒着一些风险的,因为大周朝后宫妃嫔内侍不得议论朝政,这已经是一个铁律。虽然实际上这些事总难避免,太后皇后妃嫔们也不可能一点也不碰这个红线,然而为了自己这个不相干的人这么做,却是毫无必要的。倘若是为了卫家娘家人说话,林觉还能理解。

如果说,她这么做是看在绿舞的面子上,那绿舞的面子也太大了些。这绝非是仅仅因为和绿舞投缘,或者是因为绿舞是故人之女的关系便能做到的。倘若当真是因为绿舞的面子,那么她一定极为看重绿舞。林觉不自觉的想起了沈昙说的那个离奇的传言来,不禁身上出了一层冷汗。倘若真的如自己猜测的那般,容贵妃和绿舞之间有一些不寻常的关系,那么这件事便能解释的通了。

林觉不自觉的抬头看了一眼容贵妃的相貌,这么做其实是极犯忌讳的举动,会被重责的。但林觉还是忍不住这么做了。眼前容贵妃那张雍容美丽的面孔映入眼帘,林觉心头一怔,惊讶不已。

容贵妃的面貌跟绿舞竟然极为相似,活脱脱就是一个绿舞未来的样子。鼻子眉眼之间神韵极为相似,林觉不觉有些懵懂了。

郭冲不悦的咳嗽声传来,林觉惊醒过来,忙跪地磕头道:“臣该死,臣该死。”

郭冲皱眉道:“你还不向贵妃娘娘道谢?怎地这般不知礼数?早听说有些楞头青,果然如此。”

林觉松了口气,原来不是怪罪自己抬头看了容贵妃,而是怪自己迟迟不向容贵妃道谢。于是忙叩首叫道:“微臣感谢贵妃娘娘提携,皇上和贵妃娘娘对微臣如此宽容,微臣感动的不知说什么才好。”

容贵妃微笑道:“你也不用谢我,我不是为你才这么做的,我是替皇上着想,替我大周着想。你是我大周的状元郎,才学颇高,年轻有为,将来是我大周的栋梁。你倘若埋没于崇政殿公房之中,岂非寒了天下读书人的心?状元郎都在角落蒙尘,天下人都会议论读书还有什么用?今日之事便不是你林大人,换做其他人,我也是一样要向皇上进言的。皇上没有怪我多嘴多舌,臣妾已经很高兴了。”

郭冲抚须笑道:“爱妃如此识大体,为朕分忧,朕怎么会怪罪你?你说的很对,状元郎都不重用,天下读书人还有什么动力读书?朕要感谢你的提醒呢。”

容妃起身向郭冲行礼,娇声道:“多谢皇上夸奖。”

郭冲转向林觉沉声道:“起来吧,你莫要辜负贵妃娘娘的期望,要为我大周多做事情,否则,便是辜负了朕和贵妃的初衷了。”

林觉忙道:“微臣必不辜负皇上和贵妃娘娘隆恩,自此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郭冲叹了口气道:“每个人都这么说,但能做到的有几个?罢了,朕相信你会做到的。那么,朕要将你调往何处任职呢?你自己有没有想做的事情?本来条例司极适合你,但朕不能下旨让你回去,那会损害严正肃和方敦孺的权威。”

林觉忙道:“微臣岂敢提出什么要求,微臣只求能做些实事,为朝廷为百姓能做一些事情便好。至于官职什么的,臣都不敢有什么要求。”

郭冲点头道:“这话说的倒让朕开心些,你这样刚刚入仕的官员,原本便需要在底层做事历练,知民间疾苦,并且学会如何做事,将来才能担当大任。唔……放你出去当个县令你愿意么?当个地方上的父母官,对你历练颇大。严正肃便是当了好几任县令的,所以今日才能为朝廷重臣。”

林觉没法说不愿意,虽然他心里还是不想离京的,但在皇上面前如此挑三拣四,恐要惹的郭冲不高兴。

“微臣凭皇上做主,皇上要微臣去哪里,微臣便去哪里。”林觉道。

郭冲点头,正要说话。一旁的容贵妃却轻声开口了。

“皇上,要历练也未必需要去京外当县令啊,三衙两府之中也是可以历练的。具体事务的官职也多的很。倘若只是当县令的话,那还分进士一甲二甲三甲作甚?他可是状元郎呢,不留在京城,岂能昭显皇恩浩荡?也对天下读书人没有什么激励之功。”

郭冲皱眉沉吟道:“你的话也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不过要进两府做事,需要经吕相和杨枢密他们点头,朕总不好直接塞个人给他们吧。京外各路县令都有缺额,倘若当个县令,朕可以直接下旨,他们也不会反对。”

容贵妃道:“那也未必要去两府之中任职啊,京城可任职历练的衙门多呢,找个合适的不就成了?好歹也留他在京城之中。他现在虽然所在的崇政殿说书公房不算是个好去处,但起码也是京官。皇上莫要小看了京官的身份,臣妾听说下边的官员们都以留在京城为荣。要是林大人被放到下边去,在别人看来,那可不是恩典,倒是贬谪了。”

郭冲挠了挠头,心里有些不快。贵妃今天是怎么了?居然说些这样的话,这可不想平时的她。平时她对这些事可是一点也不掺和的。但郭冲却也不想惹得容贵妃不开心,既然已经听了她的进言,何妨做个整人,全听她的便是,也让她开心的彻底。

“除了两府之中,还有哪个衙门林觉能去呢?京城各衙门人满为患,严正肃都跟朕说过多次,痛斥京城衙门人浮于事。再说,倘若去的一样是个清闲衙门,岂非也不能起到历练林觉的作用。”郭冲皱眉道。

“皇上怎么忘了?京城还有个开封府啊。皇上昨天还嘀咕说,开封府缺人手么?不是说那个朱大人报了几个名单上来,皇上都觉的不满意么?他报的名单上的那几个人皇上都觉得他们不能胜任,何不将让林状元去?开封府就在京城,却属于地方官,也不需要进两府之中,只需跟中书打声招呼便好,吕相也不会反对的吧。”容贵妃轻声道。

郭冲皱眉道:“朱之荣上报的是开封府新设的提点刑狱司的官员任命,这是个很重要的职位。那是个四品官,林觉现在品级六品,怎可连升两级?再说了,开封府提刑司掌管京畿周边数县刑狱之事,责任重大。以林觉的资历,恐难胜任呢。”

容贵妃轻声道:“可以暂代提刑官啊,做得好便正式任命,做的不好便换人呗。既不违官制,也给林状元一个极好的历练机会。那不就是个查案子的官么?状元之才还不能胜任?臣妾却不信。林状元可是做过大事的人。”

郭冲看了看林觉,心里想了想,忽然觉得容贵妃说的很有道理。状元之才或许也并不能胜任提刑官的职位,但这个林觉恐怕可以。郭冲想起了当初林觉献策给严正肃剿灭海东青海匪的事情,当时严正肃送来的捷报上对林觉的评价便是‘智谋双全,勇略可佳。’。看了剿匪经过的呈文之后,郭冲也大为赞叹。提刑官之职虽然不易当,毕竟要面对的是各种刑事治安案件,而且大多是疑难悬案,或许还真的需要林觉这样的人才能胜任。

林觉在旁全神贯注的听着郭冲和容妃的对话,容妃再度发声,要为自己讨个好差事,更是让林觉没想到。看起来容妃似乎不必这么做,因为这已经有些干涉的过分了。不过很快,林觉便从另外一个角度想通了容妃的的意图。

容贵妃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绿舞。她应该是担心自己被外放为县令之后,绿舞便要跟着自己离开京城了。那样的话,她便无法再时常见到绿舞了。所以她竭力劝说郭冲在京城给自己安排官职,这样她便可以时时看到绿舞了。说起来有些让人难以置信,但倘若代入林觉对容贵妃和绿舞两人之间关系的猜测之中,倘若那猜测成立的话,容贵妃这么做便显得合情合理了。

郭冲考虑了片刻,终于下了决定,转头来对林觉沉声道:“林觉,你听到了么?朕倘若让你去开封府新设的提点刑狱司做提刑官,你自觉可能胜任?”

林觉心中狂喜,脸上却平静无波。躬身道:“臣资历尚浅,这等要职对臣确实是一个挑战。但臣对自己有信心,臣会努力适应,认真求教,绝不辜负皇上隆恩浩荡。倘若三个月时间,臣无法胜任此职,臣自请离职,绝不尸位素餐。”

“好!朕对你也不苛刻,三个月时间太少,朕给你一年时间。倘若一年之后,风评你不能胜任此职,朕便夺了你的官职。朕对你也算是仁至义尽了。朕提醒你,开封府提点刑狱司是新设的衙门,本来只有大周各路才有资格设立此衙,但京畿之地自非寻常。近年来出了不少悬案大案,开封府所辖各州县官府人手不够,故而这些悬案疑案皆无法解决。此次设立提刑司,便是要解决这些问题。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这可不是说大话便成的,要花费精力和功夫去踏踏实实的办案。朕还是相信你能做到的,朕知道你是有些本事的,希望你不要让朕失望。”郭冲沉声道。

“微臣不敢辜负圣上所期,必全心投入,不敢懈怠。”林觉大声道。

郭冲点头道:“嗯。那朕便让你去试试,提点刑狱公事官乃四品大员,你现在是六品官,朕也不能破格。就按贵妃的意思,你且暂代此职,俸禄依旧六品。倘若你真能胜任,并且做出些功绩的话,再正式任命升职也不迟,你可明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