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周王侯
听书 - 大周王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五九章 撮合

大苹果 / 2020-05-30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顺便告诉公子一件事,公子可知我为何要脱离花界么?其中一个原因便是……莺莺想让自己不必背负青楼女子的污名,那样的话,公子会更容易接受我。我真傻,我早该想到,公子眼里怎会容得下我这样的女子,娶了我,岂非让公子名声受损?”谢莺莺苦笑摇头,端起面前的酒盅一饮而尽。

林觉也心情复杂的端起酒杯喝了一杯,心中想着该如何处理这个问题。他不是不能接受谢莺莺,但问题是现在郭采薇和高慕青的事情都没能解决,实在不想招惹太多情债。这两个女子跟自己都有肌肤之亲,一个是自己拜堂成了亲的,另一个为自己甚至都曾有了孩儿。然而直到现在她们和自己都不能在一起,林觉已经觉得非常的棘手了。

谢莺莺不是绿舞,绿舞一向是自己的丫鬟,自己娶她为妾也是顺理成章。小郡主和高慕青也都知道绿舞的地位和身份,也绝不会有半点抱怨。但谢莺莺不同,在没处理好高慕青和郭采薇的事情之前,自己再搭上一个谢莺莺,岂非要弄的一团糟?

可是今日方知谢莺莺对自己也是真心相爱,拒绝的话却很难说出口来,故而倍感纠结难办。

“公子不用烦恼,莺莺不是那种纠缠不休的人,公子无意,莺莺并不强求。莺莺可以等,哪怕是老了也没事。公子不用将此事挂在心上,就当我们没说过此事便是。我不想因此而让公子对我敬而远之。早知现在的情形,今日我宁愿不说刚才那些话,将对公子的感情埋在心里。”谢莺莺倔强的忍住泪水,却掩饰不住声音的颤抖。

“我敬公子最后一杯,今后莺莺不能陪公子喝酒了,以免公子烦恼。”谢莺莺捧起酒坛给林觉和自己再斟一杯酒,端起酒杯来和林觉一碰杯,然后一饮而尽。林觉叹息着喝干了酒。

谢莺莺笑了笑敛裾行礼道:“莺莺似乎是有些醉酒了,莺莺告退,请妈妈来陪公子喝。”

林觉还没说话,谢莺莺踉跄着朝外走去。林觉张了张口,却没喊出声来。

林觉目视谢莺莺的背影踉跄而去,忽然间发现她的身子剧烈的一晃,竟猛然朝地面倒去。林觉大惊,起身飞步赶上,在谢莺莺倒地之前扶住了她的身子。但于此同时,林觉也觉得头晕目眩,脚下一软摔倒在地。谢莺莺柔软温热的身体整个的压在林觉的身上,两个人滚翻在地。

不知是什么原因,当两人身子纠缠在一起的时候,林觉忽然觉得身体里生出异样的感觉。鼻子里嗅到怀中谢莺莺身上发出的香味,竟然身体上冒汗,身体的某个部位也迅速变得坚硬如铁。

“他娘的。我这是怎么了?”林觉骂着自己,摇着混沌沌的脑袋,勉力坐起身来,扳过谢莺莺的身子来。

“莺莺姑娘,你没摔坏吧,我……我怕是喝醉了,站不住脚。”林觉口齿不清的道。

谢莺莺没有说话,但呼吸却非常的急促,林觉朝她脸上看去,猛然间血往上涌,整个人呆呆的愣住了。

只见谢莺莺满脸通红,纤巧的菱口微张,口中喷出灼热喷香的气息。一双美目迷迷蒙蒙,正直勾勾的盯着林觉,双目中含情脉脉,有一种说不出的勾魂意味。林觉心中升腾起异样的感觉,整个身子开始发烫,口中干燥之极,喉头滚动着吞咽着吐沫。脑子里开始变得迷迷糊糊起来。

“公子……”谢莺莺发出慵懒的声音,那声音里满是渴望。

“什……什么?”林觉摇晃着脑袋,竭力想保持清醒。

“公子……”谢莺莺伸出皓臂,紧紧的勾住了林觉的脖子,磬香热烈的身子贴了过来。

林觉艰难的咽着吐沫,无力的道:“我们……不能……唔……”

话还没说完,一张喷香的小嘴便吻了上来,一根雀舌已经开始在口中跳动。林觉的脑子里轰得一声,瞬间理智崩溃,双臂紧紧的抱住怀中的女子,疯狂亲吻起来。在最后的那一刻,林觉脑海里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的清明,他似乎意识到自己是中了什么道儿,似乎是中了什么圈套了。但这最后的清明只是那么短短的一瞬间而已,下一刻,林觉便沉溺在怀中温香的女体之中。

罗衫扯碎,锦衣撕裂,一件件衣衫被疯狂扯落。厅中的男女喘息着撕扯着对方和自己身上的衣服。裂帛声声,雪白的肌肤裸露了出来,浑圆高耸的胸部,修长光洁的大腿,喷香成熟的身体。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两个不着寸缕的原始人,以最快的速度结合为一体。小厅中立刻充斥着痛苦的呻吟,销魂的轻喊,沉重的喘息以及一种身体接触发出的有节奏的响声。一出香艳的剧目在江南大剧院的二楼小厅中上演,可惜的是并没有观众有此眼福。

原本虚掩着的小厅的门,在林觉和谢莺莺纠缠在一起时候被人轻轻的带上了。门外的一个身影缓步离开黑暗的走廊,来到一间房间里缓缓坐下。窗外的灯光照亮了这张脸,正是江南大剧院的股东之一谢丹红。

谢丹红的脸似乎有些红,毕竟她刚才目睹了那两人纠缠在一起的模样,这让她有些耳红心跳。她坐了片刻,伸手捧起桌上的茶壶来,对着壶嘴豪饮数口,冰冷的茶水入肚,让她的喘息也平静了些。

“莺莺,妈妈做了自己能做的一切了,为了你和林公子,妈妈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你自己不为你的终身着想,妈妈只能替你着想了。虽然……这是下下之策,下三滥的手段。妈妈已经很久不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了。但今日,妈妈还是用了。常言道,苏州过后无艇搭,过了这个村,便没那个店了。林公子是个好的依靠,我不能让你错过他。他是个讲情义的人,和你有了肌肤之亲后,他也许便不得不娶你了。”

黑暗中,谢丹红喃喃自语着。

……

小厅中,一场销魂随着最后的极乐时刻的来临终于云收雨散。片刻之后,两个人都清醒了过来,谢莺莺惊叫了一声,伸手推开伏在自己身上的林觉,猛地坐起身来,惊慌失措的抓起衣衫挡在胸前。身前地毯上,梅花点点,落红片片。

林觉也慢慢的坐起身来,晃了晃脑袋,意识逐渐清明。他的脸色也慢慢的变得阴沉了下来,恢复清明的脑袋似乎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了。刚才自己如此不受控制的做了这一切,显然是被人下了药了。

“这是……这是怎么了?我们……我们……”谢莺莺颤抖着叫道。

林觉铁青着脸没说话,伸手在一旁乱糟糟的破碎的衣衫中翻找着,慢慢的将尚能蔽体的几件衣裳穿在身上。自始至终一言不发。

谢莺莺脸上挂着泪痕,那是在刚才的疯狂之时,在痛苦和极乐之中流下的眼泪。但此刻,谢莺莺忽然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她皱着眉头使劲的想,忽然间她的目光落到了桌上的酒坛上。

“我明白了……我们定是被人下了药,酒里……有春药。”谢莺莺惊呼道。

林觉已经穿好了衣衫,虽然破破烂烂的,但还是能遮体。他慢慢的站起身来,看向泪光闪烁看着自己的谢莺莺。

“别装了,这难道不是你设的局么?你装什么糊涂?没想到你如此的有心机,竟然……算计我。你这样的女子,谁敢要你。不要以为你我有了肌肤之亲,我便会遂了你的愿。你这样做让我很生气,我就当你用身子报了我的救命之恩,从今往后,你我再无瓜葛。”

林觉冷冷的说着,迈步朝着门口走去。

谢莺莺惊愕的瞪大眼睛,低呼道:“公子在说些什么?这不是莺莺做的啊,莺莺怎么会做出这等事来?莺莺虽爱公子,但也不至于自贱到如此地步,公子你误会我了。”

林觉冷笑道:“误会?世上还没这么多的误会。我不想和你多说,告辞了。”

林觉走向门口,谢莺莺猛地扑上前来,抱住林觉的小腿叫道:“公子慢走,公子容莺莺说个清楚。就算公子不要莺莺,莺莺也不想在公子心中留下如此恶名。”

林觉回头看着裸露着美好的身子,仰头看着自己恳求的谢莺莺,心中微软。叹了口气弯腰伸手将一片衣衫搭在她身上,轻声道:“莺莺姑娘,你对我的心思我很感激,但你不该用这种手段。我林觉虽然不是那种始乱终弃之人,但也不会为这种事所束缚。莫以为你将身子给了我,我便会受你所控,你未免太小瞧我林某人了。你不用解释,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过,我们可以还合作经营大剧院,但你我之间我不想有任何的瓜葛。你懂我意思么?”

谢莺莺流下泪来,慢慢松开林觉的小腿,轻声道:“公子既以为这是奴家的处心积虑,奴家也没什么好说的。奴家说什么你都不会信了是么?那么奴家便一死以证清白。”

林觉皱眉道:“这算什么,又要以拿死来要挟我么?”

谢莺莺幽幽叹息一声,摸索着将一件衣衫穿在身上,突然间身子纵跃而起。林觉有些警觉,伸手下意识的快速一拉,只觉谢莺莺这一撞力道巨大。林觉整个身子被她带的往前数步,但听‘咚’的一声响,谢莺莺的头还是撞到了墙上,身子也软软的倒在地上。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