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周王侯
听书 - 大周王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六六一章 内外交困

大苹果 / 2020-05-30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林觉静静的坐在后园之中,一下午他呆在已经景色萧索的后园之中。亭子里冷风阵阵,吹得人身上冰凉。但林觉的脑子里却是燥热和混沌的。

事情到了这一步,林觉也有些迷茫起来。林觉一直在问自己,自己还应不应该坚持自己的想法,应不应该继续去对新法的条例去跟两位大人争论。理智告诉林觉,今日两位大人已经说了最不客气的话,倘若自己继续坚持己见,很有可能会产生难以收拾的结果,那便是自己被恩师扫地出门,断绝师徒关系。

林觉其实并不怕其他的责骂和不理解,他最怕的便是方敦孺以师徒情分为筹码的这一招。他不愿产生让自己遗憾的后果,他爱先生和师母,爱师妹方浣秋,那是从上一世带来的爱,那是上一世唯一给自己带来慰藉的温暖,这一世林觉怎也不肯轻易放手。

然而,那样一来,林觉便要放弃自己的坚持,不再对新法指手画脚。这却又违背林觉的本心。说到底,林觉这么做还是为了方敦孺和严正肃好,为了新法的推进顺利进行。林觉越来越坚信自己的观点,这场变法的成败关键在于方敦孺和严正肃能不能够变得圆滑一些,能不能为了一个大目标的实现而放弃一些小目标。说白了,便是一个取舍的问题。倘若两位大人依然故我,这场变法前景堪忧,两位大人前景堪忧。

这不是林觉在臆测,关于这场变法,林觉已经不知道在脑海里想了多少回。每一次林觉都拿这是和真实历史进程不一样的时代来安慰自己,但每一次林觉都清醒的意识到,即便是不同的虚幻世界,在一个近乎于类似同时代真实历史的进程之中,其规则是没有太大的变化的。那个同时代的历史空间中于此时进行的另一场变革的结果是惨败的,而且为世人诟病了千年。在大周朝这个时代,其借鉴意义是极大的,甚至是雷同的。

正是觉察到两场变法之间有如此多的共同点,时代也是如此的相似,林觉才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的去进言,去说服。不顾他们渐生的厌恶和不满去和他们争论。可以说,今天这一切倘若没发生,也会在不久的将来发生。迟早,两位大人会对自己失去耐心。

可即便知道这一点,林觉又能怎么做?林觉无数次的问自己,自己是不是不该这么做,自己没必要去惹恼两位大人,完全可以迎合他们。可是林觉又否定了这个答案,因为那样的话,便是等同于眼睁睁的看着两位大人纵马驰骋,而前方却是万丈深渊,自己却不给予警告。自己又怎么能这么做?

但现在的问题是,自己其实已经靠边站了。所谓的放假十天冷静冷静,其实便是剥夺了林觉参与条例制定的资格。在条例司衙门上下全力做事,自己却被排斥在外的。自己当然可以在十天后去找两位大人道歉,痛心疾首的说自己不该说那些话,去请求他们原谅。这并不丢脸。但是那样自己便能心安了么?就能什么都不想,任由事态发展下去了?自己做不到啊。

或许还有一个可能,那便是自己确实是多虑了。有皇上的全力支持,有两位老大人的果决和坚毅,或许……没准真的会将反对之声弹压下去。或许朝代的不同真的会有不同的结果。然而林觉有告诉自己,这可能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

历史都是相似的,同样的一幕似乎永远在重演。自己所总结的那么多变法的失败案例,发生在不同的朝代和时间点。这说明,其实无关时间和空间,只关乎变法的内容和策略,只关乎手段是否足够的高明,只关乎能不能让既得利益者支持或者最起码是不反对。一旦打破了这种规则,则无一例外都是失败。而且变法也是一场耐久战和攻坚战,急功近利者是无法品尝胜利果实的。

林觉无法说服自己相信,以严正肃和方敦孺目前这种粗暴的推行的变法会得到成功。这变法的内容甚至没能让百姓从中得益,而现在又将得罪权贵士大夫们。他们用自以为正确的方式推进着变法,听不得任何的意见,这是让人极度担心的。

林觉独坐后园之中,静静的将事情想了千遍万遍,始终都不能说服自己回头。最后,林觉告诉自己,索性不去想了。这十天就当是多十天的年假。这十天时间里慢慢的去想办法,想到能让两位大人接受的办法。或许自己的言语太过简单粗暴了些,没能用些技巧去说服。这十天时间他们也应该会冷静下来。总之,办法比困难多,自己愁白了头发,想破了脑袋,也是没什么用的。

底线是,不能激怒先生,不能真的闹僵了。要用聪明的办法去做事,而不能蛮干。

“公子,你在亭子里么?”一个轻柔的声音从亭子下方传来。

林觉站起身来朝下边看去,落叶积雪旁的石径上,一个婀娜的身影正站在那里,朝着上方张望。看到林觉的那一刻,那张俏脸上的明媚双目笑成了一道月牙儿。

林觉心中温暖之极,自从白冰留在自己身边之后,她整个人的气质都有了极大的变化,从气质冰冷的少女变得温暖可人。此刻她穿着一席淡绿色的锦袍,站在下边像是一棵赏心悦目的绿树。那张俏脸笑的就像是一朵寒冬盛开的花儿。

“你来啦。”林觉笑道。

白冰一个纵身,飞身跃上了凉亭的台阶,手中捧着的茶壶一滴也没撒。

“听绿舞说,你在后园一个人呆着,不许人进来打搅。我想,我来送壶热茶来,你该不会反对吧。”白冰笑盈盈的将茶壶茶盅摆在桌上。

林觉微笑道:“我反对也没用啊,大侠女白冰我也管不住啊。我还真的有些渴了。其实是有些冷了。这热茶来的正是时候。”

白冰一笑,给林觉斟了一杯茶递过来,笑道:“我其实是有事来跟你说的。不然你的话我也不敢不听啊。”

林觉笑道:“哦?什么事?”

白冰歪着头道:“你先说你的,躲在这里挨冻,出了什么事不成?绿舞妹子有些担心,她不敢问,让我问问。”

林觉笑道:“她不敢问倒要你来问,她怎知道我不会斥责你?”

白冰突然脸色一红,欲言又止。这话自己刚才在外边也说过。茶水也是绿舞要自己送来的,自己其实也没打算来后园找林觉。绿舞那么说时,自己也问她,凭什么林公子便不会斥责自己。绿舞在自己耳边给出的答案让她脸红。绿舞说:你现在正新鲜,公子不会怪你。

所谓的新鲜,白冰岂会不懂。自从去应天府的路上被林觉夺了身子之后,这段时间白冰备受林觉宠爱。虽然也遮遮掩掩的没敢太公开的夜晚同宿,只白天偷偷的跟林觉在无人时偷食禁果。但住在同一处宅子里,绿舞怎会觉察不出来。更何况还被芊芊鬼使神差的撞了一次好事。所以其实已经算是半公开了。

绿舞的意思是,新鲜劲没过去,公子怎会怪你。

林觉没觉察白冰的脸红,轻声道:“是公务上的事情,我不愿跟家里人说,是因为这些事说出来也是没用,徒增家里人的烦忧,没什么可说的。”

白冰哦了一声,在林觉身边坐下。

林觉攥住她的手笑道:“该你了,你有什么事?”

白冰反握着林觉的手皱眉道:“你的手真凉……我师傅来信了。”

白玉霜的信只寥寥数语,大意是她已经在山中安顿,伤势也正在痊愈,让白冰无需挂念。白玉霜叮嘱白冰要勤练武功,不要荒废于儿女之事,她告诫白冰,在这世间立足,当有本事和能力,绝不可依附于人云云。

林觉意外的是,白玉霜的这封信字里行间竟然弥漫着一种舔犊之意,倘若没见过她本人的言行,光是看这封信,不知者必以为这是一个慈母一般的师傅的谆谆教导。但实际上,这却是个杀人如麻的女魔头。看起来,似乎白玉霜的心境性格已经大变,从这信中言语之中可见一斑。

看着白冰开心的样子,林觉笑道:“冰儿现在心里可安心了?你师傅安顿好了,伏牛山落雁谷大寨是个适合养伤的地方,你师傅在那里一定会很开心。”

白冰挽着林觉的胳膊,将头贴在林觉的肩头轻声道:“多谢你。倘若不是遇到你,我师傅二人的未来不知如何?师傅一生孤苦,也是挺可怜的。倘若能安享晚年,我也心中安稳。毕竟我视她为母,我的命也是她给的。无论她以前怎么对我,我都要报答她的。”

林觉搂着白冰的纤腰,嗅着她身上的香味,心中也很安慰。她师徒之事能有这样圆满的结果,确实不容易。不过,白玉霜那脾气,在落雁谷大寨之中安顿,高慕青和梁七他们以及山寨的众兄弟们恐怕要吃些苦头,一时半会儿白玉霜的凶性未必能改。倘若和慕青她们闹翻了脸,却也是让人有些担心。

而且伏牛山中的局势也并非是一派平稳的态势。其实在数日之前,林觉也接到了高慕青从山上寄来的信,除了倾诉思念之情的情话之外,高慕青也告诉了伏牛山中现在的形势。黑风寨的实力今年极为膨胀,吞并了七八座山寨之后,寨兵数目多达五千余人,并有多家山寨畏惧其实力依附于他。秦东河摩拳擦掌,矛头直指穆振山的桃源大寨。他已经明确提出,要重新进行伏牛山大寨的盟主选举。其用意不言而喻。秦东河是要当伏牛山的老大了。

高慕青告诉林觉,自己正在全面加强山寨的防御体系,以防局面突变。驻扎在石人山分寨的兵马已经抽调了两百名回落雁谷大寨保护本寨。落雁军目前兵马总数一千八百余,虽然已经和初进伏牛山时不可同日而语,但和黑风寨的兵马相较,相差数倍之多。好在落雁谷大寨防守体系完善,极有层次。真要是固守山寨,也是有一战之力的。

林觉能感受到高慕青信中字里行间透露出的焦灼和慌张,虽然自己回信中给予高慕青鼓励和应对的对策。但毕竟自己不在山上,对于局面的把握并不能及时的处置,一切还需要高慕青随机应变才成。此时此刻,特别是今日遭受严正肃和方敦孺的严厉训斥,自己的一番好心被他们误解甚至厌恶的时候,林觉真想一走了之,去往伏牛山山寨之中。既不用再为眼前的事情担心,更可以帮助此刻有些无助的高慕青。可是林觉知道,他不能这么做。伏牛山虽是世外之地,但那不是自己的理想和人生目标。他不能舍弃一切去山中为匪,他肩负了很多的责任,无法一走了之。

林觉叹息一声,目光越过亭前花树,越过落叶铺满的萧索的庭院,越过层层叠叠的房舍和街道,越过京城高大的城墙,看向东南方向。数百里外,是层峦叠嶂的伏牛山。林觉不会知道,就在此时此刻,伏牛山中已经掀起了一场血雨腥风。

……

伏牛山中的局面,在林觉离开之后稳定了一段时间。由于落雁谷大寨的崛起,以及落雁谷大寨和桃源大寨之间关系的拉近,成为了伏牛山中的稳定因素。黑风寨秦东河年初在桃源大寨吃瘪之后,虽然怀恨在心,但因为山寨实力落于下风,不得不隐忍不发。

然而,事情的转折在八月份。或者说,事情的转折起源于去年春夏的一场大旱。这场大旱波及京畿路以及周边各路,伏牛山中原本并不缺雨水,但这一场大旱让伏牛山也无法避免。

旱情严重,导致山中粮食全面减产,诸多山寨陷入了难以自给自足的恐慌之中。而山外官兵的戒严不但没有减弱,反而越发的严密。出入伏牛山的各条大小通道均被堵死。夏末时,官兵甚至发动了几次大胆的进攻,虽然未有成效,但态势可见一斑。

伏牛山中,落雁谷大寨因为有一座大水库蓄水,采用限量供水,保证灌溉和饮水的办法,旱情的影响不大。但其他山寨便没有那么幸运了。这些大小山寨大多根本就没有考虑到这些。水源的充沛也让他们对此次大旱措手不及。山寨的粮食供应也纷纷陷入了危机之中。

落雁谷大寨虽然也愿意将部分粮食卖给这些山寨,以解他们的燃眉之急。然而,毕竟落雁谷大寨的粮食出产有限,整个山谷的面积也就那么大,自身粮食的消耗也要保证,所以可以说是杯水车薪,无法解决粮食短缺的难题。

在大大小小山寨都陷入粮食短缺的危机的时候,黑风寨也不例外。黑风寨有寨兵近三千余,加上所辖百姓近万,粮食短缺的极为严重。但其他山寨都惶然四处求援的时候,秦东河展现了他有魄力的一面,他做了个大胆的决定——出山抢粮。

本来秦东河是打算对落雁谷动手的,落雁谷丰收的粮食让人垂涎欲滴,那是最好的进攻他们的理由。然而,当得知落雁谷的防御体系如铁桶一般。而且现在众多山寨都抱成一团的跟着落雁谷大寨和桃源大寨走,自己倘若攻击落雁谷,怕是立刻便成为众矢之的。秦东河突然意识到,进攻落雁谷大寨的成功可能反而远远小于去山外冒险。

秦东河之所以愿意去做出这个冒着巨大危险的决定,不仅是因为山寨的粮食紧缺的问题必须要解决,他心中更酝酿着一个更大的计划。别人把旱情当作灾难,在秦东河看来,这不仅是灾难,更是一个极好的机遇。

试想,倘若此时此刻自己手中有了足够的粮食,便可以让其余的山寨都投靠到自己的山寨之下。落雁谷大寨主那个娘们儿明显是没有这样的眼光和野心的,她完全不知道落雁谷中丰收的粮食在此刻意味着什么。倘若能有粮食在手,这便是自己成为伏牛山之王的一个大好的机会。一个天赐的机会。

当然,这么做非常的冒险。出山抢粮,那也不是说着玩的。山外官兵秣兵历马,稍有不慎,便回不了伏牛山了。但正所谓富贵险中求,没有风险哪来回报,粮食问题不解决,山寨里人心浮动,迟早要全跑光。自己这点家底若是消耗完了,将来在这里山中可如何立足?难道仰人鼻息去投奔桃源大寨穆振山那个老混蛋,或者是寄人篱下被落雁谷一个女子骑在头上?

在一番权衡和抉择之后,秦东河痛下决心,决定出山抢粮。当然他也不是蛮干。攻打县城抢粮仓这种事他是绝对不干的,以前曾经劫掠过一会南山县城,抢了不少装备盔甲什么的。但那一次也损失了三成的手下。现在县城的防御全面加强,官兵也多了不少,再蛮干那岂非找死。

那么,何处去抢粮?秦东河的聪明之处便在于他老谋深算。他知道,这场大旱影响的可不是一个小小的伏牛山,京畿周边各路全都遭受大旱灾,几百里外的京城之中的粮食供应也必然受到极大的影响。这种情形下,朝廷必然是要从南方急调粮食的。

他派出了人手出山打探,消息很快传来。西南各路的漕运正沿着白河北上,因为北方的旱情,北方河道普遍搁浅,船只无法直接进入京城周边的澧水颖水等水系河道,必须该走陆路转运京城。而且好消息是,因为是急调粮食入京,漕运的安排不像以前那方重兵押解,大批集中的运送,而是陆陆续续的连绵不断。正因如此,在护送方面也有所松懈,毕竟不可能在这么长的距离内全程重兵护送,这也不太现实。

得知这些消息之后,秦东河如获至宝,经过周密的研究,秦东河制定了在南阳县境内白河码头抢劫漕运的计划。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