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穿越时空当剑神
听书 - 穿越时空当剑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卷·边疆雪 第063章、月上柳梢头

路人张无敌 / 2020-09-2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等田致雨把出发的日期告诉了苏忆瑾,她情绪明显的低落了很多,眼神里都是藏不住的悲伤。不过她还是强打起精神,反过来安慰田致雨,这让田致雨更加难受了。

转眼到了正月十五。

如果说除夕是人们举家团圆的日子,那上元节便是全国狂欢的节日。

田致雨本来以为这一天也不过热闹热闹,大家吃吃喝喝,等到了这天才发现,上元节才是真正的节日。

早上他还没起床,就已经听到外面马本财家几个丫鬟开始叽叽喳喳的,一会儿打扫卫生,一会儿张挂彩纸灯笼,一会儿又放鞭炮。

不一会儿有人敲他的门,他说了请进之后,发现进来的是焕然一新的田靖。

小姑娘已经可以流利的说话了,小脸蛋变得圆嘟嘟,配上越发明亮的大眼睛,真如马本财说得那样,是个小美人胚子。

她欢笑着跑到田致雨床前,道:“田哥哥赶紧起床啦,今天可是上元节,一会儿街上全是人,下午有游行,晚上有好多好多的花灯,田哥哥你带靖儿去看花灯好不好?”

此时她穿着淡绿色棉袄,外穿对襟褂,下面一条宽腿长裤,头上梳着双马尾加一个朝天小辫,巧笑燕燕,不断地朝田致雨撒娇。

田致雨想到前两天自己还说马本财是女儿奴,心想自己要是有女儿的话肯定也是女儿奴,这几天没事儿他就带着田靖去买衣服,男装女装都买,在家的时候穿女装,等开学了就穿男装,连马本财看了都直呼奢侈。

半个月相处下来,田靖彻底黏上了田致雨,在家的时候几乎寸步不离,总是缠着田致雨给她讲故事玩游戏,晚上甚至还想跟着田致雨睡。

田致雨一想到对方是个八岁的大姑娘了,况且自己半夜还要去找苏忆瑾幽会,就好说歹说打消了小姑娘的念头。

今晚的灯会,昨晚苏忆瑾也约了他,为了多点时间陪心上人,她还特意将今晚的表演时间提前了,不再做压轴,而是黄昏时分,这样表演结束之后她就有充足的时间陪田致雨了。

去找苏忆瑾之前还有不少时间,可以陪着田靖去转转,于是道:“没问题,咱们吃了晚饭就去看花灯。”

看着小姑娘开心地不得了,田致雨也挺期待的,他也想看看,今晚的太原城,会是怎样的火树银花。

起来陪着田靖玩了会儿,又陪她看书,小姑娘的记性很好,短短几天时间已经能流利背诵三字经、百家姓和千字文了。

作为奖励,田致雨答应看花灯的时候给她买很多玩具和零食,小姑娘蹦蹦跳跳地去找秋葵她们玩了。

经过上次郑伍秋真气威慑一事之后,田致雨又恢复了片刻不停练功的决心。

只是到了中中品之后,真气再前进一点点都比较吃力,田致雨跟乌力罕交流,乌力罕告诉他他这种已经算进步很快的了,有很多高手到了他这种程度,绝大部分人都会有一个三五年的瓶颈期,不但内力没有丝毫进步,甚至还有退步的。

有些人坚持不懈,最后上了上中品,有些人坚持不下来,最后一辈子也就是这个水平。

这个田致雨也能理解,就跟任何一项手艺一样,从入门到熟练不算难,从熟练到精通却举步维艰,那时候不但考验天分,也考验人的意志力。

田致雨属于天分和意志力都非常高的,既然坚定了这条路,他就毫不放松,时时刻刻在体内运行真气。

两个人又照例切磋了一会儿,乌力罕发现自从田致雨杀了郑陆秋之后,整个人都有脱胎换骨的气质。无论招式还是内力,都有了一种凌厉的杀气,跟最开始的时候截然不同。

也许正是因为这次杀人,改变了田致雨的气质。

而且乌力罕已经没有必胜田致雨的信心了,就算他不用暗器,乌力罕发现自己也很难找到他的破绽,达兰台的御草寻风在他手里几乎已经无懈可击了。

当然乌力罕也清楚,在面对像郑伍秋那样的高手的时候,田致雨还是没有丝毫胜算,但是对绝大多数中品高手来说,田致雨都有一战的能力了。

乌力罕也在想,如果田致雨有一个龙榜的高手做师父,那他甚至很有可能两三年之内就能到上品,十年之后到上上品,甚至有可能成为历史上最年轻的龙榜高手。

可惜田致雨始终不愿意拜入任何一个门派。

不知道他这样自由洒脱的性格,最后会让他歪打正着,成为绝世高手,还是成为他前进路上的绊脚石,空负了自己的天赋?

中午吃饭的时候,几个侍女就已经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开始商量晚上要去哪里玩儿,说着说着脸上都带着桃花一样的明媚。

田致雨又想起,那次秋葵在跟自己说中元节的时候,又说这一天也是放偷日,言语里带着无限春意,现在又是分明少女怀春的模样,不禁十分好奇,这放偷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刚吃完饭,外面街上突然响起了锣鼓敲打的声音,紧接着爆发出人群的吵闹,田致雨还在纳闷发生了什么,田靖已经忍不住兴奋起来,道:“开始啦,开始啦,田哥哥咱们快出去看敲锣打鼓。”

一脸疑惑的田致雨被田靖连拉带扯的出了门,刚上街就看到街上已经站满了人,每一个人都很兴奋,不住地聊着什么。

不一会儿从远处街角拐过来一个长长的队伍,队伍的最前面是一个拉着一面大鼓的人力车,车上站着两个大汉,用鼓槌用力敲着有节奏的鼓点。

紧跟在大鼓后面的是四个敲锣的,节奏跟鼓点正好对应,锣声加上鼓声,喧闹非凡。

紧接着拐过来的是秧歌队伍,有十来名中年男女,穿着统一的服饰,不断地边走边扭着,每一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悦。

再之后是四名踩高跷的,这四人在游行队伍里鹤立鸡群一般,分外突出。他们一边跟着前面的秧歌队走着,一边表演者难度系数极高的动作,有一个在高跷上表演不间断扔四个花瓶,随着观众的喝彩声越高,他的花瓶也扔得越高,看的人心惊肉跳。

另外一个在高跷上吹火,每一次吹出长长的火苗,另外一群人就会爆发一阵叫好。另外两位也没闲着,非常协调的挥舞着两把扇子,同时不断做着鬼脸,逗得街上的人哈哈发笑。

高跷之后是舞狮队伍,田致雨本来以为舞狮只有在南方比较盛行,没想到在这里也可以看到精彩的舞狮表演。

两只漂亮的大狮子一边走一边表演各种动作,很快就吸引了众多的人跟着一起走。

整个队伍得有一里地那么长,最前面的鼓车已经到了田致雨的面前,最后面的拐角处还在有表演节目的人出现,队伍每到一处,围观群众除了鼓掌喝彩叫好,还会给队伍里的人扔糖果,端水递水,颇有箪食壶浆以迎王师的气势。

田靖从出门开始就一直在不断地鼓掌,不断地呼喊,后来有人站在了她身前,挡住了她视线,小姑娘想往前挤,又挤不过去,田致雨见状,干脆让她骑在自己脖子上接着看。

等队伍全部经过门口,很多人便跟在队伍最后面,田靖也不断地喊道:“田哥哥,咱们跟着他们转街吧,他们要表演很久呢。”

田致雨看看乌力罕,见他也甚至好奇,便道:“走,反正闲来无事,咱们也跟着转转。”

晚些时候田致雨才知道,表演队伍要整整游街一下午,直到把太原城每条大街小巷都走过了才算圆满。

这天下午田致雨就扛着田靖跟在人群后面,随着游行队伍不停地走,田靖越看越兴奋,最后小嗓子都喊得沙哑了。

田致雨也好像一下子回到了自己的童年时代,他印象里家乡每到过年也有这样的活动,好多人表演,无数人观看,他跟其他小朋友在人群中穿梭打闹,最后往往跑丢了鞋子,扯坏了衣裳,等人群散了,怎么找也找不到,只得哇哇大哭。

而晚些时候田靖告诉他,他们母亲还在世的时候,每年这天都是母亲领着兄妹俩跟着游行队伍,去年只有她和哥哥,饭都吃不饱,也没有衣服穿,只能在家里听着街上的欢声笑语锣鼓喧天,今年终于又可以找回当年的欢乐了。

跟着队伍走了好久之后,田靖还不满足,想要一直跟到天黑,田致雨心想,我的小姑奶奶,你是不知道扛着几十斤走几条街是什么感觉,这比我当年拉练还要辛苦啊。

拉练背着装备,不管怎么晃荡都没事儿,背着个小姑娘,得一直努力保持平衡,还得防备着人群的冲击,难度可想而知。

乌力罕也看出来田致雨的不容易,本来想替他抗一会儿,无奈田靖紧紧搂着田致雨的脖子,说什么也不撒开。

最后田致雨用两串冰糖葫芦,两个糖人儿,外加几个小玩具,才终于哄着田靖放弃了跟一下午的计划,乖乖跟着两人回家了。

而晚上吃过饭,天还没黑,不知疲倦的小姑娘又开始怂恿田致雨上街去看花灯,饶是田致雨觉得自己体能无限了,在逛街这方面,一个八岁小姑娘都能完虐他。

好歹哄着又休息了会儿,等几个丫鬟把该收拾的都收拾了,全家所有人这才在田靖的一再催促下出门了。

此时华灯初上,月色朦胧,月亮恰好挂在柳树的枝头上。

街道上家家户户都挂了崭新的灯笼。而且家家户户的灯笼都是不同样式。这家挂着南瓜样的,对门就挂葫芦样的,旁边又是苹果样的。有的挂着普普通通的灯笼,但是灯笼上面画了各种各样的图案,非常的好看。

田靖一边走一边挨家挨户的看,有些人家的门庭矮,灯笼挂得也不高,她还要上去摸一摸,显得十分好奇。

等一行人到了太原的钟楼,这里是城中最大的一片开阔地,也是各种夜市的所在地。此时的钟楼上已经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花灯,空地上竖着很多木桩,牵着错综复杂的线,线上也吊满了灯笼,看花灯的人群把本来宽敞的空地挤得水泄不通。

马本财见状,道:“这里人实在太多了,咱们沿着河边走吧,那里花灯也不少,人还不多。”

田致雨看一直跟在后面的四个丫鬟一直在窃窃私语,最后几个人推着秋葵站出来,秋葵扭扭捏捏地走到马本财身前道:“老爷,春酒她们几个说,想要单独玩儿会儿,还望老爷允许。”

马本财笑笑,道:“你们几个鬼丫头,什么心思老爷还不知道?去吧,不过注意安全,别被人偷了人,还偷了钱财。”

四个丫鬟都娇笑着给马本财道了福,又跟田致雨和乌力罕打了个招呼,就彼此开着玩笑,朝着人群跑去了。

“马大哥,你刚才说偷了人,是啥意思啊?”田致雨不解地问道。

马本财看看田致雨,又看看乌力罕,道:“要不你问问乌力罕兄弟吧,这放偷日的习俗还是从夷人那里传过来的。”

田致雨好奇的看着乌力罕,乌力罕竟然也难得的羞涩,道:“其实这个放偷日,就是在这一天,少男少女可以尽情上街玩乐,并且可以顺手偷一些无伤大雅的东西,比如一棵白菜,一枝花等等,并且如果少女对一个少男有意,少女便会在腰间挂一个挂饰走过少男,少男便会悄悄摘下挂饰,表明自己对这个少女也有意,两个人便可以单独约会,至于具体会发生什么,可能不同的人会选择不同。”

田致雨恍然大悟,原来放偷日是这样的,难怪几个丫鬟一说到中元节,眉目里都是春意。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