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穿越时空当剑神
听书 - 穿越时空当剑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卷·江南春 第073章、人生三种境界

路人张无敌 / 2020-09-2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第二天一大早,田致雨照例来到船头练习剑法。卓不识大师送给他的龙泉剑,此时他已经非常熟悉了,熟悉到它的每一次铿然发声,都会在他的内心引起一阵共鸣。

昨天看了龙门剑社、济门寺和河北剑社的对决,他晚上琢磨了很久他们各自的招式,最后发现河北剑社的秋风落叶最精妙,龙门剑社的招式比较古朴,而济门寺明空大师的招式看起来平平无奇,但是却又最不容易找出破绽。

他看了一下四周无人,便分别将三个门派的招式都用了一遍,又结合御草寻风和清泉石流一一对应,分析每一个门派招式在攻与守上的异同。

如果是一般人,同时琢磨这么多门派的招式,脑子里怕是早一团浆糊了,但是田致雨没有混乱,那些不同的招式就安安静静规规矩矩的各自排号,等着田致雨来选择。

等到太阳从东方升起来,田致雨已经熟悉了这所有的招式。

他现在就感觉自己是一个功夫招式的博物馆,可以陈列所有自己看到过的招式,也可以私底下偷偷揣摩,但是如果说要拿出去用,便会问题非常大。好在眼下还没有遇到过光明正大的较量,还没有到真正让他为难的时候。

等他收起剑,朝着船楼走过去的时候,看到暖月就在大厅里,一个人自斟自饮着。

田致雨知道刚才她一直在看自己,不过他一直对暖月有着发自内心的信任,所以在她面前从来不掩饰什么。

他笑着走过去,问道:“怎么只有你自己啊暖月,罗相呢?”

暖月白他一眼,没有回话,依旧自顾自地喝茶。

田致雨生来厚脸皮,才不会因为羞涩或者什么而打退堂鼓,他坐在离暖月不远的地方,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后接着问道:“是不是昨天爬山,又走了不少的路,罗相有些疲惫,所以还在休息?”

暖月瞅他一眼,道:“明知故问。”

田致雨接着厚着脸皮道:“暖月,你刚才看到我练功没,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暖月没好气道:“要不我说你脸皮厚呢,看见谁家的招式就用谁家的招式,那以后是不是要学会全天下的武功呢?你就不怕被天下武林围攻?”

田致雨讪讪一笑,道:“我这不是没办法嘛,眼下没有别的途径,只能先用能看到的招式练练手,等以后我也琢磨出自己的功夫,就不用再偷学别人的啦。”

“自创武功哪有那么容易,那都是大宗师级别的穷尽毕生之力,苦苦思索,再加上天时地利人和,才有可能创造出万中无一的招数,你才跟人打过几次架,才经历过多少啊,”暖月道。

田致雨对她冷嘲热讽的语气丝毫不在意,舔着脸又朝她挪了挪椅子,接着说道:“事在人为嘛,昨天你也看到了,同样是河北剑社的人,郑元在就可以学秋风落叶,他师兄司马田却只能学那些普普通通的武功,这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我要是找一个那样的门派,估摸着也只能学一些无关紧要的功夫,不但寄人篱下,还耽误时间,多不划算。”

“那样的毕竟是少数,绝大多数门派的掌门人对徒弟都是一视同仁的,不会差别对待,”暖月发现了他的小动作,又把自己的椅子朝着另外的方向挪了挪,接着说道:“对了,郑元在是郑伍秋的小儿子,也是郑陆秋的亲侄子。”

田致雨尴尬的笑笑,道:“我猜也是,要不怎么可能学到郑伍秋的绝学呢。”

暖月想了想,道:“你私下里可以练习这些招式,但是跟人交手的时候千万别用,以免刚踏入江湖,就落下了个偷学武功的名声。那样以后行走江湖,会被江湖人耻笑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也只会没人的时候练练,跟人打架的时候绝不会用,”田致雨谄笑道:“暖月,你看,你还是关心我的。”

“屁,我只是不忍心看你被人家追杀,”暖月扭过头,低声道:“江湖上历来对于偷学都是大忌,是人人都不齿的行为。偷学一门都已经十恶不赦了,你一下子还要偷学那么多。”

田致雨可没有这样的觉悟,他虽然不会公开用这些招式,私底下练习练习还是很开心的。

他看到暖月终于不再是冷冰冰的,愿意跟自己说话了,便趁热打铁道:“我上次向你请教了,有没有好的自学的方法,聪明如你,都没有办法,我也只能先凑合着练了,不过你放心,在公开场合我肯定不会用这些招式的。”

暖月刚想说什么,想了想还是控制住了,道:“那以后要是跟武林人士交手,你用什么招式?”

田致雨想了想道:“还没想好,所以在想到解决的办法之前,只能不跟人发生冲突,三十六计走为上呗。”

暖月又喝了一杯茶,等了一会儿接着说道:“你昨天跟罗相说,你有办法让农作物的产量翻倍,是真还是假?”

田致雨道:“当然是真的啦,只是我也没有一定成功的信心,所以才让马大哥在余杭帮我找二亩地,做个实验嘛。”

“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造福的不但是东阳和疏两国人民,甚至有可能改变整个世界的格局,”暖月道:“要知道自古以来,战争的根本原因就是粮食的不足。如果粮食充足的话,夷人也不会频繁入侵中原,中原也不会屡屡内乱了。”

田致雨知道粮食在古代的重要地位,但是对于粮食是战争的根本原因这一点不赞同,如果经历过一战二战海湾战争,就会发现引起战争的因素太多了。

他没有反驳暖月,对于后代的事情,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释清楚的。

“那暖月,你要不要留在余杭,跟我一起做这个实验啊,”田致雨厚着脸皮问道。

暖月一愣,马上红着脸道:“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做实验啊?我还要回疏呢。”

田致雨马上接着说道:“对于一件造福黎民百姓,甚至是改变历史进程的事儿,亲自参与的话,岂不是会有非常大的成就感?难道你就不想加入到这么伟大的进程里?而且我们男耕女织,多么美好的田园牧歌生活啊。”

见田致雨又开始调戏自己,暖月瞪他一眼,就要起身离开,田致雨连忙喊住她,道:“你等等,我给你唱个小曲。”

暖月到底还是对他的小曲好奇,于是便坐下,道:“你唱吧。”

田致雨笑笑,开始低声唱起了黄梅戏里的《天仙配》,当听到他唱到“夫妻双双把家还”的时候,暖月又羞又恼,道:“是不是就不能跟你正经说会儿话?你这个人真是,不理你吧看你可怜兮兮的,刚要跟你好好说话,你又开始胡言乱语。”

田致雨见她好像真生气了,马上停下来道:“不唱了不唱了,也不胡言乱语了,你该回你的疏就回你的疏,我留在余杭好好当个农夫。反正也没办法成为绝世高手了,干脆隐居在江南,好歹饿不死不是?”

暖月听他的话,也不知是一本正经还是赌气,自己心里却忽地非常难受,心想我为了你想了多少办法,也拉下脸面为你求人,你倒好,天天去跟苏忆瑾花前月下卿卿我我,何曾照顾过我的感受?你跟我在一起从来都是轻薄,何曾为我考虑过?想到这里,从来巾帼不让须眉的暖月竟然忍不住,委屈地哭了出来。

田致雨一看,马上心软了,连忙道:“暖月不哭,暖月不哭,你就当我都是瞎说的好不好?你想留下来就留下来,想回疏就回去,大不了等我实验成功了再去找你好不好?”

此时地暖月完全一副小女儿心态,哪有丝毫的理智可言?也不理会田致雨的好言好语,自顾自地低声啜泣,又道:“你爱去哪儿就去哪儿,天大地大,还容不下你不成?再说了你有你的苏忆瑾,哪还用跑到我们疏去?太原还不够你潇洒吗?你众里寻她千百度,在灯火阑珊处的是苏忆瑾,关我什么事儿?”

虽然田致雨没有多少感情经历,可是傻子也看得出来,此刻的暖月是处于吃醋的状态。

本来田致雨还以为自己说了什么话惹恼了她,让她这么多天都对自己不理不睬,现在才知道原来自己跟苏忆瑾的关系,让她心里不平衡了。

田致雨又把椅子挪了挪,朝着她更近了一些,低声道:“傻丫头,我不是也跟你做了好几首词了嘛。你要是喜欢,我以后每天都给你作一首,怎么样?”

暖月哼一声,慢慢止住了哭泣,道:“谁稀罕?”

见她一副梨花带雨的表情,较之以前的从容潇洒更有一番别样的美,田致雨不禁看呆了,道:“暖月你可真好看,哭的时候更好看。”

“滚蛋,”暖月白他一眼,道:“哪有人家苏忆瑾好看呀,人家一举一动都是大家风范,一颦一笑都惹人怜爱,我哪有人家千分之一的好。”

“谁说的呀,暖月你不但长得美,还慧智兰心,聪明伶俐,天底下怕是没人能比得过你了,从见你的第一眼起我就觉得你就是天上的仙女儿,忍不住想跟你亲近,可是总觉要是总一本正经的话,仙女儿总有一天要飞走,所以才忍不住总是跟你嬉皮笑脸的,”田致雨已经悄悄挪到她身边,近到可以嗅到她身上的香味儿,不由得心神荡漾。

虽然田致雨的情话老套又庸俗,可是偏偏暖月就喜欢,她娇羞地低下头,道:“那你为何偏要在余杭做实验?我们疏有的是良田,为何不去疏?”

关于这一点田致雨确实没办法解释,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执意留在余杭,可能印象里就是喜欢苏杭,此外别的解释都太过牵强了。

见他沉默不说话,暖月又哼一声,道:“还是舍不得苏忆瑾,想要离人家近一些吧。”

田致雨笑笑,道:“暖月,你还记得上次在洛大人家,我送你的那首词吗?”

暖月点点头,道:“记得,怎么了?”

“其实除了那一首和中元节我在茶楼题的那一首之外,还有另外一首很好的词,我念给你啊……”

除了诗词歌赋,田致雨也想不出其他转移注意力的办法了,只得用百试不爽的一招,道:“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果然暖月一下子又被吸引住了,脑子里不断吟诵这首晏殊的词,再没有了其他的想法。

“是不是也很美?”田致雨问道。

暖月点点头。

田致雨接着说道:“其实这三首词,包含着人生的三重境界,我说给你听啊。”

暖月又点点头。

“第一重境界就是‘昨夜西风凋敝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说得是人生的孤独,当然这孤独不是字面意义上的孤独,而是人在寻找自己立足于世的道路上的孤独,不知道该怎样存活,该选择怎样的道路,所以充满了迷茫……”

田致雨在她耳边低声说着:“而一旦找到了自己的兴致所在,有了可以安生立命的追求,就到了第二重境界,便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为了达到目的,可以百转千回、锲而不舍的奋斗,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等终于有一天实现了自己的追求,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也就到了第三重境界,便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暖月一边听他讲,一边仔细琢磨着,逐渐参透了他话里的深刻道理,竟然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