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周王侯
听书 - 大周王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六三二章 大获成功

大苹果 / 2020-05-30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二合一)林觉想了半天,其实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所以索性不去想了。郭旭有什么意图,自然是要表露出来。自己见机行事便是。倘若是拉拢或其他图谋,自己化解了便是。倘若只是单纯的来结交,自己却也不妨和他交个朋友,保持君子之交,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久之后,观看首演的观众陆续的进场,剧院之中很快便满满登登。五十余座包厢全部满员,下方的一百多座位也全部满员。众人喝茶聊天,相识的相互打着照顾,倒也热闹的很。林觉穿梭于各包厢之中,跟众人打招呼说话。最后,落座于郭旭的包厢之中。

林觉本是想陪着方师母她们看戏的,但现在郭旭来了,他不得不在包厢中相陪了。

舞台上响锣三声,良好的传音系统将锣声传到了剧院的每个角落。顿时,剧院之中的喧闹声立刻消失,全场安静了下来。顶棚上繁星一般的灯光次第熄灭,剧院之中幽暗安静。唯有舞台前方的灯光照在红色的大幕之上。

丝竹声起,大幕徐徐拉开。于此同时,江南大剧院展现了他们独有的光影幻灯效果。舞台两侧,幻灯背景飒然而亮,围绕剧院一周的墙壁上,红花绿树,车水马龙,长河高船,飞檐高楼。一副长长的市井画卷展现在观众眼中。那画面居然是活动的,河水在流,船只在缓缓的东,街上的人在走,并且隐隐约约还有人声鼎沸的嘈杂声。细心之人一下子便认出了这场面居然是汴河大街某处的景物,店铺高楼码头都熟悉的很。

确实,这正是林觉的又一手段,请了十多名画师模仿了清明上河图的画法和角度,从而画出了长卷。再用幻灯动画加以投影,造成整个图画都是活的,并且是写实的风格。正是增加观众的代入感。

光是这一手,台下便掌声如雷,赞声四起了。

一号包厢内,郭旭点头赞道:“早就听人说,江南大剧院的背景灯光如梦如幻,以假乱真,奇妙之极。今日一见,当真是神乎其技。林觉,本王很是惊奇呢。”

林觉心里也松了口气。设想是一回事,彩排是一回事,而真正的演出是另一回事。每一次演出,无论之前做过多次的彩排,其实都是难以避免差错的发生的。这一次大画卷的人物和景物的动画,考验是空前的。此刻能够达到效果,林觉自然是长松了一口气。否则人物卡在画面上,动也不能动,只是个写实的画卷,那将是个失败的场景,会大大的丧失对于环境的烘托和剧情的开展。

“其实也不难,殿下倘若想知道的话,我也可以告诉殿下。虽然……这是我大剧院的高度机密,从不为外人道。”林觉道。

吕天赐道:“说来听听。”

郭旭一摆手道:“既是商业秘密,我看不必说了。林觉,不用说了,其实我只是好奇而已,我能看到这样的景象,已经很满足了。未必需要知道。”

林觉心中暗赞,郭旭果然是聪明之极。自己递了个话出来,他立刻便明白自己其实是不愿说的。此人聪慧之处,由此可见一斑。

舞台上,剧情一幕幕的展开。在灯光幻灯布景音乐以及舞台变幻等各种手段的辅助之下,《红尘记》本就跌宕起伏的剧情更是扣人心弦让人沉溺其中。

两名少女红鸾和绿蕊被卖入青楼之中,从两小无猜相依为命,逐渐因为名利所诱而反目。纯真的感情经受不住名利的诱惑,形形色色的人物悉数登场,阴谋背叛诡计残忍,夹杂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星星之火的希望,美好爱情的萌芽。种种情感的纠葛让人欲罢不能,叹息揪心。

当然,最后的结局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坏人遭受惩罚,各有报应。最后一幕,整个舞台成了两个世界,左半边是人声鼎沸金玉满堂的热闹的拜堂成亲的场面,善良坚强的绿蕊终得李公子迎娶进门。右半边则是月光下的破庙之中,背叛友情失去一切的红鸾悬梁自尽。这强烈的视觉对比在同一座舞台上呈现,其冲击力之强无与伦比。一边新人入洞房,一边是尸首在清光中微微摇晃,给人一种诡异难明的荒谬感。

一开始,观众们对于背叛友情的红鸾是愤怒的,特别是她的不择手段对绿蕊的迫害,勾结客人和妈妈设计绿蕊破坏她坚守的底线,各种无端的造谣和心机,对绿蕊造成巨大的伤害。还差一点用了掉包计将李公子骗到自己的床上。其所作所为让人唾弃愤怒,她只要一上台,台下也一直有谩骂之声响起。

然而,在剧目落幕的最后,人们的心情却又变得复杂难言。

当绿蕊闻讯来到破庙之中为红鸾收尸,找到了红鸾留给绿蕊的一封遗书。红鸾拿起遗书展开时,淡蓝色的红鸾的影子浮现在光影之中。为了表现这灵魂状态的红鸾,林觉是绞尽了脑汁。幻灯投影固然是行的,但那显然是不够写实和震撼的。况且幻灯的动作无法表现出魂灵那种缥缈的动感,数次尝试,林觉都不满意。

最后,林觉找到了取代的办法,以特制的颜料给道具服装染色,在化妆上大做文章。在冷色光的照耀下,人物的造型会呈现出一种空灵的线条感。并且因为是真人的表演,动作形态方面便也不成问题。至于如何能够浮在空中,那更是不难的。威亚技术早已在江南大剧院成熟了。以千股蚕丝拧成的威亚绳索可在白色光线中消失,几乎不留痕迹。

目睹这一幕的观众更是张口结舌,不知是真是假。眼睁睁看着床上紫蓝色的人影坐起,然后飘在空中。倘若不是知道这是场戏,怕是当真以为是鬼魂出现了。

“绿蕊妹妹,你此刻正和李公子洞房花烛,而我正走在黄泉路上。你赢了,我输了,你终于脱离了苦海,而我将永陷于黑暗之中。我知道你回来给我收尸的,你是个善良的人,你一定会这么做的,即便我曾经那么样的对待过你,但你是不会记恨我的。祝福你,绿蕊妹妹,希望你和李公子白头偕老,儿女绕膝,这是我的真心话。”

“我知道,在你眼里,我红鸾是个忘恩负义背弃情义之人。你也曾问过我,难道名利争夺比我们姐妹之间的情义还要重要?我没有回答你,但现在我可以回答你了。其实这不是名利之争,这是生死之争。在我内心里,你我姐妹之情一直都在,永远都在。然而谁叫我们命苦,不能像世间那些贵胄小姐官家千金一般的逍遥而活,甚至不如普通的农家女子平淡一生。我们都是失去了自由的人,自打被卖进青楼之中,你我便注定要在这肮脏的泥污之中挣扎。你甘心么?你当然不甘心,否则你也不会拼死不愿接客,拼死保留处子之身。那是你为了脱离这臭泥潭的一种手段而已,你得承认这一点……”

“……你我苦学技艺,当真是为了要争夺青楼头牌,争得扬名天下么?当然不是。其实你我都明白,我们这么做只是要给自己一个机会,一个能更早脱离苦海的机会。所以,李公子会出现,便是慕名而来。否则,你以为李公子会对端茶倒水的丫鬟生出好感么?而你对李公子所做的一切,何尝不和我一样是一种故意的引诱。所以,你和我的目的一样,只是手段不同罢了。我承认,你的手段更高明,而我的手段没你高明。我输了,我也心服口服。”

“……时至今日,其实说什么也都无用了。我说过,我输了,我便去死,我做到了自己的承诺。倘若你问我后不后悔当初的决定,我只能告诉你,我不会后悔。更不会认错。我为何要认错?我错了么?我凭什么认错?我们六岁便进了这火坑,一辈子都注定死在这里烂在这里,我不甘心,我自然要往上爬,要脱离这火坑。看看那些官家小姐,豪门贵胄,凭什么她们便可以一生逍遥,而我们便要在这火坑之中被人践踏?在这污浊的泥潭之中,我要露出头来喘一口,便必须要踩着你们的身子往上爬。我错了么?其他的那些人,她们甘愿在这泥坑中烂掉臭掉,但是我不愿意,我要为了自己的命抗争,为了自己能过上哪怕一天的干净的体面的日子而往上爬,爬到太阳底下,我有错么?或许我踩了别人的肩膀,可是我要活啊,我没办法啊。我只能踩着他们的肩膀往上爬。可惜的是,爬到一半,我掉了下来。爬上去的是你而已。倘若我成功了,那么此刻躺在这破庙中的便是你了。李公子是唯一的救命稻草,你抓住了,我便两手空空了。但是我是绝不会后悔认错的,错的不是我,我生下来便家境贫寒,然后被卖入青楼之中,这一切都不是我能控制的。要说认错,老天该认错,这世道该认错,而不是我。我只是个想过平常日子的女子罢了。”

这一封长信完全是那鬼魂形态的红鸾亲口叙述,情感表达之真挚激烈,更加具有感染力。鬼魂形态的红鸾在空中指手画脚的说话,而扮演绿蕊的谢莺莺自始至终只捧着那封信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整个画面一动一静,给人一种阴阳相隔的隔阂感。似乎是绿蕊只是在读信,而面前的鬼魂的一举一动她都看不见。而魂灵发出的声音,却又是信的内容。这种巧妙的结合让这最后一幕变得更加的震撼人心。

当然,最让人改变了之前对红鸾观感的还是这封信的内容。这段内心的独白彻底的扭转了观众对于红鸾这个人物的偏见。他们忽然意识到,这个女子其实也是个可怜的受害者。她所做的一切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只是为了能给自己一条生路,能过上普通人的生活。正如她最后问的那样,是她的错,还是世道的错?还是老天爷的不公?一个卑微的生命追求幸福的生活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么?她又何错之有。

舞台上,绿蕊动了起来,她朝着躺在木板床上的红鸾的尸身拜了三下,轻声道:“红鸾姐姐,你瞑目吧,你没活过的好日子,妹妹替你活下去。来生,你我还做姐妹。”

三拜之后,红鸾的尖声大笑声中,魂灵如烟散去,阳光洒下,光影背景变幻,花繁叶茂四季如春。场景的变幻之中,丝竹乐音起,大幕徐徐落下。

剧院中,掌声雷动,经久不息。

不久后,大幕重新开启,全体演员上台鞠躬致谢,观众席上更是喧嚷连天,掌声如雷。不少包厢之中的客人都命人送上打赏的银子,台下也有人将银锭抛上台去。一时间得打赏无数。

一号包厢里,林觉满意的微笑着。首演的成功是必然的,让林觉惊喜的是秦晓晓的表演才能充分发挥。她是个勤恳努力的女子,最为出彩的红鸾这个角色在她的演绎之下简直活了过来。纯情时自纯情,狠辣时自狠辣,台下观众骂声四起之时,林觉便知道这场首演中秦晓晓是成功了。江南大剧院又多了一个台柱子,这已经毋庸置疑了。

一直全神贯注观看剧目的淮王郭旭轻轻的鼓着掌,点着头道:“林觉,真是没想到啊。本王以前对这种东西是很不屑的,总以为歌舞诗文剧目什么的都是毫无意义的玩意儿,只会靡靡人心,让人耽于享乐。但今日,我却不得不承认,那是我想法偏颇了。难怪京城之中到处都在说你江南大剧院的剧目如何如何的好看,抛却这话本的内容不谈,光是这些手段和演戏的形式便让人叹为观止了。真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这么多的巧思。”

林觉呵呵笑道:“殿下谬赞,都是些奇.淫巧技之术,难登大雅之堂。在下也说白了,不过想博人眼球,赚些钱罢了。想要赚钱,自然是要动动脑子。当然了,能博得众人一乐,得到身心的愉悦,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起码比赌博逛窑子这些要好多了。”

郭旭哈哈笑道:“你倒也直接,赚钱挂在嘴边上。不过倒也难怪,之前一场风波,据说你林家受了牵连,家产被罚个精光。听说你当了林家家主,你林家上下几百口人,几百张嘴要喂饱,自然需要你这家主想办法赚钱养活他们。这也在情理之中。”

林觉愣了愣,笑道:“多谢殿下理解。”

郭旭转头对着身后的一名卫士道:“去,打赏五百两纹银,表达心意。”

林觉忙道:“使不得,使不得,我们这里其实并不靠打赏,而只是卖票罢了。”

郭旭笑道:“我那位二叔家的堂兄不是打赏了一千两么?我没他有钱,五百两还是拿得出的。他知道我在这里,所以将我的军呢,我不跟他比,但是也不能叫他说嘴。”

林觉只得住嘴,扯到和小王爷郭昆的斗气上,林觉自然是不会多说一句的,免得自找麻烦。

一番闹腾之后,演员退场,观众虽然意犹未尽,但也不得不一边嗡嗡的热烈议论着,一边缓缓的退场离开。

林觉见郭旭并无离开的意思,不得不起身拱手道:“殿下请恕林觉失礼,林觉不得不离开片刻,贺客离开,林觉要去送一送。演出的演员和人员,也要去褒奖一番。”

郭旭坐着没动,摆手笑道:“你去便是,我在这里等你回来。你自忙你的便是。”

林觉试探问道:“殿下莫非有事吩咐?但说无妨。”

郭旭道:“也不是什么急事,你安排好了再回来,咱们再细说便是。倘你觉得本王在这里碍事,我去街对面的酒楼包个包间等你也自无妨。”

林觉忙摆手道:“不必不必,殿下暂且此处就坐,我命人添茶水点心来,待我打发了些事情,便立刻回转。”

郭旭点头摆手道:“去吧去吧,我等着便是。”

林觉躬身退出,心想:果然不只是为了道贺而来,自己和这位殿下的关系却还没到这种地步。但不知他到底是为了什么事而来。虽满腹疑窦,但客人离开,自然需要笑脸相送。站在剧院门口,一拨拨的人笑容满面的离开,对剧目赞不绝口。方家母女出门时更是眼睛红肿,似乎哭过了一般。

林觉上前对方师母笑道:“师母,这戏看的如何?”

方师母眼睛红红的,嗔道:“混蛋小子,害的师母哭了一场。这么好看的戏,怎地不早请我来瞧?莫不是从杭州那时候便已经是这么好的戏了?”

林觉呵呵笑道:“师母这是倒打一耙啊,在杭州时我便请你和先生来看戏,你们总是不肯。我能有什么办法?现在如何?要不要我给你留个包厢,师母随时来瞧?”

方师母点头道:“要的要的,包厢便不用了,来时有位子便成了。适才我问了你身边的那个小丫头,她说包厢的价格是最低八十两,我的天爷,这不是让你少赚了八十两银子么?还是坐下边的好。”

林觉哈哈大笑道:“师母,慢说是八十两,八百两又怎样?师母来了,再贵也要腾出来。这是我的一片孝心。”

方师母咂嘴叹道:“哎,可惜……可惜你和秋儿……哎,不说了。我们走了。回去给你先生烧饭去。”

方师母朝前走去,方浣秋跟在后面,林觉见她也眼眶红肿,低声问道:“看哭啦?”

方浣秋点点头,她没法告诉林觉自己刚才的感受。特别是最后那一幕,一个人在成亲拜堂,一个在上吊自杀的那一幕,让方浣秋想起了几个月前的那个万念俱灰的晚上。那天林觉和小郡主在拜访成亲,自己万念俱灰,跟着娘连夜搬家。那时候的自己岂非也是想一死了之的。

“那是戏而已,莫要代入。本来今晚想让你和师母留下来的,可是我这里有个客人死活不走,只能作罢了。改日我约你出来咱们去西山驿看枫叶去。”林觉笑道。

方浣秋点点头刚要说话,前方方师母转头叫道:“秋儿,快些,回去迟了,你那爹爹又要啰嗦了。”

方浣秋答应了一声,冲林觉嫣然一笑,转身快步而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