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周王侯
听书 - 大周王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十五章 憾事

大苹果 / 2020-05-30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天黑之后,林觉浑身酸痛的回到家中,一下午的挖坑带来的副作用此刻终于显现,回到家中连饭也没胃口吃,吃了几口便洗了澡便躺在房里的软榻上休息。林虎倒是胃口大开,狂吃了三大碗回屋呼呼大睡。

从林虎口中得知今日情形的绿舞很是无语,说好的是去,怎地跑去替人挖坑了。公子长这么大也没干过这么粗重的活,身子如何能吃的消?

捧了茶水送进房里时,林觉躺在软榻上哼哼。绿舞甚是心疼,在一旁轻声询问道:“公子身子哪里不舒服?要不要请个郎中来瞧瞧?”

林觉闭目道:“不用不用,只是身子疲乏酸痛罢了。看来得经常锻炼才成。”

绿舞迟疑道:“要不我替公子揉揉?身子酸痛的话,揉一揉便好了。”

林觉睁眼笑道:“不用了,我自己累了还要折腾得你一起累么?你以前替娘按摩捶腿,每次是满头大汗的,那也是很累人的。”

绿舞笑道:“我不怕累。我早已习惯了。我还是替你揉一揉,你闭着眼睡觉便是。一觉醒来,明日便好些了。”

林觉笑道:“罢了,那便有劳你了。我也正有事要跟你说。”

绿舞嗯了一声,轻轻坐在软榻木沿上,撸起袖子伸出两只手来,但却一时之间不知往哪里按摩。林觉翻了个身指了指腰部道:“腰有些酸,后背有些酸。”

绿舞伸手过去,摸到了林觉薄薄中衣下热乎乎的皮肤,脸色忽然通红。好在林觉已经背对自己,倒也没看到自己的窘迫的样子。

林觉眯着眼,只觉的一双小手温软如棉,像只小壁虎在腰上爬动着,麻酥酥痒酥酥说不出的舒服。一人享受按摩,一人面红耳赤的不敢说话,屋子里忽然静了下来。空气中只有微微的呼吸声和绿舞身上发出的淡淡的香气在缓缓的流动。

不知过了多久,林觉打破了沉默开口道:“你定想问一问秋容的事吧。午前我让小虎护送她去了松林集。小虎亲自送她上了车离开的。现在怕是早已出了杭州府地界了。你不用担心,不会有事的。”

绿舞的手停了停,吁了口气道:“那就好,但愿她一路平安吧。”

林觉笑道:“那是一定的,如今是太平盛世,出门倒也算安生的很。实际上内陆州府比咱们杭州府倒还安生些,不像咱们杭州府,深受海匪之患的骚扰。”

绿舞嗯了一声,手指轻轻的在林觉的后背上揉捏着,已经用了些力道。

“绿舞”

“嗯?”

林觉忽然沉默了。

“公子要说什么话?怎地说了一半?”

林觉转过脸来看着绿舞在烛光下朦胧的小脸,坐起身来道:“秋容临告别的时候对我说了几句话。”

绿舞忽然感觉到慌乱起来,她从林觉亮晶晶的眼神和说话的语气中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低着头捏着衣角不敢出声。

“秋容说你担心将来会离开我是么?”林觉轻声问道。绿舞低着头红着脸轻轻的点了点头。

林觉笑了,伸手过去拉住绿舞的小手攥着,低声道:“你为何会这么想?我娘过世之后,你我相依为命,我们其实已经是一家人了。我离不开你,更不要说要让你离开我了。除非你自己想离开我,那我可没法子。”

绿舞抬起头来,明媚的大眼睛飞快的看了林觉一眼,又赶忙低头道:“绿舞绿舞是主母买来的,怎会离开?公子以前说过,当长大了便让我走的,说我笨的很。所以我才担心。公子只要不撵我走,绿舞怎也不会走的。主母临终前交代了绿舞,要绿舞好好的照顾公子的。”

林觉笑道:“我说过那样的话么?”

“你说过,就在三年前,那天我倒茶的时候不小心洒了茶,烫到公子了。公子便骂我笨,还说要我走。”

林觉仰头想了好一会,脑子里毫无此事的印象,毕竟那是以前那个林觉的记忆。那个少年没印象的话,自己也搜索不到他的记忆。

“若真说过的话,那我收回便是。我是不可能赶你走的。不但不赶你走,若你愿意的话,我们一辈子都在一起。你愿意么?”

绿舞浑身上下如火烧一般的灼热起来,脸上红的几乎要滴血。她没想到公子居然毫无遮掩的说出这话来,既让绿舞欢喜的心都要炸裂开来,却又让人羞得难以启齿。

“你不愿意的话,也莫要勉强。我不会强求你的。我娘临终前也让我好好的照顾你。我当然不能违背娘亲的话。当然,这一切都取决你是否情愿。若是你有顾虑的话,此事不提便是,但我还是会照顾你,只是当做妹子看罢了。”

林觉眼里流露出了一丝失望,这失望被绿舞捕捉在眼中,她突然意识到自己不能害臊了,因为这有可能会让公子误解,会失去这个唯一可以依靠的人。

“不不不,绿舞愿意,一千个愿意,一万个愿意。绿舞只是觉得太突然了,绿舞算什么?能让公子喜欢,绿舞开心的要命。绿舞愿意伺候公子一辈子,只要公子不嫌弃。”绿舞抬起头来,鼓起勇气叫道。

林觉呵呵笑了起来,伸手勾起绿舞的下巴,眯眼看着她粉红的小脸,促狭的盯着她害羞的眼神瞧。绿舞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长长的睫毛抖动着,心脏噗通噗通跳的跟打雷似的。

“你不知道你有多美。这么美的一个小美人儿,我林觉怎会让你离开?为了你,大公子我都敢斗,你还不知道你在我心里的位置么?”林觉欣赏着眼前这张俏丽的少女的面孔,喃喃低声道。

“公子”绿舞叫了一声,红嘟嘟的嘴唇中喷着香气。

林觉俯下脸,重重的吻了上去。绿舞身子一僵,差点晕倒。好在那个吻来的快,去的也快。绿舞尚未领略到人生中的第一个亲吻的滋味,这一切便过去了。

“再过年余,等你长大些,我便正式纳你入门。况且,眼下我若想纳妾,还需家主许可。万一他们不准反而麻烦。总之,你是我的人,你记住便是。”林觉笑道。

绿舞重重点头,只觉林觉手臂揽在腰间,似乎要将自己拉到他怀里去,绿舞咬咬牙身子一软,扑在林觉怀中。林觉捧起她的脸,再次重重的吻了下去。

连续去了方家两日,家的沟渠也在林觉和林虎的努力下胜利完工。一条溪流从后院的泉水池中蜿蜒流过庭院,滋润了庭院中的花花草草和几道菜畦,真个要把方师母笑的合不拢嘴。

方师母对林觉的印象无比的好,对林觉可谓关心备至赞不绝口。再加上林觉本身也嘴巴甜,手脚勤,哄得方师母合不拢嘴。

当晚,方敦孺夫妇在睡前有过这么一段对话。

方师母叹息道:“咱们要是有林觉这样一个儿子就好了。可惜了我们的浩儿福薄,三岁便夭折了。我身子孱弱,之后也没能给你生个儿子。”

方敦孺咂嘴道:“说这些作甚?当初我出身贫寒,你不计较门户之见嫁给我,已经是我方家之幸。子嗣之事虽然是大事,但有些事是命中注定的。”

方夫人道:“我要你纳个妾,你就是不肯。别人还以为是我不许你。方家无后,我心中难安。哎,这个林觉不错,若是能召他为婿,那也算是我方家半子了。我瞧他跟秋儿很是般配,秋儿对他也很好。两人在一起有说有笑的。”

方敦孺皱眉道:“你在说什么疯话。我方敦孺娶你的时候便说了,绝不纳妾,怎可食言?你也莫见着林觉好便乱点鸳鸯谱,你忘了浣秋的病是不能嫁人的么?在京城时,宫里的赵太医都说了,浣秋这个病治不好。嫁人生子的事情便不要想了。你也莫要在浣秋耳边说这些话,她自己其实也明白。”

方夫人流下眼泪道:“我的秋儿命苦,我也不知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若是这辈子一直不能嫁人,岂非孤苦伶仃一辈子?”

“能活着便已经是幸运了。再说了,你觉得林觉更秋儿般配么?我却觉得不太好。我总觉的这个林觉身上有一股让人奇怪的感觉。我阅人良多,应该不会看错。他虽只有十八岁,但却给人一种饱经沧桑之感。他写的那篇爱莲说虽然好,但那那里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年写出来的?浣秋便是没这个病,我也未必愿意将浣秋托付给他。看不透的人,便不可信任。”

“原来你竟然对林觉是这种观感,那你却又为何收他为弟子?”

“我收他为弟子是因为他是个可造之材。但我却又心里有些疑惑。莫忘了那个吴春发。当初不也是对我门尊敬有加。然而关键时候还不是背叛了老夫?所以老夫现在轻易不肯与人交心。这林觉嘛,还需要好好的观察观察。”

“反正我觉得他挺好的,若非秋儿身患重病不能嫁人,我可是愿意让秋儿嫁给他的。庶子又如何?只要自己有志气,做事勤快,当有出头之日。你不也说他书读的很好么?”

“罢了罢了,跟你这妇人说不清楚道理。睡吧睡吧,你这都是胡思乱想,浣秋的病治不好,一切都是瞎琢磨。”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