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周王侯
听书 - 大周王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一六章 技惊全场

大苹果 / 2020-05-30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今天起恢复两更。谢:书友55093254兄弟的慷慨打赏。)

“你们听,乐声变了。”有人低声道。

众人忙屏气凝神静听,果然,箫音之中不知何时夹杂了一丝清亮之音,那绝对不是箫声,而是横笛之声。正当众人以为有其他乐师协助演奏之时,冯苏苏的身子正缓缓的转过来。舞台上的灯光也在此时亮了一些,然后所有人都看到,那冯苏苏的唇上竟然是横着一只竹笛,同时还竖着一只洞箫。洞箫和笛子竟然都是她用单手持着,此刻她十指跳动,按捺气孔,指头宛若舞蹈一般。而那箫声和笛声竟然同步婉转,毫无滞碍,婉转自如。

“还能如此?”台下一片抽气之声,这种同时演奏两种乐器的本领当真罕见。

贵宾席上,扬州知府刘胜得意洋洋。梁王父子发出惊叹,严正肃也发出了惊叹之声,这让他很是开心。

“这冯苏苏还当真能同时演奏数种乐器啊,传言是真的啊。”沈放抚须叹道。

“这算什么?精彩的还在后面呢。”刘胜笑眯眯的道。

刘胜并没有吹牛,台上箫笛同奏持续了并没有多久,冯苏苏已经缓步来到了一架瑶琴面前,但见她跃上一只春凳,抬起了一只脚,人们这才发现她竟然赤着一双天足。下一刻琴音锵锵震响,如流水花开,春意盎然。笛音箫声依旧未绝,那冯苏苏竟然用双脚弹奏起了瑶琴,而且熟练犹如手指一般,竟无半点滞碍。琴音箫声笛音混在在一起,虽同奏一曲,但各音清晰可辩。

若说能够同时吹笛箫两件乐器便已经让众人惊讶不已,那么以足弹琴更是让人掉了下巴。而现在,冯苏苏做到的是同时以足弹琴并且笛箫共奏。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舞台上的冯苏苏,这女子就像是生了四只手的怪物一般,让人惊愕的无以复加。

一人同时演奏三件乐器,而且要音律准确相互辅佐,更可况是洞箫笛子瑶琴这种需要复杂技艺演奏的乐器,光是这一点,恐怕便能用神乎其技四个字来形容了。台下扬州百姓们惊叹之余,不免心中担心起来。这冯苏苏如此技艺,这一次万花楼和群芳阁的花魁怕是悬了。搞不好杭州城要被人在家门口打的体无完肤了。

台上,一切还没有结束,左右有人上前来,两名侍女取走了冯苏苏手中的洞箫和竹笛,但却将一只琵琶送到了冯苏苏的手中。冯苏苏素手轮转,琵琶之声已起。但见她双足落地,连瑶琴也不再弹,专心弹奏琵琶。手指颤动之间,使出五弦轮转之法。顿时之声大作,曲意变幻,犹如从春天到了严酷的冬日,肃杀之声大作。

众人正惊叹其琵琶技艺之际,突然间,冯苏苏手臂翻转过颈,琵琶绕过颈后举在身后,皓臂素腕在灯光下白的耀眼,手上不停,竟然将琵琶在脑后上方奏响。此时灯光大作,冯苏苏身姿曼妙,身上彩带飞舞,单足而立,呈飞燕展翼之姿态,钉子一般的落足在台上。

“敦煌飞天,反弹琵琶。”台下贵宾席评判席以及百姓们发出毫不掩饰的惊叹之声。

“传言是真的,她真的会反弹琵琶,我的天老爷。”更多人的心头滚过这句话来。

琵琶之音在一阵急促密集之中戛然而止,台上的冯苏苏已经抱着琵琶俏立,片刻后屈膝行礼,缓步而走,消失在屏风之后。台下百姓个个身上出了一身的汗,虽不情愿,但目睹此精彩技艺之后,却也心服口服的鼓掌喝彩起来。

……

贵宾席前排,梁王父子和小郡主都很吃惊,特别是小郡主郭采薇,更是诧异不已。昨日在万花楼上,林觉一番振振有词的辩驳,驳斥了街头上那些流言,说关于对手的那些神乎其神的本领都是假的。当时,不仅楚湘湘顾盼盼她们被林觉说服,连小郡主也被林觉有理有据的话所说服,心里也认为传言不实。

然而此刻,目睹了冯苏苏的表演,才猛然发现传言居然不假。精通各种乐器,且表演出了反弹琵琶的绝技,这场表演堪称惊艳。如果关于其她人的传言也都是真的,那这一次可真的是遭遇了真正的劲敌。

小郡主忽然明白了那天林觉的用意,或许林觉只是想让楚湘湘和顾盼盼重拾信心,所以才故意扯了些理由说服她们。也许林觉心里一直都明白,那些传言都是真的,面对的对手本就是这般的强大。

梁王父子也默不作声,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郭冰紧紧皱着眉头,将目光投向西北方向停泊的万花楼和群芳阁的花船之处。那里万花楼和群芳阁的花船静静的停泊在灯火之中,甲板上空无一人,竟无一人站在船头观看。

“或许是都被震惊了吧,或许是不敢看了吧。”郭冰心里叹着气想着。

一旁,十几名官员正向刘胜道贺,吴春来也笑眯眯对刘胜挑起大指。他们注意到梁王父子神色的冷峻,也看到严正肃脸上的严肃,正因如此,才应该大大的刺激他们一番。

“如此神技,不拿花魁天理难容啊。刘知府,你们太不地道了,这第一场便终结了这花魁大赛。你叫后面的人还怎么出场?哈哈哈,谁还有比刚才的表演更精湛的技艺么?本官看,怕是没有了。”吴春来故意大着嗓子笑道。

刘胜笑的合不拢嘴,拱手道:“吴大人可不能这么说?您要是这么说,沈知府和严知府岂非要不开心?”

沈放抚须笑道:“老夫倒是无所谓。虽然我自认为我江宁府的青楼头牌也并不输于你们。但你扬州青楼若是夺了花魁,我也能接受。毕竟刚才冯苏苏这一手甚是惊艳,输了也心服口服。”

刘胜哈哈笑道:“沈大人,你这话我爱听。技不如人输了便输了,那也没什么。严知府是君子,他也不会不高兴的。严大人,你说是么?”

严正肃微微笑道:“鹿死谁手,犹未可知。这才一场,刘大人倒真以为你夺定了花魁不成?当真好笑的很。”

刘胜瞠目道:“严大人,我知道你不服气,但你也犯不着拿我撒气。我可没说我扬州可夺花魁,那可是是吴大人的说的。”

严正肃呵呵一笑道:“吴大人说的也未必算数。吴大人说谁第一便是第一,那还请这么多名士大师来担任评判作甚?吴大人诗文词曲音律舞蹈一律不精,他觉得好,恐怕只是外行之言罢了。以老夫看来,刚才鸣凤院的演出倒也一般。莫忘了,老夫可是当过评判的,我知道评判们的眼光。”

吴春来听了冷笑道:“严大人,你这是什么话?本官不过是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怎地被你又无端编排几句?再说,刚才的表演众人有目共睹,严大人自尊心也太强了,为了面子死活不承认冯苏苏表现出色,未免太失风度了。”

“就是,就是,严大人,你一向都标榜自己出言公正,绝不偏私。我看您也只是说说而已,当不得真了。哈哈哈。”沈放半开玩笑半当真的附和道。

一干官员跟着哈哈大笑。

郭冰终于忍不住了,沉声喝道:“诸位是来看花魁大赛的,还是来斗嘴逞强的?好与不好,自有评判团决定。早知各位如此热衷,又何必设个评判团?谁得花魁请你们指定便是,还比什么?”

众官员听话听音,觉察到了王爷的不满,忙赶紧闭嘴。吴春来心中不满,却也不愿公然顶撞郭冰,只端坐冷笑不语。

为公平起见,此次评判依旧在每场结束后立刻进行。然而评判席上此刻却乱做一团。因为评判的意见分为两个极端,争锋相对。

部分评判席成员认为,冯苏苏表现出的才艺惊世骇俗,堪称完美。如此神技,当得上上之评。因为放眼大周上下,尚未有人能与之匹敌。此女之技艺若不拔得头筹,当真天理难容。

但另一部分的评判席成员却并不这么认为,特别是以大乐师黄玉为代表的几人,对冯苏苏的表演不但不赞成,反倒给予了严厉的批驳。

“老夫承认冯苏苏技艺惊人,特别是那反弹琵琶之技,当世甚少有人能做到,那需要极高的天赋和长期的练习。若今日冯苏苏只弹琵琶,老夫或可给予中上之评,然而她偏偏要为了展现自己的本事同时演奏诸般乐器,这便显得过于卖弄了。不得不说,冯苏苏于演奏技艺上还是有些天赋的,然而正应了那句话:贪多嚼不烂。无论箫笛琴艺上都出了不少纰漏,同时演奏几件乐器,难免会产生气息不匀,手脚不协之弊。老夫记下了她所有的错谬之处,大大小小有十处之多。她可以瞒过你们的耳朵,却瞒不过老夫的耳朵。”唐玉如是道。

“老唐,你这便是吹毛求疵了。你是当世第一大乐师,以你的造诣来要求别人,未免失之偏颇。一曲下来,错个三五音准也属寻常,而且是在分心他用,同时演奏数种乐器的情形之下。”

有人立刻辩驳,并引来不少人的赞同。确实,唐玉是顶尖乐师,自然可以听出许多细微的缺憾来。但以此来要求别人,便有些不公平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