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周王侯
听书 - 大周王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六六章 顾虑重重

大苹果 / 2020-05-30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傍晚时分,方敦孺果然派了人来接林觉主仆三人去榆林巷家中。半个时辰后,马车抵达榆林巷中,在一间小宅院前停下。林觉下车推开院门,眼前的小院整整洁洁干干净净。院子一角依旧有一小片菜畦,看来师母最爱种菜的习惯并没改变。

院子里空无一人,屋子里倒是传来说话声。林觉心情激动,站在院子里大声叫道:“先生,师母,你们在么?”

屋子里的说话声戛然而止。片刻后系着围裙的方师母出现在门口。林觉正欲跪地行礼,方师母睁大眼睛冲了上来,一把便抱住了林觉。

“哎呀,我的儿哦,你可来了。师母都想死你了,担心死你了。你跑到哪里去了?害的我和你老师每天晚上都睡不着,尽念叨你呢。”

说着话,方师母的眼圈红了,流出泪来。

林觉心里暖烘烘的,见到方师母,就感觉到了久违的母爱,那种感觉让林觉心中甚为幸福。

“是林觉的错,叫师母和先生担心了。师母一向可好?哎呀,师母好像年轻了十几岁嘛。皮肤颜色像个小姑娘一般呢。”林觉笑道。

“呸!死小子,花言巧语的。师母都快入土的人了,还小姑娘呢。就知道哄我开心。”方师母破涕为笑,在林觉头上打了一巴掌。

方敦孺笑眯眯的出现在门口,林觉忙上前行礼。方敦孺笑道:“这下好了,今晚你师母能睡个好觉了。”

林觉道:“那是,师母今晚不用担心我是不是流浪街头了。”

方敦孺正色道:“不是这个原因,而是你方才的那句话。你师母最近抱怨自己老的快,说皮也皱了,白头发也多了。你适才说她像个小姑娘,这可不乐开花了么?估摸着今晚心情高兴,可以睡的香了。”

林觉一愣,师徒二人对视一眼,同时爆发出大笑来。

方师母怒道:“老东西也来掺和。回头给你好看,明儿个自己烧饭洗衣,叫你取笑我。”

方敦孺连忙拱手道:“不敢不敢了,再也不敢说了。夫人饶命。你不替我洗衣做饭,我怕是活不过三日。”

“哈哈哈。”院子里众人笑成一团。方师母也跟着咯咯的笑着。屋子后面的一间小厢房内,一个少女躲在门帘后面侧耳听着前院的动静,早已笑的花枝乱颤,上气不接下气。她使劲朝门缝外看着,希望能看到那个人的身影,但是她却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听到外边的热闹。

“怎么一股糊味?”绿舞鼻子尖,突然叫道。

“哎呀,我的鱼啊。”方师母大叫一声,抬脚便往屋子里冲。“都是教你们闹得,我的鱼都糊了。林觉,院子里菜畦的水沟没挖好,赶紧替师母挖去。师母就等你来挖沟了。还有好多事等着你来做呢,屋,说了你会吓得睡不着觉。”

方师母嗔道:“怎地,他难道在外边杀人放火当土匪不成?这个文质彬彬的小公子,怎生不被人欺负?”

方敦孺夹了一口菜堵住嘴巴,免得自己说出林觉的那些秘密来,心道:你心目的乖乖小公子干的事可比杀人放火要狠得多。

林觉也夹了个鸭腿堵住嘴巴,因为他忽然发现,师母说的这些坏事自己都做过了。杀人放火当土匪,自己可一件也没落下。

“我适才叹息不是为我自己,我其实是想起了浣秋。哎,浣秋真是可怜,每每想到她我便心中痛楚不已。若是她还在世多好,一家子其乐融融,那才是团圆美好之事呢。”林觉最终还是抑制不住心中的酒意,说出了心头刚才的感叹。

林觉这几句话,顿时屋子里犹如死寂一般。绿舞和林虎也都面露悲戚之色。但方敦孺和方师母却只是惊愕对望,脸上神色不是悲戚,而是尴尬。

林觉没有注意他们的神色,自顾自的道:“先生,师母。我记得你们上次说过,浣秋是病逝在京城的是么?说她就在葬在京城某处。我想请先生和师母指点浣秋的坟墓所在,我要去拜祭她。”

“啊?”方敦孺惊呼一声,手一扫,打翻了一杯慢慢的酒盅,顿时衣襟上满是酒水淋漓。

“先生怎么了?”林觉诧异问道。

“哦哦哦,没什么,没什么,原该如此。那个……着你师母带你去,带你去。”方敦孺结结巴巴的道。

方师母一怔,心中骂道:老不死的将难题丢给我了,我该怎么办?

“师母明日可有空闲?我想明日便去。”林觉转头对方师母道。

“去不得!”方师母脱口而出道。

“怎么去不得?”林觉诧异道。

“这个……那个……我的意思是,等几日好么?这几日师母有些事情要办,没空……要不……等清明节再去也成。你不是要大考了么?这之前得好好温书,不要分心才是。老头子你说是不是?”方师母终于找到了一个冠冕的理由。

“哦哦哦,对对对。林觉啊,春闱在即,不可分心。大考之后便是清明了,那时正好可以去祭扫也不迟。你可不要浪费这考前的宝贵时间,不要拿春闱大考当儿戏啊。这可干系你的前程呢。”方敦孺也终于找到了为人师表的威严。

林觉叹了口气道:“哎,先生和师母说的也是,我很想去看看她,我很想念她。但既然先生和师母都这么说,那清明去祭扫也是可以的。”

……

二更时分,林觉带着绿舞小虎回客栈而去,方敦孺夫妇送出小院门外,看着林觉等人坐着马车离去。回过头来,两夫妇对视一眼,均同时发出叹息之声。

夫妇二人回到屋里时,杯盘狼藉的桌案旁,一个相貌端丽的少女不知何时坐在林觉刚才坐着的位置上,托着香腮不知在想些什么。

少女见方敦孺和方师母回来,忙抬头起身问道:“爹,娘。他……走了么?”

方敦孺点点头,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方师母叹了口气一边收拾碗碟,一边轻声道:“秋儿,你要躲他躲到什么时候?你这是何苦如此?”

端丽少女正是方浣秋,她的脸色已经和常人一般好了许多,身材也丰腴了些,比之以往病弱的模样已然大大不同。整个人气色红润,充满着健康青春的气息。

“是啊,浣秋啊。你的病已见好转。那日童太医来瞧了说,那个方子正是对症的药物。你吃了这一年时间,病根已经去了大半,这半年来更见痊愈之象。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再躲着林觉?林觉至今对你念念不忘,你的心思爹娘也知道,干脆跟他挑明了事情,爹爹做主给你们办了婚事,岂不是美事?又何必每日自己苦挨苦熬,殊无必要。”方敦孺道。

方浣秋睫毛抖动着,脸上红红的道:“爹,娘。我不是不想,我是担心他怪我啊。之前是我的主意骗他说我病死了,让他断了念想。可现在又突然活了,他会怎么想?他一定会怪我骗他的,甚至连爹爹和娘都会怪的。他当初便说过,他可以接受生死,他觉得无论生死,只要心能在一起哪怕是短短的一瞬也好。爹爹记得他的那首词么?‘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可是我却因为生病便骗了他,他一定很生气。我还没想好要怎么跟他解释。”

方师母道:“傻孩子,这又有什么好犹豫的?林觉这孩子心肠好,他不会怪你的。他欢喜还来不及呢。你的心思也太多了。”

方浣秋仰着俏脸道:“可是娘啊,万一他受了惊吓呢?万一他不是像你所说的那样呢?他是外柔内刚的性子,我真不知道此事是否冒犯了他。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你又顾虑些什么?”方师母皱眉道。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