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穿越时空当剑神
听书 - 穿越时空当剑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卷·边疆雪 第060章、暖月的猜测

路人张无敌 / 2020-09-2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几个文人在一起喝酒聊天,话题大部分也是文学类的,偶尔也夹杂一些半荤半素的段子。田致雨能看出来这几位都是个中好手,不过他们可能顾及暖月的在场,很多话题都是点到为止,绝不深入。

等几轮酒下来,三个人都有些兴致高昂,一边喝着酒,一边吟诵诗歌,还一边哼着小曲。

田致雨看几个人潇洒自如的神态,心想古代的文人们,私底下其实也都很好玩儿。抛开了仁义道德的约束之后,这才是人性最本真的一面。

由于他跟暖月还隔着一段距离,所以也不好跟她说话,只是偶尔给她个眼神,暖月则回复一个白眼。

正当两个人眉来眼去的时候,田致雨听到罗琦叫他,他望过去,罗琦道:“致雨,如此良辰美景,按说应该有丝竹管弦之乐,有吟咏诗赋之雅,可惜自从你做了那么两阙词,现在在你面前,我们几个老家伙都不敢卖弄啦。”

罗琦这话说的不假,这些文人,大都喜欢作赋吟诗,在觥筹交错的时候,在结伴游玩的时候,在伤春悲秋的时候,都喜欢琢磨那么几句。

然而上次看田致雨随口一出就是绝世经典,再想到自己半辈子也没能写出这样的句子,除了惭愧,便是佩服。

所以现在有田致雨在场,即便几个人肚子里有不少想要抒发的感慨,却碍于自尊,只能咽回肚子里。

田致雨连忙谦虚道:“几位老先生真是折煞致雨了,致雨不过随口胡诌了几句,跟几位先生相比真是米粒之光。”

“你这随口胡诌,可是我们几个半辈子都想不出的绝妙好句,那岂不是更让我们无地自容啊,”罗琦捋着胡须笑道。

洛远秋看田致雨有些尴尬,笑道:“致雨你不要妄自菲薄,你的才华,我们都是有目共睹的,否则也不会特意邀请你来参加我们这样的宴会。罗相的意思我们也都明白,他就是拐弯抹角想让你再填一两阙词,也好让我们几个多点下酒的料,你看是不是满足一下我们几个老家伙的好奇心?”

果然又是填词,田致雨怀疑几个老家伙今天之所以请自己来,就是让自己填词的。不过想到自己此行能和洛远秋结成忘年交,以后也还要拜托他多多照顾苏忆瑾,也是很值了。

田致雨想了想,有什么适合此情此景的诗词,描写宴会的倒是挺多,不管是晏殊晏几道,还是欧阳修周邦彦,人家的宴会上大都有歌女舞女,描写的也大都是这些妙龄少女。

眼前虽然有个暖月,可是暖月的身份,估计听到这些诗词,八成会大发雷霆,说不定还会恼了自己,得不偿失啊。

又想了一会儿,田致雨道:“除夕那天的大雪,让致雨有所感悟,前几日去城西狩猎,看到茫茫草上上白雪皑皑,脑海里便有了一阕词,今日承蒙各位大人厚爱,致雨在这里献丑了。”

本来表情平静的暖月听到他说起除夕的大雪,不禁想到这个流氓那天还送了自己半阙词,尤其最后两句“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她回家后想了半天,浮想连天了半天,不知道这个家伙什么意思。

现在见他又提起这事儿,以为他要吟诵的还是这首,不由得心脏加速了跳动。

田致雨当然不会把送给暖月的词再在这里念给众人,他想到的是纳兰性德的那首有名的《采桑子》,可以说是关于描写雪景里最富盛名的了。

他一字一句念给众人:“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谢娘别后谁能惜,飘泊天涯。寒月悲笳,万里西风瀚海沙。”

众人听完琢磨了一下,又是洛远秋首先鼓掌赞叹道:“果然是出口不凡,能写出这等作品,非有大胸襟大抱负不可。致雨,老夫看你平日一副与世无争、谦虚儒雅的样子,其实通过这几首词也能感觉出来,你的谦逊背后,也一定有常人所不能及的气魄啊。”

其他几个人也交口称赞,罗琦又道:“只是可惜,这样一阙好词,我们几个中并没有能唱好的,可算是今晚一大遗憾啊。”

他的话又得到了其他两人的赞同,洛远秋道:“王逸少《兰亭集序》里虽有言云:虽无丝竹管弦之乐,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可是缺少了好音乐,终归还是一种缺失。”

田致雨道:“其实在下倒觉得,有三五知己畅饮酒,共欢乐,就已经是天下难得的事儿了,就算没有音乐也一样沁人心脾。致雨不才,愿意再为几位大人献上一首诗,希望能弥补没有丝竹的遗憾。”

果然几个人一听,马上道:“那感情好,致雨你快做。”

其实有时候田致雨也在考虑,这样一直剽窃别人的作品到底道不道德,有时候念完作品后内心也会有愧疚感,但是他又转念一想,如果没有自己,那么那些优秀的作品可能永远不会被这个世界上的人知道,那岂不是更大的遗憾?

所以他在克服了种种自责之后,还是决定将自己所能记住的作品,慢慢地带给这个世界,让这里的文学爱好者也能领略那些文字里极致的美。

所以面对几个人殷切的目光,田致雨慢慢道:“我看到洛大人的小园里有数株梅花,开得正盛,又有一池清水,倒映着今晚的月色,实在是美不胜收,因此就借着这梅花、池塘和月色作诗一首,作为诸位大人的下酒菜。”

说完他又慢慢吟诵道:“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

又是一阵绝对的安静,长时间的安静,洛远秋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来表达自己了,可以赞美的话前面都已经说了,此情此景此诗,任何语言都是多余的。

同样感觉的还有张逢辰和罗琦,两人只是看着窗外的梅花与月,沉浸在这首诗的绝美意境里,不愿开口打破。

最后还是洛远秋开口道:“致雨,我感觉任何语言都已经不能形容你了,现在老夫只有一个感觉,当初拼命保你在东阳,可能是老夫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儿。老夫实在不敢想象,没有你的东阳,会在文学上接着沉沦多少年,现在有了你,老夫坚信东阳文坛必将一扭颓势,重回盛唐雄风也不是没有可能。”

“是啊,致雨你的出现,不只是你自己的事情,很可能影响一大批青年才俊,以你为榜样,形成百花齐放的局面啊,所以致雨,你真的可能是东阳文坛的救星,”张逢辰也感慨道。

而作为疏国的罗琦和暖月,则有着完全不同的感受,尤其是罗琦。

其实相比于东阳文坛的颓势,疏国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东阳国好歹还有无数人吟诗作赋,而疏国的风气,真是一言难尽。所以他看到田致雨有如此表现,内心里全是羡慕。

“洛大人,张大人,两位的话罗某大部分同意,只有一小部分不敢苟同,”罗琦看两人都望着他,接着说道:“致雨不但是东阳文坛的希望,也是我们疏的希望啊。咱们虽是两个国家,可也一脉相连,文坛尤其如此。我想致雨的诗词传出去之后,轰动的可不只是东阳,在我们那里一样会风靡的。也许两个国家都会因致雨而受益匪浅啊。”

“罗相此言有理,也许我们几个老家伙可以有幸见证文坛的崛起,那样也不枉咱们一辈子的付出啊,”洛远秋道。

“不过致雨毕竟还是在东阳,以后疏的学子如果想要切磋交流,可能还得跑到我们这里啊,”张逢辰笑道。

罗琦也笑道:“张大人这个可不好说,我们疏虽没有众多的青年才俊,不过说不定致雨会喜欢上我们疏的姑娘,那样致雨还不一样要常在疏?”说完罗琦还特意撇了暖月一眼。

听到罗琦的话,又看他意味深长的眼神,暖月哪里听不出她的弦外之音,看到田致雨也看着自己,马上又羞又恼,给了田致雨一个“看什么看”的眼神。

洛远秋笑道:“罗相真是打的好算盘,言下之意岂不是说我东阳没有配得上致雨的姑娘?不说别的,光去年倾城榜上的陆文舒陆姑娘,和冯敬楠冯姑娘,无论身世相貌才学,都可以做致雨的红颜知己啊。”

罗琦本来想反驳一下,想了想还是止住了自己的话,笑道:“不说这个,不说这个,致雨是我们两国的财富,认知到这一点足矣。”

三个人讨论了一番,又开始接着喝酒,然后又开始哼小曲,从诗经到少儿不宜的小曲都有,田致雨第一次见识这种纯文人的聚会,算是大开眼界。

好在几个人就算喝多了一些,也没有做出载歌载舞这样的事儿。后来他们兴致所至,还行起了酒令,洛远秋本来要拉着田致雨一起,田致雨好说歹说谢绝了,于是三人用文邹邹的词句,一会儿联对子,一会儿猜灯谜,玩儿的不亦乐乎。

暖月没喝酒,一晚上也没说话,一直安静地坐在那里,让田致雨还以为她改性子了。等三位大人已经喝的迷糊不清了,暖月突然给了田致雨一个手势,示意他出去。

田致雨先看着她出去,又看看几位正在兴头的大人,便也悄悄起身,跟着暖月出去了。

此时月挂中天,院子里一片皎洁,暖月站在一株梅花树下,与一树的梅花交相争艳,如果她此时是女装,也许能比梅花更动人。

田致雨走到她身边,轻声道:“暖月,一晚上都没有听到你说话,还真有点不习惯呢。”

“你先别贫嘴,我有正事儿问你,”暖月难得的一脸严肃,看着田致雨。

“什么事儿啊?”看她这样的表情,田致雨也收起玩笑的心态。

“我问你,那个郑陆秋,是不是你杀的?”

田致雨心里一惊,有点不自然的问道:“暖月你觉得我有这个实力吗?”

暖月盯着他仔细的看,好像要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些什么,良久之后道:“如果单凭武功,你不是他的对手,但是加上你的狡猾,还是很有可能的。”

田致雨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马上辩解道:“冤枉啊,我这么老实的一个人,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狡猾了?刚才洛大人也说了,说我与世无争、谦虚儒雅,你也是听到的了。”

“切,那是他们被你的假象迷惑了,没有看清楚你的本质,我可是跟你接触那么久,对你太了解了,”暖月道:“而且我想了半天,整个太原城能够杀死郑陆秋的,除了龙泉剑社的两三位,已经没有其他人了,但是龙泉剑社才是真正的与世无争,除了铸剑之外,并没有其他心思,再说龙泉剑社跟郑陆秋和晋王无冤无仇,没有杀害郑陆秋的动机。”

“我也没有杀害郑陆秋的动机啊,我也跟他无冤无仇啊,”田致雨接着辩解道。

暖月依旧看着他,看的田致雨又开始内心发毛了,听她接着说道:“我可是听说,在郑陆秋死的前一天,你和他曾经在城西狩猎的时候遇到过。而且我也听说,郑陆秋还想要杀死你的那个东夷朋友,却被你阻拦了下来。而且我还听说,那天苏忆瑾也在,并且你和你的东夷朋友还让晋王世子在苏忆瑾面前很没有面子。综合这种种线索,我猜测晋王世子为了找回面子,让郑陆秋去找你的麻烦,结果却被你反杀了,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田公子?”

这个姑娘还真是爱推理,不去当侦探真是可惜了,田致雨想到,不过他可不会承认,接着辩解道:“猜测,又是猜测,那照你这么猜测,应该是乌力罕更有可能杀害郑陆秋啊,为何会怀疑我?”

暖月背负着手,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笑道:“一开始我也怀疑过你那个东夷朋友,不过后来否决了,因为他不可能会在大半夜出现在明德街。”

“那我怎么就会在大半夜出现在明德街啊?”田致雨反问道。

暖月轻哼一声,道:“明知故问,当然跟苏忆瑾有关啊。”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大全小说网(www.dqba.com) 手机版:m.dqba.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