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穿越时空当剑神
听书 - 穿越时空当剑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卷·江南春 第076章、一蓑烟雨

路人张无敌 / 2020-09-2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等到两人嬉笑着赶上罗琦等人,他们已经走到了湖尽头的亭子里。看到田致雨和暖月走过来,罗琦一脸慈祥的笑:“我还以为你们两个躲在哪里,不跟我们老家伙一起逛了呢。”

暖月两腮通红,转过身不理会罗琦的取笑,田致雨笑道:“看这一路上山美水美,不由得走得有些慢。”

“不只是山美水美吧,人应该更美,”罗琦发自内心的欢喜他们两个在一起,便忍不住打趣他们,他看了看四周,道:“此地山清水秀,既有北方的萧瑟,又有南方的婉约,当真是快好地方。”

马本财笑道:“确实是,再往前走,便会有不少的村落和居民,当然也有大大小小的寺庙,各种居士隐者,咱们还要不要往前走走?”

罗琦看看天,道:“刚才还晴空万里,现在感觉有些变天,怕是要下雨,咱们也都没有带雨具,再往前走,遇上下雨可如何是好?”

马本财道:“总应该有避雨的地方,春天的雨,下也不会很大,不会很久,权当雨中漫步,也是一种乐趣。”

罗琦道:“没想到马老板也有此诗情画意,那便接着往前走吧,看看此地风土人情,也不枉此行。”

几个人休息了一下接着往前走,果然又翻过一座不高的山后,看到进出远处坐落着三三两两的村居,绝大多数房屋都不算高,只有个别青砖绿瓦,显得格外突出。

走下山后,不一会儿就到了最近的村落,村子里人不算多,却显得生机勃勃,有老人牵着牛羊在溪水边慢悠悠地走着,中年人修葺房屋,小孩子们在街道上自由自在的玩耍着。

他们走着走着,来到一户人家门前,一个穿着粗布长袍的老年男人坐在门口,身前摆着一块布,布上画着一个八卦,上面写着:

批阴阳断五行,看掌中日月;测风水勘六合,拿袖中乾坤。

罗琦笑笑,看那人只是眯着眼,并不在意有没有生意,便说道:“这位兄台,可会看面相?”

那人可能许久也没人理会,习惯了躺着消磨时光,猛然间有人相问,睁开眼见面前五个人都是面相不凡,马上坐正身,道:“几位是想要看看面相?”

罗琦笑笑,道:“正有此意。”

其实罗琦对于命理一说并不深信,不过他走到哪里就喜欢跟三教九流的人聊天,通过他们了解这一地方的风土人情。

在这个偏野山村,跟村夫村妇没多少共同话题,看到这个算命的,忍不住想聊上几句。

算命先生连忙找来几个竹凳子,让他们都坐下,然后看看几人,道:“是哪一位想要算算命理?”

罗琦也打量了一下几个人,笑道:“要不先给我们这位小兄弟看看吧,”说着他指了指暖月。

暖月瞪大眼,刚想说些什么,见田致雨也是一脸好奇,加上自己也不相信一个山村的算命先生真能算出什么,也便没作声。

算命先生仔细打量了一下暖月,先是点头,又摇头,思考了许久道:“恕老朽直言,这位小公子,怕是个姑娘家吧。”

田致雨暗道,这不是废话嘛,要是连男女都看不出来,你这算命的生意怕也是到头了。

罗琦笑笑道:“先生好眼光,由于奔波在外,用女儿身多有不便,所以就女扮男装,省去许多麻烦。”

算命先生又摇头晃脑思考了许久,道:“实不相瞒,这位姑娘面相,贵不可言。眼下已是人中龙凤,将来嫁得夫婿后,可以更上一层楼。只是……”

暖月本就不信这些,听他前面的话只当作胡言乱语,但是听他说了只是之后,好奇心一下子被调动了起来,问道:“只是什么?”

算命先生故意显得很为难,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那边马本财见状,马上道:“你尽管说,算命钱少不了你的。”

听到这话算命先生马上喜笑颜开,道:“好说,好说。老朽刚才暗地里给姑娘算了一下,姑娘一生都是大富大贵的命,只是近期可能会有一次比较大的变动,需要注意一下。等躲过这次变动,今后便会一帆风顺。”

暖月对算命先生的话将信将疑,不过好奇心还是让她问道:“会是什么样的变动呢?该怎样躲避?”

算命先生一脸神秘地说道:“天机不可泄露,天机不可泄露啊。”

马本财见状,马上道:“我再多付你三倍的钱,麻烦先生指点一下。”

算命先生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说道:“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有些事儿,该说的老朽自然会说,有些事儿,说了就是违抗天命,是要遭报应的。”

田致雨看暖月一副恨不得上前撬他嘴的架势,马上轻轻拉了拉她,低声道:“淡定,淡定,山野村夫胡言乱语,信不得,信不得。”

暖月这才重新坐好,但是看那算命先生的眼神已经分明带着杀气了。

算命先生依旧不自知,洋洋自得地看了看田致雨,道:“少年差矣,老朽虽是山野村夫,却并不是胡言乱语。人的一切运势,都是前生注定了的,只要掌握了阴阳五行,风水勘测,便能轻易推断出一个人此生是贫是富,是一生顺遂,还是命运坎坷。”

这位老先生明显是哲学里“决定论”的信徒啊,可惜不能同样用哲学里的辩证法跟他争论,要知道相信决定论的人大都有点一根筋,跟他们谈论唯物主义,还不如对牛弹琴呢。

田致雨笑笑,道:“既然大师这样说,那烦请大师也给在下算上一卦呗。”

算命先生看了看他,突然变得有些诧异,又直起身,仔细地打量他,然后道:“这位小公子的面相有些奇怪了。按说也是大富大贵的命,可是老朽算命一生,你这样的命理,还是第一次见。”

“哦?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田致雨才不相信他能真的算出什么,于是故意问到。

算命先生又仔细看了一会儿,道:“小公子可否给我看看手相?”

田致雨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了自己的手给他。

那人捏着田致雨指尖,对他的手相一点一点的看,一边看还一边自言自语,最后说道:“小公子你从哪里来?”

田致雨见他装神弄鬼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好笑,道:“大师不是无所不知嘛,还烦请大师给推算一下。”

算命先生并没有对他带着嘲讽的语气过多在意,又看了看他的面相,道:“如果老朽没猜错的话,小公子不是凡人,怕不是仙人下凡?”

田致雨大吃一惊,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神棍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不单是他,其他几人也都十分惊讶,纷纷看着田致雨。

田致雨尴尬地笑笑,道:“难不成我还是天上神仙不成?”

算命先生咂摸着嘴,不住地摇头,道:“神仙之说,老朽也是不信的。不过小公子你确实不同凡人,凡人的命理里都有因果,可是在你的面相和手相上,老朽却看不出你自哪里来,到哪里去。除了看出你贵不可言,前途无量,再无其他半分线索,奇了怪了,奇了怪了。”

听完他的话田致雨也是有些心虚,本来以为他就是一个骗钱的神棍,没想到却能看出自己来路不明的事实。难不成自己真的和这个世界上的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那先生可否算一算这位公子未来的道路,是一路平坦,还是需要注意些什么?”一旁的马本财越发相信田致雨不是常人,笃定自己在他身上的投资绝对物超所值,忍不住想知道他未来会经历什么。

算命先生放开田致雨的手,掐指算了一下,道:“这位小公子前途是好的,不过近期要注意一下,可能会有血光之灾。”

“啊?”马本财和暖月都惊叫出来,虽然二人对算命先生的预言能力还抱着怀疑的态度,但是见他说田致雨会有血光之灾,都不禁暗自担心。

算命先生捋了捋自己花白的胡须,笑着说道:“无妨无妨,没有性命之忧的,只是命里遇到小人,躲不过去的坎。这番经历不但不会让这位小公子有任何损伤,反倒会因祸得福,得遇贵人啊。”

马本财和暖月都长舒一口气,而田致雨则有些五味杂陈。

按说经历过辩证唯物主义教育的人,大都会对命理一说不屑一顾,田致雨也不例外。他从来不相信牛鬼蛇神之说,更愿意相信毛主席那句‘人定胜天‘的宣言,不过眼前这个老神棍,却也在模棱两可之间让田致雨第一次对唯物主义有些一丝的怀疑。

知道他也不会具体指出血光之灾是怎么回事儿,田致雨也就没有细问。

接下来马本财、罗琦和乌力罕都让算命先生算了一卦,结果算命先生都是照例先吹捧一番贵不可言之类,接着又说接下来可能有什么什么灾难,需要小心谨慎,田致雨见他都是老一套,本来那一丝怀疑又烟消云散,重新坚定唯物主义的世界观了。

等算完命,天上开始飘下了毛毛雨,几人本来打算返回的,又怕半路雨大,干脆接着在算命先生的屋檐下聊起了天。

罗琦不断地跟他聊着,等到聊的深入,才知道这位算命先生当年也曾参加过科举考试,中过举人,可惜在考进士的时候名落孙山,此后连着三次都没能取得功名,后来心灰意冷,干脆靠着熟读过周易,干起了算命的行当。

罗琦不断地打听他的经历,打探这一带的风土人情,算命先生也可能好久没遇到聊得来的人,跟罗琦聊得甚是开心,竹筒倒豆子一般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等到天色渐晚,雨没有增大也没有减小,还是那样淅淅沥沥的下,几个人一商议,干脆淋着雨往回走了。

一路上暖月都显得有些不开心,田致雨问了半天才知道,小姑娘还是被刚才算命先生的话给触动了心事。

田致雨笑笑,道:“傻丫头,你还没看出来啊,这个算命先生就是个神棍,给任何人算命都是一个套路。他看咱们几个都穿着不凡,便知道咱们都不是穷人,所以开口便恭维面相不凡,贵不可言之类。我猜如果是普通村民找他,他肯定有其他的说辞,这种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家伙,一句话都不能信。”

暖月努努嘴,道:“我还是害怕,万一他算的真的准呢,万一我真有大的变动,你真有血光之灾呢,那可怎么办?”

田致雨笑道:“他不是也说了嘛,咱们一生贵不可言,还说我会因祸得福呢,如果真像他说的那样,我还巴不得有血光之灾呢。”

“呸呸呸,”暖月赶忙打断他,道:“乌鸦嘴,哪有这样盼自己的呢,就算有什么因祸得福,也不如没有血光之灾,一生顺遂的好。”

田致雨爱昵地捏了捏她的脸蛋,道:“哪个人的一生真的能平安顺遂啊,谁一辈子还不经历一些坎坷?他那种算命,就是骗骗傻子,你以后要是有了坎坷,肯定会觉得这人算命真准,要是没遇到呢,你也总不能再不远千里,跑到这个小山村找他吧?”

听到二人对话,罗琦笑着插话道:“还是致雨你豁达,一眼便看出了这种算命惯用的伎俩,”他看暖月依旧闷闷不乐,接着说道:“暖月你怕什么,咱们疏国有张国师,他可是皇帝钦定的天师,要说算命,张国师不比这半吊子算命先生厉害百倍?你要是还不放心,等你回去了,找张国师去算上一卦,不就放心了?”

听到罗琦的话,暖月表情马上有阴转晴,暗道:我可真是关心则乱,怎么忘了回去了找张国师算上一卦啊,不但要算算自己,也要给田哥哥算上一算。

此时雨不算大,不过雨后的山路相当湿滑,走路多有不便,田致雨见状,便找了几根适合做拐杖的竹子,用虽身携带的匕首削成了竹杖,五个人每人一个,拄着用来防滑。

几个人好不容易走回船上,本来阴雨绵绵的天空竟然转晴了,一抹夕阳正好挂在山巅,分外美丽。

马本财见状道:“真是见了鬼了,等了半天不见晴,结果刚回来,太阳出来了。“

田致雨见状,道:“雨天妙,晴天也妙,此情此景,致雨填词一首吧。”

罗琦一听,马上叫好,暖月也满怀期待地看着他。

田致雨略一沉吟,道:“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绝妙,绝妙,”听完之后罗琦马上赞叹道:“一蓑烟雨任平生,能写出这样句子,放眼天下,没有第二人啊。只可惜刚才少了吟啸,少了酒,成为这诗情画意里唯一的遗憾。”

“有酒,有酒,”马本财连忙道:“诸位先洗个澡换个衣服,我这就吩咐厨师备好酒菜,晚上咱们一醉方休。”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