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穿越时空当剑神
听书 - 穿越时空当剑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卷·江南春 第070章、农耕之道

路人张无敌 / 2020-09-2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三个龙门剑社的弟子是铁了心要和济门寺的武僧切磋,而济门寺的住持也铁了心不愿意接受挑战,双方言语交战十数个来回,慢慢地龙门剑社的弟子失去了耐心,话语变得有些不耐烦,而济门寺的住持依旧彬彬有礼,尽显高僧风范。

田致雨悄悄问乌力罕:“乌力罕大哥,依你看,龙门剑社这三个弟子,实力如何?”

乌力罕思考了一下回答道:“三个人都有中品实力,不过都不算太强。为首那个人应该是三个人里实力最强的,有上中的水准,另外两个实力应该在你之下。”

田致雨有些纳罕,道:“那么说这三个人也就为首那个实力还算不错,按说这样的水平,怎么胆敢来挑衅济门寺呢?如果真像他们自己说得,济门寺有不少功夫很好的武僧,那他们无异于以卵击石啊。”

乌力罕摇摇头,道:“我也想不明白,这样三个人,就胆敢挑战济门寺这样的圣地。”

暖月听了两个人的对话,心想:这三个人明显不是想靠武功取胜的,切磋只不过是借口而已。他们的根本目的不过是想激怒济门寺,让他们出手,除了一窥济门寺的实力,更是让整个北方知道龙门剑社这个门派。

不过她没有说出来,她对田致雨的不理不睬计划还要持续好多天,现在还不是时候。

龙门剑社和济门寺的僵持持续了得有半个小时,最后济门寺住持明显不想搭理他们三个人了,又施了个礼,转身就要离开。

三个龙门剑社弟子中年纪最小那个见状,上前就要对住持动手,住持身边一个大和尚哪能容他对住持无礼,不待他近身,已经用出一招,将他逼开。

那人不但不生气,还显得非常开心,道:“师兄,我就说废话没用,还是得动手才能逼得他们出手啊。”

说完他又上前,跟那个大和尚交上手,田致雨见这个莽撞的家伙身手实在普通,几招下来就被那个大和尚戏耍的团团转,非但没能近身,自己还被逼得狼狈不堪。

等到他一个趔趄倒地,为首的那人,也就是他的师兄开口道:“宁东,你且退后。”

叫宁东的小家伙呲牙咧嘴的起身,朝着大和尚拌了个鬼脸,笑嘻嘻的回到了原先的位置,道:“师兄你且小心,这个大和尚实力不弱。”

他师兄点点头,上前一步道:“我师弟无礼,冒犯了大师,还望原谅,既然大师已经出手,那么在下斗胆再请教几招,还望大师赐教。”

那个大和尚看看住持,住持叹一口气,摇摇头道:“明空,既然三位施主一再勉强,你就跟他们切磋一些,记住,点到为止,不可伤人。”他看明空大和尚点点头,自己又摇摇头,转身走回了寺庙。

明空走上前,朝着他们三个施了个佛门礼,道:“三位施主,既然一再想要切磋,那么就有贫僧代表敝门跟三位交流一下,还望出手谨慎,不要伤了和气。”说罢又施了个礼,接着自报家门道:“贫僧是济门寺戒律院明空。”

龙门剑社为首的那人笑笑道:“大师多礼,在下龙泉剑社龙平北,刚才冒昧出手的乃是在下小师弟龙宁东,”说着指了指站在自己另一旁的年轻人道:“这是也是在下师弟,叫龙定南。希望一会儿跟大师切磋,大师手下留情。”

明空道了一声阿弥托福,道:“施主请出招吧。”

田致雨看他们二人客套完毕,这就开始交手了。

这个龙门剑社的龙平北,跟乌力罕说得一样,实力果然不弱,以田致雨的观察,应该跟乌力罕差不多的水平。而那个明空大师,田致雨一时还看不出他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田致雨只看到二人出手迅速,龙平北主攻下三路,而明空腿上功夫丝毫不吃亏,不但高接抵挡,将龙平北的腿上招式尽数化解,手上丝毫没有停歇,不断地朝龙平北出招。

“这个明空大师,实力要在龙平北之上,不过可能出家人交手机会不多,所以对于对手的快速出招颇有顾忌,又可能刚才住持交代了点到为止,明空大师没有杀气,所以一时半会儿也奈何不了龙平北,不过如果僵持下去,明空大师的内力占据绝对优势,这个龙平北不是对手,”乌力罕低声说道。

田致雨渐渐也看出来了,这个龙平北虽然招式凌厉,却奈何不得明空大师,等龙平北的招式渐渐慢下来之后,明空大师才开始发力。二人又你来我往过了几十招,依旧不分胜负,但是龙平北明显开始处于劣势了。

等到又过了几十招,两人以一个互推掌各自发力,分别后退几步,龙平北明显吃亏,看上去极力克制,才没有让自己吐出鲜血,而明空大师云淡风轻的收功夫,道:“龙施主好功夫,年纪轻轻就有这等修为,未来前途无限。我们今天就到此为止,龙施主以为如何?”

龙平北见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也不恋战,笑着说道:“平北听大师的,今日跟大师交手,受益匪浅,等平北修为再进一步,还望大师依旧不吝赐教。”说罢转身,对两位师弟低声说了什么,三人离开了济门寺。

见他们三人走了,明空大师也率着诸弟子回到了寺庙,周围的观众也渐渐散去,马本财道:“今天济门寺算是吃了大亏。”

乌力罕问道:“马大哥为何这样说?”

马本财笑道:“以济门寺的实力,跟龙门剑社三个无名之辈打了平手,传到江湖上的话,肯定是极力称赞龙门剑社这三位弟子,对济门寺多有看低。我们亲眼所见,知道济门寺不愿交手,多有忍让,但是各种传言可是以讹传讹的,怕是龙门剑社声名会更加了不得。”

乌力罕恍然大悟,道:“难怪龙门剑社一再挑衅,而济门寺一退再退,原来住持早就看穿了他们的把戏,不愿意让他们得逞。”

“可惜济门寺被逼到了这个地步,不接招也得接招,”马本财叹口气,摇摇头道。

几个人看了一出戏,此时太阳已然西下,再不下山马上就要天黑了,便一边讨论着刚才的交战,一边开始下山了。

等几人到了山脚,天地已经一片昏黄,武清城里已经亮起了千家灯火,马本财道:“诸位,咱们去武清吃个晚饭,然后接着启航,如何?”

几人都没意见,便朝着武清的方向走了过去。

等走到武清,田致雨看到这个城镇虽然不算大,却也热闹。

城边的街道上有数不清的摊贩,此时都挂着灯笼开业,每一个饭铺里都坐满了人,其中绝大多数是码头上扛活的工人。他们结束了一天辛苦的工作,此时三三两两聚集在饭铺里,点几个小菜,要一些散酒,喝的正尽兴。

马本财看都没看他们,带着几个人径直朝着城里走去,不一会儿来到一家酒楼前,说道:“这里便是武清最好的酒楼了,虽然不能跟太原比,也有很不错的酒肉,咱们凑活吃一顿吧。”

“出行期间,便宜行事,能有吃喝就好,”罗琦笑道,带着几个人走了进去。

看到有客人来,而且都衣着不俗,迎上来的店小二马上喊道:“五位贵客,楼上请,”边说着边领着几个人上了楼。

进了二楼包间,点了菜,马本财道:“从太原道一直到冀州道,沿河都是山,得等到了江南道才会看到平原,不过山有山的特色,大山里隐藏了数不清的能人异士,像刚才的济门寺便是一例。等到了平原,视野虽开阔,也缺少了很多乐趣。”

“是啊,”罗琦接过话道:“我和暖月从余杭北上太原的路上,途径江南道、冀州道和蒲州道,其中江南道到冀州道多为平原,而冀州道内一半平原一半山地,到了蒲州道则多是山地了。山间多庙宇,也多盗匪,稍有不慎就遇到拦路打劫,惊险异常啊。”

听到这话田致雨有些疑惑,问道:“那罗相你们二人一路上可曾遇到危险?”说完悄悄看了看暖月,见她依旧低着头不说话,而罗琦回答道:“我们北上,一路上有东阳的官兵护送,所以很安全。”

原来这样,田致雨还以为他们全程都是两个人单独行动,原来是由东阳官兵保护的,不过想想也正常,罗琦毕竟是疏国副宰相,到了东阳,怎么着也不能让出事儿啊。

罗琦又接着说道:“山路风光好,可也有缺陷,最大的缺陷便是耕地不足。北方本来就是一年两季,甚至一年以季,所产粮食远不足以供应所有民众,如果不是有江南这个大粮仓,怕是东阳每年都会有大饥荒啊。”

“是啊,老马每年从疏国、余杭运到武清和太原最多的便是粮食,”马本财道:“如果没有这些粮食,蒲州道和冀州道一到冬天便严重缺粮,更别说云中城八万将士,他们本身也不种地,全靠南方运送物资。”

“罗相,马大哥,那你们疏国是山多,还是平原多?”田致雨问道。

马本财道:“平原多,我们疏国跟东阳正好相反,山少,平原多,而且绝大多数都是良田,非常适合种庄稼。”

田致雨有些纳闷,既然疏国这样好的地方,当初东阳的皇帝怎么会同意他们建国呢?要知道在农业社会,得耕地者得天下啊。

田致雨知道他们都对那段历史讳莫如深,所以也没问,而是问了另外的问题:“那疏国种植的粮食都有什么?也是水稻和小麦吗?”

“对,水稻和小麦占绝大多数,”马本财接着回答道:“水多的地方便种水稻,其余地方种植小麦。”

“那产量呢?你们那里亩产能有多少?”田致雨以前在部队的时候很喜欢种植一些蔬菜什么的,对于粮食种植有一定的分析研究。

马本财想了想,道:“风调雨顺的年景,水稻亩产量有四百斤左右,冬小麦有三百斤左右,如果逢灾年,产量可能减半,甚至颗粒无收也是有的。”

“这么低啊,”田致雨脱口而出道。

马本财笑笑,道:“已经不低啦,这产量要比东阳最富饶的江南道要高,更不要说冀州道和蒲州道啦。”

原来古代的粮食产量这么低啊,田致雨虽然爱好历史,对于历史上农作物的产量却没过多的了解,今天听马本财一说才知道,那时候生产力的水平真的不高。

田致雨想了想,道:“我以前在山村的时候,曾跟着老农学习种植,那里土地并不肥沃,可是产量普遍较高。”

马本财和罗琦都非常惊讶,道:“你还懂得农耕之道?那产量有多高呢?”

田致雨不敢把现代农业的数据告诉他们,那恐怕能让他们惊掉大牙,于是采取了比较保守的数据,道:“老农会一种特殊制肥的方法,用了他制造的肥,可以大大提高农作物的产量。我估计的话,水稻亩产可以有八百到一千斤,小麦可以有六百到八百斤。”

此话一出,不但马本财和罗琦不相信,连一直对他坚信不疑的乌力罕都诧异道:“这不可能吧,平均亩产量可以是现在的两倍?”

马本财也马上摇摇头道:“不可能不可能,老马虽然自己不耕地,可是也跟粮食打了一辈子交道了,这种产量不可能达到的,致雨你估计看走眼了。”

加上罗琦也表示质疑之后,田致雨看看暖月,见她也是一脸的不相信,便道:“跟诸位相识这么久,大家应该也知道我不是口出狂言之人,这个产量我是真亲眼见过的。”

看他们依旧一脸怀疑,他接着说道:“那这么着吧,马大哥,等到了江南道,你有没有办法给我二亩地,让我做个实验,我还约略记得老农制肥的方法。咱们到了江南道也快到小麦返青的季节了,我用老农的办法试一试,到时候你们看结果,就知道我所言不虚了。”

马本财道:“别说两亩地,二百亩地我都能帮你搞定。”

田致雨摆摆手道:“不用那么多,我只要一块试验田,如果亩产量真能达到我说得,我再将方法传授出去,推而广之。”

马本财道:“如果真能到你说的产量,那天下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有饥饿了,如果真能做到,致雨你就是神仙下凡啊。”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