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周王侯
听书 - 大周王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五零六章 对事不对人

大苹果 / 2020-05-30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次日清晨,早饭之后,林觉决定今天还是去御史台衙门找方敦孺。一方面是有事要说,另一方面既然师母不在家,自己该将先生接来住几天,也不知先生这几日如何饮食,住在何处。自己应该关心关心。

临出门时,枣园却来了个不速之客。小王爷郭昆带着几名随从来了枣园。林觉闻报忙去前院迎接,小王爷郭昆却连门都没进,马都没下,只骑着马儿在门口立着。

“小王爷怎地来了?怎不下马进来喝杯茶水?”林觉拱手出门笑道。

“不必了,我得去军营当值,顺便经过这里,跟你说几句话便走。”郭昆面无表情的道。

林觉点头道:“不知有何吩咐?”

郭昆道:“也没什么,你知道我父王来京的事了么?”

“采薇……嗯……小郡主跟我说了,我打算这几日去拜见王爷呢。”林觉道。

“你不用去拜见了。父王这几日很忙,他若要见你会派人来请你的。那个……我妹子这几天会陪着我父王,所以她没时间出来乱跑,她要我带句话给你,这段时间她没空闲,所以不能来……找你。那个……就是这件事,妹子怕你去大相国寺扑了个空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故而让我来告诉你一声。好了,要说的我都说完了,我得走了。”郭昆沉吟着说了几句话,便拱手告辞。

看着郭昆骑马飞驰而去的身影,林觉心中有些疑惑。王爷来京城这件事本身就有些蹊跷,应该是有些不得不来的理由才是,否则他恐怕宁愿呆在杭州。郭采薇这几日不见踪影也是很奇怪的事情,春闱大考结束之后郭采薇应该会来见自己的,为什么那天既没有在贡院外边接自己,昨天一天也一点消息也没有。以自己对郭采薇的了解,这是有些反常的。

自来京城和郭采薇相聚之后,虽然分在两处居住,但郭采薇可是每天都会来找自己的。两人正如胶似漆难舍难分的时候,突然间不见踪迹,还让郭昆来通知自己,这事儿更是有些蹊跷。就算没空来,也不该是让郭昆来通知自己。郭昆虽然现在态度有些松动,但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样子,小郡主要郭昆来传话,这岂不是故意招惹郭昆的不快?所以,整件事都有些不太合理。

难不成小郡主出了什么事儿?林觉不禁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

和小虎再次前往御史台衙门拜访,虽然依旧扑了个空,但也得到了个好消息:方敦孺昨晚是在衙门中留宿。

有了这个消息,林觉决定傍晚再来拜访,今日无论等到几更都要见到方敦孺才成。回去的路上,林觉转道大相国寺小郡主的住处,想看看小郡主在不在那里。但门人告诉林觉,小郡主已经数日没有住在这里了。这也从侧面证实了郭昆的话,小郡主应该是住在旧王府中陪着梁王郭冰,暂时是见不到了。

林觉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慌乱。虽然仔细想想,也似乎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从郭昆今晨的语气和神态,以及小郡主突然的不见踪迹,甚至是没派人来送封信的行为来看,总感觉是出了什么事。这种感觉一直挥之不去。

见不到小郡主,见不到方敦孺,就连师母也去走亲戚了。春闱大考也结束了,也没有回家读书的心情。突然间,林觉无事可做了。回到杏园之中,绿舞也有自己的事情忙,小虎忙着劈柴喂马,林觉自己坐在后院的大树下喝茶喝到肚子胀。这种感觉简直可以用百无聊赖来形容。不过这种百无聊赖的感觉对林觉而言却是一种难得的奢侈。自离开杭州以来,林觉便甚少有这么安静清闲的时刻。伏牛山中的凶险紧张,京城的嘈杂,人际的压力,种种事情让林觉难得有清静的时候。此时这半日的宁静,让林觉可以清空思绪,纯粹的享受这初夏的美好时光,让林觉疲惫的精神和身体得到了难得的舒缓。

傍晚时分,林觉和林虎再次坐着马车前往御史台衙门。抵达御史台时,正是夕阳西沉时分。傍晚的御史台衙门光线晦暗,更显阴森。大群的乌鸦在幽暗的天空中起落,鸹噪声让人生寒。最终它们纷纷落在御史台大院中的高大的皂角树上,形成一个个凝立不动的黑点。

林觉和林虎在御史台衙门前的小广场上等待着。天色慢慢的全部黑了下来,四周像是被黑幕笼罩住了一般。但不久后,以林觉和林虎立身之处为界限,西边远处是灯火璀璨的大内西华门城楼,明亮的灯火可以清晰的照亮城楼和城墙上下游走的禁军守卫。铁衣兵器的光芒偶尔闪烁刺目。但转头看向东边的御史台衙门,却是黑乎乎的一片房舍,像是个吞人的怪物一般坐在黑暗之中。门前的两只风灯也只发出惨白的光芒来。

相聚不足两百步,便是两个世界。一个是璀璨辉煌的皇宫大内,一个是阴森黯淡的御史台衙门。人说建筑有生命,此刻可证之。

叔侄二人一直等到二更更漏响过,都觉得恐怕今日又是个空时,却见到广场南边的黑暗中一盏灯笼摇弋而进。伴随着灯光的是吱呀呀的车马声音。那大车很快来到近前,摇摇晃晃简陋不堪,车辕上的灯笼随着车辆的摇晃来回摆动着。拉车的正是一匹瘦骡子,那正是严正肃的大车。

林觉忙跳下车迎了上去,拦在车钱拱手叫道:“车上是老师么?”

骡车停了,方敦孺高大的身形从车上下来,走到了车前的灯光里。“林觉?怎么是你?这么晚了,你在这里作甚?”

“学生特意在此等候先生的。可见到先生了,昨日找了先生一天也没找到。家里也没人……”

“呵呵,你师母去娘家走亲戚去了,忘了派人告诉你一声。怎么?急着找我是有事么?”方敦孺笑道。

林觉道:“大考结束了,自然是要来见老师禀报一声的。”

“原来是这个。那也不必禀报了,情形我都知道了,严大人都告诉我了。不错,这次你考的很好,圣上和严大人都赞不绝口,文章我也听说了,确实很好。没给我丢脸。但你不要自满,学无止境,还需勉励加油。放榜之后若是高中,你便要入仕为官了,更是要谨慎小心,不能放松自己。”方敦孺微笑拍了拍林觉的肩膀道。

“多谢先生,学生谨遵先生教诲。”林觉行礼道。

“好了,就这事么?我知道了。这几日我事务繁多,你师母不在家,我便住在衙门里。正好也还有公事要处理。时辰也不早了,我便不留你了,你回去吧。”方敦孺道。

林觉翻翻白眼,自己找了他两天,见了面便这么轻描淡写的几句便打发了。虽然自己也没抱着让方敦孺夸奖自己的想法,但自己春闱大考得了皇上的夸奖,而且很有可能夺魁,先生也该表现的比现在更兴奋才是。哎,自己这个老师也是没谁了。

“先生,住在衙门里不是个事儿,师母不在家,先生去我那里住几日便是,也有人照料起居。先生住在衙门里怎生方便?”林觉道。

“不必了,不必了,衙门里好的很。我公房宽敞的很,你师母缝了床新被褥让我带来了。晚间将桌案一拼,便可入睡。院门里有杂役,跑腿打杂买饭也都是可以的,便不去你那里了。你的孝心老师知道,但不必了。”方敦孺笑道。

林觉咂嘴道:“还是不太方便吧,这衙门里怎生能睡的好?”

“你这小子,我说了可以便是可以。我还有公事要办,便不跟你说话了。待忙过这阵子,咱们师徒再好好的说说话。我得去了,今晚估摸要忙到四更天。你去吧,莫要管我了。”方敦孺微笑说道,拍拍林觉的肩膀转身回头。

林觉忙道:“先生!”

“怎么了?到底怎么了?我说了不去你那里,我这里还有很多事要忙呢。林觉,你是不是有事要说?”方敦孺回头皱眉道。

林觉点头道:“我确实有事要跟先生说。”

方敦孺沉吟片刻,点头道:“好吧,进去说话。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林觉跟着方敦孺进了御史台衙门,来到后面方敦孺的公房之中落座,杂役上了茶水之后,林觉起身去掩了门户回身来站在方敦孺面前。

方敦孺抬头看着他道:“怎么?到底是什么事,看你神神秘秘的样子,似乎不简单呢。”

“先生,学生或许不该提此事,但学生却不得不提。昨日我去见了二伯。听他说了一件事情,我想向先生求证一下。”林觉沉声道。

方敦孺眉头一皱,若有所思。“说吧,什么事。”

“是这样,我听我二伯说,您昨日在朝堂上参奏了三司衙门一干官员,此事是真的么?”

方敦孺皱眉道:“这等事林伯年跟你说作甚?这不是坏了规矩么?你又非朝廷官员,朝堂上的事情怎可跟你说?”

林觉没说话,只静静的看着方敦孺。方敦孺顿了顿皱眉点头道:“罢了,确有此事。不过这件事跟你没什么关系,你不必去过问。”

林觉道:“先生莫非忘了我是林家之人,此事当然跟我有关系。二伯是我林家家主,他的事干系到我林家全族,当然也干系到我。”

方敦孺沉声道:“林觉,老夫自然是知道你们都是林家人,你关心此事也情有可原。但老夫弹劾三司衙门众官员乃是对事不是对人,他是你林家家主也好,不是你林家人也好,并非老夫行事的取舍标准。你明不明白。”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