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穿越时空当剑神
听书 - 穿越时空当剑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卷·边疆雪 第062章、压要南下

路人张无敌 / 2020-09-2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第二天清晨,晋王府里。

晋王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一脸的严肃,不由得有些心虚。

“郑掌门,你昨晚见过田致雨了没?”晋王开口问道。

坐在晋王对面的,正是冀州道河北剑社掌门人郑伍秋。

前几天他接到晋王密信,得知自己的亲弟弟死在了太原城,既惊又怒,又看晋王话里的意思,杀害自己亲弟弟的,竟然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

半信半疑之下,就决定要亲自走一趟,一来为弟弟报仇,二来亲自接弟弟的尸首回家。

这个弟弟从小跟自己一起长大,感情深厚,两个人的母亲又年事已高,如果母亲得知自己最小的儿子客死他乡,不知道会有怎样的反应。

郑伍秋吩咐上下,对老太太隐瞒弟弟的死讯,他把剑社一应事务交给最信任的徒弟,只身一人来到了太原。

晋王见郑伍秋久久不说话,正要再加一把火,刺激一下他,他却开口道:“王爷,昨晚老夫确实见过了那个田致雨。当老夫接到王爷的密信,说这个十几岁的少年杀死了我弟弟,当时老夫就不大相信,经过昨晚一面,我更加确信我弟弟不可能是他杀的。”

晋王和晋王世子都听得一脸紧张,忙问:“掌门何以得知?”

郑伍秋道:“这个少年,内力不过中中品,真气远不如我弟弟,在青年一代来说,算是不错的,可是要说能一个人杀死我弟弟,那是万万不可能的。自己的弟弟,我再清楚不过了,即使面对上品高手,也有全身而退的实力,怎么可能被这样一个少年杀死?”

晋王更加紧张了,他也知道随口编造一个谎言,骗骗普通人还可以,对这样的高手根本没有可能。

既然郑伍秋都说了田致雨不可能杀死郑陆秋,他自己也开始怀疑,自己编造的借口是不是太漏洞百出了?

“那很有可能田致雨还有帮手,他有一个夷人朋友,身手也不错,他们两个联手,还是有可能伤害的秋叔的,”晋王没说话,一旁的晋王世子开口了。

郑伍秋摇摇头,道:“我弟弟的尸首我已经看过了,和他交手的只有一个人,没有第二个人。所以凶手也只有一个人。”

晋王世子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只得呆呆地看着晋王。

“世子,麻烦你再将我弟弟遇害前后发生的事儿叙述一遍,我看看有没有其他的蛛丝马迹,”郑伍秋望向晋王世子,世子看都不敢看他,自己已经汗流浃背了。

晋王世子又将那天狩猎的事情半真半假的讲了一遍,说田致雨和乌力罕如何挑衅,郑陆秋如何忍不住和他们比赛狩猎,对方又如何卑鄙,用下流手段获取猎物,最后道:“他们当中,那个夷人用弓箭比赛,私下里还有人用暗器帮忙,所以我们才惜败给他们的。”

“暗器?什么暗器?”郑伍秋听到这里马上问道。

“就是一枚飞镖,不知道哪个家伙从人群中甩出去的,暗中帮助那个夷人,”晋王世子接着撒谎道。

“可曾看清楚是何人用的暗器?”郑伍秋接着问道。

晋王世子摇摇头道:“我们当时的目光都在秋叔和那个夷人身上,没有观察到是谁用的飞镖。”

“那飞镖你们可有?”

晋王世子又摇摇头,道:“对方太狡猾了,我们只看到他们用,没有拿到手。”

郑伍秋叹一口气,没有再说话,过了许久才开口道:“如果我没有猜错,正是那暗器要了我弟弟的命,以陆秋的身手,普通的暗器也伤他不得,定是惯用暗器的人,用下流手段偷袭了他。只是可惜,如果能亲眼看一下这暗器,以老夫多年江湖的经验,就能猜出是何人下的手,可惜啊。”

晋王还想要说什么,郑伍秋已经起身,道:“舍弟不才,遭歹人杀害,也只能怪他学艺不精,怪不得别人。只是这杀弟之仇,老夫是一定要报的。如果王爷有任何消息,还烦请告知老夫。由于剑社凡事缠身,在下就不叨扰王爷了,这就带着舍弟回家。”

晋王还想挽留一下,看到郑伍秋刚毅的表情,憋住了到嘴边的话,只得吩咐下人赶紧备好马车棺椁,护送郑陆秋的尸首回剑社。

等送走了郑伍秋,晋王也是大汗淋漓,道:“毕竟是绝顶高手,给人的压力太大了。这种气场,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住的。”

晋王世子也深有同感,一直等郑伍秋的身影彻底看不见,他才长长松了一口气,道:“没想到世界上真有这样的功力,光被看两眼就能汗流浃背,看来咱们府上这些所谓的高手,实力比人家差远了。”

晋王瞪他一眼,道:“这不是废话吗?郑伍秋有上上品的实力,整个江湖这样的人都没有几个,有这样实力的人,岂会到我们府来当门客?”

世子吐吐舌头,道:“还好这河北剑社跟咱们关系还不错,要不找咱们麻烦的话,还真不好弄。”

晋王冷哼一声,道:“就算不是盟友,河北剑社也绝不会找王府的麻烦,如果江湖门派胆敢挑衅我们,就是挑衅朝廷,那无论如何朝廷也会将他们赶尽杀绝。任你江湖门派再厉害,在朝廷面前也就是个摆设。”

晋王世子又长舒一口气,道:“那咱们和河北剑社的盟友关系,会不会受影响?”

晋王努努嘴,道:“受影响是肯定的,郑伍秋心里肯定会有芥蒂,不过现在不同往日,咱们在太原已经扎稳了根,整个蒲州道也在我掌控之下,就算没有河北剑社的支持,也没有人可以撼动我的地位了。”

“可惜借刀杀人这一招没成功,便宜田致雨那个小子了,那就让他再活两个月吧,”世子阴狠地笑道。

……

田致雨回到家里后,马上去找了乌力罕,将昨晚的经历告诉了他,乌力罕大吃一惊,道:“竟有这事儿?”

田致雨点点头,道:“乌力罕大哥,以你看来,这人的实力,到什么地步了?”

乌力罕略一思索,道:“按照你的感受,这个人的实力已经恐怖到匪夷所思的地步了,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他是上上品的实力。综合这几天发生的事儿,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河北剑社的掌门人郑伍秋。”

“我也是这么猜测的,早就料到他会来,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田致雨道:“而且他既然来了,为何不杀我?如果他要动手的话,我很可能已经死了,真奇怪。”

乌力罕道:“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他看出来你实力不足以杀死郑陆秋,所以认为你不是凶手,才没有对你动手。”

田致雨一想,应该就是这种可能了,看来有时候实力弱也能保命,幸好自己没有一开始就傻乎乎的冲上去。

“原来大宗师级别的,竟是如此厉害,”田致雨道。

乌力罕摇摇头,道:“郑伍秋还没有达到大宗师的级别,他是上上品,位列虎榜,距离龙榜还有一定的差距。”

田致雨听得直咂舌,那样的水平才是虎榜,那龙榜上的人,实力得强大到多变态?

“乌力罕大哥,那龙榜上的都是什么人啊?”田致雨好奇地问道。

乌力罕想了想道:“龙榜的名单并不对外公布,外界一般也是猜测。龙榜的人数,应该在五个左右,据我师父说,朱雀剑社的掌门人敬承先肯定位列龙榜,剑神赵无旷也肯定在,其余的就不大清楚了。不过江湖中真正称得上名门大派的也就十几个,他们的掌门人要么龙榜,要么虎榜,这些都是毋庸置疑的。”

“那乌力罕大哥,你师父是不是也是虎榜高手?”

乌力罕摇摇头,道:“我师父没有去参加过麒麟茶话会,前两次他都接收到了邀请,但是我师父已经看淡了名利,不想再在江湖抛头露面,所以便拒绝了。按说他老人家的实力,应该也是有虎榜水平的。”

真是个潇洒的老人,田致雨想到,这才是自己奋斗的目标,而不是为了上一个榜单而勾心斗角,互相杀伐的武林高手。

“致雨你以后还是得注意,不管怎样郑伍秋已经怀疑上你了,河北剑社弟子遍布全国,以后你的一举一动都很有可能被他们窥视,尤其你的飞镖,如果被他们看到,肯定会引起怀疑,所以还是暂时不要使用的好,”乌力罕道。

田致雨点点头,没想到自己江湖上第一个敌人就是如此强大的河北剑社,以后真的得谨慎行事了。这个江湖卧虎藏龙,不是自己最开始想象的那么简单。

正当两人在讨论的时候,马本财推门走了进来,道:“长江里的冰已经化的差不多了,船只可以通航了。这两天我让码头的人抓紧装货,大概正月十七咱们就可以出发下江南了。”

听到这个消息田致雨忽然内心五味杂陈,能够离开太原,离开北方,可以说对目前的他来说百利而无一害,但是一想到苏忆瑾,不知道还得隔多长时间才能见到,就有点担心她。

“马大哥,咱们这一次是直奔江南道么?”田致雨问道。

马本财点点头道:“是啊,这批货年前就该运送到余杭的,结果一再耽搁,那个的货主已经催促了好多遍了。所以这次得马上运过去。”

“从太原到余杭,船只得走多久?”

马本财想了想,道:“最快的话半个月吧,不过路上咱们也还得补给,中途几个港口也得卸货装货,怎么也得耽搁两三天,顺利的话得二十天左右。”

田致雨点点头,道:“如果走陆路的话,从余杭到太原,又需要多久呢?”

马本财有些奇怪,问道:“怎么,致雨,你近期还要回太原吗?”

田致雨道:“我只是好奇问一下,看看陆路和水路哪个更方便一些,有时间总要回来看看的,我还惦记小田靖呢。”

马本财不疑有他,道:“肯定是水路要方便很多,不过如果是从余杭返回太原,逆流而上的话,船会慢很多,陆路就要快一些,骑马的话大概十五天左右。当然,如果是驿站的马,最快五天就能到了。”

“这么快吗?”田致雨有些吃惊。

“当然了,每一个驿站都有专门的人负责看管和照顾马匹,一旦有了紧急事情,传信息的人会快马加鞭,马换人不换,每到一个驿站都会换一匹新马,这样能保证最快把消息送到。不过驿站的马只有紧急情况才会使用,一般人是没权力用的,”马本财道。

哎,还是交通不便啊,哪像后代,做个火车一天就到,飞机的话转瞬就到,而现在则要走上半个月,田致雨想到,不过不管怎样,只有有时间,都要回来看苏忆瑾。

“那马大哥,你会在余杭停留多久?之后便要回疏吗?”

马本财道:“在余杭可能停留三四天吧,然后得赶紧回国。快半年没回去了,不知道家里的生意咋样了,我那乖女儿有没有想死我。”

跟马本财认识这么长时间了,田致雨竟然还不知道他有个女儿,又一想,不但不知道他有个女儿,连他家里几口人都不知道。想到这里田致雨不禁有些惭愧,问道:“那马大哥,你家里现在都有什么人?除了女儿还有几个孩子?”

说到这些马本财露出慈父般的微笑,道:“老马有三儿一女,三个儿子都已经成家立业,只有小女,年方十岁,是老马四十四岁上才有的。对几个儿子老马使唤惯了,对这个女儿可真是疼爱的不得了,不肯她受一点委屈。哎,都半年没见了,心里想啊。”

原来还是个女儿奴,田致雨笑笑,道:“那马大哥这次回去可得好好陪着姑娘玩儿几天。”

“那是,那是,这次回去了,得好好补偿一下我的宝贝丫头,”马本财笑道:“你们俩也再好好休息休息,该买的买,正月十七咱们就起航。”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