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穿越时空当剑神
听书 - 穿越时空当剑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卷·边疆雪 第065章、众里寻他千百度

路人张无敌 / 2020-09-2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两个人沿着河边慢慢走着,河边的景色田致雨刚才看过,此时已经无心欣赏了。

他只是不断低声跟苏忆瑾说着情话,就像刚才河边那些窃窃私语的少年男女。苏忆瑾偶尔娇笑着回一句,大多数都安静地听田致雨说。

此时虽然没有了刚才的热闹和繁华,却更增加了夜色的撩人,即便有丝丝寒气,也不能抵挡恋人们火热的心。

况且刚才人那么多,走来走去都是人头,好多美丽的景色根本看不到,现在人少了,那些布置在低矮处的火树银花对所有人都敞开了面容。

苏忆瑾看到一株树上面挂满了小小的灯笼,欣喜地跑过去看,那些小灯笼可能只有一个苹果大,做的相当可爱,上面还画了一些简单的山水田园画,在小小烛光的照耀下栩栩如生。

苏忆瑾一个一个地看过去,看到上面有题字的就喊田致雨过去,将上面简单的诗词贬低一通,最后咯咯笑道:“真想把哥哥你的诗词写上去,让他们看看什么才是好作品。可是瑾儿又有些舍不得,那些诗词都是哥哥写给瑾儿的,不舍得跟他们分享。”

往前走又看到好多类似的树,有的贴了灯谜,有的挂着风铃,风一来便会发出好听的声响。

不少少男少女们也跟苏忆瑾一样,一个一个的看,遇到风铃还会用手碰一下。

这些少女们头上也戴着各种头饰,风铃一响,少女们便都会开心地笑,头上的头饰也会发出悦耳的碰撞声,跟风铃的声响交融在一起,煞是动人。

两人走着走着,忽然对面走来六位少女,一边走还一边打量田致雨和苏忆瑾,两人刚要避开她们,却被六人从中间冲开,田致雨等着少女们过去,却看到其中一个少女快速跑开,紧接着他听到苏忆瑾喊道:“你站住,还我的玉佩。”

当他看到苏忆瑾朝着那个跑远的少女追出去的时候,也连忙想要追上去,却被剩下的五个少女团团围住,田致雨不知道她们想要做什么,便道:“几位姑娘请让一下,请让一下。”

五人中的一人笑道:“公子不要着急,我们梅姐姐看上你家小兄弟啦,便偷偷摘了他腰间的玉佩,公子便成全他们吧。”

刚开始田致雨听得云里雾里,忙道:“什么?你们在说什么?”

那个少女道:“公子糊涂,今天可是放偷日,可以在大街上挑选心上人的,我们梅姐姐看上你家小兄弟,故意引她去追的,莫要担心,”说着话五个人围着田致雨,“公子也可以选我们五个当中任何一个腰间的香囊的,公子选了哪个,哪个就会跟公子走的。”

田致雨瞬间明白了,原来那个跑走的梅姑娘真的把苏忆瑾当成了男的,可能跟踪他们两个很久了,适才故意迎面走来,偷偷摘了苏忆瑾腰间的玉佩,引她去追,剩下的五个人留下来缠住田致雨,不让他去坏了好事。

顿时田致雨有些哭笑不得,不知道该羡慕苏忆瑾的艳福,还是可怜这几位姑娘的有眼无珠。

“姑娘们,搞错啦,搞错啦,”田致雨连忙解释道。

谁知那几位姑娘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刚才说话那个姑娘接着说道:“公子不要害羞嘛,五选一呢,这等艳福,不比你那小兄弟强多了?”

田致雨感觉自己就像在女儿国的唐僧,大庭广众之下被一群小姑娘围着,必须选一个才能离开。他看周围路过的男士都是一脸的艳羡,只有他自己哭笑不得。

“姑娘们,先听我解释好不好?”田致雨加大了一点声音道,这一招果然有用,本来叽叽喳喳的小姑娘们马上安静了下来,于是他接着说了刚才那个不是他小兄弟,而是个姑娘,是他的心上人,由于某些原因才女扮男装的。

听完他解释,几个小姑娘马上也都哈哈大笑了出来,其中一个道:“可怜我的梅姐姐,转了一晚上,好不容易遇到个顺眼的,竟然还是个姑娘。”说完五个又围成一团不住地说着什么。

此时田致雨再四处张望,哪里还能看到苏忆瑾的身影,于是赶忙问几个小姑娘她们的梅姐姐去了哪里,结果五个人竟然都是不知道,其中一个还说道:“放偷日本来就没有固定的去出,梅姐姐不一定跑到哪里呢,就看你们家小姑娘什么时候追上她了啊,”说完五个人又忍不住笑作一团。

田致雨知道从她们那里也问不出有用的信息了,只得打发了她们五个,自己顺着苏忆瑾跑去的方向寻找。此时虽然人已经不多,可是要找一个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田致雨走了好几条街,也没有看到苏忆瑾的身影。

田致雨又好气又好笑,两个人的第一次上街约会,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他没想到在自己眼里,苏忆瑾的女扮男装就像个小男孩,但是在别的姑娘眼里就成了翩翩佳公子。他倒不怎么担心苏忆瑾的安全,只是找不到她的话,一会儿她该怎么回去?

走着走着,田致雨忽然听到前面有悠扬的笙箫声,似乎还有一些喧哗,在逐渐安静的夜里显得分外明显。

田致雨朝着人群走去,看到一座茶楼前,聚集了不少的人,都在看着茶楼的墙上讨论着什么。

由于墙壁周围有树和花灯挡着,并不能看清楚人群在围观什么,他只得走过去,看到墙上有一张很大的白纸,其中一半已经写满了字,都是一些诗词歌赋。田致雨看了看,都是一些比较平庸的诗词,见还有人在纸上写着,便打听这里发生了什么。

经旁边的人解释,田致雨才明白,原来这家茶楼老板也是风雅之人,平日里也喜欢召集一些文人雅士集会作诗什么的。

今天趁着中元节,老板弄了个有奖写诗活动,在墙上贴了几张白纸,邀请才子佳人在上面随便写,如果老板满意,就可以获赠上好茶叶两斤,外加各种造型花灯若干,一晚上倒是有不少勇士留下了自己的笔墨,可惜没有一个让老板满意的。

田致雨听完,心想还是不凑热闹了,眼下找人要紧,要不一会儿苏忆瑾看不到自己,怕是也该着急了。

他走出人群,心里记挂着苏忆瑾,有些怅然若失,又不知道去哪里找她,一时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了。

走着走着,不知怎得到了一处灯火昏黄的巷子,他忽然有一种强烈的熟悉感,一种浓烈的幸福感,一种溺水者摸到救生圈的安全感,这种感觉就在这个巷子的尽头,他抬头望去,果然看到了苏忆瑾俏生生的身影。

还没等他走上前,苏忆瑾已经飞奔几步,跳进了他的怀里,他紧紧抱着她,道:“傻丫头,哥哥还以为找不到你了呢。”

苏忆瑾也喜极而泣,道:“瑾儿也害怕,不过瑾儿知道哥哥一定会找到我的。”

两个人分开不到半个时辰,却好像分开了很久很久,拥抱着久久不愿意松开。

直到又一个身影走过来,低着头,等到两个人分开才低声道:“对不起啊田公子,我真得不知道苏姑娘是女扮男装,真的不知道。”

田致雨看过去,道歉的正是刚才抢走苏忆瑾玉佩的梅姑娘,她一脸不好意思,甚至都不敢抬起头了。

田致雨怎么会怪她呢,他正要安慰她几句,听到苏忆瑾道:“梅姑娘,你不要自责啦,真的没事儿,我哥哥这不是找到我了吗?你快点回去吧,找你那几位姐妹玩儿去吧。”

梅姑娘看两人果然都没生气,这才勉强笑了出来,道:“那我就不打扰你们啦,我走了,”说完蹦蹦跳跳的跑开了。

两人依偎在一起慢慢走出胡同,苏忆瑾给他讲刚才发生的事儿,当她讲到自己对梅姑娘说自己也是女的时,梅姑娘还不相信,直到她把帽子摘掉,露出长发,梅姑娘才在惊讶中哭出声来,一边恳求她原谅,一边还给了她玉佩。

听到这里田致雨也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个梅姑娘真是又大胆又可爱,还带着一丝丝的憨态可掬,另外几个姑娘也是敢作敢当,不由得觉得这个世界里,女孩子们可真勇敢。

两个人走着,不知不觉又走到了那家茶楼下面,这时候还有不少人在围观,一个学子模样的人在纸上写着,围观的人照旧议论纷纷,并且不时发出类似于嘘声一样的起哄声,很显然大家对这位勇敢写诗的学子的作品不怎么满意。

田致雨本想绕过去,苏忆瑾却很感兴趣,尤其当他听田致雨讲了缘由之后,更是不肯离开,非要拉着田致雨上前。

此时那个学子模样的人已经写完了,看到茶馆老板依旧摇摇头,尴尬的一笑,退回到了人群中。

“哥哥,你去随便写一首吧,刚才给我那两首中的一首也行,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是才子,”苏忆瑾看热闹不嫌事大,开始怂恿田致雨。

“那怎么可以,那两首是专门为瑾儿写得,怎么可以在写给别人?”田致雨不太想在这么多人面前写诗。

那三副对联已经让他成了太原城的名人,已经造成了不小的轰动,况且田致雨倒不在乎会不会影响自己,他怕有人一旦认出了苏忆瑾,会给她带来不少麻烦。

“没事儿的哥哥,虽然瑾儿也舍不得,不过好的东西总该拿出来分享嘛,如果这些学子们不见时一下真正好的作品,怕是也没有前进的动力呢,”苏忆瑾拉着田致雨就要往前走。

这时候围观的人见久久没有人再出来,以为不会有人再挑战了,刚要离开,看到一个小公子拉着另一位公子来到了白纸前,顿时又围观了过来。

田致雨无奈,低声道:“一会儿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苏忆瑾才不怕他的威胁,道:“一会儿是一会儿的事,现在先要解决眼前的挑战哦,哥哥你可以的。”

被赶鸭子上架的田致雨还能怎么办,只得又道:“那这样吧,哥哥念,你来写,哥哥的字你也看了,实在见不得人。”

想到田致雨的字,苏忆瑾又忍俊不禁,道:“好的好的,哥哥念,瑾儿来写。”

苏忆瑾拿起笔,田致雨站在她身边,低声道:“那就写一首《青玉案》吧,正好也符合咱俩今晚的遭遇。”

“哥哥请说。”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田致雨一字一句慢慢念着,苏忆瑾慢慢写着。

一旁的茶楼老板本来已经有些倦怠了,等了一晚上也没有一个好作品,现在天色已晚,他正想着结束今晚的活动,没想到又上来两个少年。

看他们都十几岁的模样,老板没有抱希望他们能写出好的作品,心想这两个人写完,就宣布今晚到此为止。

不过等他看到苏忆瑾写下的第一行,马上收起了漫不经心,身子也坐直了,看着苏忆瑾继续写着:“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好词啊好词,简单几句将今晚所有的美景写遍了,这等功力,属实难得,他忍不住起身朝前走了几步,看苏忆瑾接着写道“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又想,妙,两句话写尽了少女的娇与媚,怕只有“不著一字,尽得风流”这八个字才能形容这样的诗句了吧。

待他又看苏忆瑾写完最后一句“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时候,竟不能自己的上前,道:“好,好,今晚的冠军就是这首了,敢问两位公子高姓大名?”

此时围观的人也已经开始骚动,不像刚才那样发出嘘的声音,而是先小声议论,继而爆发出此起彼伏的赞美。

苏忆瑾笑笑,也不说话,躲在了田致雨身后,田致雨见状,只得笑道:“老板您客气,在下田致雨。”

当人群听到田致雨这个名字的时候已经开始疯狂了,原来他就是折磨了太原学子整整半个月的田致雨。

现在但凡有学子聚会什么的,讨论的话题总也离不开田致雨这个名字,除夕夜他在春意阁的表现已经传遍了全城,两首绝妙的词,三个千古奇对,已经让所有的学子把田致雨推上了神坛。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