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穿越时空当剑神
听书 - 穿越时空当剑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卷·江南春 第082章、人生何处不相逢

路人张无敌 / 2020-09-26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那边白队按照四四二的阵型站着,看到红队攻过来,前锋象征性的拦截了一下,三个身材高大的中场则井然有序地朝护球的红队人员围攻,两人负责扛开护球人员身旁的护卫,剩下那个凭借身体优势,抢下了红队冯思恭的球。

红队还在愣神的间隙,白队有球人员已经将球传了出去,足球到了另外一个人的脚下,他身旁无人,看了看自己的前锋早已经跑到了对方球门附近,按照事先练习好的套路,一脚长传,球到了前锋脚下,轻松破门。

红队一方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对方就这么轻松攻破了自己的大门,忍不住围在一起讨论着什么,这一切都在田致雨的预料之中,他冷眼看着场地上的一切,内心却在思索,到底是谁把这种阵法带到了江南呢。

暖月见他出神,拉了拉他的胳膊道:“我记得罗相讲过,当时你们在跟晋王家球队比赛的时候,好像用的就是白队的套路,是不是?”

田致雨点点头,道:“是啊,只是没想到,这套路这么快就传到了江南啊。”

“那也不奇怪,你的套路这么好用,难免会被人记下来,”暖月道:“只是不知道是哪一位。”

田致雨也有些好奇,想了想那天的观众,觉得好像每个人都有嫌疑,不过想了一下他也懒得想了,管他是谁呢,反正只要现代足球的思路能够传播开,也算功德一件。

接下来的比赛跟田致雨预想的差不多,进程也跟那次与晋王家球队的比赛差不多,上半场红队就四球落后。在中场休息的时候,白队队员显得兴奋无比,而红队队员则沮丧地走到场地边。

“田哥哥,为什么白队队员用你的阵型,效果这样好啊?”暖月问到。

田致雨给她浅显分析了一下足球的理念,这依旧超出了暖月的理解范围,她从来没有见过现代足球,自小到大接受得都是这个星球踢球的方式,很难想象把原先集中的人群一下子分散开,却更加有战斗力了。

不过聪慧如她,随着对比赛的观看,也慢慢理解了刚才田致雨的分析,这时候,球场上白队和红队激战正酣,一名白队队员和一名红队队员在拼抢的时候,球弹了起来,红队队员为了解围,匆忙踢出了一脚,足球眼看着朝着田致雨他们的方向飞了过来。

就在足球将要砸中田致雨身旁的一个小男孩时,他连忙伸手,稳稳地接住了球,等场地上所有队员都看向这里的时候,他把球扔下去,还给了他们。

此时在类似于包厢的一间屋子里,有几位特殊的观众,如果田致雨看到他们,内心的疑惑一定会得到解答。

这几个人为首的,正是东阳国二皇子,和他的贴身护卫林昭扬。站在他们身边的一位中年男子,则是除夕夜在春意阁陪二皇子喝酒的那人。

二皇子仔细看了看田致雨,再三确认没有看错,这才鼻孔哼一声,道:“这个田致雨,还真是阴魂不散啊,我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

林昭扬依旧面无表情,看了一眼田致雨和乌力罕,很快目光又回到球场上,而那位中年男人则依旧盯着他们看,心里奇怪,轻声道:“为什么暖月会跟他们在一起?”

听到他这话,二皇子道:“确实有些奇怪,按说罗琦应该已经回国了,暖月为何还留在东阳?又为何跟这个田致雨和东夷人在一起?”

不过这个疑惑他想了想就过去了,转身笑着对中年男人道:“冯先生,怎么样,我调教出来的白队战斗力很恐怖吧?”

这位中年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江南道淮国公冯天佑的次子冯正坤,也就是场地上红队里冯思恭的父亲。

他看二皇子一脸的炫耀,微笑着说道:“确实让老夫大开眼界。本来老夫以为上次二皇子是说笑,没想到同样的人,只是改变了一下阵型,战斗力竟变得如此恐怖。老夫今日受益匪浅,还望二皇子待会儿跟思恭交流的时候,能够毫无保留,倾囊相授。这孩子没别的爱好,只喜欢足球,今天这场惨败,恐怕会让他大受打击。”

二皇子哈哈大笑道:“好说好说,咱们谁跟谁啊,我跟思恭也是惺惺相惜啊,我一定会把所有心得都告诉他,让他是改变一下,等下次交手,希望能旗鼓相当。”

不知怎得,二皇子说完这话,眼神又不由自主地瞄向田致雨,想起那次他的神勇表现,不由得有些忌惮,内心暗道:这个家伙,不会每次都坏我好事吧,明明没两个月好活了,不安心待在太原,跑到余杭做什么。

接下来的比赛也没有什么悬念,白队摧枯拉朽的进攻彻底击溃了红队的信心,一直到比赛结束,红队也没有再触碰到几次球。

等裁判宣布比赛结束的时候,红队队员垂头丧气地走到场边,本来一脸微笑地冯思恭此时也面无表情,呆呆地坐在那里。

围观的人群也都议论纷纷,表示今天的比赛生平未见,真是大开眼界,一边议论着人群也逐渐散开,最后木架子上几个少年也都跳了下去,等到周围没几个人的时候,田致雨又揽着暖月的腰,轻轻一跳下去了。

此时天色也逐渐暗了下来,三个人商量着去哪里吃晚饭,暖月说她上次跟罗琦在杭州的时候,吃过一家本地菜,感觉味道还不错,于是三个人去了那家饭馆。

这个时候跟古代中国很类似,很多蔬菜还没有传过来,包括包菜菠菜等等,不过饭馆的老板手艺确实不错,把简单几样菜做的色香味俱佳,三个人吃得十分开心。

走出饭馆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他们吃饭的地方位于繁华区,出门就看到灯红酒绿热闹非凡,走了几步,在街角就看到一家气派的青楼。

暖月看田致雨神情有些尴尬,抿嘴笑笑道:“怎么样,要不要进去看看?”

“现在啊?好像还有点早吧,”田致雨故意说道。

暖月在他腰间轻轻拧了一下,道:“怎么着,想先把我送回去,你再回来吗?”

田致雨嘿嘿一笑道:“那也不至于,带着你去逛青楼才更有意思呢。”

虽说天刚黑不久,确实还有点早,但是进出青楼的人可一点不少,看来古代的夜生活都比较提前的,不像后来,一般都是十点以后才是夜生活的开始。

三个人一边嬉笑着一边往前走,走着走着来到了京杭大运河边,田致雨第一次看到这个星球的京杭大运河,感觉和地球上的运河规模差不多。

此时河两边挂着无数的灯笼,烛光洒在河里,映着河面的波光粼粼,煞是好看。

暖月看到河里来来往往的游船,有些心动,便道:“田哥哥,咱们也雇艘船游玩吧,上次我就想玩来着,可是罗相怕水,没有玩成。”

对于暖月这样的要求,田致雨哪有不答应的道理,于是三人来到码头,跟船家商量好价格,上船之后船家便摇起撸,顺着河流泛舟而行了。

要说这个世界和地球上杭州最大的区别,那莫过于安静了,就算在最繁华的街道,最热闹的时段,都能感觉到一种清净。

田致雨想着想着,就开始怀念地球上的喧嚣,那种人声鼎沸,车水马龙的喧嚣。再看看暖月,她一脸陶醉的沉浸在这安静的夜色里,面容在烛影摇红里分外迷人。

田致雨马上刨除内心对地球的怀念,在这个世界里,自己也已经有了最亲近的人,有了值得自己奋斗的目标,就该心无旁骛的好好生活,地球的事情已经成为过眼云烟,再也回不去了。

当他正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力,突然听到艄公惊呼:要撞上了,要撞上了,田致雨马上顺着艄公的方向看过去,见迎面驶来一艘巨大的船,形体虽没有马本财那艘货船大,在这不算很宽的运河里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庞然大物。

由于前面是个很大的拐弯,田致雨他们坐的小船速度有些快,艄公没能及时看到那艘大船,此时想要刹停已经来不及了,而那艘大船也看到了小船,但是他们刹停更困难,所以两艘船上的人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们撞在了一起。

在即将碰撞的瞬间,田致雨牢牢地抓住了暖月,然后足下一发力,跳上了那艘大船。而小船的艄公则有些倒霉,小船哪里撞得过大船,不但船翻了,艄公也落入了水里。

他们站在大船上,有些担心的望着小船,不一会儿艄公从水里钻出来,用尽全力把小船翻过来,浑身湿漉漉的上了船。

田致雨见艄公性命无忧,放心了不少,便高声道:“船家你没事吧?”

艄公看三个人都已经上了大船,既宽心他们没事儿,又有些为他们的不仗义心寒,心想你们三个倒好,一跳上了大船,让老家伙自己掉入这冷水之中。

不过又一想,这事故绝大部分责任在自己,也埋怨不得别人,便说道:“我没事儿,不过浑身湿透了,这船摇不得了,得赶紧上岸换衣服,否则必然生病,三位就在这大船上游玩吧。”说着不待田致雨再说什么,摇着船走了。

田致雨本来想着再给他一些银两作为补偿,看他渐渐走远了,也只得暂时放下。等三人转身,看到船楼里走出来好些人,都惊奇地看着他们。

田致雨一看,这为首地可不是二皇子吗?站在他两边的分别是林昭扬和冯思恭,他们身后则围满了莺莺燕燕的各色美女。

看到二皇子,田致雨自然想到下午那支穿白衣服的球队,便是他调教出来的。

田致雨有些诧异的是,二皇子的调教能力还挺厉害的,想他从太原回京城,再从京城到余杭,中间的时间应该不超过半个月,半个月时间就能领会自己的精神,也是难能可贵。

二皇子看到站在船头的三人,脸色有些不好看,不过如果只有田致雨和乌力罕的话,他大可以扭头就走,但是眼前还有一个暖月,他则不能不重视一番了。

他走到三人面前,没理会田致雨和乌力罕,直接笑着对暖月说:“暖月,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我以为你和罗相已经回疏了呢。”

暖月也有些尴尬,她知道罗琦没有告知本地的官府自己又回来了,自己也想着只是随便转一转,应该不会遇到熟人,谁知道阴差阳错之下,竟然上了二皇子的船。

她只好随机遍了一个借口,说自己来余杭有点事儿,过两天坐马本财的船回去,两人正寒暄着,跟自二皇子身后的冯思恭高兴地上前道:“暖月,你到了余杭为什么不去我们家?陆姐姐最近也正好在余杭,她和楠妹妹还经常念叨你呢。她们要是知道你来了不去找她们,肯定会不高兴的。”

暖月笑道:“我也是刚到的,本来想着只待一两天,就不打扰你们家了,谁知道竟然在这里遇到你们。”

冯思恭又看看田致雨和乌力罕,朝暖月问道:“这两位是?”

暖月先介绍了乌力罕,又指着田致雨道:“这位是田致雨,跟我从太原顺路到的余杭。”

冯思恭一听田致雨的名字,脸上的表情顿时变了,走到他身边拉着他的手道:“你便是田致雨?你真的是田致雨?”

田致雨对他的行为感到诧异,不过还是淡定地说道:“是的,在下正是田致雨。”

冯思恭脸上表情变化不定,先是惊喜,接着黯然,最后又开心地说道:“你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既然来了余杭,为何不去见见我爷爷和伯父?他们一直念叨着要好好谢谢你,本来以为没机会,谁承想竟然在这里见过你了。”

二皇子和暖月都知道田致雨勇救冯思敬的事儿,所以对冯思恭此番行为一点也不意外,不过暖月看到大家伙的注意力从自己身上转移到了田致雨身上,顿时长舒一口气,而二皇子望向田致雨的眼神,则是越来越不舒服。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