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穿越时空当剑神
听书 - 穿越时空当剑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卷·边疆雪 第066章、灯火阑珊处

路人张无敌 / 2020-09-2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茶楼的老板同样既惊又喜,他也没想到,最后出现的这个少年就是自己顶礼膜拜了半个月的天才。

这半个月他跟其他文人雅士一样,除了吟诵田致雨的两首词,就是琢磨三个上联的下联。可惜琢磨了半个月,丝毫头绪都没有,眼下见了本尊,怎能不喜出望外?

“在下失敬,失敬,不知道阁下就是田致雨本人,刚才怠慢之处还望见谅,”茶楼老板说道:“不知两位可否给个面子,上楼一坐?在下愿意亲自为两位沏茶倒水,以弥补刚才的不敬。”

田致雨可不想把跟苏忆瑾在一起最美好的时光耽搁在这茶楼里,正想找个理由拒绝,那些围观的人群已经失去了理智,拥挤着上前要跟田致雨说话,他们千言万语嘈杂成一片,田致雨一个字都听不清楚。

当看到他们要挤上来的时候,田致雨连忙对茶楼老板道:“今天实在不方便了,咱们改日再说吧,”说完拉着苏忆瑾朝着一边跳下去,飞一般地逃离了人群。

茶楼老板看到田致雨跑了,正想要追,又看到那阙词还在墙上,生怕围观群众趁乱给撕了去,于是也不管田致雨了,赶忙把一整张纸全部撕下来,抱着跑到了屋子里去。

田致雨带着苏忆瑾跑了几步,看后面的人紧追不舍,无奈只得抱起苏忆瑾道:“瑾儿你抓紧我,咱们得快点跑了,”说完用起轻功,在一片挽留声中绝尘而去。

等回到苏忆瑾的屋子,田致雨依旧心有余悸,这里的粉丝们也太疯狂了,幸亏苏忆瑾女扮男装,要是他们再知道自己身边的是她,怕整个太原城都要疯掉吧。

他看苏忆瑾却一脸无辜,只是幸灾乐祸地看着他,忍不住又在她屁股上打了两下道:“都怪你,非要上去写,这下好了吧,差一点回不来。”

苏忆瑾马上娇嗔道:“怎么能怪瑾儿呢,要怪也只能怪哥哥你太厉害了,现在整个太原都知道你是大才子了,怕是你明天上街,走到哪里都会被围观。”

田致雨恨恨地看着她,道:“你就不怕其他小姑娘来跟你抢哥哥?”

“不怕,哥哥是我的,谁都抢不走,”虽然这么说着,苏忆瑾还是扑进了他的怀里。

也可能是刚才的经历让两个人更加贴近,也可能是分别在即,彼此都分外珍惜当下的时光,慢慢地田致雨感觉自己除了开心,身体也有了其他变化。

小处男田致雨虽说功夫越来越高,可是在欲望控制这方面,还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门外汉,此时佳人在怀,她身上的香味不断地往他的鼻子里钻,他远没有柳下惠那坐怀不乱的定力,意识里一片意乱情迷。

苏忆瑾也感受到了他身体的变化,不住地嗤嗤笑,低声在他耳边道:“哥哥要是忍不住的话,就要了瑾儿吧。”

田致雨忍不住又打了她一下,道:“你明知道哥哥不可能要你的,还挑逗我。”

苏忆瑾每稍微动一下,对田致雨都是一种折磨,她最后拉着他的手说:“傻哥哥,就算你不要我,瑾儿也有办法满足你。”说完拉着田致雨朝着床上走去。

一夜旖旎。

第二天田致雨一醒来就看到怀里衣衫不整的苏忆瑾,回想起昨晚的不可描述的画面,身子忍不住又有了变化。

不过想到昨晚她为了满足自己,手嘴并用,刚开始生涩无比,最后终于还是以另一种方式结束了小田同学的处男之身,让田致雨体验了一把别样的快乐。

这一折腾足足耗费了半夜时间,直到天快亮的时候两个人才睡着。

怕一不小心弄醒她,田致雨轻轻地挪动身体,想要起身,却还是让苏忆瑾一惊,睁开了眼。

“哥哥,什么时辰了?”苏忆瑾迷迷糊糊地问道。

田致雨爱昵地抚摸她的头道:“乖,还早着呢,再睡会儿吧。”

苏忆瑾揉揉眼睛,道:“哥哥你都醒了,瑾儿也该起来了,”说罢就要起床。

田致雨一把按住她道:“乖,哥哥也不起来了,咱们再躺会儿,”说着田致雨又躺下,再次将苏忆瑾搂在怀里。

“昨晚我才知道,瑾儿的嘴,不但歌唱的好听,还有这样神奇的作用,瑾儿真是才艺双绝啊,”田致雨忍不住打趣道。

还有些睡眼惺忪的苏忆瑾不依地在他身上打了几下道:“讨厌,不许再说了,要不再也不管你了。”

“好,好,不说了,”田致雨笑道:“瑾儿,红袖一般都什么时辰来叫你起床?”

苏忆瑾努力睁开眼睛,看看天色,道:“也快了,不过上午一般只练乐器,并无其他事。”

“那我是不是该走了?一会儿被红袖看到了会尴尬,”田致雨道。

苏忆瑾不舍,道:“没事儿,我起来去跟红袖说一下,就说身体有些不舒服,上午卧床休息一下。”

等苏忆瑾再回来,又钻进田致雨怀里,轻轻抚摸他裸露的上半身,道:“哥哥你的肉好结实啊,摸上去好舒服。”

以前在军营的时候练出来的胸肌和腹肌,现在还完美的保留着。

其实现在的练功,就体力消耗来说,没有以前部队的训练大,不过田致雨每每练完功之后还要按照之前的要求做几组俯卧撑之类的练习,以保持自己的体能力量。

“瑾儿这里摸起来也好舒服,柔软,有弹性,”田致雨的手也不老实起来,在苏忆瑾身上探索着。

苏忆瑾娇嗔他一眼,任他胡作非为。

两个人卿卿我我地消磨了一上午时光,等田致雨回到家,马本财和乌力罕还没有开口问话,一脸不满的田靖先说道:“田哥哥你昨晚去哪里了?靖儿半夜醒来,一个人都没有看到,吓得都哭了。”

田致雨赶紧把她抱起来道:“哥哥昨晚出去了一下,以为靖儿会一觉睡到天亮呢,对不起对不起。”

田靖虽然还有些不开心,不过看在田致雨如此真诚道歉的份儿上,也勉强原谅了他,那边乌力罕看到这一幕,只微笑不说话,而一脸老奸巨猾的马本财则是带着审讯的目光,对田致雨道:“致雨,你昨晚跑到哪里去啦?这么晚才回来?”

田致雨早就想好了借口,道:“昨晚一个人在家睡不着,就出去逛了逛,结果遇到几个学子在河边喝酒吟诗作赋,我就加入他们,结果便喝的有点多。”

说完感觉自己都不相信,不免有些不自在。

那边乌力罕依旧在笑,而马本财直勾勾地盯着他看,一直看到田致雨有些无地自容了,才说道:“哦?是这样吗?那是不是还与一位俊俏的小公子跑到了严先生的茶楼,顺便做了一首词?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田致雨尴尬一笑,道:“你们都知道啦?”

马本财无奈的摇摇头道:“怎么能不知道呢?中元夜田致雨茶楼勇夺魁,这已经成为今天上午太原城最热门的话题了,走到哪里都有无数人在讨论,这不,刚才茶楼的严先生还亲自送来了两斤上等好茶,见你不在,千叮咛万嘱咐,说等你回来一定要去茶楼一坐,”马本财指着桌子上包装精美的茶叶。

田致雨没想到那个茶楼老板竟然上门送茶叶了,更没想到自己再一次成了太原城的热门人物,这下再怎么解释怕也解释不清了。

马本财有些担忧的看着他,道:“致雨,昨晚跟你在一起的俊俏小伙是哪位啊?你不肯跟我们一起去春意阁过夜,是不是因为你并不喜欢女人,而是另有所好啊?”

田致雨再一次哭笑不得,心想再不把实情说出去,怕是他不相信自己没有断袖之癖了,于是便把怎么跟苏忆瑾情投意合私下情定终身告诉了马本财,马本财这才恍然大悟。

“好你个致雨,亏我把你当成亲兄弟,你都跟苏大家好了这么长时间了,竟然都不告诉我,上次狩猎的时候我问你,你还矢口否认,”马本财装作很生气的样子。

田致雨只得把自己的种种顾虑一点一点解释给马本财,其实马本财倒不是真的生气,只是觉得他对田致雨一片真心,而他对自己隐瞒这样重大的事情,有些伤心而已。现在听了田致雨的解释,也便释怀了。

“那昨晚你是在苏大家那里过的夜?”马本财本来严肃的脸换成一副暧昧的笑,他见田致雨点点头,一脸艳羡道:“真没看出来啊,太原城第一美女,让我的好兄弟征服了,我这个当大哥的也很欣慰。”

田致雨笑笑,又吩咐二人还是要保密,并将其中源委粗略讲了一下,二人都表示明白。

“致雨啊,那你就舍得离开太原城?”马本财又问道。

“不舍得,”田致雨有些羞涩地实话实说道:“不过既然答应了两位大哥南下,就要做到,况且苏姑娘还要在春意阁卖艺两年,我留在这里也只能徒增相思,还不如出去见识一番,领略山川风光,说不定还能遇到各种武林高手。”

马本财赞许地笑笑,道:“致雨好样的,男子汉大丈夫就是要走遍四方。我从十几岁开始做生意,几乎走遍了天南海北,见识过各种各样的人,形形色色的事儿,才感觉这一辈子没白活。年轻的时候一心只想着赚钱,到了这个岁数才觉得,这几十年赚钱是次要的,见过的人经历的事儿,才是最大的财富。”

关于这一点,三个人都深有体会,马本财自不必说,乌力罕也正是为了增加阅历才从东夷来到东阳。

“一辈子只待在一个地方对我来说不可想象,”马本财接着说道:“这几年虽然身体远不如从前,可是奋斗的决心却比年轻时候更强了。我家那口子一直跟我说,岁数这么大了,能把自己身边这些商铺经营好就够了,没必要再走南闯北了。哎,女人嘛,就是见识少,没魄力,一辈子打下来的基业,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呢?”

三个人正说着明年便要离开太原去江南,还趴在田致雨身上的田靖听到他们马上就要走了,忍不住伤心,哭了起来:“田哥哥你要走,不要靖儿了吗?”

田致雨见状又马上开始哄她,好话说了一大堆,才终于止住了小姑娘的哭泣,小姑娘想了很久,在他耳边轻声说道:“田哥哥你要保护好自己,靖儿留在这里好好学习,等着田哥哥回来。”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