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穿越时空当剑神
听书 - 穿越时空当剑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卷·边疆雪 第061章、杀气

路人张无敌 / 2020-09-2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田致雨脸一红,道:“我跟苏大家能有什么关系?”

暖月围着他走了两圈,像是法官看犯人一样,紧紧盯着他,道:“装,接着装,男子汉大丈夫,敢做不敢当啊。人家苏姑娘对你痴心一片,你却遮遮掩掩,算什么男人?”

田致雨真的有点佩服她了,不但推理缜密,消息渠道也非常多,不由笑道:“姑娘你真是女中狄仁杰,以后不去大理寺,真是屈才了。”

暖月见他没有否认,皱皱鼻子道:“区区一个大理寺算什么,本姑娘不稀罕。”

又看了一眼田致雨,接着说道:“我只是好奇,郑陆秋也是成名已久的江湖高手了,而且作为郑伍秋的弟弟,他深得他哥哥武学的真传,虽然没有他哥哥那么厉害,也不是一般高手能够对付得了得了。那次在卓大师面前,你和莫管家交手,看你身手,也就普通高手的水平,如果说那样的水平能杀得死郑陆秋,说什么我都不相信的。难不成,短短几天,你又取得了非常大的进步?那也太匪夷所思了,又或者,你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段?”

田致雨见她一边看着自己一边分析着,像极了法庭上咄咄逼人的律师,不断地给嫌疑犯心里压力,企图借着气势让嫌疑犯自己招供。

田致雨的脸皮那么厚,岂是她三言两语就能吓住的,他对着她的目光,不但没有躲闪,反而也盯着她,一直盯到暖月坚持不住,主动转移了视线,这才说:“我还以为你会一直看着我呢,你知道吗暖月,有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一男一女能够对视超过二十秒,就说明这两个人最终会在一起,可惜刚才咱们只坚持了十五秒,你应该再看我一会儿的。”

“滚蛋,你个臭流氓,”暖月马上红了脸,恼羞成怒道:“谁要跟你在一起,少做你的春秋大梦了。”

说罢便要转身离开,刚走了几步又回头道:“我知道了,你是在故意激怒我,转移我的视线,这一招可真不错。”

田致雨见她不上当,又笑道:“我可不是随便说说的,都是发自肺腑的。”

暖月等他一眼,道:“你也是靠着死缠烂打吸引苏忆瑾的么?可怜苏姑娘绝代一世英名,竟然落在了你的手里,罪孽啊。”边说着还摇了摇头,一副深表痛惜的样子。

“苏姑娘那是倾慕我的才华,难道暖月你就不喜欢又会作诗又会用剑的男子?”

暖月见他又想转移话题,努力克制助想要暴揍他的情绪,深吸一口气道:“我不想跟你说这些,我只好奇你是怎么杀的郑陆秋。”

田致雨见她已经在暴走的边缘了,心想女人聪明起来是真聪明,但是对付她们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们失去理智,那样她们的战斗力就会损失一大半。他接着说道:“暖月,你知不知道一个人知道的越多就会越危险?”

“什么危险?”

“你知道我这么多事儿,就不怕我杀你灭口?”田致雨故意做出恶狠狠的表情,朝她走了两步。

暖月果然连忙后退了几步,跟他拉开距离,然后不屑道:“你才不会杀我。”

“为什么不会杀你?为了保住我自己,我可什么都做的出来,毕竟让郑伍秋知道是我杀了他弟弟,我这一辈子都别想安宁了。”

暖月再次皱皱鼻子,道:“你不是那种会杀人灭口的人,你之所以杀郑陆秋,肯定是他要杀你,你才会杀他,你要是杀我的话,就不会这么多废话了。”

田致雨笑笑,道:“还是暖月你了解我,你这么美,我怎么舍得杀你?”

“滚蛋,就不能正正经经说会儿话吗?”暖月故作生气道:“我发现我真的看不透你,一会儿一本正经,一会儿又嬉皮笑脸,一会儿情深意重,一会儿又花花肠子满天飞。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又或者这些都是你,只是对不同的人才会有不同的表现。”

“是不是对我越来越好奇了?”田致雨问道。

暖月点点头。

“可千万别太好奇啊,”田致雨笑道。

“为什么?”

田致雨看着她,道:“因为你对一个人越好奇,越可能会不可自拔地爱上他。”

“滚蛋,”暖月说完转身便走。

“暖月,”田致雨连忙喊住她。

暖月回过头,道:“干嘛?”

“你过来,我再给你做一首词,”田致雨朝她摆摆手。

暖月本不欲听,无奈田致雨这个做一首词好像魔咒一样,让她迈不开脚步,思考了几秒,还是鬼使神差的走回了他身边。道:“你说。”

对于小姑娘们来说,尤其暖月这种非常聪明的小姑娘们,柳永真是终极大杀器,他的每一首词都是一个核武器,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于是田致雨用出了终极武器,轻声念出了那首《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暖月听完,沉思良久,又看他一眼,转身走了回去。

田致雨看着她的背影消失,除了欣赏,也是担心。

本来以为杀死郑陆秋神不知鬼不觉的,没想到暖月仅凭几条消息,加上推理,就能猜出事情的大概。

虽然这其中也有田致雨信任她,不愿意隐瞒的因素,但是也说明只要有心人想查,还是可以得到种种蛛丝马迹的。

如果郑伍秋真的要找他报仇,那他的江湖之路,还没开始,就危机重重了,田致雨第一次感觉到,江湖,真的不是那么好混的。

等他走回屋里的时候,看到暖月低着头没有看他,端着一杯茶慢慢喝着,其他三位都已经喝多了,摇摇晃晃聚在一起,低声聊着什么。

等三人终于踉踉跄跄,话都说不清楚了,洛远秋的管家进来,后面跟着张逢辰的随从,分别架着自家大人起身,暖月本想架起罗琦,无奈实在力量不支,田致雨赶紧过去帮忙,暖月看到田致雨过来,低着头后退了几步。

田致雨和洛府一名下人搀着罗琦出了门,上了等在外面的马车,田致雨看着暖月一直低着头,跟他道了一个谢,上车走了。

一直看着马车拐了弯,田致雨才转身走,此时夜已深,街上冷冷清清的,加上淡淡的雾气,有一种说不出的荒凉感。

田致雨朝着苏忆瑾的小院走去,一路上都在思索接下来的江湖之路。不管怎样,他现在算是正式置身其中了,短短几天已经招惹了这么大的恩怨。

眼下他除了乌力罕一个会功夫的朋友,可以说是孤立无援,而他的对手,无论是晋王府,还是河北剑社,都是异常强大的存在。

本来想着会了功夫,可以潇洒的浪迹天涯,醒掌杀人剑,醉卧美人膝。现在美人倒是有了,敌人也有了,天知道以后还会遇上怎样的情况。

只有不断修炼,不断提升自己的功力,才可以做到自己想要做的,田致雨想到,也只有不断强大再强大,才可以保护自己的女人。

想到苏忆瑾,让田致雨抛开一切杂念,再次斗志满满。

当他再次走到明德街,本来一片安静的街道忽然又一次涌现出了强烈的杀气,比上一次还要强烈。

不是吧,又来,田致雨有些无奈的想到,果然一旦惹到了坏人,坏人就会无休无止的开始找麻烦了。

由于先去的洛远秋那里,田致雨没有带自己的龙泉剑,此时面对强敌,他没有像上次那样战意十足,而是想着怎么逃脱。况且这次面对的敌人比郑陆秋还要强大很多,田致雨虽然不怯战,却也没有傻到自寻死亡。

对面的杀意更加强烈了,甚至冬夜的寒冷都显得微不足道了,田致雨对这条路已经非常熟悉了,他快速琢磨如果对方开始进攻,他怎样逃跑生机最大。

此时的田致雨,终于体会到了真正的高手是怎样的气场,这感觉就像在足球场上,你一个业余足球队,突然发现站在对面半场的是皇家马德里或者巴塞罗那,就算你再没有自知之明,也知道一旦交手,只有被屠杀的可能。

郑陆秋的气场也很强,但是田致雨还可以凭借勇气面对,眼前这个人的气场,已经让田致雨感到彻骨的寒冷。

田致雨站在那里,思考逃脱的可能,而一段时间之后,发现对面的敌人好像没有出手的意思,只是用气场压制着他,让他不敢往前走,也不能回头。

僵持了一段时间之后,田致雨感到自己全身已经湿透了,而且汗依旧在不断的流着,当他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那股杀气突然消失了,接着那人的气场也消失了,安静的长街依旧安静,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等确定那个人已经走远了,田致雨直接瘫倒在地上,虽然一动没动,他觉得所消耗的体力,远比那次跟郑陆秋较量。

刚才路上积攒起来的满满的信心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田致雨原先以为,自己可以杀得了郑陆秋,怎么也算是小有成就了,现在他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实在太幼稚了。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原来这就是和绝顶高手对峙的感觉,按照马本财的说法,这样的高手,这个世界里还有不少,田致雨一下子知道自己真的是井底之蛙了。

他慢慢缓过来之后,在考虑还要不要去找苏忆瑾,想了想还是去了,他不想让苏忆瑾空等,哪怕只去一小会儿,都不要让她失望。

当苏忆瑾看到浑身湿透的田致雨,连忙关心地问道:“哥哥你这是怎么了?这么冷的天,为何浑身还湿透了?”

田致雨不想让她担心,道:“晚上去跟洛大人喝酒,有点迟了,怕瑾儿等的着急,就跑了几步,没想到竟然还出汗了。”

苏忆瑾马上又心疼又好气,一边去找可以替换的衣服,一边道:“你个傻哥哥,瑾儿多等一会儿怕什么,你出这么多汗,天又这么冷,你生病了可怎么办?”

由于她那里没有男人的衣服,找来找去也只有让他先换上自己的睡衣,田致雨本不想换,想着运用真气烘干衣服,怎奈苏忆瑾不同意,执意要他脱下湿透了的衣服,田致雨只得乖乖地换上苏忆瑾的睡衣。

苏忆瑾将他的衣服放在火盆附近,道:“这里烤一烤,天亮应该会干,”说完回头看到穿着她衣服的田致雨一脸怪异的样子,忍不住抿嘴笑着。

田致雨瞪她一眼,依旧不能阻止她的笑,干脆破罐子破摔,把衣服一裹,躺在了她的躺椅上。

苏忆瑾那边忙完,又去给田致雨煮了姜茶,强迫他喝下去,又帮他擦了汗,这才坐在他身边,讨好似的帮他按摩胳膊,不过田致雨穿这件衣服实在好笑,苏忆瑾怎么也克制不住自己的开心。

田致雨没好气地捏捏她的鼻子,道:“不许再笑了,再笑我就穿着这衣服走了。这样明天整个太原都知道,田致雨深夜穿苏忆瑾睡衣大街上走,也不知道到时候没面子的是谁。”

苏忆瑾不但没能克制自己的开心,听完这话反而直接笑出了声,最后趴在了他身上。田致雨见状,也终于绷不住了,扑哧一声,又轻轻拍打苏忆瑾背部,生怕她笑岔气。

等苏忆瑾终于恢复冷静,依旧趴在田致雨身上,低声道:“哥哥,最近这半个月真是瑾儿最开心的日子,从来没有过这么开心,哪怕接下来很长的日子不能见到哥哥,瑾儿也知足了。瑾儿现在就盼着两年赶紧过去,那时候就可以永远陪着哥哥了。”

田致雨轻轻抚摸她的背,想安慰她,又不知道该怎样安慰。

如果说前几天还在犹豫要不要留在太原城跟她长相思守,经过刚才的杀意,田致雨已经决定必须要出去见识一下,要在不断的学习和战斗中提升自己,否则两年之后,自己根本没有实力去对抗她师父和背后的力量,更别说去保护她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