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穿越时空当剑神
听书 - 穿越时空当剑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卷·江南春 第067章、南下

路人张无敌 / 2020-09-2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这条与原先地球上同名的长江,虽然流向不同,在宽度上可一点也不次于那条长江。

站在河这一边朝着河对岸望过去,只能看到苍苍茫茫的荒野,和矗立于荒野上的军事建筑。

这一条长江将东阳和疏两个国家分开,站在两边可以隔河相望,但是要想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非得到固定的港口码头才可以。

一开始田致雨以为马本财的货船也就是一条大一些的船,等这天他们到了码头才知道,他的货船简直超出想象的大。

船长大概有将近三十米,足足有两层楼高,并且船舱分为三层,每一层都有十几个房间。它周围那些渔船跟它一比简直就是小渔船和巡洋舰在一起。

马本财看到田致雨和乌力罕都是一脸的惊讶,得意地说道:“怎么样,咱老马这条船够气派吧?”

二人不住点头,跟在马本财后面登了船。

在登上船舱之后,马本财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回身对二人说道:“其实还有一件事儿,由于种种原因,我一直没有跟二位说,这次咱们南下,船上还有两位客人,由于身份特殊,现在上船了我才能告知你们。”

“哪两位啊?”田致雨问道,其实他已经隐隐约约猜了出来。

“致雨你都很熟的,”边说着边带着他们进了船舱,走过第一间的走廊,到了第二间开阔的大厅。田致雨看到已经有两个人坐在那里喝茶,正是罗琦和暖月。

看到他们走进来,暖月站起身,罗琦则笑道:“致雨,咱们又见面啦,本来想着骑马回国,马老板却说冬日里骑马多有不便,邀请我们乘船一起走,我想着时间也差不多,便答应了。”

田致雨也连忙给罗琦行了个礼,道:“能和罗相一起坐船南下,致雨万分荣幸,”说着朝着暖月看了一眼,见她只是低着头,并不看自己。

想到上次在洛远秋府上,自己给她念了那首柳永的词之后,她就是这样的神情,难道那首词惹恼了她?田致雨一次又一次回想那首词,没有太过分的地方啊?

马本财又把乌力罕介绍给他们,然后五个人坐在一张茶桌上,闲聊着,等着船出发。

等到晌午时分,太阳终于将所有的雾气和水气都晒开,前方的能见度已经适合启航了,操舵手进来跟马本财说就要开船,几个人走上船头,欣赏船驶离码头的壮观。

田致雨朝着太原城望过去,虽然在这里只生活了半个多月,却已经足够丰富多彩了。

除却最开始陪着施广英他们参加足球比赛,参加晋王的宴会,后面住进太原城之后,认识了苏忆瑾并且情情定终生,帮助了袁子山和田靖兄妹,杀了一个上中品高手郑陆秋,又见识了绝顶高手的实力,每一件事都堪称意义非凡。

现在就要离开这里南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田致雨突然地感到无比的惆怅。

正在他沉思的时候,乌力罕拉了拉他的袖子,指着码头上一个茶楼道:“致雨你看,那是不是苏姑娘?”

田致雨连忙望过去,站在那里的不是苏忆瑾还有谁?

她依旧穿着男士的服装,俏生生的望着缓缓启动的船,虽然看不清楚表情,田致雨猜她此刻肯定落泪了。

这一刻田致雨恨不得跳下去,将她拥入怀里安慰她,答应她留下来不走了,可是想到身边还有其他人,终于打消了这个念头,只是将千言万语化作无言的目光,深情看着她。

“苏姑娘对致雨你真是情深意重,不惜冒着被认出来的风险也要到码头送你,致雨你真的好福气。”马本财道。

田致雨没有答话,思绪一下子又回到了今天早晨他要离开苏忆瑾屋子的时候,苏忆瑾没有哭,也没有过多的悲伤,只是紧紧地抱了抱他,又把那块随身的玉佩给了他,也没有千叮咛万嘱咐,只说了一句:“山无棱,天地合,冬雷震震夏雨雪,乃敢与君绝。瑾儿会一直在这里等着哥哥。”

随着船慢慢地驶离了码头,苏忆瑾的身影越来越小了,一直到看不见,田致雨都没有说一句话。

其他人见他情绪不高,也都没有大声说话,马本财跟罗琦低声说着什么,乌力罕望着两岸出神,暖月更是看了一会儿,便回了内舱。

长江虽然解了冻,江面还有不少的碎冰,所以船走得不算快。这样的江面,只有这样的大船才敢开,小船害怕危险,并且也不到捕捞的季节,所以一路上基本看不到其他船只。

一下午田致雨就坐在船头发呆。在生命过去的十几年了,他一直觉得自己无牵无挂,随心所欲地想去哪里去哪里,所以组织问他愿不愿意参加那个项目的时候,他没多想就同意了。

来了这个星球也是想要活得洒脱,尤其马本财给他讲了这里的江湖,更是让他下定决心潇洒走一回,直到遇到了苏忆瑾。

刚开始苏忆瑾在文素衣的帮助下倾诉衷肠的时候,田致雨也只是心动加感动,并没有觉得自己一定会深陷其中,但是经过半个月的相处,田致雨真的喜欢上了她。

除了她的美貌,更让田致雨心动的是她的多情多才多艺,这样的女子,正是笑傲江湖最合适的伴侣,田致雨都想好了等两年以后陪着她红尘作伴,潇潇洒洒。

一直在离开太原之前,他都觉得两年也是个很快的时间。

在部队的两年时间他觉得如白驹过隙,在孤儿院的九年时间他觉得在弹指之间,更不要说去孤儿院之前流落街头的时光了。

但是当他看到苏忆瑾孤零零地站在码头,看着船渐行渐远,他的心一下子被揪了一下,瞬间让他明白,当一个人内心有了刻骨铭心的牵挂,分开的时光便会是度日如年。

冬天天黑的早,等夜色开始降临,乌力罕出来喊他吃饭。

田致雨收拾好心情,走回船舱,此时马本财三人正坐在餐桌前,桌子上已经摆好了各式酒菜,正等着田致雨回来了就开餐。

这满满的一桌照旧鸡鸭鱼肉都有,加上马本财为了讨好罗琦,还拿出了自己珍藏的好酒,显得丰盛无比。

本来田致雨没什么食欲,只是眼下除了马本财和乌力罕,还有罗琦和暖月,他总不能扫兴,于是便坐下,跟几人闲聊了起来。

“致雨,我听老马说你和乌力罕到了余杭之后就会留在那里,可有具体目的?”聊到一半的时候,罗琦突然问道。

田致雨一愣,其实刚开始决定跟马本财下江南的时候,并没有具体的目的,只是因为在地球上的时候就对江南非常有好感,想着苏杭一带,不但物产丰富,而且美女众多,是闯荡江湖最理想之地。

后来慢慢熟悉这个世界之后,知道了各大江湖门派比较分散,几乎每一个道都有撑门面的门派,要想跟每一个门派的交手过招不大现实,只能等待麒麟茶话会这样的集会,才有可能见到各门各派的高手们。

他当时想着江南道离麒麟岛不算远,待在江南道的话说不定等到中秋节的时候可以混着去麒麟茶话会看一看。不

自从被郑伍秋以绝对实力碾压之后,他已经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武功,想要参加今年的麒麟茶话会几无可能,下一次茶话会又要等到五年之后,谁知道那时候会发生什么。

所以他一开始的想法有些动摇了,等到了江南之后,跟着乌力罕游历一番,再去下一个地方转转,或者岭南道,或者剑南道,都是高手云集的地方。现在罗琦一下子问道这个问题,田致雨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他想了想说道:“不瞒罗相说,最开始我想着跟乌力罕大哥到了江南道,可以有机会拜访一下江南剑社这样的门派,跟他们的弟子切磋一下,不过现在看来,以我们的水平,人家不一定愿意见我们。所以眼下来说,还没有太好的打算,先到了余杭看看再说。”

罗琦笑笑,道:“其实也不一定非要在余杭停留太久,我们疏国也有不少英雄豪杰,比如我们国师张奉之大师,门下也是高手云集,在那里一样可以找到切磋武艺的对手。况且以致雨你的才华,很可能会一到疏就出人头地,说不定还会引起一股潮流呢。”

其实罗琦这么说也有私心,那次在洛远秋的府上,他和另外两位都对田致雨产生了爱才心切的念头,而洛远秋和张逢辰言下之意,田致雨作为东阳人,理应留在东阳,为东阳的文坛复兴做出表率。

而罗琦私下里却认为,东阳眼下已经形成了坚固的门阀统治,没有关系背景的年轻人很难依靠个人崭露头角。

而疏则不同,由于建国时间远远短于东阳,并且没有世代相承的门阀大族,年轻人还是有不少机会实现鲤鱼跳龙门的梦想的。

最主要的是跟东阳相比,疏的文坛更是人才凋零。可能由于疏的皇帝对于商业不那么排斥,加上沿海一带经济发达,年轻人更愿意走经商的路子,对于科举考试换取功名并不是很热衷,这就造成了文坛后继无人的局面。

别说年轻一代里鲜有诗词歌赋做的好的,就是中年一代里,也大都是鼓吹文学无用的官僚,平日里更愿意写一些辞藻华丽但是言之无物的文章,对他一直宣扬的“文以载道”的理念嗤之以鼻。

所以罗琦希望能够想办法把田致雨带到疏,把他培养成青年一代里的领军人物,也许说不定能够改变眼下窘迫的局面。

他知道自己这么做可能会惹怒洛远秋和张逢辰一众人,不过如果真的能改变疏的文坛,别说惹怒他们,就算得罪整个东阳,他也毫不在意。

田致雨想了想,道:“多谢罗相谬赞,不过眼下我还是想着待在东阳吧。我从马大哥那里了解一些张国师的情况,内心也是非常敬仰的,但是眼下冒昧上门恐怕多有不便,日后有机会一定去拜访。”

罗琦到底是一国副相,并不想太屈尊,所以只是笑笑,然后看了看暖月。

暖月明白他的眼神,这几天两人闲来无事聊天的时候,罗琦曾经或明或暗地打听过他俩的关系,并且话语间隐隐有希望暖月规劝田致雨的意思。

暖月又羞又恼,心想罗相难不成还希望自己用美色去把田致雨吸引到疏吗?所以每次到这个话题,往往就顾左右而言他,转移话题。

现在看他又望着自己,明摆着自己不愿意再自降身份当说客,想让自己出面,言下之意不言而喻。暖月没有理会他的暗示,依旧自顾自的吃菜。

马本财看场面有些尴尬,马上插话道:“致雨你也不必着急下结论嘛,咱们到余杭得半个月左右,在余杭还要停留四五日,这二十来天你好好想想。如果你愿意留在余杭,我在那里有宅子,跟太原一样,你和乌力罕兄弟随便住,就当自己家一样,如果你要想跟我们去疏那最好,或者在余杭待一段时间之后再想去疏也行,跟我说一声,随时都有船只往来。”

田致雨道:“致雨何德何能,让罗相和马大哥这样照顾。如果致雨和乌力罕大哥在余杭或者东阳不如意了,免不了要去疏叨扰几位。”边说着他看了看暖月,见她依旧沉默着不说话。

晚上回到房间之后,田致雨透过窗户看外面,见四下里都是漆黑一片,偶尔能看到三两灯火,也都是在岸上远远的地方。这个没有电的世界,一到了晚上就呈现出原始的黑。

在太原这样的大城市,还能看到万家灯火,此时却只有无边无际的寂寥,如果不是有水流声和有节奏的划桨声,真怀疑这是一个没有生命的世界。

田致雨收拾了一下行李,除了自己上次定做的衣服和马本财给他的银票,其余东西不多。苏忆瑾给他的玉佩他随身携带了,送他的陶埙他放在包袱里。此时拿出来轻轻地嗅了嗅,上面还有苏忆瑾身上的味道,田致雨忍不住放在嘴边,吹起了音乐。

他依旧吹的《故乡的原风景》,尽管刻意压低了声音,悠扬的曲子还是很轻易地透过窗户,飘到了安静的旷野。

同样坐在窗边沉思的还有罗琦暖月和乌力罕,他们听到田致雨屋里传出来的曲子,刚开始惊讶,继而沉浸其中,都听得痴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