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周王侯
听书 - 大周王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九章 反戈一击

大苹果 / 2020-05-30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求收藏,推荐!拜谢!“乱吵吵什么?”长房大公子林柯瞠目喝道。“谁说只能问家塾里学过的?人要博览群书,精通百家。你们谁知道科举试题出什么?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你们除了家塾所学,平日便不读其他的书么?有这么的么?”

这番话虽然强词夺理,但却也并非没有些道理。林柯一番呵斥,倒教众子弟哑口无言了。

黄长青来了劲,也跟着喝道:“大公子所言极是。我虽没读过书,却也知道博览群书破万卷方可游刃有余之理。你们都是被家主寄予厚望,花费大量钱财供读的子弟,难道只是应付差事么?只会先生所教之书,如何能应付万千学子争夺科举的局面?越是读得多,才越有考上的把握。”

众子弟无声无息,神色中颇为不忿却又无从反驳。理是有些道理的,但用在今日,这摆明是要让林觉吃亏了。林觉是绝对背不出那篇长文的,大伙儿都明白这一点。

林觉一直冷笑着没有说话,黄长青见众子弟无人再敢出头,转向林觉道:“林觉公子,背不出不要勉强。从你说出那句大话开始,我们便都知道你在吹牛。老老实实接受家法惩处,以后不能再信口开河,学业上更是要谦虚一些才好。”

林觉微笑道:“黄管家教训的是。”

黄长青点头道:“那么,既然有言在先,你自己说了,若是所言不实,惩罚加倍,愿受一百荆笞。那可怨不得别人。”

“男子汉大丈夫,我说的话自然算数,不会抵赖的。黄管家放心便是。”

“好。来人,行家法。”黄长青大声道。

林柯林颂林全等人脸上露出笑容来,一百荆笞下去,可是要皮开肉绽,全身上下怕是没一处好地方了。今日该给这个小子一个好好的教训,教他明白在林家他还没有强出头说话的份儿,都是他咎由自取。

两名小厮捧着荆条走上前来,伸手便要拉林觉的胳膊。林觉一摆臂膀,抖开他们的手冷声喝道:“干什么?”

林全喝道:“林觉,你想怎地?违抗家法?”

黄长青也怒道:“小公子可不要乱来,抗拒家法,那可了不得。后果可太严重。”

林觉冷笑道:“我什么时候要抗拒家法了?我做了什么便要被家法惩处?我还没回答徐先生的问题,你们怎知我便答不出来?这便要对我行家法了么?”

众人愕然张大了嘴巴,黄长青惊讶道:“你的意思是,你会背诵那篇文章?”

林觉冷笑道:“我说过我不会么?”

林觉缓步走了几步,开口背诵道:

“南郭子綦隐机而坐,仰天而嘘,E焉似丧其耦。颜成子游立侍乎前,曰:“何居乎?形固可使如槁木,而心固可使如死灰乎?今之隐机者,非昔之隐机者也?”

子綦曰

夫随其成心而师之,谁独且无师乎?奚必知代而自取者有之?愚者与有焉!未成乎心而有是非,是今日适越而昔至也。是以无有为有。无有为有,虽有神禹且不能知,吾独且奈何哉!”

无物不然,无物不可。故为是举莛与楹,厉与西施,恢诡谲怪,道通为一。

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洋洋洒洒一篇经典道家长文,林觉负手而诵毫无滞碍。只背了一半,徐子懋便开始咽吐沫。当庄周梦蝶那几句从林觉口中背出时,徐子懋已经口干舌燥咽下了几十口吐沫。

又是一字不差!徐子懋都惊呆了。他从没想过,林觉居然真的能背出这篇文章,这在他的认知里几乎是不可能的。

“又是一字不差?”黄长青气急败坏的问道。

徐子懋叹了口气点头道:“一字不差。”

黄长青舔着嘴唇低声道:“不成,一定要问住他。你就这么点本事么?”

徐子懋今日已经昧着良心干了这些事,索性也放开了手脚,吸了口气对林觉朗声道:“好,背诵的不错,值得夸奖。老夫这里还有最后一个题目,你听好了。”

林觉负手冷笑不语。

“春秋之期,百家争鸣。其中有个叫鬼谷子纵横家,写了一本叫做本经阴符七术。你能背诵此书全文么?”徐子懋沉声问道。

在场众人都傻了眼,之前的那些还都是圣人老庄的文章,大伙儿多少也都有所耳闻。这个鬼谷子和他所写的本经阴符七术是个什么鬼?在场众人几乎闻所未闻。听这的名字,便知道不是什么正道之书,这要是能回答出来,那真是见了鬼了。而且这种书对科举可没半点用处,谁闲的无聊去读这种书?

就连林家家主林伯庸也觉得有些过分了。但他却又想看看这个林觉该怎么面对这个问题。今日林觉的表现每有出人意料之举,林伯庸心中感觉甚是怪异。所以他并没有出声阻止这个明显是刁难林觉的问题。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林觉身上,一干旁系子弟们忧心忡忡,很多人都觉得,今日林觉是难逃一百荆条的鞭笞了。林有德后背火辣辣的疼,他知道荆条的滋味。他心中甚是愧疚,因为很显然今日林觉是为了自己出头而得罪了黄管家,引来了这么大的麻烦。林有德已经想好了,如果林觉受罚,自己必须挺身而出去替他分担。读了那么多年的书,林有德还是知道为人的道理的。

阳光炙热的照射下来,前庭之中人人汗流浃背,口干舌燥。没人说话,一片粗重的喘息之声。

“林觉,回答徐先生的问题。莫要磨蹭了,时间不早了。”大公子林柯沉声喝道。

林觉点点头,朝着台阶上的家主林伯庸拱手行礼道:“家主,小侄有两句话,不知家主可愿意听侄儿明言。”

林伯庸漠然道:“你说便是。”

“多谢家主。我要说的第一件是,侄儿虽然同意让徐先生当面检验小侄是否是夸大其词。本来说好了是只涉家塾所教之书。现在照目前这个架势,徐先生问的题目涉及甚广,早已超出了家塾所学之书的范围。这倒也罢了,博览群书,通读百家之理我也是认的。然而古往今来书山文海浩莺莺淼,谁敢说能熟读天下所有文章?便是当世大儒,古今圣贤,怕是也不敢夸这个口。更何况是学识有限的侄儿了。徐先生这么一篇篇问下去没完没了,何时是个了局?早知道如此,侄儿还不如干脆认输便是,也省的浪费大家的功夫。”

林伯庸微微点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刚才徐山长不是已经说了么?这是最后一个题目。”

林觉拱手道:“小侄便是要请家主确认此事,家主认可这是最后一题便成了。否则小侄怕缠杂不清,需要家主发话一锤定音。”

林伯庸默然无语,心中对林觉更生异样之感。这小子心思细密,他是不相信徐子懋的话,所以故意要自己开口确认。这样其他人便不能再说话了。

“第二件事,我想问问徐先生。先生问我的这些题目,想必都是先生都熟读之书,否则先生不可能判断我回答的对与不对,是么?”林觉转向徐子懋沉声问道。

“那是当然。虽说师不必贤于弟子,但老夫问你的题目老夫自己不知,那岂非是笑话了。”徐子懋硬着头皮道。这种场合,他岂能说其他?

“那好。先生可否将鬼谷子这篇本经阴符七术当众背诵一遍?”

“什么话?现在是问你题目,怎地要徐先生回答?”林全立刻斥道。

“就是,你这是不遵师长。有你这么问话的么?”林柯林颂等人也都纷纷斥道。

林觉微笑道:“这有什么呢?徐先生博览群书,当众表现一下才华有能如何?我又没说徐先生的坏话。这样吧,徐先生若是背出这本经阴符七术全文,我便自认答不出题目,立刻认输凭家法处置,这总可以了吧。”

“当真?”黄长青叫道。他还正担心林觉又像之前那样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一字不漏的背出来。这是最后一个题目,背出来了,今日可就没办法处罚他了。

“当着家主的面,我岂敢胡言乱语?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林觉笑道。

“老徐,背给他听。”黄长青冲徐子懋大声道。

徐子懋面色尴尬,脸色煞白。他哪里能背出来这篇本经阴符七术?这等生僻怪异的文章他只不过是简单的看过,又怎会精研背诵。刚才为了刁难林觉,灵机一动才出了这个难题,却没想到现在却要自己当场背诵,这可真是要了亲命了。

“快啊。老徐,你做甚?还不快些。”黄长青连声催促道。

徐子懋恨不得对着黄长青那张胖脸啐上一口,若不是他,自己怎会陷入这等窘境?这下好了,要当众出丑了,要自承根本背不出这篇文章了,这以后可怎么有脸见人。

徐子懋咽着吐沫,带着恳求的表情看着林觉,希望林觉能出言缓解自己的窘境。他知道林觉是故意报复自己,他明显知道自己根本背不出这篇文章的。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