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穿越时空当剑神
听书 - 穿越时空当剑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卷·江南春 第081章、又遇足球赛

路人张无敌 / 2020-09-26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田致雨成功地把希望的小种子种植在暖月的心里,也变相的把冒险的精神根植在她骨子里。

暖月本来以为跟着罗琦长途周游已经是人生最大的冒险了,没想到田致雨仅仅用半个小时的时间,就让她有了探险家的好奇心。

下午的时候田致雨想要出去转转,马本财由于要出去跑一些商业上的事情,罗琦想要好好休息一下,所以最后只有田致雨暖月和乌力罕三个人出门了。

出门之后田致雨才发现,马本财的宅子不远处就是大名鼎鼎的西湖。

这个西湖明显跟他印象里的西湖有很大的不同,虽然同样有柳浪闻莺这些著名的景点,也能看到远处那座大名鼎鼎的雷峰塔,田致雨一眼就能看出很大的不同,比如它的形状,它和周围山的组合,都跟地球上的西湖有明显的区别。

当然这也可能地球上的西湖边已经是高楼林立,而眼前的西湖四周,有一半还处于原生态。

沿着西湖一直走,就到了余杭的闹市区。

田致雨和乌力罕对看到的所有东西都挺新奇,不住地一一细看,而暖月由于是第二次来,已经没有了第一次的新鲜感,反倒像个向导一样,不断地给两人介绍。

田致雨记得在地球上的杭州有很多有名的景点,盛产丝绸,当然还有数不清的美食。

不过现在的余杭,远没有后世的繁华,也没有那么多过度包装的景点,小吃倒是遍地都是,沿街也有很多丝绸店铺,加上居民和游客,也算得上车水马龙。

三个人逛着逛着,手里的东西渐渐满了,田致雨和乌力罕看到什么都想买,暖月虽然不缺什么,看到田致雨买,自己也忍不住想要,结果就是最后三个人都拿不下,只得又找了个裁缝铺,一人缝制了一个大大的袋子。

这个世界好像还没有各种包包,不知道自己想办法制作一些,会不会有市场。

他看自己和乌力罕的袋子简洁大方,装的东西还多,而暖月执意选了最好的绸缎,制作了样式非常精美但是容量很小的袋子。

哎,女孩子啊,无论什么时候,都只讲究外在,田致雨忍不住感慨到。

接下来有地方放东西,三个人更是敞开了买,不但买了笔墨纸砚,还买了雨伞等各种小玩意儿。

沿途看到各种小吃三个人也都要一一尝尝,这也激起了田致雨摆地摊的想法,后世里那么多美味的小吃这里都还没有,如果自己琢磨出来,想来也是很受欢迎的。

等三个人走到雷峰塔下的时候,都有些累了,便找了一处地方坐下休息,田致雨不住地打量雷峰塔,脑海里浮现出了许仙和白娘子的故事。

“暖月,这个雷峰塔是什么时候盖的啊?”田致雨问道。

“唐朝末年时候,当时东阳开国皇帝还是吴越国王的时候,带兵在外东征西站,王妃担忧他的安危,为了给他祈福,建造了这座雷峰塔,果然保佑他一路平安,最终建立东阳,”暖月道。

果然又是一个类似的故事,田致雨想到,这跟地球上雷峰塔的来历异曲同工,只是人物换了。

他看看雷峰塔的构造,见基座之下还有地下建筑,忍不住打趣暖月道:“你知道这座雷峰塔下面关押过谁吗?”

暖月一脸惊奇,道:“雷峰塔下面关押过人吗?从来没有听说过啊?”

田致雨笑笑,道:“我知道一个故事,就跟这座雷峰塔有关。”

“哦?什么故事呀?讲来听听,”暖月马上凑过来。

于是田致雨便把白娘子和许仙的爱情故事一五一十地娓娓道来,等讲到白素贞和许仙结为夫妻的时候,由于他声情并茂,故事又引人入胜,吸引了不少周围的游客前来倾听。

田致雨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本不想再讲,不过暖月一再催促,他只得硬着头皮讲下去了。

当他讲到白素贞被法海关押在这雷峰塔下的时候,不但暖月,周围好多小姑娘也露出了戚戚然的表情,望向雷峰塔不再是欣赏,而变成了怨恨。

当他讲到许仕林历经坎坷终于得中状元,到雷峰塔祭拜白素贞,终于感天动地,救出了白娘子的时候,所有人都开始鼓掌,纷纷称赞许仕林忠孝仁义,白素贞善有善报。

暖月也显得非常开心,不过她还是有些不满地说道:“这个法海也真是,你一个出家人,竟然做出这种天理难容的事情,哪里有一点出家人的慈悲为怀?叫我说就不应该让他成仙,生生世世都做蛤蟆。”

田致雨笑笑,正打算跟暖月乌力罕离开,突然听到人群里传来振聋发聩地说话声:“你是何人?为何造谣我法海掌门?不但将他说成蛤蟆精转世,还编派他做出人神共愤的事情?”

田致雨听完大惊,连忙朝那人看去,见是一个手托钵盂,身穿袈裟的出家人,只见他满脸怒容,一步一步朝着田致雨走来,眼神里满是愤恨。

不是吧,难不成这附近还真有个住持叫法海?这也太巧了吧?田致雨暗道。

那僧人走到田致雨面前,一对金刚怒目,一双威猛竖眉,虽望向田致雨都是凶狠,依旧客气地朝他行了个出家人的礼,然后才厉声道:“敢问施主为何造谣我金山寺住持?法海掌门平生极少出寺院,他一生慈悲为怀,弘扬佛法,为何施主编造出这等无耻的故事,让我掌门蒙羞?”

田致雨一时哑口无言,他真的没想到余杭还真有个金山寺,寺里的掌门偏巧不巧就是法海,这下子真是百口莫辩了。

见那僧人依旧咄咄逼人地询问,田致雨想了想才道:“实在抱歉,在下第一次到余杭,这个故事也是很久以前流传在我的家乡的,没想到竟然刚巧和贵司掌门同名,误会,真的是误会。”

那僧人当然不信,依旧厉声道:“哪有这么巧的误会?偏偏与我们寺庙和掌门同名?如果不是有心,怎么会编造出这样离奇的故事?”

田致雨一时还真不好解释,还好暖月站起身,对那僧人道:“这位大师,我哥哥真的不是有心的,我们都是第一次到余杭,并不知道余杭真有金山寺,更不知道贵寺掌门名讳,否则也不可能在这光天化日之下诽谤掌门不是?”

僧人还待反驳,不过想到自己掌门平日里并不出门,就连余杭知道他法号的都很少,又想到历史上法号法海的僧人也不在少数,这两个年轻人看起来也并不是为非作歹之人,心想也许真的可能是巧合。

不过对于师尊受辱,就连出家人也不会善罢甘休,他正想再争辩什么,却听到路过的人群里不断地叫喊着,呼唤着,田致雨仔细一听,听到人们喊得是‘球赛要开始了’,‘快点去看球赛啊’,之类的话。

自从上次跟晋王家球队比赛完之后,田致雨再也没有挨过足球,突然见到人群里这样的呼喊,他心想,不会这里也有足球赛吧?

暖月见那僧人神情有些缓和,马上又趁热打铁边解释边道歉,那僧人最后终于不再像最开始那样咄咄逼人,只是瞪了两人几眼,转身离开了。

直到僧人远去,暖月这才跟田致雨道:“讲什么故事不好,偏偏讲人家掌门人,还把人家法海说得那么坏,幸好出家人也不太计较,这要是其他门派,定不会跟你善罢甘休。”

田致雨苦笑道:“我真没想到这里真有个金山寺,掌门人还就是法海,要是知道的话,我肯定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这个故事,要说也只偷偷说给你。”

虽然经历了刚才一些小风波,暖月其实还是非常喜欢这个故事的,尤其里边许仙和白娘子历经坎坷,最终还是在一起了,让她感觉到了爱情的忠贞和美好。

听完这个故事她就开始畅想,等以后自己和田致雨,是否也会这样举案齐眉的生活呢。

田致雨见朝一个方面奔涌的人越来越多,便问暖月:“那边是不是要进行足球比赛啊?”

暖月朝着人群看了看道:“很有可能,足球在中原广受欢迎,尤其上层社会,经常会举办足球比赛。”

“那咱们也一起去看看吧,”田致雨有些心痒。

暖月想起他曾经在云中城足球队和晋王家足球队比赛中大放异彩,虽然没有亲眼见,也能想象出当时他的风采,见他想去看,便点头答应了。

三人跟着人群往前走,不一会儿便来到一处运动场一样的开阔地,由于田致雨和乌力罕个子都比较高,可以很清楚地越过人群的头顶看清楚前面的情况。

田致雨见眼前的足球场跟在晋王家看到的差不多,此时场地中已经有了两支队伍,一只身穿白色上衣,另一只则是红色上衣,分别在一个半场训练着。

他看暖月在人群里,看不清楚前面的情况,便四下里瞅瞅,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地方,果然在左前方不远处,有一个排木架子,普通人并不容易上去,而几个少年不管不顾,已经攀爬了上去。

田致雨拉了拉乌力罕和暖月,指了指那个地方,暖月本还有些犹豫,田致雨直接拉着她的手朝那里走去了。

等走到了木架子旁边,田致雨看看四周,见大多数人的目光走集中在球场上,他便轻轻揽着暖月的腰,脚下一发力,跳了上去。

乌力罕跟着他也跳上去之后,三个人选好位置坐下,看到三人动作的某位余杭市民忍不住赞叹:真俊的功夫啊。

这个位置果然好,不但能清清楚楚看到球场,还不用被人群拥挤,堪称这座球场的主席台了。

田致雨看场地上两支队伍还在训练,那只穿红衣服的队伍排出的阵型跟当初晋王家球队一模一样,也是人海战术,而那只穿白色衣服的球队,田致雨看着感觉十分的熟悉,只见他们分散开,在场地上进行简单的倒脚,直到比赛开始的时候,田致雨才看出端倪,这只白衣服的队伍,排出的阵型竟然是四四二。

田致雨有些懵逼,这套阵型是他传授给云中城足球队的,也只有在跟晋王家球队交手的时候用过一次,没想到一个多月后,竟然在余杭看到了传承。

“暖月,这两只队伍,你有认识的人吗?”田致雨怀疑这只白衣服的队伍身后,可能有当初观战过那场比赛的人,不过他扫了一眼,起码那十一个人他都没见过,又朝着四处看了看,也没见到熟人。

暖月仔细看了看,道:“这只红衣服的队伍,应该是属于江南道冯家的,你看站在人群最前面的那个少年,他叫冯思恭,爷爷是淮国公冯天佑,父亲是冯天佑的次子冯正坤,也就是冯思敬的亲叔父。”

猛然听到冯思敬这个名字,田致雨一下子想起了刚到这个星球,遇到的第一个人正是他,自己帮他逃脱了北夷人的追赶,却没能救得他的性命,此后自己的一系列遭遇,也可谓因他而起。

后来听马本财讲了东阳国四大家族,田致雨才知道冯思敬家是四大家族之中的江南道冯家,现在自己到了江南道,可不正是他们家的地盘吗?

“那其他的人呢,你还有认识的吗?”田致雨接着问到。

暖月摇摇头道:“我也只是跟着罗相拜访过一次冯家,见到的也只是他们家的嫡系,不过他身边那些年轻人,看起来都身份不俗,应该也都属于官宦人家。至于白衣服这一边,看上去不像江南人士,隐隐约约觉得来自京城一带,不知道是不是。”

田致雨没再细问,他看着场地上裁判模样的人做了个比赛开始的手势,红队开出球,像晋王家球队那样,一股脑朝着白队冲了过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