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周王侯
听书 - 大周王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九七章 圣驾

大苹果 / 2020-05-30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林觉恍然,原来是当今圣上来贡院看望考生,怪不得有如此阵仗。那么这些盔甲华丽,相貌高大英俊的士兵们也不足为奇了,那是选拔出来的殿前司禁军兵马,专门贴身保护皇上的禁军兵马。

喊叫通知声响了足足有一刻钟,整个贡院三千多间号舍全部都已经通知了数遍。这之后,有考官前来打开号舍门锁,一声令下,一排排号舍中的考生纷纷出了号舍来到廊下站立。大伙儿直愣愣的等了足足半个时辰后,鼓乐声中,有人嗓音洪亮的叫道:“皇上驾临!”

“行礼!”考官大声下令,众学子纷纷跪在地上低头等待。不久后,一大群人簇拥着郭冲从西边现身,沿着号舍前的石砖道路上缓缓走来。文武官员簇拥着满面笑容的郭冲。两位主考在旁介绍着春闱大考的情形,一群人有说有笑走来,对跪在号舍廊下的一干考生熟视无睹。

不久之后,圣驾从林觉的号舍前经过。虽有不许抬头的禁令,但林觉在听到了熟悉的严正肃的声音后还是没忍住抬头看去。但见一群穿着臃肿官袍的官员们簇拥着一名身材微胖,衣着鲜黄,头戴金冠的男子正缓步从前方数十步外走过。

虽然距离甚远,看不清他的面容,但是从周围簇拥着的众人的形体语言以及那男子的步态动作便可感受到一种旁若无人众星拱月的气场。说的俗气些,那便是皇家风度,王霸之气。

“低下头,谁着你抬头的?”侧首方有人一声断喝。紧接着,盔甲佩刀哗啦啦的作响。两名殿前司士兵飞步奔向林觉而来。

林觉吓了一跳,忙低下头去,却已经迟了。两名士兵已经一左一右的抓住了林觉的臂膀。

“怎么回事?”廊外手握剑柄身材高大的一名随驾将领大声喝问。

“骑兵江指挥使,这里一个考生胆敢抬头窥视,不守礼节。”一名士兵叫道。

“押走!”那将领摆了摆手,像是处理一只被抓住的蝼鼠。

“是!走!”两名士兵拖起林觉便走。

林觉心里后悔不迭,没想到见驾的规矩居然这么严,自己只抬了下头张望了几眼,便要被抓走了。真他妈的见了鬼了。事情倒是没什么大事,也不可能是死罪什么的,最多是挨顿打做几天班房罢了,但这春闱大考可就彻底的废了。

廊下的喧哗引起了郭冲和陪同群臣的注意。他们也都朝着这边看过来。郭冲皱眉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启奏圣上。一名考生不懂礼仪,未经许可抬头左顾右盼,直面圣驾。臣命人拿了他。”殿前司指挥使,枢密副使江荣祖忙高声回禀道。

“哦!”郭冲点了点头。普通百姓在皇帝面前是不能抬头的,皇上乃天之子,仰目直视乃不敬之举,这是基本礼仪。这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过,这事儿也只是件小事而已,凭此便拿人,也是有些牵强。

“算了,放了他吧。毕竟十年寒窗苦读,不能因为此事便坏了他的前程。地方上的学子不懂规矩也是情有可原的。朕来巡视贡院是勉励学子,给他们鼓劲打气的,可不是来让他们人心惶惶,个个惶恐的,那也不是朕的初衷。”郭冲摆手道。

“皇上仁恕宽厚,心胸如海,老臣佩服之极。我大周天下臣民能有这样的圣上,当真是十辈子修来之福气。老臣替天下百姓谢谢圣上。”随行在旁的当朝宰相吕中天动容道。

“是啊,圣上此举叫臣等佩服的无言可说。圣上是臣等一辈子都要效仿的榜样。江指挥使,还不放了那学子么?”身材雄壮健硕的枢密使杨俊大声附和,并且朝江荣祖喝道。

江荣祖忙大声应诺,回身下令士兵放了林觉。林觉整理着被弄的乱七八糟的衣衫,心里松了口气。

“虽则圣上仁厚,但学子失礼,也是不该。莫如叫他过来,圣上亲自教导他几句,叫他知道天恩浩荡,也知道自己错在何处。此事也好往下宣扬,教天下人知道圣上谆谆教诲,一片爱民苦心。也是一段佳话。”

说话的是史官编修刘属。他是负责跟在皇帝身边记录的史官,不同于起居郎的流水账,他是记载一些重要事情作为材料,之后编撰国史之用。今日这件事显然是值得一写的,不过血肉不够丰满,故而他希望加上一个圣上亲自教诲学子,学子感恩涕零,天下传为佳话的结尾。这显然是一种设计摆拍的行为,有篡改历史,创造历史之嫌,但此事对郭冲在史书上的形象有利,所以他敢提出来。

郭冲显然也心领神会,呵呵笑道:“也好,叫那贡生过来,朕跟他说两句。”

不久后,江荣祖领着林觉快步走来,在走到十几步之外时,吴春来和站在郭冲身侧的严正肃都惊讶的睁大眼睛。

“怎么是他?”吴春来和严正肃异口同声的叫出声来。

“怎么?你们认识这个人?”郭冲笑问道。

“启奏圣上,此人名叫林觉,是两浙路去年秋闱的第一名解元。臣去年去杭州,跟他有数面之缘。”吴春来解释着,顺便也解释了自己和林觉认识的缘由。

但其实他根本无需多解释,当听到林觉这个名字的时候,郭冲便已经知道他是谁了。

“原来他就是林觉,这可真是巧了。朕不是还下旨嘉奖过他么?有趣有趣,刚才差点拿了他。严正肃,是不是他?”

“启奏皇上,正是那个林觉。哎,这小子今日失仪,实在不该。回头臣必告知方中丞,让他好好的训诫此子。”严正肃沉声道。

“哈哈哈。这可真是有趣了,这个林觉名气不小,街面上流传的几首他做的词似乎受人推崇的很。又是个解元公。有才之人,性格跳脱些,失了些礼节也是常事。作为恃才傲物嘛。对这种人自然要宽容些。”郭冲笑道。

“皇上圣明。”众人纷纷道。

说话间林觉已经被带到了面前。林觉可不想再节外生枝了,低眉顺眼再也不敢抬头乱看了,到了面前行大礼叩拜,高呼万岁。

郭冲笑道:“你是林觉是么?。”

林觉忙道:“正是草民。”

“抬起头来,叫朕瞧瞧这个严正肃都夸赞的大才子。”郭冲笑道。

“草民不敢。”林觉道。

“矫情什么?刚才你敢,现在倒是不敢了,皇上要你抬头,你磨蹭什么?”枢密使杨俊皱眉喝道。

林觉无语,只得抬起头来。然后他看到了严正肃吴春来等人,以及身材魁伟面目凶恶的杨俊和仪态不凡器宇轩昂的吕中天。这些人其实林觉都见过,当然不是在这一世,而是在上一世。上一世很多人的面貌林觉都不太记得起来了,但朝着几位巨头的样子还是记得清清楚楚。只是这些人都显得比记忆中的年轻了许多。毕竟上一世自己考中进士还是在十余年之后,那时候才见到了这些人,时间点上提前了十年,自然显得年轻些。

倒是郭冲第一次见。上一世自己考中进士之后,郭冲已经病重不起,不久后便龙驭上天了。而那之后新太子即位,才会秋后算账,将林家九族尽诛,自己也死在那个炎热的中午。那是一场可怕的噩梦,刻骨铭心。郭冲的相貌和郭冰有些相像,不过皮肤更白些,也更胖些。眉宇间有一种淡淡的焦虑。双目倒是精光如电,炯然有神。

林觉只跟严正肃对了个眼神,没敢跟多的看他。因为他知道自己前面犯了规矩,他不想让严正肃为难,所以假装不认识严正肃。然而,严正肃却开口说话了。

“林觉,你适才没规矩,皇上仁恕饶了你,不然你现在已经被拖出去了。你怎可无礼?这里不是杭州,这里是京城,你需要多学些礼仪才是。还不谢恩?”

林觉忙再次叩首,口中道:“谢皇上恩典,草民知罪了。”

郭冲微笑摆手道:“罢了罢了,恩,倒是一表人才,相貌堂堂。你之前为朝廷剿匪效力有功,朕适才不知是你,若知道是你,朕也不必叫你来训诫你。此事到此为止,不必提了。起来吧。”

“谢皇上。”林觉爬起身来,垂手站在郭冲面前。

郭冲微笑问道:“考试考得如何?答题可还顺利?你是两浙路的解元,今年不拿个三甲是说不过去的。你恩师方敦孺乃是我朝文坛大儒,你是他弟子应该是不差的。”

林觉沉声道:“回圣上话,答题还算顺利,今年的题目不算难。其实上午巳时便已经答完了,就等着散场了。草民自认为答得还不错。”

“狂生!太狂了。今科的春闱试题不易,这是众大人的共识,你倒说容易。”主考之一副相钱谦益喝道。

包括严正肃在内的众官员也都皱起眉头来,这小子说话确实狂,也不过脑子。你说试题容易,岂非是说出题的众臣都是敷衍了事?况且那题目众人都是知晓的,并不容易。这小子怕不是狂,而是傻。

郭冲心里也有些不悦,这林觉似乎确有些狂傲,说什么早就答好了,等着散场。这态度确实有些狂傲,让人不快。

“哦?这才未时未到,你便已经答题完毕了?那好,吴春来,去将他的答卷拿来给朕瞧瞧。朕倒要瞧瞧他答的如何。”郭冲淡淡说道。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